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3 奪取陸自基地

白麪黑廝

  

6上自衛隊第一師團所駐的練馬基地外草叢中一陣悉悉索索。上百個穿著偽裝服,臉上塗著迷彩的傢伙抱著懷裡的ak47慢慢地接近著這處最近已經沉寂下來的基地。這些人屬於真理軍的第五特戰科連隊,實際上就是特種部隊,都是在遠東共和國接受訓練的,其中一半是來自外國的真理教信徒志願者,真正日本人比較少。

他們的指揮官名叫青木元,這個人卻是相當被麻原彰晃倚重的軍事人物。號稱此人年輕時在日本的防衛大學學習過,隨後又輾轉去到了中國在中國的國防科技大求學,能夠考入中**事類院校的外國人都是出類拔萃的。現在外派中國的軍事留學生基本上回國之後都能夠在本**隊中有理想的前途。

這個青木元並沒有加入到自衛隊,而是經人介紹進入了奧姆真理教。麻原彰晃倒是惜才如金,他手底下能折騰事情的神棍不少,但是能真的指揮士兵打仗的卻沒多少,青木元接受過正統的軍事教育,是不可多得的軍事人才,也被麻原彰晃委以真理軍副司令官的職位。

真理軍的總司令自然就是麻原彰晃,這個神棍也知道緊握槍桿子的重要性,不過他最多是軍隊的精神指揮官,而具體事務方面卻是兩眼一抹黑。真理軍共有四個副司令官,除了青木元之外,還有麻原彰晃的兩個心腹,外加另一個自衛隊轉業的二等6佐相當於中校),之所以有這麼多人,是為了能夠相互制衡,不至於兵權旁落。

真理軍的統領模式很接近當年中國北宋時期,統兵大將一般不是經常性地跟部隊在一起,而部隊的實際帶領者,卻沒有許可權指揮軍事行動。這也跟真理軍現在根本不能算是現代軍隊有關,雖然其中不少人員受過了軍事訓練,但軍事素質還是比較有限,不堪重任。而不懂軍事的麻原彰晃也故意利用這一點,把控軍權,不讓真理教中出現軍事強人

真理軍第五特戰科連隊本次行動的目標就是拿下日本6上自衛隊的練馬基地,麻原彰晃雖然不諳軍事,但是眼光卻是分明,日本自衛隊因為病毒現在處於半解散的狀態,大量的自衛官呆在家中而不是基地裡,自衛隊能夠調集的力量非常有限,一些重要基地的防禦也是非常的單薄,如第一師團的駐地練馬基地,防守的士兵不會過2o而且因為埃博拉病毒的緣故,還都分散居於不同的營房。

青木元用望遠鏡看了看練馬基地大門,這個軍事基地絲毫沒有軍事基地的模樣,大門敞開著,甚至門衛也只有兩人,連日常站崗的人都沒有了。第五特戰科連隊其中有很多都是齊一鳴派來的紅警特種兵,甚至連青木元自己都是一名紅警間諜,真理軍種如他們一樣的傢伙,還有不少。

“都記住裝甲車輛停放在什麼地方了嗎?我們第一時間就要控制住基地中的坦克和裝甲車,還有那些固定的那些防禦工事,不過八成他們也沒有兵力能夠顧得過來這些碉堡,見到人不要猶豫,直接開槍擊斃。”青木元對連隊士兵進行了最後的交代。

“是,長官”一眾士兵簡單地低聲答道。因為連隊中還有不少外國人,他們都用日語,但是腔調頗為奇怪。

青木元目光冰寒,將一把匕遞給一個黑人,說道:“於掉門衛,悄悄地,不要有任何動靜,我們要出其不意

“好的,頭兒”這名實為紅警菁英戰鬥兵的黑人士兵說道。與他一起行動的還有一個特種兵,練馬基地的兩個門衛都是掉以輕心,其實讓誰都不會認為自己在本國的土地上,還會遭到突然襲擊。

兩個特種兵悄悄地摸了過去,練馬基地的旁邊沒有什麼遮蔽物,如果這兩個門衛警醒一些就能夠現,但是因為懈怠,加上埃博拉病毒的爆使得整個日本的人類活動都驟降了,他們更不覺得會有什麼人接近自己把守的地方。

自衛隊的士兵甚至槍支都放在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地互相聊天。當兩個披著偽裝服的真理軍特種兵破門而入的時候,整個人都傻了,而且最令人無語的是,因為長期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場面,這些自衛官第一反應根本就不是去拿武器反擊,而是呆或者喝問來人是誰。

