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 捕食者

白麪黑廝

  

..中美的貿易糾紛仍舊那麼不冷不熱地持續著,而克林頓的強硬對外戰略在此刻也差不多畫上了句號,下一階段克林頓的主要工作將集中在美國經濟的提振方面,對於外事他已經多少有了疲憊感甚至恐懼感。

駐韓美軍一事最終是落下帷幕,美軍打贏逐步地從南韓撤軍,預計1994年全部完成。而在祕魯折戟沉沙的美國海軍,也逐漸從祕魯沿海撤回,退出祕魯的內戰。

當然,美國對於祕魯政府軍的支援還是不會放鬆的。除了一些美軍提供的二手美式裝備,美軍還會向祕魯方面提供情報和戰術方面的支援。此外,美軍還計劃使用一種新武器,對難以打擊的馬科納人民公社的武裝力量進行打擊。

為了驗證這種新武器,國防部長阿斯平甚至還親自來到cia蘭利總部的一間光線昏暗的資訊化指揮室,親自觀摩該武器次投入使用。

“……部長先生,我們barp推出的這款新型武器,具有察打一體化功能的無人機,其主要作用是為我們的空軍和6軍提供有效的情報支援,突入敵後偵察敵方的情報,同時該機還能夠攜帶兩枚鐳射制導炸彈和四枚地獄火導彈,在獵殺敵方重要目標時有著突出的作用。”一名技術官員興高采烈地向阿斯平介紹道。

阿斯平面前擺著的就是一架該型無人機的模型,銘牌上寫著h-1捕食者,旁邊分列著具體的效能引數。如果齊一鳴站在旁邊一定會感覺到相當差異,因為這款h-1捕食者的技術引數遠遠過了另一個位面中的捕食者,而是打到了類似h死神無人機的水平。

“這還不是捕食者最強的能力,這款無人機具有我們研的第一代戰鬥用人工智慧,它能夠在後方人員的協助下,通過自己的機載裝置自主對敵人的能力進行評估,以及選擇最為恰當的打擊模式。這是一種真的能夠實現自己戰鬥的機型,即便是我們的操控訊號出現中斷,它也不會墜落,而是會按照預先程式設計好的程式,進行自動的作戰或者返航。”

阿斯平聽後微微皺眉頭,問道:“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我們失去了這東西的控制,它可能自行其是地對目標進行攻擊,甚至是攻擊我們?”

技術官員帶著尷尬地說:“這種極端情況基本上不可能生的……”

阿斯平打斷他道:“任何武器都可能出現逆火的時候,所以在設計的時候,我們就需要設定各種應急預案,以應對這些情況,無疑是一款劃時代的武器,但是於是先進和厲害,我們就越要防備這種武器可能帶來的隱患。”

技術官員只能悶葫蘆一樣稱是,表示一定督促設計團隊進行整改。

阿斯平本人其實對於h-1捕食者的期許並不特別的大,因為美國研無人機的主要動力其實來自於跟中國攀比。中國是當今世界在無人機研上,品類最全,應用最多的國家。在海灣戰爭時,中國就在全世介面前上演了使用無人機打擊敵方重要節點的能力。而隨後的歷次戰爭衝突中,中國的無人機都有表現。

而中國在民用領域利用無人機則更多,進行普通的地質勘探和地形測繪,甚至是人人可以買得到的航拍無人機工具,中國無人機產品線已經體系化,而且實用化,並且慢慢成為世界各國使用無人機的主要提供者。

美國也自然很明白無人機的使用有怎樣的巨大優勢,就以這次祕魯戰爭為例,美國有人機雖然陣亡比例不大,但是也有數架戰機、直升機被擊落,而美國重要的飛行員也被敵方俘虜,甚至被擊斃,這顯然給了美國重大壓力,也是巨大損失。

同時,用無人機進行軍事行動,可以在偵察任務中巡航更長的時間,有人飛機除非是大型飛機,不然五六個小時就要下來,但是如h-1捕食者則可以在天空中巡航大約15個小時,從而給了任務更大的彈性和靈活度。另外,無人機因為體積小,還可以進行外形上修改,使得無人機更加難以被現,而增強突防成功的概率。

技術官員繪聲繪色地敘述道:“針對祕魯的光輝道路在安第斯山脈中躲藏而難以打擊的情況,我們的普通戰機很難在任務中有效現敵人並進行打擊,而且最關鍵的是我們的情報支援跟不上,在那一地區也缺乏有效的情報補給。我們有時能夠得到光輝道路重要成員的行蹤報告,但是動攻擊後可能就晚了,而且如果情報不準確,也缺乏繼續任務進行搜尋的能力。

