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擊落米格25

白麪黑廝

  

..pla空軍現在裝備是起來了,但是並不能真的保證非常足量的訓練,現在即便是他們使用的訓練油料,都是由9527專項工程進行補充的,好歹一些基礎零件能夠靠紅警基地維持住,經費需求還有限,所以勉勉強強地支撐起了現在空軍飛行員每個月15小時的飛行訓練時間。

在齊一鳴看來15個小時都是不夠的,不過想想自己來之前,空軍很多飛行員一個月都飛不了一次的窘況,還是多少有些欣慰的。世界平均水平來說,15個小時雖然無法與世界一流強國抗衡,但是能夠完成基本的訓練要求,使得飛行員們熟悉新戰機效能,進行一系列的戰術演練。

除了訓練之外,承擔主要戰鬥任務的就是在西南邊陲的空51師。空51師有三個航空團,基本上是由紅警飛行員組成的,也有少數經過評定合格的原pla飛行員加入其中。在之前不久,除了空51師執行密接空中支援、戰場遮斷以及防空等任務之外,成都軍區新組建的預警2團也加入到了戰鬥之中。

齊一鳴協助打造空軍的一個主要目標就是特種飛機要跟上,每個軍區空軍司令部下屬一個預警機航空團,負責進行警戒和指揮。因為缺銀子,現在只有沈空和成空兩面組建起了這個預警團。

成空預警2團總共裝備了有兩架空警-2ooo和12架空警-2oo預警機。值得一提的是,齊一鳴裝備給空軍的新kj-2ooo的載機平臺不再是伊爾-76大型運輸機了,而變成了自產的y-2o。實際上軍用運輸機平臺不怎麼適合搞預警機,齊一鳴那邊正在讓一群工程師琢磨著如何把相控陣雷達裝在c919的背上。

因為南疆處在戰事時期,所以成空的預警2團也是唯一一個現在保持24小時全天滾動執勤的預警機團,一架預警機的滯空時間到了,換另一架上天繼續執勤預警,保持對周邊局勢的絕對掌控。雖然看上去有一些過度緊張和神經質了,不過很快大家都知道了這樣的好處。

正在天上進行戰備預警的一架空警-2oo現了異常訊號,經過判斷後立馬確定從海防起飛了4架不是越軍現有型號的戰鬥機,以極快的度向老山戰區接近而來。

“度過2。5馬赫……是米格-25!”機上的指管人員很快就判定了這架戰機的型號,因為想一想能夠過這個度的戰鬥機也沒有多少了,指管人員立即通知6良場站。

“153團迅派出一箇中隊戰機進行攔截,令151團派出2架電飛豹進行掩護支援!”只要預警機在天上,就沒有必要讓地面上的人員進行指揮。儘管空警-2oo不大,但也是一座比較完善的空中指揮所,加上機上指管人員都是紅警專業人員,具有很強的業務素質和經驗能力,能夠很好地處置現在的情況。

處於高度警戒狀態的空51師只用了很短的時間就放飛了數架戰機,雖然這段時間以來,越南人被打怕了,很少派出戰機進行騷擾,但是空51師並未絲毫有鬆懈的情緒,人人都在認真備戰。也許這跟他們的成員大都是紅警戰士有關,似乎感情細胞缺乏的這些紅警戰士,人生最大概念就是服從命令和戰鬥,所以影響得空51師中的幾個正常人都變得有些機器人化了。

151團的上尉飛行員李光健興奮地在後座檢查著自己的戰機上的各種裝置,他現在已經跟原春雷大隊的大隊長彭複方搭檔,從武器官變成了雷達官,不過仍舊是後座駕駛員。

“大隊長,這次就讓越南人知道好看!”李光健上一次的任務並沒有參加,憋壞了他,這幾個月時間他已經被分配為電子攻擊機的雷達官,學習使用飛機上的各種電子壓制裝置對敵人進行電磁攻擊。

大隊長彭複方一如既往的少言寡語,前座後座兩個飛行員反差極大,不過李光健早就習慣了這樣的事情。

飛上天之後,彭複方很鎮定自如地對後座的“跟班”命令道:“開啟m模式,準備淨場。”

李光健叫了一聲:“roger-that!”然後熟稔地開啟這架電飛豹上面的通訊對抗系統。這一款的控制和通訊對抗系統比起之後美軍在咆哮者上使用的usq一113尚有一段距離,不過在一定區域內為己方戰機開闢有利的電磁戰場完全沒有問題。之前的幾次對抗中,越南戰機一進入戰區空域後就無法對後方進行聯絡了,就是靠著這套系統的作用。

