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 消息披露

白麪黑廝

  

..到1993年夏季的時候,朝韓之間的合併談判已經進展了大半部分,基本上各項問題都已經有了綱略性的檔案,能夠指導統一的具體程序。而且無論朝鮮還是南韓,基本上都以民族和解和國家統一為最高感召,一切事務都要向統一讓路,所以談判的過程中,並未出現無法解決的事情。

此時,朝鮮和韓國甚至已經謀劃出了朝鮮聯邦的新都,自然平壤和漢城都不能作為都,這主意其實還是齊一鳴出的,在兩國3度線這一原本紛爭而又緊張的地帶,建造一座新的政治中心式城市,類似巴西修築巴西利亞,哈薩克之後修建阿斯塔納一樣,主要賦予城市都的職能。

這座城市建立在開城以東的平原地區,在朝鮮半島的漢江江畔,正好是騎跨北朝和南韓的分界。這裡將建成一個規模不是很大,但城市機能完善的行政特區,作為朝鮮聯邦中央政府的所在地。

為了紀念得來不易的統一與和平,都城的名稱被確立為新和市。而新和市的籌建工作開始,那麼3線上的各守一邊的情況就會被打破,朝韓的工程人員都會進入到這一地區,伐木建樓,打造一個嶄新的都市。

不過,終於,這麼大的事情不可能遮掩的住,先是韓國內閣各個部會就統一問題進行了大量工作和準備,再是開始籌備的工程部隊準備向三八線進,這一切不尋常的舉動也最終讓外界警覺起來。

6月份,日本文春週刊最先做出猜測,就朝韓兩國官員頻進出中國京師,韓國進行了各種各樣匪夷所思的準備,推測朝鮮半島可能會生變,但暫時無法確定生變的是往好的方向還是不好的方向。

再加下去,訊息更加靈活的香港媒體也跟風做出了報道,因為香港大型媒體在內地訊息源上還是很有力度的,雖然不會有什麼訊息人士對他們爆料,但是做新聞的跟做情報的也沒什麼分別,拿到一些蛛絲馬跡,基本上就能夠判斷事實了。

香港媒體得知了朝鮮半島兩國從二月份起就高強度高頻率在京師會面,似乎在進行什麼曠日持久的會議或談判,而且考慮到朝鮮在金日成死後生了重大的社會變革,而且朝鮮半島的對立有很大緩和趨勢,於是,一位政治評論員做出了大膽的預測——朝鮮和韓國要像兩德一樣進行統一了。

這個高度近似現實的推測,不僅在國內引了大規模的轉載,而且也引起了全世界媒體的跟風轉載和評論。特別是美國的很多媒體如夢初醒般對這件事情進行大量報道,一群一群的記者飛過太平洋,要麼到京師,要麼到漢城,希望能夠捉到一點點細微的素材,將其報道出來。

而這個時候混亂起來的還有被祕魯戰爭搞得有些焦頭爛額的美國人。美國人的注意力很久沒有關注在朝鮮半島上了,即便是之前金日成身死,朝鮮生權力更迭,美國人也並無特別憂心,因為朝鮮背後還有中國,如果中國不想讓朝鮮搗亂,朝鮮就很難攪風攪雨。這也是擁有中國作為盟友的最大好處,可以享受持久而穩定的地區和平。

即便是對中國心存戒備,美國主力經營的基地也是第二島鏈上的關島,以及在南海的菲律賓基地,再有就是增強駐日美軍的實力,也拉扯日本一把,使其能夠更好配合美軍。而韓軍則相對來說並不算是整個局面中最重要的部分。

可沒成想,美國人沒有打算動朝鮮半島,朝鮮半島自己給了美國一個大大的驚喜。在不通知美國爸爸的情況下,韓國小崽子居然私自在中國與朝鮮代表,進行了有關半島統一的談判,而且還進行了這麼長時間,到現在已經基本掃清了一切的障礙,嗯,除了美國。

不得已,克林頓不得不親自給金大中打了一個熱線電話,向金大中求證這件事情的真實性。金大中對克林頓在電話中表現的不卑不亢,與以往不斷巴結美國人的韓國總統大相徑庭,這也讓美國人著實不安。

“在事情展到恰當時機之前,我方並沒有什麼資訊可以分享給盟國的,而且這件事為本國內政,還請盟國不要過度插手。”金大中這樣說道,已經是微微帶刺了。

雖然沒有直接證實,但是也算是間接承認了,朝韓之間確實在進行這樣敏感而可能引起地緣政治極大變化的談判。

隨後美國國務院新聞官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美國會審慎觀望朝鮮半島政治變化,並密切關注事態的展,評估朝鮮半島統一對美國在半島存在的影響。通篇只是透露出了自己的擔憂之情,卻沒有說什麼祝福和希望朝鮮民族能夠自決和走向統一的話,這讓不少朝鮮族裔都比較不滿。

