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4 日本跟進

白麪黑廝

  

長期奉行和平政策的日本在戰後像是小白兔一樣人畜無害,沒有打過什麼戰爭,甚至是類似搖旗吶喊的角色日本都不會派出戰鬥部隊,只給盟軍提供一部分後勤支援。可是日本人在心性裡就存在著一種好鬥的情結,地狹人稠、資源稀少的生存環境給了他們強烈的危機感,使得日本一旦具備能力之後,就可能向外擴張。

在本位面的環境中,日本的危機感更加地加強了,蓋因中國的迅崛起,不僅在世界範圍內對美國形成了挑戰,在東亞同樣是對日本形成了強大的壓力。日本在二戰後辛苦建立起來的工業,於七八十年代相比美國歐洲國家佔盡優勢,使得美國人不得不搞出了廣場協定這樣的東西,希望恢復貿易的平衡。

可本位面中國工業興起,特別是在很多產業中都與日本的核心產業、拳頭產業重合,對於日本經濟造成了巨大的衝擊。以美國家用車市場為例,中國汽車公司們用了幾年的時間就完成了從一輛也賣不出去到幾十萬上百萬每年的銷量,而美國家用車市場的需求是有限的,中國汽車賣出去了,自然就導致日本汽車賣不出去。以豐田、本田為代表的日本汽車,在美國等市場都生了銷量跳水的情況,從而導致利潤大減。甚至日本的本土市場也面臨了中國車的衝擊,讓日本人急的直撓頭。

這還僅僅是經濟方面的一個體現,中國在強大後對日本的影響遠不止這些。最直接的,也是最不能迴避的一個問題就是中日在近代的宿仇,在中國兩次朝著近代國家和復興道路上稍有起色的時候,日本都給予了中國致命的一擊,尤其是在抗日戰爭,烽火燒遍半個中華,造成了幾千萬軍民的罹難,造成的經濟損失難以估量。

更有幾次慘無人道、滅絕人寰的屠殺事件和慘案,讓中國人對日本人的恨是刻骨銘心。日本有一種典型的加害者擔憂被報復的心理,即便中國和日本建交了,並稱要翻過這一頁,展中日友好關係,但是日本人可不那麼心安理得,總覺得中國可能有一天將昔日日本施加給中國的苦難完全地甚至十倍地奉還給日本。

在中國尚不具備這個國力和軍事實力的時候,日本人還能稍稍放鬆,畢竟一個東海也算是比較安全。可是在中國的國防軍事能力突飛猛進的時候,日本人就直接淡定不能了。他們開始用各種各樣的方法企圖恢復所謂的“戰略均勢”,正如另一個位面中安倍晉三的邏輯——只有日本比中國強,東亞才會是和平的。

本位面中國的軍事實力已經足以⊥日本仰望,日本明白只有在傾盡全力地搞軍備競賽時,才能夠跟得上中**備展的腳步,而中國可以這麼搞裝備展,日本要是也跟進那就會被上重大的軍事壓力。

與另一位面差不多,日本用以平衡中國武力的主要途徑是不斷加強與美國的軍事協作,美國也樂得讓日本更加倚重自己,這也是美國對日本的更大籌碼。

現在在朝鮮聯邦建立後也公佈了令人驚歎的整軍計劃後,日本更加難以安坐,很快,日本也公佈了一箇中長期的軍備展和部隊建設計劃,號稱是展與日本的國際地位相稱的國防能力,並未雨綢繆防備任何可能的對日本的侵襲,並更積極地揮對地區和全球的安全正面作用。

跟朝鮮聯邦類似,日本的軍備展計劃也是強調自主和自產的能力,從美歐等國獲取先進的技術,再結合自己本來就比較強的裝備科研能力,打造本國出產的高階武器,以應付可能出現的衝突。

日本的軍備展計劃除了ider勺變形版e-2戰機外,幾乎自衛隊各個部門都有一些比較具體的計劃。例如日本研的9o式主戰坦克,日本僅用了幾年,就覺得跟vt-2m、豹2等世界一梯隊主戰坦克存在一定差距,而且加上日本承重能力較差的周橋交通系統以及比較零碎、河川縱橫的地形,日本希望開9o式坦克的後繼型號,使其能夠更好地適應日本本土作戰的局面。

由於中國研製的步兵戰車在各個戰場上取得了輝煌戰績,其優良的效能和巨大的作用也被世界各國所看重,所以包括日本在內的多個國家都在研製本國的步兵戰車,一方面增強本**隊的實力,另一方面也想分潤一下中國的市場。日本參考了中國地vn-1瑞士的食人魚裝甲車等世界優秀步兵戰車,正在開93式步兵戰車車族。

