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8 統一貨幣計劃

白麪黑廝

  

中國控制了釣魚島,日本為了表明立場,拒絕了中國繼續的“幫忙”,誰也不知道中國再幫下去是不是也要把琉球也幫走。日本首相細川護熙並且發表宣告,要求中國從尖閣列島撤離,並重申了對其的主權。但中國卻強硬回嗆,釣魚島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中國在自己的領土上修建軍用設施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不容許其他國家指手畫腳。

而日本也根本沒有時間去繼續跟中國抗議下去,因為奧姆真理教再度策劃了幾次毒氣攻擊事件,而最讓日本政府驚恐的是,一起攻擊就發生在距離皇居不超過一公里的地方,日本皇室緊急地進行了疏散,還不得不通過一片病毒感染高發區,使得皇室嚴重受驚,平成天皇本人甚至還在第二天發燒了,惹得醫護人員好一陣緊張。

雖然天皇和皇室一家在日本已經是吉祥物式的存在,但畢竟這也是日本的臉面,連天皇都差點被沙林毒氣傷害,而且因此染病微恙,讓雖然沒有了什麼忠君思想,但仍舊比較傳統的日本政客們大為憤怒。

比較右翼的政治團體甚至喊出了“不惜感染病毒身死,亦要殺進真理教邪徒以報皇恩”之類的腦殘口號,向細川政府施壓,要求加大對真理教和真理軍的圍剿力度。可是日本政府方面也是有苦說不出,雖然掌握著政府公器,可是因為病毒疫情和真理教的破壞,日本政府的力量已經遠沒有之前那麼大了,特別是真理軍的攻擊還非常富有目的性。一些民用發電設施,通訊設施之類也統統進行破壞,更使得日本政府需要處理的爛攤子一堆,而不可能全力對他們進行打擊。

其實真理教的情況也並不是很好,他們可以頻頻發難也主要是因為自己是處於暗處,而且不像日本政府有那麼大的攤子需要顧及。而遵循了青木元的城市游擊戰策略後,雖然自衛隊遭受了沉重打擊,但是真理教已經建立的教會組織的損傷也不小,一些無法撤走的真理教教徒與組織脫離了聯絡,一些比較頑固的則被政府專門的機關控制起來,進行集中的脫離洗腦教育。

日本當局也不傻,知道只要沒有了信徒,真理教就是無根飄萍,最終還是會被消滅掉的。而且本來很多人因為真理教可能有解救埃博拉病毒的方法而想加入其中,但隨著真理教成為了**組織,而且不斷鼓動教眾與政府對抗,而且還發動慘無人道的化學武器攻擊,讓不少人覺得,加入進去還是會死,不過是死於病毒或者死於戰火不同的形式而已。再加上因為變成了非法組織,公開在一些地方的傳教變得不可能,這些都使得真理教的傳教活動受到了嚴重影響,雖然聲威在上升中,但是力量卻在不斷地衰落中。

另一邊齊一鳴對於真理教的支援也在減弱中,遠東共和國那邊也得不到更多的武器援助了,而從自衛隊那裡能夠奪得的武器也是杯水車薪,真理軍的奮鬥條件變得越來越困難。

齊一鳴也打算再過半年的時間,就宣稱中國已經成功研製出埃博拉病毒的疫苗,從而平息這場混亂。沒有了埃博拉作為助攻的真理軍,就算是能再蹦躂幾天,但也絕對不會長。

畢竟齊一鳴也不想看到這樣一種高危險性的病毒荼毒貽害,併發生什麼可能自己和紅警基地都控制不了的異變,到時候真的是挖坑埋自己了。

中國這頭對於拿回釣魚島,國內輿論並無大肆報道,民間的反應也比較平淡,除了一部分人對此十分在意,甚至不少人還不清楚釣魚島究竟在南海還是東海。相對來說,此時還在發生著一件對於中國百姓更為重要的事情——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貨幣統一計劃。

相比日本正在鬧的病毒危機和內亂,全世界都高度關注這件事的進展。在1994年年初於南洋坤甸舉行的上合組織成員國峰會上,幾個與會國在經過協商後提出了統一貨幣,並提高上合組織內部之間經濟的溝通與往來,增強上和組織成員國在經濟全球化中的競爭力。

不僅遠東、西伯利亞、中亞五國和南洋共和國這些鐵桿中國小弟要跟著取消本國貨幣,開始使用這套新制定的貨幣,連阿富汗、緬甸兩個國家也接連宣佈準備進入這個“新人民幣經濟圈”。除此之外,中國內部特別行政區的港幣、澳門元,也都會在這次的計劃中停止使用,通兌成新幣。

