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 亂象

白麪黑廝

  

轉變策略的真理軍其實作戰方略無非就是當年偉人那一套“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而且憑藉著日本稠密的城市圈,真理軍有著良好的活動空間和迴旋餘地,他們固然比較缺少武器,但是能夠形成的威脅還是十分巨大的。特別在攻佔了練馬等一些基地後,真理軍轉移出來了大量軍械給各地的真理軍組織,他們頻繁地攻擊政府設施,而自衛隊一出現的時候,他們立馬閃人,絕對不與自衛隊交戰。

這其實也暗合了真理軍的心理,他們要麼是一群剛拿起槍的烏合之眾,要麼也只在遠東共和國草草訓練了幾個月,跟正規軍的自衛隊正面作戰,肯定是心虛。而遵循青木元為其制定的城市游擊戰方略,他們只需要欺負普通平民或者警察,騷擾公務機關並搞破壞,而真正自衛隊前來的時候,他們則直接撒丫子走人,好不快活。

在轉變方略之後,青木元指揮了真理教武裝分子於東京都市圈,與進城的自衛隊大約一個師團的力量進行了周旋。在作戰之前,青木元特地破壞了東京的民用通訊設施,這並不能對自衛隊形成影響,但是卻限制了東京居民為自衛隊和政府通風報信的能力,同時也增強了城市的恐慌。

當人們大不了電話,甚至一些電網也被迫中斷,街上傳來零零散散的槍聲時,很多東京市民也顧不得埃博拉病毒的危險了,帶著家人和一些細軟,從家中逃出來,想要從戰區中撤離。公路上開始排起了車流長隊,也使得自衛隊的戰車難以在東京順利運轉,特別是9o式主戰坦克這樣笨重的傢伙,根本無法在城市戰中得到施展。

沒有辦法,自衛隊員們只有放棄重型裝備,徒步進入東京市區,開始對真理軍進行圍剿和搜捕。可是這注定是自衛隊的噩夢,雖然真理軍不會打大仗,正面作戰也基本無能,但是搞這樣有心算無心的偷襲,卻是並不困難。

特別是真理軍士兵手中的武器,很多都是中國和前蘇聯出產的自衛隊神器,幾個傢伙揹著一門迫擊炮就出來了,看到遊蕩進城裡的自衛隊員,就支起小炮,朝著他們放一炮。6omm的迫炮炮彈威力不算太大,但是卻讓也沒怎麼經歷過戰爭的自衛隊員大為驚恐。往往真理軍放過幾下迫炮之後,就是輕重機槍在固定好的位置朝著自衛隊員掃射。

自衛隊員的戰爭經驗甚至還不如一些真理教士兵,被這種打法打得神志不清,也損傷不小。或者有一些真理教士兵更加光棍,揹著不用炮架的中國1o箭彈,直接用引信射,一個人扛著兩個炮彈也能跑,看到自衛隊就開火。自衛隊被這種在城市的每個角落都可能出現敵人的戰鬥十分不適應,東京巷戰開始的1o個小時內,自衛隊前線指揮官不得不向統合幕僚監部申請,以破壞建築物為方式,為自衛隊員們開道。

可是這樣的手段肯定不能實行,東京市是日本的精華所在,而且也是各大財團株式會社的利益所在,以日本這種盤根錯節的政商關係,富豪們得知自家寫字樓、旺鋪要被自衛隊拿炮彈炸掉,而且之後的賠償還沒有個定計,自然不能容許。而統合幕僚監部要做出以毀壞城市為方式的決定,也是壓力重大,根本不可能實施下去。

在沒辦法有效在城市內部推進的時候,自衛隊只能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損傷,暫時停止了在東京更激進的攻擊手段,而是佔據一些要點,開始準備步步為營,跟真理教在東京繼續打下去。

