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狐蝠來越南

白麪黑廝

  

..越南人精心謀劃的偷襲沒想到還沒有飛入天朝境內就被擊落了,這同時也給了越南方面極大的恐懼。這好在中修沒有心思拿飛機轟炸他們的都河內,可是天朝戰鬥機的強力足以使pla完成這項任務,所以事情的性質是中國有這個能力,就看有沒有這個意願了。

就像是齊一鳴那個時代,無論天朝想不想稱霸,但是隻要有了將美帝從霸主位置上推下來的能力或者潛力,美帝都要大為緊張並且用一切方法遏制。所以國際政治上的很多問題,都跟主觀因素沒有關係。政客們都是一群缺乏安全感的老男人!

為了解決嚴重的空軍實力失衡問題,越南國防部長文進勇專門向來自蘇聯的軍事顧問團空軍專員伏羅希洛夫表達了越南需要社會主義老大哥更多的援助,支援越南人民抵抗非正義的中修,奪回屬於他們的土地。

只是今年5月份的時候,堪稱蘇聯亡黨亡國的罪魁禍的地圖腦袋戈爾巴喬夫上任了,圍繞著地圖腦袋的一群大小蘇聯官員,都是有那麼一點神經病的人物。文進勇的請求到了蘇聯外長謝瓦爾德納澤那裡,這位外長反應比較冷淡,只是說先考慮一下。

謝瓦爾德納澤這個傢伙是喬治亞人,最後在蘇聯解體後當上了喬治亞的總統。他在七十年代擔任了喬治亞的第一書記,並以打貪腐而為自己樹立了清廉的官聲。他在擔任蘇聯外長的時期,屬於最擁護地圖腦袋的新思維的那一批人。這一時期,蘇聯居然打起了自己的不干涉政策,放任西方在東歐進進出出,大玩和平演變。當東歐的執政黨們寄希望於蘇聯採取強硬手段回擊西方的滲透,以壓制席捲東歐的民主化運動時,他居然代表蘇聯拒絕介入其中,最終導致了東歐變色。他的一句經常被提及的名言就是:“我們現在應該認識到使用刺刀、坦克和血無法獲得社會主義、友好、鄰友關係和互相之間的尊重”。

這位腦袋不清醒的傢伙最終是在任內因為貪汙而倒臺的,並且通過選舉舞弊來維持權力。想想他因為反腐而晉身,因為推廣民主化而被西方觀察家所讚揚,真的是一件格外諷刺的事情。

越南人還不能完全理解之後的蘇聯會演變成什麼模樣,不過蘇聯外長冷淡的態度還是被他們捕捉到了。就在越南人失望到絕望的關口,有人救了他們。

這個人就是現任的蘇聯國土防空軍司令科爾杜諾夫。要說地圖腦袋和謝瓦爾德納澤這些人對於什麼槍炮血火都不在乎了,一心一意搞改革,這一位出身衛國戰爭的空軍戰鬥英雄可是永遠保持著一顆戰鬥心態的。

自從中國的戰鬥機屢屢擊落越南的蘇制戰機,以及在兩伊戰爭中中國製的fc-1屢屢擊落伊拉克的蘇制戰機之後,這位國土防空軍司令就上了心,對於中國空軍的情況大為好奇。不過因為長期跟中方交惡,再加上兩國人種差距比較大,所以情報工作很難進行,關於中國的新戰機,包括fc-1,還有外界已經獲知的殲擊轟炸機飛豹,甚至外界好流傳著中國自用的一款中型的制空先進戰鬥機,他都想知道這些戰機與蘇聯現在主力的米格-29、米格-31以及蘇-27有什麼差距。

有關殲-1o的訊息其實根本不是越南人傳出來的,而是巴基斯坦人和伊朗人傳出來的。伊朗人沒見過殲-1o,但是聽說過fc-1是中國人根據一款自用的戰機技術進行研的產物,巴基斯坦空軍則是近距離地觀看過殲-1o的飛行,只不過被告誡不要多往外透露。

至於越南人更悲催,他們前後幾次與pla空軍兔空戰,但凡殲-1o出手了,他們居然沒有一架戰機能夠逃回來,空戰的時候客串電子攻擊機的電飛豹干擾掉了越南人的通訊,使得他們後方也根本聽不到被擊落的飛行員說些什麼。飛行員就算被擊落在自己的國境裡,都莫名其妙地被中國的特種部隊劫走了。所以越南人自己都不確定,除了飛豹以外,中國是否還有第二款戰鬥機的存在。

科爾杜諾夫對於支援越南人並沒有多大興趣,但是瞭解中國戰鬥機的水平他很有興趣。中蘇的矛盾雖然不那麼結構性,但同樣是比較尖銳的。如果中國具有壓制蘇聯戰機的能力,對於蘇聯來說將會是絕不可接受而且危險的。

