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9 接盤索馬里

白麪黑廝

  

..摩加迪沙之戰在一天時間內落下帷幕,結局不僅讓美國震驚,更讓全世界震驚。美軍陣亡91人,被俘2人,傷者45人,損失直升機b架,裝甲車6輛,悍馬14輛,軍用卡車9輛。

沒有人在開始時能想到,以索馬利亞大軍閥艾迪德那點貧弱的武力,能夠依託城市對入侵的美國人形成這樣的打擊。美國人以雄雄姿態衝入摩加迪沙,卻留下了滿地死屍,打得異常難看。

在不少業內人士馬後炮分析中,美國人這次行動可謂是問題百出,先動用的部隊規模就相當有限,別說比摩加迪沙的持槍人口,就說比艾迪德的武裝分子也是多有不如,可就是這樣的小規模部隊,美軍卻固執地堅信自己能夠以少勝多。

其次,美軍的火力配置明顯不足,從空中機降和車隊運輸的兩部分戰力組成,空中只有ah6殺手蛋這樣的輕型攻擊機,要麼就是黑鷹上面載的加特林機槍,壓制能力極其有限。地面部隊的車隊也缺乏重火力,沒有坦克和炮兵,只有一些裝甲運兵車,甚至機炮都沒有幾門,這就使得這支車隊在面對敵人的時候也不夠強力,從而多次貽誤戰機。

再者,美軍在籌劃行動的過程中過於輕敵,本來他們部隊規模就相當小,卻還分立了多個任務點進行行動,最後這些任務點全部被孤立包圍在了城中,也給後續趕到的救援部隊的救援行動造成了極大的麻煩。重火力不足也是輕敵的主要表現,而在行動中進退失據,也讓評論人士和美國政府對指揮行動的加里森將軍詬病不已。

此外,摩加迪沙之戰中出現了反器材狙擊槍,甚至是單兵防空導彈,這讓美國對於自身的情報機構能力進行了深刻檢討。當然這一點也可以歸咎於輕敵上,所以情報工作做得十分馬虎,特別是他們連索馬利亞人什麼時候在城裡安了一個大號煙花都不知道。

反正不管怎麼樣,摩加迪沙慘敗必須有人擔責任,負責指揮的加里森將軍被停職,一個ciar勺負責人也被進行了處分。

只是摩加迪沙慘敗並不是有人擔責任就完了,美軍在此地的失敗,徹底讓美國人甚至世界上很多其他國家的人對於美國的軍事強權有了完全不同的理解和認識。只要有地面戰爭,美國打得往往都讓人不敢恭維。從朝鮮戰爭,到越南戰爭,海灣戰爭畢竟還有世界第一6軍的加持,而到了索馬利亞這種連營級規模的戰鬥都打得稀裡糊塗,真的讓人不由懷疑,美國的地面部隊是不是真的弱雞到了一定程度。

當然被諷刺的還不僅僅是美軍地面部隊,之前祕魯被打下來了的兩架大黃蜂也被拿來說事,意思就是美國的武力就像是肥胖症人的虛胖,看上去非常壯碩,但根本沒有力道。

而美國國內民眾也產生了這樣的覺悟——美國人不會打仗,一打仗就等於送本國的小夥子去送死,越南是這個樣,現在索馬利亞也是這個樣子。美國的政客們還沒有懂得這個道理,為了所謂的利益用別人的手屠殺著自己的同胞。一時間,除了反對大軍閥艾迪德的遊行示威,美國又掀起了新的反戰和平示威,孤立主義在民粹的融合下出現了新興復蘇的趨勢,認為美國的地理和條件得天獨厚,不應該四處插手國際事務,而應該更好地管理本國的內政。

特別是克林頓上臺主要的原因就是美國民眾認為他的經濟能力要強於老布什,所以才選他上臺,可是克林頓上任沒多長時間,反而跟老布什一樣,連續做出決策,打祕魯,打索馬利亞,弄得灰頭土臉,而國內經濟起色並不怎樣,破產倒閉的美國企業慢慢增多。

國際上,對於美國人的批評也不少。英國前相愛德華·希思說,聯合國不應成為美**事行動的保護傘;埃及外長穆薩表現為示,在索馬利亞生的一切,將會給索馬利亞民族和解程序增加新的障礙;法國國防部長萊奧塔爾指責美國的所作所為出了“人道主義使命”的範圍,變成了“不能容忍的對抗”;德國報刊稱,美國正在索馬利亞進行“一場骯髒的戰爭”。

而中國外交部也出了奚落的表態:“美軍在摩加迪沙的所作所為,對於促進區域和平和穩定,沒有任何建設性。我們看到了索馬利亞人民希望和平和獨立的行動,國際社會也應該正視這一點和尊重這一點。中國一貫秉持著展中國家應該有能力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並呼籲各方用成熟理性的談判解決爭端和問題,為世界的和平和展多做貢獻,少拖後腿。”