而擁有了捕食者之後,我們就擁有了這樣的精確獵殺的能力,捕食者可以飛到敵後,進行全面的偵查和打擊,它可以飛到156o米的高空中,一般防空武器對其沒有太多的辦法。而且無人機的任務不需要太多的行動單位,一個團隊就足以勝任這個工作,而有人機則需要後勤、保障,甚至基地等等,我們的捕食者卻可以在絕大多數的普通機場起飛並進行簡易保障進行作戰。

我們準備了1箇中隊的捕食者無人機,現駐在利馬附近的軍用機場,主要任務就是對當地的光輝道路武裝分子進行攻擊,這些無人機可以保持全天候高強度的作戰,只要現了武裝分子,就能夠進行攻擊,將其消滅。而在我們如此高強度的打擊之下,武裝分子只有倒黴的份兒。”

阿斯平點點頭,他心裡明白,採用無人機接替已經撤走的美軍三個航母戰鬥群,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美軍對於光輝道路的打擊自然是沉重的,但是卻沒有將光輝道路全打死,而光輝道路一大主要派系馬科納人民公社的力量還沒有遭到多大削減,並且給美軍造成主要傷亡的就是這個派系。

美國人相當害怕如果自己撤走了,這些武裝分子重新出山,將政府軍擊敗,然後獲取政權,這等於美國人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部都付之東流。所以調遣一部分無人機進入祕魯,幫助政府軍作戰,能夠填補一定的空白,特別是如果這些無人機真的像是製造他的某個冬瓜臉地中海白大褂說的那麼玄乎,效果應該不比三個航母戰鬥群差。

沒錯,捕食者變成了智慧化的死神,居功至偉的是現在蹲守阿拉斯加的格里戈裡·柯克。他在神祕宮的時候,就主導研了進行自殺式攻擊的智慧無人機,而來到美國後,有了更多地資源支援,並且參考了中國設計的幾款無人機的思路,搞出了捕食者,當然這個名字是美國人起的。

最初美國人只希望柯克研製一款類似中國翼龍的無人機,主要作用是進行情報的偵查,幫助友軍進行鐳射目標指引,順帶兼具一定的打擊能力。但是柯克在無人機研究上也是別有建樹,特別是在無人機智慧化的研究上,取得了不小成就,於是柯克就為捕食者提供了一套更加智慧的作戰模式,也是的捕食者這款無人機變得更加可怕。

該款無人機在情報的獲取、分析及處理上,擁有此時無人機不具備的自動化,當它在巡航中現敵方的目標後,能夠決定是否打擊,或者用怎樣的方式打擊更有效,甚至還能計算是否成本上划算。

因為在祕魯,捕食者對付的目標主要是普通的步兵目標,所以捕食者沒有使用昂貴的地獄火之類的導彈,而是採用了加廉價導引頭的小型集束炸彈和燃爆彈,主要對人員進行殺傷。

在美國防部長阿斯平的親眼注視下,一架捕食者無人機上演了獵殺敵方武裝人言的好戲。馬科納人民公社的力量主要隱藏在了安第斯山中,但是也不是全然就躲在山洞或者地下工事裡當原始人。他們主要是在山區中的不同營地,過一段時間換一個敵方駐紮,同時還很注意隱蔽,所以比較難以被覺,增大了美軍的打擊難度。

可是有了h-1捕食者之後,這個情況就生了改變。美軍可以通過h-1進行更加有效而更加全面的山區排查,擁有強大複雜地形偵察能力的捕食者無人機,無論晝夜都對於地面上的人類目標有很好地偵察能力,甚至能夠分辨是否是具有威脅的目標。

於是,在自己的地盤上活動的馬科納人民公社的戰士們,就遭到了嚴重的打擊。一開始他們還對無人機沒有什麼太大概念,他們之前對飛機的伏擊,基本上靠目視而不是雷達。無人機的飛行更加隱蔽,而且更加難以被覺,而一旦被捕食者覺,武裝分子很難對其進行有效的反制,因為捕食者基本上都能實現對這些武裝分子的先手攻擊。

兩枚制導炸彈扔了下去,直接將地面上的幾個武裝分子炸死,cia蘭利的指揮室中人們拍手稱快,阿斯平也露出了頗為欣慰的笑容。

“我們需要更多的無人機派到祕魯去,有了這東西,那些叛軍無路可逃”阿斯平揮舞著拳頭激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