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9 海上相遇

白麪黑廝

  

在埃博拉病毒被確認爆的時候,美軍駐日本的基地立即啟動了應急預案,將美軍的各個主要基地封閉,禁止美軍士兵進出基地,並對全體士兵進行體檢,以防止出現疫情。由於奧姆真理教並沒有針對美軍進行什麼生化攻擊,所以美軍的受害並不重,只有兩個倒黴的傢伙去尋歡的時候被感染了病毒,而且迅地被美軍醫官給控制起來了,所以埃博拉病毒並未在美軍基地中大肆傳播。

身穿著厚厚三防服的美軍士兵端著m6在基地的外圍進行著警戒,就如同戰時一樣,任何企圖靠近基地的傢伙,不管是什麼人,美軍士兵都被授權可以主動使用武器阻止其進入基地。

基地的指揮官在廣播裡說道,他們已經是身處敵後了,敵人就是可怕的埃博拉病毒,必須打起精神,以一萬分的小心應對這危急的局面。同時,美軍駐日基地也向本土請求暫時離開病毒猖獗的日本,暫時撤防。

美國防部對這個請求做出了批示,同意一部分美軍暫時撤離日本,主要以海軍和海軍6戰隊為主,華盛頓號航空母艦及其航母戰鬥群暫時離開繫泊錨地橫須賀,進入太平洋,他們不能立即返回美國本土,甚至不允許停靠關島和夏威夷,艦隊將在海上進行過4o天得觀察,並進行全盤消毒,確定沒有埃博拉病毒攜帶後,才能夠移防其他的基地。

美空軍則在進行檢疫之後,從日本本土轉移到沖繩的普天間等基地,而且抵達沖繩基地後,他們還將面臨長期的隔離,但是能夠脫離最危險的日本四島,美軍的飛行員們已經是十分滿意了。

不過,美軍不能將美軍全部撤離,畢竟還要向日本展示美國在這個時候還是與日本共的生死的,所以6軍分批進行撤離,而保留一部分的美軍駐守在駐日基地,但保證嚴格的衛生標準,儘可能不與日本的任何官民進行接觸,以減少感染病毒的可能。

喬治華盛頓號航空母艦的艦長杜蘭德看著茫茫洋麵上行駛著的艦隊,不由慨嘆一聲:“我們美軍的運氣真的最近很差,韓國那邊的基地剛剛丟掉,而日本卻又因為莫名其妙的病毒爆而不得不撤離,這可真是匪夷所思”

艦上xo(roontivooiiioor,執行指揮官,相當於副艦長,類似艦上政委)馬涅金道:“也許這又是中國人搞出來的事變呢”

艦長杜蘭德呵呵一笑,對此倒是嗤之以鼻,埃博拉病毒的可怕誰都知道,他也不相信中國人能夠瘋狂到用這種病毒來坑害日本,而目的是逼走美國第七艦隊。這裡面有太多的懸疑,一時沒有辦法理清,可要是說中國人是幕後的主使者,未免有些太過陰謀論。

只是這事兒的罪魁還真的是中國人,他叫齊一鳴。

搞出這事兒來需要幾大要素,現實要有埃博拉病毒的疫苗,能夠在根本上控制住病毒不會對世界造成毀滅性的影響,其次要在日本有著巨大的潛勢力,可以同步擴散病毒。就算是美國完成這兩點都相當困難,而中國完成這些估計投入的資源也將是巨大的,而實際產出得到的能否收支相抵,還是個問題呢。

艦長和xo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心情大體還是比較放鬆的。他們的人基本上已經算是逃過了危險的埃博拉病毒,艦上的各種設施和物資、人員,都已經經過了檢疫,現在不能夠停靠任何港口,只不過是為了安全考慮。他們只需要像平常訓練一樣,在海上漂泊一個多月,然後便可以到6地上好好放鬆一下。

xo馬涅金道:“不知道之後太平洋艦隊指揮部會把我們指派到哪裡去,我希望是夏威夷而不是關島,最起碼夏威夷那邊能玩的東西更多些,哈哈。”

艦長杜蘭德道:“我隱隱聽到風聲,他們也許打算把我們派去菲律賓的蘇比克海軍基地,那裡從1991年開始就進行翻新擴建了,目的是至少能夠達到橫須賀三分之二的繫泊和保障能力,成為我們在西南太平洋的一個重要支點。”

馬涅金笑道:“恐怕也是遏制中國的一個重要支點吧,現在的南中國海我們和盟友們一直都當作國際海域,能夠自由通航,可是實際上中國海軍和中國海警在那裡建立了常態巡航執法,就算是中國人沒有宣稱那片水域完全地屬於他們,可是中國地拳頭擺在那裡,不用說,別人也是不敢造次的。”

