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 朝韓接觸

白麪黑廝

  

..此時的京師,另一件重大的國際政治事件正在醞釀,來自朝鮮的外務相金永南以及來自韓國的統一院院長兼副總理韓完相祕密在京師舉行了會談,其會談主旨就是在朝韓合併上進行意向性的接觸。

朝鮮的外務相金永南是已被替換的紅警間諜,實際上朝鮮上下掌權的基本上都已經是被替換的戰略局紅警間諜,雖然齊一鳴在朝鮮的動作起步較晚,但是因為朝鮮尤為特殊的體制,所以控制能力反而更加深入。

而韓完相那邊聽到金大中要求他出訪中國,跟朝鮮方面的外務相見面,討論有關統一問題時,根本沒有預料到,朝韓第一次關於統一問題進行的會面就會使內容如此火爆的。

朝鮮和韓國要合併成一個國家

這個是南北朝鮮人想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事情,無數的政客也將其當做自己政治生涯中的一個重要目標,可是具體要實現這個事情,絕對不容易,以至於不少人根本不想成為實現朝韓統一程序的人,只有為其添磚加瓦做點貢獻的覺悟。因為南北之間的差異實在太大,矛盾也太深,以至於難以調和。

意識形態的問題,體制的問題,歷史的問題,都是橫亙在兩國之間的巨大鴻溝,無數人想要跨越,可無數人也摔死在了裡面。

韓完相併不清楚金大中是如何通過祕密的關係斡旋了這一次的會面的,但是他本人是激動萬分的,如果真的能夠在他任上有絲毫推動朝韓統一的成就,必然在朝鮮民族的歷史上會是青史留名的。

自19年,朝韓共同加入了聯合國,雖然互相外交承認是不可能的,但至少證明了兩國已經開始互相認知對方為存在的政治實體,而這個政治實體並不是可以通過戰爭輕易抹除的政治實體。

而且這次的會談是在中國舉行的,中國與朝鮮是當年並肩作戰過的,當年要是沒有志願軍跨過鴨綠江遍灑碧血,今日朝鮮也不會存在。八五年後,中韓也建交了,現在中國就是與朝鮮和韓國都有外交關係,而且是分量最重的一個國家。有這樣的一個利益攸關方進行居中主持和調節,韓完相覺得事情大有可為。

談判桌上的佈局也是類似的,朝韓雙方各自坐在桌子的兩邊而相對,中國代表則坐在中間,進行談判和會議的主持。因為接觸是祕密中進行的,所以並沒有在釣魚臺國賓館這樣的地方,而是在新近幾年才建起來的一處會展中心進行的。

先,朝韓雙方的代表進行了通氣,表達了各自的立場。

金永南稱:“朝鮮半島的統一是歷史和民族賦予我們這一代人的歷史使命,也是我們必須完成的事情,是朝鮮民族能夠立足世界、走向世界的重要舉措。當前國際關係已經緩和,阻礙朝韓走向統一的一些障礙已經逐漸掃清,正是我們完成統一大計的時機。”

韓完相聽了他這番話,還稍微有點懵,這個態度讓他覺得對面不是向來刻薄而且攻擊性強的朝鮮人了,反而像是一個溫文爾雅而且矜持有度的中國外交官說的話。

他立即道:“我方高度讚賞和認同北方兄弟所陳述的觀點,半島統一是歷史的趨勢,也是民族的期盼,朝鮮半島實現統一,不僅是人道並且合理的,而且有助於我們共同進步,共同展,成長為世界上不可或缺的正面力量。”

主持這次接觸的中國外長錢祺深微微一笑,道:“很高興兩方能夠在這個問題上達成共識,有了這一點共識,我們的會談就有繼續下去的基礎了。不過,願望是共同而美好的,我們也需要認識到朝韓兩國現在具有的重大差異,統一程序中必然會遇到種種問題,也必然會出現利益的糾葛,但我認為,為了統一這一終極目標,雙方應該本著兄弟一家的原則,在這方面進行各自地讓步,從而能夠達到最為合適的折中點,讓雙方都能夠滿意。”

韓完相和金永南各自點點頭。

金永南這邊老神在在,還沒什麼事情,可是韓完相那頭則有點頭大。這是因為他尋思這次的會談能夠達成一個意向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可是沒想到,所謂意向的達成根本就是一句話的事情,朝鮮方面說統一好,韓國方面也說統一好,居然下面就是談論如何統一的具體問題了。