這不能說是很笨的方法,只能說是比較穩健的策略,可是這樣下去,東京必然成為了雙方爭奪的主戰場,而曠日持久的爭奪,必然造成巨大的損失,不僅僅是在經濟上的。

除了在東京,日本其他一些地區的真理軍活動也同樣猖獗。他們跟在東京的方略差不多,雖然沒有老辣的指揮官青木元的帶領,但是打得也並不難看。聰明一點的基本上都能做到踩好點,當自衛隊來臨的時候,就立即撤退到避難之地。然後繼續在自衛隊無法顧及的一些地區活動,破壞政府,殺傷公務員,並裹挾信眾等。

這種強度的內戰,自衛隊的規模根本不足以應付,日本就算再小,也有大小市縣幾千,在一個縣混不下去了,以幾十人為一個單位的真理軍立即轉向下一個縣活動,繼續搞他們的破壞。而真理軍所過之地,即便不算是滿目瘡痍,但造成的影響和傷害也是不小的。

最讓日本政府和自衛隊頭疼的就是,真理軍是奧姆真理教的軍事組織,而任何一個軍事力量,必須依靠於一個什麼基於,才能夠展下去。游擊戰當年在中國可以執行,也是因為有著群眾基礎。不斷擴張的真理教,雖然因為與政府衝突而喪失了一部分信眾,但也有相當數量的人因為病毒,或者單純信仰的問題,對奧姆真理教深信不疑。

而真理軍活動的地區,基本上都有奧姆真理教建立的地方教會的。在奧姆真理教公開反叛日本當局後,很多原本還留在外面的地方真理教教會都轉入了地下。一些真理教教徒都各自散佈在不同的地方,看上去與平民無異,但是當真理軍和真理教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便跳出來提供各種援助,包括提供物資,提供情報等。

這也使得自衛隊對於真理軍的清剿變得異常困難,就如同當年日軍在中國清剿土八路一樣,有民眾支援、遮掩的游擊隊,很難消滅。更何況日本比之當年中國算得上是建築鱗次櫛比、樓宇林立,而日本自衛隊根本沒有那麼多兵力可以一座座樓的排查過去。

當然,更麻煩的是,此時還是埃博拉病毒傳染爆的時期,不少日本民眾對於來來回回穿進穿出,可能帶來病毒的自衛隊十分不歡迎,抱著不合作的態度,更拒絕讓自衛隊進入到他們家裡檢查。

自衛隊硬著頭皮強闖,就可能造成人身侵犯的問題,而很多真理軍還很賊,他們都是日本本地人,把武器藏在什麼地方,然後找提前安排的一些住所,假裝就是普通平民,日本自衛隊也根本分辨不出來,只能於瞪眼。

而且,在長達數月的對真理教的圍剿活動中,真理教也是不斷在壯大的。感染埃博拉病毒的人越來越多,而且戰爭帶來的創傷更讓人恐懼且尋求寄託。顯然日本政府已經是個爛攤子了,不少人已經叫嚷著讓細川護熙下臺,為整個事件負責。但是按照戰時特殊的處理辦法,只要細川護熙強撐著,別人也拿他沒有什麼辦法。

麻原彰晃派出的真理教傳教士在日本各地私下裡活動中,他們主要接觸那些生活在病毒和戰爭恐懼中的人,然後祕密地將他們集中在私密的活動場所,進行一場集中式的洗腦,而這個過程中,大部分信眾都會成為對真理教的狂信徒,並願意為了信仰付出一切,真理教組織再遴選出一部分人放出去,祕密地為真理軍的活動服務,而他們認為還不夠忠誠和虔誠的信徒,則繼續進行洗腦教育。

戰事越來越糜爛,而日本仍舊對於埃博拉病毒束手無策,甚至在圍剿真理軍的過程中,一些自衛隊員也感染了埃博拉病毒,並造成了大量的非戰爭傷亡。一些自衛隊員十分恐慌,他們隨時可能被陰險的真理軍偷襲,而且還要防備著高致死的病毒,任何的一次接觸都可能造成感染,從而喪失生命。

在跨過這個混亂的年關,進入1994年的時候,日本關西的一支自衛隊生了譁變,一群自衛官槍殺了上級,並且一鬨而散,各自逃離了。反正現在因為埃博拉病毒和真理教的緣故,日本各地政府已經處於半癱瘓的狀態之中了,就算是他們當了逃兵和罪犯,日本當局想要捉拿他們都不那麼容易,而且還有真理教要先處理,他們也輪不上。

