548 黑鷹墜落(下)

白麪黑廝

  

..在摩加迪沙城之中,埋伏了十餘人的紅警狙擊手,他們都是標準的當地黑人長相,也能夠說當地土語和阿拉伯語,為了招募這些人,齊一鳴還付出了比尋常狙擊手更高的價格。

黑鷹墜落原本生在今年年底,不過齊一鳴提早把艾迪德的訊息透露給了美國人,果然迫切希望取得一些成果的美國人一頭扎進了這個陷阱,再度上演了這出勁爆的大戲。不僅齊一鳴對艾迪德的武裝力量進行了一定的增強,而且還派出了獨狼式的的狙擊手,潛伏在摩加迪沙,雖是準備對美國人動致命一擊,增加美軍的損傷。

一名身著沙漠偽裝服的狙擊手趴在房頂上,他攜帶著整套的單兵狙擊輔助裝置,這套全數字化的狙擊手專用裝置,能夠在必要時候省去觀察員之類的狙擊輔助人員,使得狙擊小組單人化,更好和更便利的解決任務。

他手中持的時一杆2。mr勺反器材狙擊槍,瞄準鏡的幽幽寒光在炎熱的沙漠地區都讓人害怕,只不過這點寒光是如此不易被察覺,在街道上亂哄哄圍堵美國士兵和車隊的情境下,房頂上的狙擊手像是等待獵物的眼鏡蛇,安靜而致命。

史崔克正在亡命般駕駛著那輛悍馬車,為自己身後的兩臺車搶出前進的道路,他已經顧不上是否會撞到路面上的索馬利亞人,他知道只要停留片刻,他和他的夥伴們留下的只能是屍體。

只是他的注意力全放在路面上,或者還有旁邊的敵人,但根本沒有預料到在頭頂上還有人正準備收割他的性命。

只聽到一聲清脆的槍響,在並不過四百米的距離上,一大口徑的槍彈穿過了悍馬車的擋風玻璃,直接打在了史崔克的胸膛上,即便是他穿著防彈背心,但動能過大的彈頭還是輕易撕開了他的身體。

失去了駕駛員的悍馬車變成了沒頭的蒼蠅,在路上蛇行了十幾米然後狠狠地撞在了前面的障礙物上,然後猛烈翻滾了起來,後面的悍馬車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事,也是慌亂起來,猝然的扭轉方向盤反而使得車子隨著慣性飛了出去,幾輛悍馬車徹底在這條索馬利亞人密集的街道上失去了度,被包圍起來。

那名開槍的紅警狙擊手無意去看剩下幾名美軍士兵的下場,收起自己的裝備,開始去攻擊下一個目標。

在美軍主力所在的地方,他們更加困難,索馬利亞人像是螞蟻一樣一層層圍過來,圍得水洩不通,而美軍卻一時難以打出一條通路,只能暫時先與索馬利亞民兵們作戰。美軍一架黑鷹直升機懸停在空中,對地面上的美軍進行遮蔽和掩護,上面的火力手直接坐在彈藥箱上,端著6mm的加特林機槍朝下面不斷掃射。

雖然這挺加特林機槍的壓制能力很強,但是索馬利亞人也不是完全沒有抵抗的,就算是不斷被掃倒,還有後面沒有槍械的人撿起死人的ak-47,舉起來朝著天上放槍,這一度讓美軍火力手都感覺棘手。

可是真正危險的卻不失這些自動步槍,一名索馬利亞民兵舉起了一具pp箭筒,對準這架黑鷹直升機轟的就是一炮。飛射而出的火箭彈彈道非常直,直接命中了這架美軍直升機,被擊中的直升機搖搖晃晃地從空中掉了下來,不過因為直升機的特性,雖然機上人員受了傷,但是沒有性命之虞。

只是外圍那些索馬利亞人卻同樣想要他們的命,通過戰場實況觀察到這一情況的美軍指揮官加里森將還命令距離墜機地點最近的遊騎兵快接近墜機地點,拯救機組成員。一架ah6攻擊直升機快飛向出事地點,並降落在了臨近的街道上,這裡並沒有大量的索馬利亞民兵,有的只有少數的暴民,大多沒有什麼武裝。殺手蛋裡地飛行員跳出來,用自衛手槍驅散著那些暴民,同時將傷者往自己的直升機中運,只可惜殺手蛋實在是太小,不可能裝太多的人。

終於,美軍另一架救援通用直升機趕到了現場,並放下了垂索,準備接引受傷的機組成員。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早已等待得飢渴難耐的紅警狙擊手再度出手了。大口徑的狙擊槍一槍擊中了殺手蛋的旋翼根部,嚴重損傷了其動力系統,使得這一架殺手蛋根本不能繼續升空作戰了。而另一名狙擊手節操更是全無,甚至根本不再使用狙擊槍了,而是拖出了一臺飛弩6單兵防空導彈,瞄準了天上的那架黑鷹,轟的一聲將其從天上打了下來。

