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589 來自中國的警告

白麪黑廝

  

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批閱著各種檔案的齊一鳴與十幾年前他初來到這個位面時,長相沒有什麼明顯變化,氣質上卻沉凝了許多。{首發}桌上的電子螢幕顯示著1998年5月21日,這幾年齊一鳴倒是比較安生,除了沒事兒跟著高層去考察考察,大部分時間就老老實實地呆在香山,像是養老般,有什麼要緊的檔案就批一批,而有什麼問題他大批的下屬自然會為他分憂。

與他算是關係複雜的葉瑤子也正在他的辦公室裡,跟他有一搭沒一搭著聊著工作上的事情。這一對有著比較奇怪的現象,幾乎從來不聊私事,就是說公事,而貌似在談公事的時候,兩人是最融洽而且是最有默契的。

“那個危險的神祕宮主人柯克去到美國之後,還是很捨得給美國下功夫的啊!”葉瑤子翻著手中的報告,口氣有些煩躁。齊一鳴顯然不是等閒之輩,能夠威脅到他的人已經是微乎其微了,明顯格里戈裡柯克正是具備這種能力的人。

齊一鳴也很關注柯克在美國的發展,只不過美國對於柯克和其團隊的保護十分嚴密,齊一鳴只是大體知道柯克是在美國阿拉斯加某地的一個祕密實驗室,但這個實驗室究竟在哪兒,他現在還無從得知。

而柯克這幾年做出來的成就已經頗為讓齊一鳴刮目相看了。在祕魯戰場上大放異彩的mq-1捕食者無人機,正式柯克主導研發的,其作戰實力甚至完爆死神無人機,而且在智慧化上來說,就算在另一位面的x-47b也不一定能夠媲美。

高智慧且自主化的捕食者在戰鬥中的打擊效率大大提高,雖然飛航效能還受一定技術的影響,但是其作戰水準來說,中國的無人機卻被落在了身後。也只有在紅警基地升到3級後,齊一鳴獲得了更為強大的騎士無人機,才算是能夠有穩贏捕食者的機型。

而這次引發葉瑤子感嘆的,又是柯克為美國立下了一大功,柯克通過逆向研究中國的鐮刀機甲,開發出了美國的第一代步戰機甲,型號m5“沃克爾”步行機甲。該機甲以美國陸軍兩代四星上將沃克爾父子命名,本身沃克爾在英語裡德意思就是步行者,所以美軍從這以後不以機甲的學名稱呼,而直接稱機甲為步行者。

m5機甲雖然是從中國的鐮刀機甲中得到靈感並研發的,但柯克厲害就厲害在該機甲不是簡單地鐮刀機甲的山寨,而是具備很多自己的特點。從外形上看,m5沃克爾比鐮刀大不少,其座艙可以容納兩名駕駛員,一名主要控制行動,一名控制武器。m5的兩隻步行足十分粗壯,而且具備抓牢鬆軟地面的設計,同時其駕駛艙也十分先進甚至複雜,可以進行相當多的任務操作。

其主要武器比較類似鐮刀,但是戰鬥力更為強勁,m5裝有一門23mm六管加特林機炮,因為m5駕駛艙巨大,所以能夠容納遠比鐮刀多的炮彈,戰鬥起來相當強悍。此外m5機甲還能外掛反裝甲導彈甚至毒刺導彈,另外內部還有左右各一個19聯裝的簡易制導火箭巢,用於密集的火力突擊。

即便沒有普通主戰坦克的主炮,但m5機甲卻擁有坦克不具備的強大地形探測功能,在複雜地形中有較大機率先敵發現先敵打擊,即便對手是主戰坦克,它的貧鈾彈也可以在薄弱的位置擊穿,更何況它還具備反裝甲導彈。

美軍評估認為,即便一輛m5機甲的造價等於三到五倍的m1坦克,相當於一架戰鬥機那麼貴,但是在一些複雜地形戰場內,比如山地環境中,其戰力也同樣不是三五輛的主戰坦克能比,因為有些地形坦克根本上不去,而m5機甲卻能如履平地。

美國得到了這一陸軍利器,欣喜若狂,不僅高調向外界展示,而且計劃大規模裝備這種機甲,使其成為未來美軍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機甲這方面中國算是起步最早的,大多數國家尚未想明白中國是如何創造出那麼複雜的懸掛傳動系統,讓這種武器能夠運轉行動的,此時美國已經趕了上來,更讓很多自認軍事強國的國家頗為凌亂。

第一批m5機甲的採購量就高達200臺,美軍認為m5可以廣泛運用於城市戰、叢林戰和山地戰,是美軍重要的未來兵器。而美軍能獲得這種兵器,少不了柯克這個科學怪才的貢獻。