因為國家眾多,而且民族眾多,所以新人民幣上只選取了五種語言作為貨幣上的文字,倒是人們都認識阿拉伯數字,所以並不會有什麼使用困難。

而要發行統一貨幣,自然就需要一個統一的中央銀行,畢竟誰也不能容許一個成員國在不經其他國家控制的情況下濫發貨幣最終導致新人民幣貶值,大家都跟著遭殃。新人民幣將由各國央行為委員會組成的上合組織中央銀行發行,發行規模都是在各成員國監督下進行的。

幣值上,自然是遷就上合組織中最大的經濟體中國人民幣的幣值,新人民幣將與舊版人民幣一比一兌換,其他國家按照上合央行協商的結果進行通兌。而南洋人民幣也並不麻煩,因為南洋人民幣長期盯住中國人民幣,進行一比一兌換,所以本質上他們也只是換了一套貨幣的式樣。

上合組織的經濟總量雖然不如歐洲巨大,而且歐洲也有相同的歐元發行計劃,但是歐盟中並無一個國家絕對強於另一個國家太多,而上合組織卻類似蘇聯,其他成員國基本上都是圍著中國轉的。以中國經濟體的規模和向心力,新人民幣的發行,必然導致其他成員國更緊密地連線在中國這個核心上,從而越來越失去自主性,與未來中國的特別行政區沒有什麼兩樣。

這種情況自然讓很多國家戰略專家憂慮,特別是美國人對中國居然這麼快就能搞掂上合組織內部成員國,進行這個大膽而激進的貨幣統一計劃。

新人民幣發行後,在中國生產的商品在無關稅的情況下運送到遠東或者南洋,而當地人又以人民幣購買,這已經跟在本國內交易沒有任何兩樣了。中國通過自貿協議和貨幣統一兩**寶,基本上就在經濟上佔領了上合組織其他的成員國。未來的上合組織將越來越不像一個國際組織,而像是一個真正的主權國家。

齊一鳴甚至也曾暢想過,未來阿富汗的消費者在網上淘了一件商品,拍下後,順豐快遞直接空運到坎大哈,阿富汗消費者直接用支付寶轉賬人民幣給賣家。沒有了中間的外匯兌換以及關稅一環,整個經濟體內部的流通變得異常的通暢,更大量以及頻發的貨幣流通,自然是盤活整個經濟,從而促進gdpf增長與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

平心而論,新的貨幣發行對中國的好處遠遠大於其他國家,由於中國經濟有著規模效應,在技術、物料、勞力等多方面都佔據優勢,當由零關稅和統一貨幣啟用的大市場啟動後,一些成員國內部經營不善的企業將會被市場法則自動淘汰,必然造成一定的影響。

當然,因為中國經濟體也太大,完全有能力將這些國家的企業再整合一遍,並把他們作為經濟鏈條上的一部分。比如現在遠東阿穆爾共青城加加林廠,就主要為中國商飛、沈飛、勝華等航空製造企業,生產零配件,而效益十分可觀。

打通經脈必然是有陣痛的,但附加著資源的重新分配和整合,對於在未來提高這些國家的經濟水平還是很有幫助的。而且如西伯利亞、遠東和中亞五國這些國家,本身就有一個經濟改革和重建的過程,加入到“新人民幣經濟圈”中來後,必然能夠對這個過程起到提速的作用。

至於經濟獨立性這個事情,其實還是要相對來看,如果純民粹或者極端民族主義的觀點,無論是零關稅還是統一貨幣,都是對國家經濟主權的犧牲,喊一個賣國口號也不為過。可是反過來看,這些國家也確實能夠通過這個方式,依附在中國這個健康而且高速發展的經濟體上,並提高自己的水平與能力。

就算是單純考慮幣值問題,堅挺的人民幣拿在手裡保值問題不大,而且還是會升值,隨著中國經濟規模的擴大,手裡的錢都是人民幣的話,其實對於這些外國人來說等於投資升值。更不要說人民幣有著強大的購買力,能夠極大地豐富上合組織其他成員國的人民物質生活。

所以,當上合組織公佈了他們將花數年時間,打造一套統一貨幣的時候,全世界的反應不僅僅是羨慕,而且是一種驚慌。中國這條巨龍飛騰的速度實在太快,讓他們感覺很難跟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