單兵防空導彈的威力自然不是普通ppg可以同日而語,凌空爆炸的直升機四濺的碎片不僅殺傷了不少索馬利亞人,也使得下面等待救援的幾個美軍士兵傷亡慘重,幾個還有行動能力的傢伙驚叫著從那裡跑開,緊接著天上的直升機便從空中墜下,摔得粉碎。

這還不算完,距離這裡尚不算太遠的一處美軍車隊集結地,美軍一輛6噸卡車等待著裝卸部隊然後撤離,可索馬利亞人一連著一的pp箭彈,將這輛卡車毀得也就剩下渣渣了。

掩護著車隊準備撤回基地的另一架黑鷹直升機,也遭到了滅頂之災,在飛行過程中,它被ppg擊中了,在掙扎了一會兒後,終於落在了地面上。大批大批的索馬利亞民兵和報名蜂擁而至,而天空中還剩下的一架黑鷹,只能硬著頭皮使用壓制火力阻止這群索馬利亞人對飛行員的攻擊。

索馬利亞人的目標也很明確,多俘虜幾個美國兵,用於之後交換艾迪德被俘的高階官員們,所以他們悍不畏死地攻擊著幾個孤零零還在反抗的機組成員。天空中那架黑鷹放下了兩名三角洲隊員,想要拯救這些同伴,可是數百名索馬利亞民兵和暴民不是他們二人揮什麼個人英雄主義就能救得了的,最終這二人都被殺死,而機組成員則被索馬利亞人抓捕。

天空中這一架黑鷹直升機眼見事有不諧,準備撤離,繼續保護車隊,可是憋壞太久的紅警狙擊手不會給他這麼一個機會。因為低空飛行,狙擊手甚至看得清飛行員的模樣,在二三百米的距離上,狙擊手朝著駕駛員再度放槍,子彈打破防彈玻璃後,雖然動能大減,但也重傷了那名飛行員,失去了操控的黑鷹直升機,成為了第四架被摧毀的黑鷹。

美軍至此徹底陷入了進退維谷的地步,兵力不足,火力有限,雖然通訊指揮什麼的都是暢通,但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美軍在有限支援和兵力下,根本無法在數千人包圍的摩加迪沙做到任何的事情。因為紅警狙擊手頻下黑手,所以美軍的抵抗變得越來越無效,幾架被擊落的美軍直升機機組人員大都被俘虜,少數被槍殺,倒是美軍也省了繼續營救他們的事。

因為索馬利亞人手中有大量的pp甚至還出現了單兵防空導彈這樣的東西,使得美國人對於繼續出動黑鷹之類的直升機十分猶豫,畢竟怎麼說都是幾百萬美元的軍事裝備,損失太大誰也擔不起責任。

而散佈在摩加迪沙城區內的各美軍小隊,已經是瀕臨彈盡糧絕了,他們急需直升機為他們運去彈藥、補給品和醫療用具,可加里森將軍擔心再派直升機只能是重新整理索馬利亞民兵的戰績,同時更加讓美軍丟臉,所以決心增大地面部隊的規模,快突入城內,解救被困的美軍士兵。

加里森將軍派出了手上僅有不多的力量,第1o山地師一個滿編連:15o名士兵乘坐9輛卡車和2輛悍馬,由中校比爾·大衛的帶領下,從城外繞道趕到特種部隊的基地。晚上9時3分,由大多數遊騎兵、所有的三角洲隊員和沒有受傷的空軍戰鬥人員以及第十山地師的部隊組成了美軍救援部隊。11時3分,救援車隊向城裡進軍,但由於處處都是索馬利亞民兵的阻擊和路障,只能一邊戰鬥開路,一邊尋求機會救援還在苦苦頑抗的夥伴。

就在美軍車隊即將進入第一個救援點將數名困在建築中的美軍士兵救起的時候,今夜最大一場焰火表演出現了,行進的車隊沒有注意到,幾個紅警狙擊手在道路上安置了一個反裝甲地雷,而且更加陰毒的是,早前他們就在附近安置了大約8o公斤的炸藥,引信就連在地雷上,當沉重的裝甲車從上面駛過時,不僅觸了這個反裝甲地雷,而且還觸了設定在沿街建築和埋在地下的高爆炸藥。半條街道直接被炸了起來,如果不是夜裡視線比較差,甚至能夠看到一個蘑菇雲的出現,大半的美軍士兵都死傷在了爆炸中,而車隊也徹底失去了機動的能力。

這場爆炸之後,美軍的一切行動徹底陷入了沉寂,而嗷嗷亂叫的索馬利亞人則一鼓作氣,將城內頑抗的美軍擊斃或者抓捕,也將那些被炸得已經不清醒的美國兵給俘虜起來。

這已經不僅僅是黑鷹墜落了,驕傲的白頭鷹這是被拔於淨了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