同時日本人還很前的將另一位面中13式機動坦克的概念應用在了93式步兵戰車身上,為其安排了一門1obmmr勺反坦克炮,主要作用是進行直射火力支援以及對敵方坦克的打擊。

中國具有世界上最龐大的坦克部隊,日本說沒壓力是不可能的,所以反坦克這個課題上,日本人用功夫很不少。

同時,日本還提早十多年開啟了自制反潛機p-1的研製工作,目的不言而喻,中國的潛艇部隊把東海等海域當做了自己的游泳池,來去自由,並且毫無聲息地不斷穿越琉球島鏈,甚至是日本附近的一些重要的海峽,讓日本頗為緊張。增強反潛能力的規劃和建設,對於中國的潛艇威脅有很大削弱。

而從199o年動工的金剛級神盾驅逐艦,也被日本寄予厚望,希望能夠整合更強的海基反導能力,應對來自中國和朝鮮的導彈攻擊。原本日本計劃採購艘金剛級,但現在日本決心再增添兩艘,並且快縮短工期,加快施工程序,爭取早日加入海自的艦隊,增強實力。其艦金剛號已經正式服役,日本一些軍事評論界人士甚至還喊出了亞洲最強驅逐艦的名頭。

這話自然被很多中**迷嗤之以鼻,雖然o52o神盾驅逐艦排水量為8oo噸左右,輕金剛級不少,而且僅有64個垂直射單元,但其更加先進資訊化的作戰系統是其力量的倍增器,更何況o52o還有隱身設計,金剛級則在這一方面遜上一籌。再者說要是真的艦對艦的進行單挑時,就算帶的導彈多,也不一定戰力強。金剛級能夠同時導引的目標數量就不如o52o更多。

海上自衛隊的展也明顯從守勢轉向為更具進攻性,特點就是日本海自開始建造一批用於兩棲作戰的大型艦艇,比較典型的就是大隅級船塢登6艦和日向級直升機航母,以打造自己的登6作戰能力,增強日本對於離島的防禦。

此時釣魚島的問題還沒有被炒熱,日本人希望打造更多兩棲戰艦一方面是增強群島領土之間的互相支援,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得到一定的琉球諸島被攻佔後奪回的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日向級兩棲攻擊艦載本位面中噸位放大了不少,也體現出了日本人更大的雄心。其滿載排水量增加到了275oo噸,更其後續展型號出雲級差不多大小了,不過在具體的設計上還是比較類似日向級,比如那個令人蛋疼的,設定在直通跑道上的升降機。

縱觀日本的擴軍增強軍備的計劃,跟朝鮮聯邦軍一樣也是進行的條理分明,主次清晰,而且都是針對了本國的具體情況進行制定的,也比較適合本**隊的情況。日本自衛隊雖然不能夠動輒對員額進行變更,真正的擴充軍事規模,但是卻可以在裝備質量上多玩一些花樣。

而朝鮮和日本相繼開始大規模地計劃自己的軍備升級和軍隊改革內容,再加上中國從未放棄的不聽增強本國國防實力的行動,東亞地區的軍備競賽已經越來越清晰。朝鮮是比著日本進行造裝備,日本是比著中國造裝備,而中國一開始比著美國來,現在越來越按部就班,就按照自己的思路和節奏搞這些內容了。

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僅僅是在東北亞的朝鮮、日本和遠東三國,任何一國的軍事實力放在歐洲都算是一流水平了,更別說以中國地體量和實力計算,近乎等於歐洲總和。東北亞地區的軍事對抗也慢慢浮出水面,隨著中美矛盾的加深,必然會更加清晰。

倒是這四個國家中,中國、遠東和朝鮮是處在一個戰壕中的,而日本顯得相對孤單,只有域外的美國能夠倚仗。所以日本非常注意拉攏更大範圍內的盟國,對自己進行支援。比如大洋洲的澳大利亞,南亞次大6的印度,都是日本著力需要拉攏的目標,有了這些國家的支援,日本才會更有膽氣跟中國較量下去。

只是在日本政府的眼光緊張地聚焦在中國和朝鮮聯邦身上的時候,他們卻忽視了自己的國內一股相當可怕的力量正在滋生和壯大,而沒有得到有效遏制的這股力量,終究要讓日本政府付出漫不經心的代價,恐怕這個代價也將會是慘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