實際上彭複方按理說還應該開啟電磁干擾系統,對敵機的雷達以及地面雷達進行干擾,不過無可奈何現階段的這套系統因為功能和系統匹配性的問題,一架戰機只能同時執行一個系統,而電磁干擾的活兒就交給了另一架飛出來的電飛豹做了。

電飛豹雖然是電子攻擊機,但實際上並沒有進行任何的改裝,只不過是在武器掛架上掛了一堆的電子戰吊艙,把這些吊艙扔掉換上空空導彈、制導炸彈又能變成了普通的飛豹。但無論如何,電飛豹使用的這套電子戰系統雖然弊端很多,效能遠不如後世的ea-18咆哮者先進,但放在8o年代,簡直就是戰場作弊專家。

就在李光健開啟m系統之後,正在高飛來的蘇聯飛行員馬林科夫突然現自己的通訊系統完全中斷,甚至友機之間的通訊都中斷了。

他身旁僚機的駕駛員急切地跟他比著手勢,馬林科夫心中一股不詳的預感籠罩了他,正當他打算向僚機打手勢,讓大家返航的時候,突然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了兩枚導彈同時命中了他身旁的這架僚機,這架米格-25pd型戰機在空中變成了一個絢爛的火球。

剛才不詳的預感變成了深刻的恐懼,馬林科夫大叫道:“中國人的中距導彈,中國人的中距導彈!快撤退!”

原本他不至於這樣不濟,應該有些勇氣與自己的對手好好打一場空戰的。可是就在剛才,他的雷達上什麼東西都看不到了,失去了通訊又失去了雷達,等於沒有耳朵和嘴巴的同時又沒有了眼睛,自己現在在空中就是一個盲人,而對手在極遠的距離上,可以用自己喜愛的方式調戲著將他和他的戰友擊落。

“這是中國人的電子戰嗎?”馬林科夫也不是完全白痴,雖然蘇聯方面在電子戰領域一直都落後於美國,但是他們這些飛行員大多還是知道一點的,可是以往的他們都不聽吹噓自己的空戰格鬥能力有多麼的強,面對敵機即便是被幹擾了也能將對手擊落。可真到作戰的時候,他才現,變成了一個空中高飛行的盲人,到底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馬林科夫將自己的戰機飛到隊友前面,不斷地擺動機身高戰友不要繼續飛行了,立即返航。可還沒等他的隊友領悟到他的意思,一枚空空導彈又竄了出來,直直打在了他駕駛的這架米格-25身上,導彈打在他戰機的翼根部,雖然馬林科夫已經控制不住戰機了,但是他本人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這個時候他的兩個戰友都明白了,這麼打下去自己早晚也被擊落,立即想要將飛機掉頭轉彎,逃離這個危險的區域中。

只是越來越多的中距攔射彈打了過來,馬林科夫的兩個戰友相繼被擊中,甚至他們連靠機動反制的機會都沒有,不過他們的運氣不錯,都在被擊中後第一時間彈射出來了。只有榮譽感太強的馬林科夫想要靠自己的本事將飛機改平,然後在什麼地方迫降,保住這架飛機。

不過缺了大半截翅膀的飛機不可能再改平了,馬林科夫只能放棄,按下了彈射按鈕。可最悲催的事情生了兩枚空空導彈在同一時刻再度擊中了他駕駛的這架米格-25,爆炸造成的彈片飛濺,直接削到了馬林科夫的胸膛,生生把他整個人分成了兩半。

當最後一個目標訊號消失,空中指揮的空警-2oo布資訊:“所有目標已被擊落,各單位返航。”

李光健興奮地一拍自己的大腿,對彭複方道:“就是越南人換了戰鬥機他們也打不過我們!”

彭複方回覆他說:“你這個性格去當戰鬥機飛行員更適合,跟敵人近身肉搏可能更開心。”

李光健呵呵一笑道:“這可不是,能像我現在一樣幫戰友們刺瞎對手的眼睛,刺聾他們的耳朵,割掉他們的舌頭,我就覺得很爽了。這一次打得真是乾淨利索,刷刷刷全都是中距彈,敵人連153團的面都沒見到,全都被擊落了。”

其實不管是伊朗空軍拿走的fc-1梟龍,還是pla自用的殲-1o猛龍,取得戰績主要都是由主動中距彈pl-12獲得的。效能不錯的pl-12在配合了殲-1o的aesa雷達,更有了預警機和電子攻擊機的相助下,如長弓勁箭,對付敵人無往不利。

今天的戰鬥中,幾架殲-1o隔著8o公里就開始向高接近的敵人射導彈,而失去了眼睛和耳朵的米格-25就這樣容易被大過載的pl-12直接擊落。因為pl-12的強勢,153團的飛行員甚至會主動通過預警機的引導規避直面敵機,而用迂迴的方式始終保持在對方的視距之外,像是放風箏一樣的攻擊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