跟美國表達態度比較相近的國家還有一個日本,日本的擔心更加現實。昔日只是一個韓國的話,日本基本上可以做到穩壓他們一頭,無論在經濟上還是軍事存在上,韓國都不夠日本看的,日本也享有歷史殖民的優越感。可如果對日本懷有歷史性敵意的朝鮮聯邦建立了,朝鮮聯邦整合了整個半島的力量,同時也能得到來自中國地支援,那麼對日本的挑戰可就會變得嚴重了。

雖然日本官方沒有像美國一樣表達憂慮,但是日本民間卻對朝韓的統一十分不看好,甚至有人公開反對朝韓的統一,用的理由也是五花八門,比如統一是個複雜的事情,而且不同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的國民放在一起可能產生衝突,朝鮮的集權主義可能對韓國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民主形成衝擊之類。這些東西一聽就是牽強附會,內裡所包含的主要思想就是不能讓統一的朝鮮對日本在東北亞的相對優勢形成挑戰。

本來西太平洋地區中國的崛起已經讓日本極為憂慮而且難過了,現在如果朝鮮聯邦也展為一個可與日本相提並論的國家,不論是在心理上的巨大落差,還是實際上的利益獲得,日本都會難以接受。

而訊息在韓國披露出來後,也同樣引起了強烈的反響。當然,很多韓國人認為自己是統一中佔優勢的一方,就像是聯邦德國統一了民主德國一樣,所以十分支援朝韓的統一程序。更何況,南北雙方本來就是同文同種,因為大國對抗競逐的關係最終被撕裂成了兩半,留下了不小的傷痕,統一是翻過舊的一頁,重新開始的最好機會。

樸素的民族主義情緒,將本民族的人和地區聯合起來,組成一個統一國家,實現力量的最大化,本來就是民族主義天然而天成的東西,韓國的民族主義勢力和思想一直是比較強烈的,所以糹統一程序得到他們的支援並不是什麼意外的事情。

而在朝鮮,因為環境比較封閉,所以並未生什麼太多的變化。

在談判的生地中國,雖然國人對於國際事務已經逐漸開始關心,但朝鮮半島生的事情對中國會產生怎樣的影響,普通升斗小民還是看不太清楚,只是當個談資聊聊。年歲大一點的人再回憶一下當年抗美援朝的經歷,不由唏噓此時已經時過境遷,各種事情已經改變,祖國也今非昔比。

而中國政治評論界的爭議則比較多了,《環球時報》的一片評論員文章表示,朝鮮半島統一是東北亞地緣政治格局重新洗牌的一次時機,中國積極斡旋朝韓的談判,已經是走在了前面,但是中國絕對不能放任朝韓自己決定所有的問題。應該儘量加強中朝之間的合作關係,甚至有必要邀請朝鮮聯邦進入上海合作組織。另外很多從冷戰時期遺留下來的問題也需要解決一下了,套用偉人的話,打掃於淨屋子再請客,新的朝鮮聯邦,顯然需要打掃一下。

即使沒有指名道姓,但是暗藏的機鋒也出來了。駐留在韓國的美軍,顯然不適合繼續再停留在那裡了。之前中美之間還有一個朝鮮作為緩衝地區,現在朝韓統一為一個國家了,那麼緩衝不復存在,雖然現在中美關係已經高度緩和,但仍舊不能過度輕信別人,最好不能留給美國在亞洲大6東岸上的直接立足點。

顯然,這是非常正確的,美軍可以在日本建基地,在琉球建基地,在菲律賓建基地,但是在朝鮮半島建基地就是另一個概念了,不僅中國需要面對海疆的防禦,6地上也需要比較強的力量進行防守,對於本國的國防部署會造成巨大影響以及浪費。

而此時不僅在中國,韓國方面不少筆桿子也受了金大中的指使,開始歌頌朝韓統一後朝鮮半島已經實現真正統一,而朝韓與中國關係良好,防務壓力大大降低,所以朝鮮聯邦沒有義務再提供給美國大量的經費,讓他們屯駐本國,既是對地狹人稠的半島土地是浪費,也是對納稅人稅金的浪費。

美國在這個時候才恍然驚醒,感覺到了來自東亞的滿滿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