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2 行動展開

白麪黑廝

  

幾個民兵叫嚷著,對著那些害怕的圖西人伸腳猛踹,另外一些民兵將木棒、砍刀甚至長矛之類的東西塞給那些被裹挾來的胡圖族平民。

“別,別給我!”一個膽小的胡圖族人不敢接過砍刀,擺著手連連後退。

發武器的民兵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難道你還對這些畜生不如的東西懷有同情嗎?殺了他們,必須殺了他們,你不殺,我們就殺了你!”

身旁的狂熱民兵和其他極端分子都附和高聲道:“殺人或被殺,殺人或被殺!”

這個膽小的傢伙最終還是沒有接過民兵手裡的武器,民兵首領啐了口唾沫,直接揮舞起砍刀,狠狠地砍在了這個傢伙的背上,其他民兵見狀也都紛紛衝上前,用各種武器猛砍猛戳這個胡圖族人,直到他的屍體都不成人樣。

民兵首領揮舞著血淋淋的刀子,高喝道:“不殺人的,就不是胡圖族人,是叛徒,只有殺掉圖西人,你們才能得到認可,才能活下去!殺人或被殺!殺人或被殺!”

這是一種相當卑劣的行徑,即便是野蠻和莽撞,發動屠殺行動的盧安達人也知道事後很有可能遭到追究,而如果把整個事件擴大化,弄成大型群體性的事件,大多數胡圖族人都參與了,多少會有法不責眾的效果。而且他們不斷地殺戮,心中必然有著扭曲的一面,他們也不願看到不殺人的例外在他們中間存在。所以,殺人和被殺,成了擺在胡圖族平民面前僅有的選擇——要麼做殺人犯,要麼被殺人犯殺。

正在大量的圖西人正在被殺戮的事後,突然人群的外面出現了騷亂,有人喊著:“軍隊,有軍隊來了,快跑!”

封閉而且落後的當地人並不認識的裝甲車或者坦克,但是看著上面粗長的炮管,以及厚實的裝甲,再加上旁邊持槍趕來的士兵們,他們也能夠想到這些人究竟是什麼人。盧安達也是有一些外**人的,民兵們大都見過,他們此時並不知道這些人是專門從中國趕來解救圖西族難民的,只以為是留駐在盧安達的外國維和部隊之類。雖然蘇天的別動隊規模不大,只有百多人,但是他們簇擁著戰車,而且氣勢洶洶地趕來,也讓本來就心虛沒太多本事的胡圖族民兵十分害怕。不過殺了那麼多人了,他們心中的瘋狂已經壓過了其他,很多胡圖族民兵拿起手中槍支,就在人群中藉著自己的同胞鄉民,朝著外面開槍。蘇天此時也是壓力很大,他得知nyarubuye已經開始了屠殺,所以火急火燎地趕過來,不過要在這一片交戰,對於中國部隊很不利。除了那一個教堂,並沒有其他的高大建築物了,空降兵和特種兵們能找到的掩護物不多。而且前面人群熙熙嚷嚷,一片混亂,蘇天即便有主動開火,甚至被默許殺傷平民,但是這樣的情況下任何堅毅的人也會有顧忌。

“以驅散為主,注意保護被加害者!”蘇天交代道,同時命令自己的部隊注意保護自己,不要盲目上攻。

他們的出現使得整個現場變得大亂,民兵們也約束不住平民給他們當肉盾,湧動的人潮使得他們的反擊變得也困難起來。一些圖西人也趁亂開溜,不過大多數因為被集中綁著,動彈不得。這場爛仗是蘇天和龍息小隊打得最為憋屈的一場了,他們花了好大工夫才驅散了人群,擊潰了反擊的民兵組織,不過空降兵也出現了傷亡,多名士兵受傷,包括白馬阿甲也被擦傷了胳膊,還有一名22歲的上等兵不幸陣亡。當然他們也拯救了幾百名圖西族的難民,也制止了一場可怕的災難。蘇天部佔據了nyarubuye,也接到了新的命令,要求他們就地休整,安置難民和維持秩序,並等待後續支援到達。連番激戰已經使得他們瀕於彈盡糧絕,已經無法繼續戰鬥下去。如果這時候有人攻打nyarubuye,他們也會比較危險。