於是,這位空軍元帥一手推動了蘇聯向越南租借4架米格-25戰鬥機。

米格-25研製於6o年代初,主要是為了應對美國當時正在研的xb-7o轟炸機與sr-71“黑鳥”高空高偵察機,這兩種飛機的度都過了3馬赫,而且升限比較高,普通如米格-21等截擊機,雖然號稱高空高,但對於這些戰機仍舊是無力抗衡。

蘇聯人為了能夠截擊這些高空高的美國偵察機和轟炸機,就搞出這款度三馬赫,高度三萬米的飛機,服役的主要是截擊型號米格-25p和偵查型號米格-25r。為了能夠達到這麼高的飛行度,這架飛機在氣動上花的心思很多:採用中等後掠上單翼,後掠角為42°,下反角5°,相對厚度4%,展弦比3。2,翼面積61。9平方米。矩形二元進氣道,用水平調節斜板進行調節,所以是兩側進氣。為保證航向穩定性而採用雙垂尾和尾部腹鰭,後將垂尾和腹鰭都改小了一些。

米格-25一經問世大大震驚了西方,西方一度認為蘇聯的航空工業達到了極高的水平,米格-25在65年到73年創下16項世界飛行紀錄,展示出了雙三的強效能。直到1976年一名蘇聯飛行員別連科駕駛一架米格-25叛逃日本,才讓西方大大鬆了一口氣。它沒有使用什麼極為高科技的材料,而是一架7o%不鏽鋼的飛機。航電中還有很多落後的電子管,另外飛行穩定性的問題也沒有解決。截擊型號米格-25p無法像米格-25r一樣飛過3馬赫,一般都在2。8馬赫最大,此時它所載的武器就會生震顫。

不過即便如此,美國人也承認,靠著這麼一堆落後的東西拼在一塊,能夠拼出一架屢創記錄,還有不少戰績的戰鬥機,蘇聯人的系統整合能力也是值得肯定的。後來還有一個管理學術語叫做“米格25效應”,就是說用不好的部件,做出相對好的東西。

儘管現在蘇聯國土防空軍有了自己的米格-29和米格-31,但米格-25仍舊是一款算是挺先進的戰鬥機了,蘇聯之前搞援助絕不會主動援助這樣高效能的戰鬥機,沒有真金白銀是換不來的。

現在為了搞清楚中國人的戰鬥機水平,蘇聯不僅用貸款的方式租借了越南4架米格-25,而且還派了蘇聯的飛行員駕駛它們作戰,實際的想法不言而喻,就是希望讓蘇聯自己的飛行員跟中國人交手看看,能夠拿到第一手的資料。

這時期蘇聯跟越南的往來還是很密切的,太平洋艦隊就駐紮在金蘭灣,往越南運送個東西也比較容易。四架米格-25從海參崴出,送上貨船走海路順著中國的沿海就送到了越南的海防港。

身為飛行員,同時指揮這四架戰鬥機的蘇聯空軍軍官名叫馬林科夫,一個身材不高,但是脾氣不小的軍人。

“見鬼,你們這裡的天氣太熱了,要不是上面交代了任務,我才不想到你們這裡來呆著呢!”馬林科夫倨傲地對負責接待自己的越南外事人員抱怨道。

對於這幾個為自己打仗的大爺,越南外事人員必須好好照顧著,就算是讓他當孫子,自己也得裝得像一些。

“喂,你們這裡有伏特加嗎?越烈的越好!”馬林科夫攬著自己的戰友,對越南人說道。

越南外事人員一頭瀑布汗,道:“我們這裡沒有伏特加……”

“什麼?我們蘇聯紅軍不是駐紮在你們這裡嗎?怎麼可能沒有伏特加?你們難道是想要為難我們支援你們跟中國人作戰的義士嗎?”馬林科夫一個大帽子就扣下來。

“呃,不是,不是,您的戰友都在金蘭灣啊,這裡是海防……”

“我管你是哪裡,沒有伏特加來點別的酒吧!”

“好的好的,我們越南產的米酒特別香醇,您一定會喜歡的。”

馬林科夫的一個戰友嘿嘿一笑,對馬林科夫道:“上校,只有酒多沒意思啊,也許我們應該找幾個漂亮女孩給我們跳段舞什麼的。”

馬林科夫哈哈大笑,指著那外事人員道:“聽到了沒有,越南的同志,我們戰鬥人員需要保持戰鬥力,需要精神和**上的愉悅,我想為了你們抵抗中國人的勝利,你們是不會拒絕這樣合理的要求吧。”

這個外事人員心中不爽,可是沒有辦法,只能應付道:“好的,好的,我去向上級彙報給幾位同志安排……”

馬林科夫見這弓著腰的黃皮猴子退走,不由呵呵跟戰友們笑起來:“不過是我們‘殖民地’上的奴隸而已,也就是能夠提供我們些糧食和女人了,打仗這樣的事情還是交給我們斯拉夫戰鬥民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