杜蘭德嘆了口氣:“原本大家都以為蘇聯倒下了,單極世界的格局已成,美利堅將領導全球。可是沒有想到,昔日我們的盟友卻展出了強大的實力,以各方面的力量計,中國比當時的蘇聯還要強大一些。而且跟蘇聯不同的是,中國並不是以透支經濟和國力而展處這些軍事能力的,他們是很有計劃地根據國民經濟的成長而展的,這種沉穩的勁兒,讓人印象深刻。”

“反正不管如何,我們在日本,在菲律賓都設定一個航母艦隊,對於中國來說就是最好的威懾,恐怕中國自身也是懂得自己現在的地位的,沒有在明面上對我們形成挑戰,只是暗地裡地搞一些動作。而且,中國在成長,美利堅同樣在成長,我們有著更高的起點和更穩固的基礎,中國才是追趕者,想要越我們,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杜蘭德道:“國內的不少智庫和戰略學家,都在攛慫白宮儘快出臺對中國的遏制政策,再平衡這個名字已經被越來越多的人知曉了。我覺得這並不是一件好事,我們剛剛結束了一次冷戰,沒有理由因為要保持所謂的世界第一,而再度跟一個更強大的對手開始下一場冷戰。”

馬涅金則搖頭道:“這不可能的,美國從建立的那天起就有著強大的主動性和爭奪**,她是不敢沉寂和落後的,我們不會容許跟在別人的後面的。”

杜蘭德搖頭說:“18世紀到19世紀,美利堅一直屈服在大英帝國的淫威之下,那個時候的美利堅,連老二都不是

馬涅金卻驕傲地道:“可現在是21世紀了,美國再也不會回到昔日那種狀態。”

杜蘭德苦笑:“但願如此。”

就在此時,艦隊的雷達偵測到了空中的異常,“長官,我們現大約3oo海里外的空域上有兩架飛行器正在朝我們接近,度過音,判斷為戰鬥機。無法判斷是友軍還是其他國家的戰機。”

杜蘭德一聽立即打起精神:“按照作戰守則,起飛戰機進行攔截”

馬涅金和幾個軍官查了一下通航記錄,對杜蘭德說道:“如果是我們的戰機,我們應該提前收到訊息,日本的戰機更無可能。唯一的可能就是中國的航母艦載機了”

杜蘭德問道:“中國的航母艦載機?他們在這附近有航母嗎?”

“是的,記錄上顯示,中國從烏克蘭買來的那艘常規動力中型航空母艦遼寧號在這一時段正在這一海區進行遠海訓練,隨同的還有一艘巡洋艦、一艘驅逐艦、一艘護衛艦和一艘補給艦及攻擊核潛艇。”

“是麼?我記得蘇制航母上的艦載機應該是蘇-33吧?”

馬涅金解釋道:“準確地說是從蘇-33基礎上改制來的殲-15,從外形上跟蘇-33高度接近,只有細微的不同。因為這艘航母中國人沒有給她安上彈射器,所以只有殲-15能夠在上面執行任務。正常情況下,這種飛機不能在滿油滿彈的情況下進行戰鬥的。”

杜蘭德則道:“我記得,海軍雜誌上分析過,中國人主要是利用這種戰機進行艦隊防空,只攜帶空空導彈的話,還是能夠做到滿油滿彈的。中國航母艦隊的主要攻擊手段還是靠a11的強-)。”

隨機這位美國航母艦長又道:“這是個好機會,我們瞭解中國人使用的紅色雄貓,但是我們並不清楚他們的殲-15讓小夥子們打起精神來,我們對這些來自前蘇聯的戰機好好摸摸底,包括電磁訊號和飛行效能,我們都要掌握。誰也不知道美中之間是否會生衝突,但是掌握情報最多的一方無疑是最有利的一方。”

“是,長官”

喬治華盛頓號航母立即起飛了兩架e-18cd戰機,朝著那正在執行飛行任務的中國戰機飛去。這兩架殲-15實際正在執行訓練任務,擔負艦隊最外層防空圈的警戒。當他們也偵測到了美國戰機的出現時,雙方默契地沒有進行通訊,反而是開始了一場伴飛遊戲。

兩架趕上來的e-18大黃蜂企圖對兩架殲-15飛鯊進行咬尾,但很快他們現自己的效能根本無法跟上這兩架飛鯊。但從動力和重量上來說,e-18是中型戰機,而殲-15卻是重型戰機,兩臺最大推力155千牛的-1o動機可以完爆大黃蜂的e-4o4幾乎兩架飛鯊沒有用什麼複雜的機動,僅僅是純粹低技術含量的盤旋,就靠著自己優秀的動力將大黃蜂擺脫和咬住。

獵人一瞬間變成了獵物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