在此時,中國在十多個小時的時間內,已經在盧安達取得了立足之地和初步的勝利,多個別動隊在輪番投入戰鬥後,至少拯救了一萬多名難民,這不僅說明中國投送能力強,而且在逆境中的戰鬥效率也驚人。中國救援部隊的成功也激勵了世界愛好和平人士,更加踴躍向盧安達投入幫助。而一些之前比較猶豫的國家,在見到中國沒有遇到什麼太大問題後,也開始決定做做姿態,派兵進入盧安達賺個名聲。

在空降43師全面進入盧安達之後,數部空降兵和陸戰隊部隊已成合圍攻打其受到基加利之勢,將盧安達這一最大城市拿下,就基本上覆滅了其反動的種族主義政府,從而扭轉整個趨勢。

戰略局幕僚墨仙通向齊一鳴祝賀:“局長,盧安達大屠殺被我們平息,對於我國在世界上的積極正面形象有著重大的幫助,將來想要請我們主持公道的國家會慢慢超過信任美國的。尤其是在第三世界國家,只要三觀還算端正的,肯定對於我們都是抱持歡迎態度的。其次這次,我們也測試了我們在非洲的投送能力,基本上在非洲、中東、印度洋、亞太地區,我們的軍事實力遠超群儕,不過恐怕美國對於我們的憂慮也會大大加深了。”

齊一鳴搖搖頭道:“現在他們已經不拿我們當同伴了,顧慮這樣的東西只要有一個種子,就算你不用做什麼事情,它都會自己長大,我們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不必擔心過多。”

墨仙通又道:“事後我們如果留駐盧安達,必然會對周邊的烏干達、蒲隆地、剛果金和坦尚尼亞等過形成廣泛影響,繼東北非之後,我們又拿下了大湖地區,美國人必然會更清楚地看到我們整個非洲戰略的全貌,估計他們很快就會拿出相對的策略來應付我們。”

齊一鳴笑道:“還能有怎樣?美國人是典型的少爺性格,屬於架子端太高,想放下來也沒那麼容易的。在撒哈拉非洲,他們能夠借重的也就是南非這一個點,想要在拉攏其他的國家為其所用,付出的成本太大,估計收效也不會好。所以,八成他們還是以影響力競爭一面,跟我們在非洲搞經濟和政治的對盤遊戲,我們出價,他們還價,然後挑撥非洲國家以為可以漁翁得利,但最終誰也不跟,這對於我們來說是不利的。當然,很快美國人也會發現,他們做這個也不一定做得好,我們在非洲已經腳跟站穩了,不是一陣微風可以吹倒的。”

墨仙通本身在縱橫學上頗有才華,又跟隨齊一鳴多年,眼光獨到,他道:“其實美國也不必拘泥於非洲大陸上的國家,海權論在今天仍舊有其作用,只要在太平洋和印度洋兩端掐死,咱們在非洲的佈局都變成死棋,有還不如沒有,牽扯精力。大西洋上,美國能夠利用的東西太多了,而咱們卻比較少,這是他們的優勢,而印度洋上,則是咱們有優勢。不過美國恐怕也會想辦法著力去彌補他們的劣勢,而且這些工作也不是特別難做。比如只要在印度洋上打上幾個釘子,比如迭戈加西亞島,比如馬達加斯加,都會讓咱們如鯁在喉。而且印度洋上還有最大的一股力量,印度的力量還在搖擺,而且因為領土糾紛和其他的問題,我們無法拉攏印度跟我們一起,而俄羅斯的力量從印度撤出後,美國很想填補進去,無論從武器還是政策上,美國已經出現明顯扶植印度跟我們對抗的表現,雖然美國在我們的崛起上輸了一陣,但是美國這麼多年搞戰略,真的不是白搞。”這個位面中,印度在蘇聯解體後從俄羅斯得到了不少武器裝備,最典型的就是t-90坦克,這個位面中俄羅斯徹底萎了,t-90出現的可能性不大了,因為設計t-90的下塔吉克廠現在正在給北方工業搞代工,生產vt系列坦克。美國對印度的武器出口禁令早早解除了,而美國引以為傲的m1a1坦克也出口到了印度,這一筆軍購大單讓中國的陸軍裝備企業相當眼饞,但是印度明顯也有跟美國靠攏的理由,畢竟印度就算再跟中國友好,也比不過巴基斯坦。而且,印度人雖然覺得美國裝備貴,但是在一些傳統裝備上還是優於追求量大價廉的中國武器的,他們也覬覦美國的武器技術,所以頻頻與美國接洽,採購了不少美國武器。

微信關注"和閱讀",傳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