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6 不同的生態

白麪黑廝

  

日本亂象紛紛,齊一鳴隔海遠觀,卻是不急不躁,他醞釀這事兒其實並沒有很久,不過日本還是很有自我瘋狂的因子的,所以恰當引導後,引出瞭如此驚天的禍亂。他是自然不可能放任埃博拉病毒和奧姆真理教一直在日本搗亂的,養虎遺患,這出鬧劇在進行的差不多的時候,如果不加停止,就可能從喜劇變成悲劇。

在日本保持大亂的工夫裡,中國仍舊按照自己的步伐穩定地向前邁進,日本市場原本也是中國商品外銷的一個重要出口,不過日本貿易中斷後,中國商品只能把重點再度投放到朝鮮和東南亞的身上。尤其是朝鮮的北朝正在進行革新,並開放了市場,所以中國商品在朝鮮銷路大好,朝鮮人也樂於使用中國商品去替代日本產品。

進入1994年,中國gdp終於越了德日,僅位居美國之後,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不過在中國這件事似乎有些刻意壓制,並沒有大肆宣傳報道,很多報紙只有一個豆腐塊大的版面介紹此事,為此開專題報道的電視臺也是比較有限。人們也只是看了之後,嘆一句變化真快真大,而各自忙碌自己的事情了。

齊一鳴來到這個位面已近十年,這個時間中,中國已經形成了一種特定的節奏,人們都是忙忙碌碌的,而生活也在這種忙忙碌碌中不斷提高著。

年初齊一鳴跑到了山西去考察當地的煤化工產業以及生態,他雖然並不是什麼正牌的經濟官員,但是在經濟方面還是有很大言權的,這從大長老時代就是存在的,直到新一屆的領導班子的時代,他還是非常有影響力的潛在政治人物。

中國能源消費是被齊一鳴給生生擰過來的,通過技術的支援以及從海外產油國“攻城略地”,中國現在本國的油田生產大量天然氣以及從國外進口大量天然氣,主要是民用燃氣以及電使用。

在民用燃氣方面,液化石油氣、煤氣之類的東西早些年都已經被天然氣擠出了歷史舞臺,各地大小燃氣公司在統一標準下建造的燃氣管道,已經能夠通入千家萬戶。而且天然氣的價格也並不貴,降低了人們的生活成本。在一些比較大的城市,居民樓已經出現了鍋爐房,天然氣通入後,跟自來水系統相接,燒開熱水,為居民提供熱水服務,北方也能夠提供秋冬的供暖。

別看這只是非常小的一個變化,但是卻是對人們生活質量的一大提高。人們不需在冬日忍受冰水洗碗,時時洗澡也能夠保證。

除天然氣外,核能電以及磁能電的比例也大大提高了,水電方面中國則以建造中小型工程為主,儘量避免大型工程可能存在的隱患,及對地質地貌的破壞。新能源的比例倒是沒有太大提高,但總量卻是相當可觀。而中國的電量也在這一年過了美國,成為了世界第一。雖然人均水準不如美國,但是中國的能源利用效率卻遠高於美國,而這些電量為中國產生的經濟效應,以及對居民生活的改善,都是相當巨大的。

能源上得變化,自然使得中國傳統的火力煤電式微。國內除了有限標準高的火電廠在運營當中,各地已經不存在小火電這個東西。天然氣縱橫中國,用電便宜也方便,也導致居民用煤降低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而中國是世界上第三大產煤國,如山西這樣的一些地方,煤炭產業也是支柱性的產業。

齊一鳴當初搞能源結構改革,其實很富中國特色地玩了一手比較生硬的一刀切,山西實際上是硬著6了,大量的煤礦被直接關停,煤炭開採須有極高標準的開採執照,而無證開採被抓到,那便是重判,幾番整治後,山西產煤量驟降。

而且就算煤炭開採出來,也沒有地方賣,除了出口一部分外,大部分的煤炭被用於了煤頭的化工。其中煤化工的一個大頭就是煉焦,中國是世界鋼鐵大國,鍊鋼除了需要鐵礦,也需要焦炭,當然也不是所有的煤礦都適合煉焦。煤化工還有生產醋酸乙烯,將煤炭甲烷化,以及數百上千種化工品的製備。山西很快就從一個採煤大省變成了一個化工大省。