齊一鳴淡淡道:“柯克確實是一個不安定因素,但是他對我們的計劃能夠產生的威脅不會是決定性的。為今之計,我們需要在美國多用些心思,找到他的所在,如果可以直接毀掉他,不要等到中美戰爭的開始,誰也不清楚這樣一個妖孽多留一天能造出怎樣的東西。”

葉瑤子頗為認同:“柯克就相當於咱們的趙院士吧,只不過他更加不可控。”

旋即葉瑤子又拿出了一份材料放在齊一鳴的面前,道:“美國人越來越不安分了呢,不僅僅是加強武器科技的研發,甚至在外部問題上,也很用功夫呢。”

齊一鳴接過材料一看,這份材料並不厚,齊一鳴看材料的本事這幾年也漲了不少,一目十行且不算,基本上一眼掃一遍,就基本能夠看出是什麼問題,而且基本不漏細節。

這份材料說的是一件事,戰略局外勤部門在北美的辦事處近日發現美國cia動作頻頻,不斷從歐洲和自己本土接受阿爾巴尼亞族裔的人,這些人大都帶有比較強烈的民族主義情緒,而且思想極端,絕對不是什麼好人物。美國中情局將他們聚集在一起,似乎進行著什麼祕密的課程,而且似乎在波多黎各有一個這些人的活動基地,據猜測應該是接受軍事訓練的。

“你說,美國佬找這些阿爾巴尼亞人做什麼?”

葉瑤子在這些問題上很有洞悉眼光,她直截了當地道:“科索沃。”

齊一鳴笑了笑,與她默契地對視一眼,道:“我也是這麼覺得。這幾年美國等西方國家對於南斯拉夫的滲透和壓力越來越大了,特別是現在是網際網路時代了,資訊流通的速度已經非比尋常,美國人已經學會了用社群網站開始攻擊自己的對手了,不像是我們一樣有健全的網路監管系統和反制機制,南斯拉夫在這方面是一片白紙。很多南斯拉夫人的思維和價值觀已經開始被美國人扭曲,特別是那些沒什麼社會經歷的年青一代,更是如此。一些美國人僱傭的水軍,就在網路上激化著********,而近期似乎挑撥阿族人和塞族人的矛盾更加地多,如果說美國人沒有什麼實際上的行動,恐怕誰都不會相信。”

葉瑤子跟著補充道:“南斯拉夫對於北約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美國人已經越來越不能坐視我們在巴爾幹的軍事存在了,即便是巴爾幹混亂下去,也比保持現在的統一和一定的力量並傾向我們強。可以說,美國還是找了一個不錯的入手點的,阿族人背後還有阿爾巴尼亞,而阿爾巴尼亞跟我們和南斯拉夫這兩年都不是特別對盤,反而跟歐盟和美國走的比較近,很可能之後科索沃的非法武裝都會得到阿爾巴尼亞的支援,那樣一來,恐怕又是一場區域性戰爭了。”

齊一鳴摸著自己地下巴,沉吟道:“一場代理人戰爭?恐怕我覺得美國人思慮的不止如此,反正不管怎樣,美國人的目的我們是清楚的,那就是剷除我們在歐洲的落腳點和影響力,從而儘可能確保歐洲的純潔性,為自己地歐洲盟友掃清後顧之憂,在將來的大戰來臨時,能夠儘可能少地牽扯歐洲盟友的兵力。”

葉瑤子問:“那現在我們需要做點什麼對此進行反制呢?”

“能做的還真不多,畢竟南斯拉夫的情況我們不能算是完全掌握,剛剛接任總理的諾瓦科維奇雖然比較親近我國,但是還是比較側重獨立的。在很多問題上,南斯拉夫最近都難以跟我們達成統一,雖然我們用了心思拿到了在南斯拉夫的軍事基地,但是南斯拉夫卻用一年一換的短約來籤,更沒有與我們簽訂共同防衛協定的打算。”齊一鳴不由嘆道。

雖然他還是有不少力量潛藏在南斯拉夫政府中的,但是因為這個國家的複雜性,他也沒有很好地控制住南斯拉夫,不像是羅馬尼亞一樣,重組的羅共被齊一鳴掌握後,基本上就成了中國在歐洲的鷹犬。基於各方利益複雜的現實,南聯邦雖然允許了中國在此興建軍事基地,但更多將此當做其他合作上的交換條件,而真正想要跟中國鐵了心地走,尚到不了那個程度。

“總之,還是先向南斯拉夫總理諾瓦科維奇發函警告一下吧,最起碼讓他知道在科索沃可能會發生意料之外的風波,讓他小心提防。”齊一鳴想了想說道,似乎並不看好這個警告能夠生效。

事實也確實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