於是,越來越多的日本自衛隊員開始當逃兵開小差,不再與真理軍作戰,而是偷偷地逃離,甚至一些人還是帶著武器彈藥離開的,這更造成了日本社會中武器更加流傳,增加了不安定的因素。

看著日本越來越敗壞,美國方面也絲毫沒有幫忙的意思。駐日美軍在煎熬了一段時日後,終於被克林頓宣佈從日本暫時性全部撤離,從日本撤離的不僅僅還有駐日美軍,還有不少的外國僑民,這些僑民被各國組織的聯合撤僑船先是帶到海上進行隔離,過4o天沒有任何問題後,然後又撤到其他地方。

中國則把一些中國在日僑民先在海上隔離,然後又撤到臺灣島進行觀察,最後確認沒問題再把他們送回各自故鄉

日本就像是長得其醜無比,又一臉癩子的病人,全世界任何國家現在都唯恐避之不及,之前只有病毒的時候還有一些國家派出醫療救援隊之類的組織幫忙,但與真理教的內戰爆後,很多國家為了避免本國人受傷害,就把能撤的人都撤走了。至於那些倒黴染上病毒的,就沒有什麼辦法了。

而顯然真理教的歪招還沒有使完。

麻原彰晃認為現在雖然真理教和真理軍生命力依舊頑強,但實現他謀朝篡位的野心,恐怕並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所以麻原彰晃命令他的部屬們,增強埃博拉病毒的傳播,並且對一些地區動可怕的毒氣攻擊。

真理教選定了一些人口相對稠密的地方,確保自己人並不在其中,只不過由於擔心病毒,所以很難有人口大量密集的地方,好在真理教囤積了大量的化學武器,沙林毒氣之類都是成噸成噸的。這些化學武器攻擊往往生在日本政府還比較有效控制的地區,主要殺傷物件其實還是日本官方,以及自衛隊。

倒是自衛隊都配備了三防服,對於毒氣的殺傷並不是很懼怕,但是普通人就相當麻煩了。在連續多日的沙林毒氣襲擊中,有過一千人喪生,絕大部分都是平民。

細川護熙又趕忙表宣告,譴責真理教的邪惡行徑,並第一次張口向世界各國請求援助,需要一切有必要的手段幫助日本解決埃博拉疫情危機以及*的奧姆真理教。

而麻原彰晃也不甘示弱,他宣稱:“舊世界沉破的秩序已經走到了盡頭,宇宙的規則我已看清,一切將要重新開始,末日天啟已經來臨,認不清形式的愚者,只有被徹底毀滅一條路,只有認同了我,認同了宇宙至高的真理,才能在末日中得到解脫,並生於全新而更美好的世界”

他的觀點自然被正常人嗤之以鼻,但是很多對奧姆真理教中毒已深的信眾,對此卻是深信不疑,更多奧姆真理教教徒覺得那些不信他們的人,都是註定被消滅的東西,而他們對這些人的殺戮,將會是對邪惡存在的解脫,更是促進新世界的來臨,早日結束末日的方式。

日本也愈加混亂了。

期間,日本政府也俘獲過一些真理教的人士,也確實現了他們對埃博拉病毒是免疫的。興奮萬分的日本醫學界人士想要用當初中國逆向開狂人病毒疫苗的方式開出埃博拉病毒的疫苗,可是十分奇怪,從這些免疫病毒的人身體裡提取的血清,卻沒法制造出任何疫苗。

而這種現象又更加助漲了奧姆真理教宣傳一切跟醫學無關,而是信仰才能讓末日中的人們得救。這更是忽悠了一批害怕死於病毒的日本人投入到了奧姆真理教的懷抱中,短短几個月的時間,到1994年初,奧姆真理教的規模已經展到了過一百萬人。

而同時,日本因病毒、戰爭死亡的人口也過了1o萬。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