這麼多年來,韓國統一院雖然草擬了不少關於統一的方案,但是借鑑意義並不是很高,他們主要主持的問題還是接收脫北者,或者進行統一宣傳教育之類的事情。所以當韓完相聽說馬上就要進行關於統一方案的討論時,立馬麻爪了,因為韓國方面這次的準備相當不足,當然也不奇怪,因為他們沒有考慮到會如此迅進入到這一步。

“我方希望進行休會,針對下一階段的談判內容進行重新審視和整理,希望主持方能夠允許。”韓完相不得不厚著臉皮提出,哪怕會議到現在才進行了十幾分鍾,很多人連茶水都沒喝完一半。

金永南也提出了相同的請求:“我方也需要時間針對統一程序的具體細節進行重新修訂。”

錢祺深點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那麼我們休會三日,於第四日早上1o時再度開始會議。”

朝韓雙方代表互相握手點頭,表示友好後,從不同的門離開會議室,韓完相一出門顯得更加焦急,對自己身旁的辦事人員連珠炮似的說道:“只有三天的時間,這實在是太緊迫了,我們需要國內更多地支援,立即跟國內聯絡,並將情況彙報給總統閣下,我們需要一份完整的統一計劃書,最好事無鉅細,全部都包括在內。”

他的祕書飛快的在筆記本上抄寫著韓完相的話,還腳下生風地跟著他走路

韓完相又囑咐道:“時間太短了啊,但即便如此,我們也要全力以赴。情報方面的工作一定要快展開,不管花費多大的代價,我們都需要得知朝鮮方面關於統一問題各方面的底線在哪裡,有什麼是可以⊥的,有什麼事不能讓的,以此實現我們的利益最大化。嗯,而且作為主持方,中國是一定知道什麼的,這些天要加大對中國官員的探聽和拉攏,盡力從他們那裡獲得有用的情報,不管是多小的事情,我們都需要知道,因為誰也不知道這些小事對我們國家的未來有著怎樣的影響”

只不過,韓完相併不清楚,他不管進行再多的工作,也不會對事情的過程有絲毫的變化,因為朝韓的上層早已是一家人,不管是朝鮮拿出來的統一方案還是韓國拿出來的統一方案,實際上都是由中國人制定的,最後從政治到軍事到教育到經濟的種種問題,再到未來的展,美軍基地的存續種種,說的算的不會是朝鮮人或韓國人,而是中國人。

齊一鳴雖然沒有直接參與談判的過程,但是裡面的內容實際上大部分是戰略局內部的專家和幕僚們操刀的,不管是哪一條,基本上都是在考慮朝鮮和韓國利益上對中國國家利益的最大化。他也密切關注著談判的程序。

同時,戰略局還盡了非常大的努力,將會談掩蓋得嚴嚴實實,因為一旦事情穿將起來,引起域外國家,包括美國、日本之類的介入,雖然中國不是應付不來,但也是費腦細胞的事情,所以保密工作必須做的尤為謹慎。

當然,美國現在的精力並不在東北亞地區,他們還因為祕魯和索馬利亞的問題焦頭爛額,三個航母艦隊在祕魯外海漂了一個月,雖然確實給光輝道路以非常巨大的打擊,但是祕魯政府軍的表現實在讓人笑,他們在進入阿雷基帕省後,遭到了馬科納人民公社武裝力量甚至當地人的襲擊和反對,吳奇軒帶領著小股的部隊,偷襲了政府軍的後勤後路,使得政府軍失去了保障,而輕鬆被他們擊潰。

除非美國人還想動用地面力量打擊馬科納人民公社,不然明顯政府軍難以將這群已經越來越得當地人信任的共產分子給消滅了。在祕魯都利馬,大量工人、學生、普通市民組織起聲勢浩大的示威遊行,攻擊政府投靠外國勢力,挑起內戰,**示威遊行愈演愈烈,使得官方不得不進行鎮壓,從而造成了一定的流血衝突,更讓祕魯官方政府飽受壓力。

甚至美國國內民眾也嚴重質疑美國支援鎮壓人民的祕魯政府的立場,特別是在摩加迪沙慘敗之後,美國民眾排斥無止境的對外軍事於涉,以及無止境的軍事失利,要求克林頓從祕魯撤軍的呼聲也越來越大。

可是如果真的從祕魯撤軍了,那麼光輝道路必然會趁勢再起,從而在人民的支援下,徹底擊潰祕魯官方政府,建立一個紅色的政權,一旦這把紅色火焰在祕魯燃燒旺盛,很可能蔓延到整個拉美地區,美國的後院就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