可是,還沒等疑問出口,兩名真理軍特種兵就虎撲上去,揮舞著匕,直接割斷了門衛的脖子。

“解決了,頭兒”黑人特種兵用對講機對青木元說道。

青木元嗯了一聲,一揮手,他手下的第五特戰科連隊的士兵都無聲地從潛藏的地方起身,緩緩地從草叢和樹林中進入基地。雖然真理軍平均來說比那些游擊隊也強不到哪去,但第五特戰科連隊的素質卻是堪比日本西普連這樣的作戰單位。

他們的主要目標是奪取練馬基地內的坦克等重要軍事裝備,然後依託坦克裝甲車,對其他基地內的步兵進行清掃

練馬基地的防守實在太過懈怠,以至於直到真理軍的特種兵進入了停放坦克的車庫時,才被看守車庫的士兵現,這時候真理軍也不在乎鬧出聲響了,ak4起來,把幾個自衛隊的6曹和6士放倒。

幾個真理軍特種兵檢查了坦克的情況之後,現可以立即開動,立馬跳進了駕駛艙,將這幾輛日本才新服役不久的3式主戰坦克開動了起來。

槍聲和坦克動機的聲音,終於喚醒了整個基地,可是就算是在營房裡,自衛隊的士兵也不是雖是配槍的,而青木元有意識地派了士兵強攻武器倉庫,使得大部分的自衛隊自衛官在根本沒有武器的情況下,或者被真理軍虐殺,或者成為了他們的俘虜。

整個攻佔練馬基地的過程,前後不過半個小時,如果讓日本統合幕僚監部知道,恐怕都要無地自容了。

奧姆真理教拿下了練馬基地,算是正式地向日本政府和自衛隊宣戰了。這時候就算自衛隊想要跟政府部門扯皮也做不到了,真理教已經欺上門來,如果自衛隊再不跟他們對抗,那麼日本人恐怕要懷疑未來日本有沒有必要保留自衛隊這個東西了。

而真理軍通過攻佔練馬基地,也得到了不少的武器裝備,包括坦克六十多輛,裝甲車近百輛,輕重武器無算。即便真正的真理軍士兵不是很多,但是究極情況下,麻原彰晃可以號召所有的真理教教徒拿起武器成為他們的士兵。

奧姆真理教攻擊自衛隊基地成功,吹響了反叛的總號角,也讓全世界對於日本情況的崩壞感覺到不可思議。先是埃博拉病毒的爆讓日本成為了一片絕望之地,而很快又是一個號稱末日來臨的邪教,居然有本事公然反抗政府,還將自衛隊的一個大型基地給貢獻了。

不少國際媒體都以類似《日本到底怎麼了》之類的報道,試圖深度解析日本為什麼會出現如今讓人難以理解的變化。而奧姆真理教的大手筆,也讓很多國家暗暗心驚,立即開始了對本國邪教組織的打擊,這倒讓不少靠著邪教家致富的人倒了黴。

日本相細川護熙這一次再度跳了出來,升高了調門,表了電視講話,他稱:“……奧姆真理教已經是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了,他們扭曲著國民的思想,並想奴役熱愛自由的日本人,這是一個富有攻擊性和侵略性的非法組織,政府和自衛隊將不惜一切代價,對其進行取締”

這一次的言之前,細川護熙提前跟自衛隊通了氣,自衛隊也終於同意對奧姆真理教進行打擊,最少要奪回練馬基地,找回自己的面子。反而仍舊是日本法律體系的一些人士,還是不顧大局地在自己專業領域腔調,奧姆真理教的宗教法人身份仍舊是合法的,並試圖將真理軍和真理教進行分離。當然,沒有多少日本人對此關心了。

然而,就算是日本官方統一了思想,要對奧姆真理教下手了,可是在埃博拉病毒縱橫的此時,他們卻很難調動起全部的力量對奧姆真理教進行圍剿。細川護熙詢問了6上自衛隊的幕僚長富澤暉,6上自衛隊需要多久才能出兵奪回練馬基地。

而富澤暉頗為無奈地迴應,東部方面軍此時兵力極端匱乏,而且考慮到病毒的危害,大部分自衛官都拒絕在這個時候出戰,2旅團所駐的相馬原基地倒是有一部分機動兵力,但是富澤暉預計,要動五百人以上的攻勢,至少需要進行三週的準備,因為日本在此之前,從來沒有做好進行任何國內平叛的應急預案。

實際上,自衛隊很難快出動,而真理軍卻咄咄逼人,在拿下練馬基地之後,奧姆真理教的野心變得更大,他們需求拿下更多的軍事基地和武器,武裝起更多的士兵,建立他們的真理之國。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