美國也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自己知,克林頓這會兒就算是再瘋狂也不會頂著美國洶湧的輿情,再派出部隊進入索馬利亞教訓丨艾迪德了,毫無疑問他也已經看清了,除非動曠日持久的征服戰爭,美國是無力徹底掌控索馬利亞的。話說,就算征服了索馬利亞,還要不斷地在那裡屯駐部隊進行維穩,而美國顯然不具備這樣的條件,這樣做也沒有利益。

相比來說,中國在蘇丹順風順水,讓美國人羨慕嫉妒恨。從維和部隊規模上,中國人派出了近萬人,實際上還不如美軍派往索馬利亞的兵馬多。不過中國為自己的維和部隊提供了完善的保障,以及制定了細緻的作戰計劃。他們從一開始就是目標明確的,即分割南北蘇丹的衝突力量,並不惜主動使用武力。雖然這一點遭到了一定攻擊,但世界上還有不少人認為這樣的維和手段雖然過激,但效果明顯,聯合國以後應該多考慮這種方式。

還有,中國人在蘇丹從來不打難打的仗,逢林不入,見城不攻,而利用自己的機動和情報優勢,再加上一點點耐性,就能將不怎麼犀利的蘇丹軍隊揉扁搓圓,任意把玩。這一點上來看,軍事評論界一致認為,中國在戰術上的運用,明顯高美軍一個層級,美軍往往會犯下前後矛盾、計劃持續性差之類的毛病,在戰術選擇上生硬刻板,完全沒有中國人靈活。

這些更成了越來越多人認為美國不如中國會打仗的例證。

齊一鳴坐在一處鏡泊湖邊釣魚,他的墨仙通在旁邊隨侍,說道:“局長,艾迪德通過這一次的勝利,在索馬利亞建立了更大的聲望。索馬利亞人生性剽悍野蠻,他們不信任文明和正義,但卻信仰力量和霸道,艾迪德能把美國人打敗,很多索馬利亞人都認為他應該是索馬利亞真正主人,投奔他的索馬利亞人更多了,而艾迪德的野心也更大了,我們想進一步通過軍火輸入控制他們,恐怕難度就比較大了。”

齊一鳴微微點頭,道:“這傢伙確實不是什麼好東西,你們擬定一個計劃,把他也替下來,換上我們的人吧。”這一個把戲戰略局已經玩得順手許多,不少小國家內部都有他們的紅警間諜,這些能夠易容的間諜是戰略局最珍貴的資產之一,齊一鳴掌控龐大領土範圍就基本上靠著這些人。

墨仙通又道:“好的,那麼替換艾迪德之後,我們是否增大對索馬利亞的支援,由他統一整個索馬利亞呢?”

“何嘗不可呢?艾迪德混得越好,就說明美國人選擇抓捕或消滅他就是愚蠢的,這赤露露地打臉,應該讓美國生受了才是,哈哈。”齊一鳴開玩笑道,揚起手中的魚竿,魚鉤上魚餌已經被吃,但是卻沒有一條魚。

他也並不氣惱,只是笑笑,連魚餌也不放,又把魚線拋入了水中,道:“武器什麼的都不太重要,暫時國際社會很打怵索馬利亞人這股狠勁兒,不會有誰想介入進去的,所以普通一些輕武器,就足夠讓艾迪德統一全國了。不過對他而言,關鍵的東西是他現在還缺乏有效的組織能力,他的部下以暴徒為主,靠他們欺壓百姓沒啥,靠他們治理國家那就是萬萬不能了,就算是軍隊的思想政治工作他們也無法搞定,這也使得他部下們背叛他的機會無限增大,這樣的勢力是沒有前途的,輕易會被利益給疏離。”

墨仙通也跟著笑笑,“您的意思是讓這群索馬利亞武裝分子跟咱們的革命軍隊一樣,是有理想有操守,而且忠實於國家和人民的武裝力量啊。”

“這個難道不行麼?索馬利亞現在的樣子,跟咱們解放前積貧積弱,又軍閥混戰的情況,不是高度相似的麼?我們完成了從弱國到強國的蛻變,索馬利亞不說能變成強國,但是至少餵飽自己的人民,讓自己免於受到外來侵略和內戰戰亂,還是可能的吧。”

齊一鳴說著突然一抖手中的魚竿,魚線以詭異的線路突然在水中一劃,魚鉤猛地扎中了一隻半斤重的鯉魚,被他一下子提了上來。

“你瞧,我們不用魚餌,一樣釣魚,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