齊一鳴在山西走了一圈,真是有恍若隔世的感覺。這一位面由於他的於預,先破壞再環保的事情沒有生,破壞環境在國內不僅宣傳已經到位,而且在法制上也相當到位。世界環保組織公認中國是對環保執法最嚴格和懲處最嚴格的國家之一,就算是地方政府打算為了政績審批過一些汙染專案,但是無孔不入的戰略局卻總有辦法抓到他們的尾巴

被抓出來後,不僅企業會被查辦,負責人下獄,而且政府機關的相關人等也是面臨一擼到底這樣的嚴厲懲罰,所以沒人敢拿自己的官帽玩笑。

在另一位面破壞嚴重的山西,齊一鳴沒有看到因為挖煤而被挖的千瘡百孔的地表,也沒有看到空氣中瀰漫的塵埃,作為一個工業大省,當地的環境居然相當不錯,雖然植被上略微差一些,但是水土保持、空氣質量等指標都能夠達到優秀。多年時間,山西地方政府的一項重要政績就是恢復當地生態,顯然經過這麼多年也是卓有成效。

另外就是級植物在西北的廣泛採用,將大片的沙漠固定,也防風防沙,北方的春天已經基本不存在沙塵暴天氣了,而中國環境雖然不比歐美國家那種水平,但天藍水清空氣清新卻讓齊一鳴一個感受過另一頭極端的穿越者十分不適應。

“自然生態其實本來就有著比較強大的恢復能力,人類只要不是不斷地累積負面的汙染效果,終究還是有改善的那一天的。歐洲一些老牌工業國家也都是經歷了從工業廢土向人文清新轉變的過程,雖然花了幾十年,但是證明都是有效的,咱們不見得不能複製出來。哈哈,三千年前山陝一帶是廣大茂密的原始叢林,人類活動以及氣候的變遷使得這裡變了模樣,我們倒是不指望再把這裡變成繁茂的叢林,但是良性的生態系統和足夠的植被,我們還是有信恢復出來的”陪同齊一鳴一名當地環保部門的官員頗為熱情地說道。

在山西倒是沒有大量種植級植物,因為這東西在惡劣地區的效果更好,再原本就適宜種植、生態尚可的地區使用,就可能造成嚴重的反效果。不過即便沒有級植物,通過大量的生林,不少國內省份也都造出了一片片的人工森林。

森林作為最好的動物棲息地,讓不少已經在另一位面少見的動物重新繁衍開來,穩定的生態系統正在形成。這種人造森林公園的創舉,估計也就是執行力強大、能踏實做事的中國人能搞得出來。

齊一鳴記得自己還沒穿越之前在地圖上看國家,除了東北、西南等地區被大片綠色覆蓋著,特別是北方大部分地區都是一種讓人覺得不健康的灰色。如今中國的衛星圖卻是另一個景象了,就算是原本土黃色分佈著沙漠的西北地區,都出現了大片的綠色。

這個現象也被很多國外人士現了,他們想要去實地考察,但是級植物作為中國最重要的科技資產之一,絕不可能讓外國人窺探去的。當然,通過各種渠道流傳出去的資訊,也讓老外們猜測中國人是有什麼法寶在沙漠裡催生了大片樹林,不少所謂的非營利性國際組織都請求中國允許別國獲得相關資訊,但是中國就是含糊其辭,不把實情曝露

最早被級植物進行改善的地區,已經出現了一層不是特別厚,但是也能夠進行一定種植的土壤了,國家也組織了一些力量,伐去一部分級植物,然後在那些原本是荒漠的土地上開墾土地,進行集約化的農場經營。

倒是即便是有了土壤,但是這些地區還是比較缺水的,有了級植物,自然能夠做到水土保持,跨地域類的調水工程也提前展開了,不僅僅是南水北調,在西部地區,國家也排除萬難開始修建一些施工難度巨大的人工運河,通向這些缺水地區。而且級植物本身就有汲取地下水和含蓄水源的能力,所以雖然被改造地區不可能比得上東部一些魚米之鄉,但是具備一定的人口承載能力並無問題。

在山西轉了一圈回還的齊一鳴,還沒歇歇腳,就被海軍司令部給叫了去。並不是因為別的,還是有關日本的問題,不過這一次卻也和東海與中國關聯了。日本已經開始向各國請求必要的幫助,派遣軍隊去病毒疫區的國家是沒有,但是卻並不妨礙中國打著援助的旗號做一點利己的事情。

比如說,在東海之上,有那麼一串個頭不大,但位置很重要的島嶼——釣魚島列嶼。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