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 593 朗布依埃公告

白麪黑廝

  

1999年3月,法國巴黎近郊的朗布依埃召開了一場重量級的會議。{首發}該會議由美英法德意俄中七國共同參與,主要目的是調解發生在科索沃的衝突。南斯拉夫方面最初是拒絕與科索沃解放軍同席的,因為這樣就使得這群反叛者等於擁有了跟他們平起平坐的權力,而顯然在西方國家的參與下,南斯拉夫佔不到什麼便宜,所以還不如干脆不要參加。

不過在中國駐南大使的建議下,諾瓦科維奇還是最終選擇派出代表團前往法國,因為最起碼南斯拉夫有誠意通過和平方式解決問題,即便南斯拉夫方面也根本沒有和平的想法,但姿態總是要做出來。

中國為了顯示對南斯拉夫和科索沃問題的重視,不僅外長唐佳來到了巴黎,甚至一位七常之一的大佬也親自到場壓陣。中國是擺出了一副要力保南斯拉夫的勢頭,外界評論認為,朗布依埃會議的火藥味十足,美國可能會聯合各西方國家對南斯拉夫開炮,而中國獨力相搏,被人不看好表現。

會議一開始,北約國家就展現了強硬的姿態,由美國特使希爾提出瞭解決方案:尊重南聯邦的領土完整,科索沃享有高度自治,南聯邦軍隊撤出科索沃,科索沃解放軍解除武裝,按當地居民人口比例組成新的警察部隊維持治安,北約向科索沃派遣多國部隊保障協議實施。

只是這樣的協議明顯是有利於科解而不利於南斯拉夫的,雖然嘴上說尊重了其領土完整,但是卻要讓南斯拉夫人民軍撤出科索沃,並要讓北約派出安全部隊駐紮在科索沃,實際上就是要造成南斯拉夫對科索沃失去實際控制的局面。

其實不僅是南斯拉夫方面不願意簽署這樣的協議,科索沃解放軍方面也對這份協議頗為不滿,因為協議要求他們放棄武裝,這顯然是歷經萬苦組建起來地科索沃解放軍不能接受的。尤其是一些具有政治野心的人物知道,手中有槍桿子才是自己今後的倚仗,未來如果孤家寡人一個,能夠形成的影響力必定是有限的。更何況,科索沃解放軍是許諾給科索沃人以獨立的,如果接受了這樣的協議,科索沃仍舊屬於南斯拉夫,這等於他們自己食言。

當然不能接受這個協議的還有別人,那就是中國。中國將南斯拉夫作為歐洲的重要戰略伙伴,雖然尚未達成軍事同盟關係,但準同盟是跑不了的。更何況中國屯駐了九千多名士兵在南斯拉夫,南斯拉夫的局勢與中國海外基地的穩定息息相關。

中國外長唐佳在會上強硬表示:“北約國家所提出的方案不具備實際操作性,並是帶有偏見且非建設性的,根本不能實質性地解決問題,對此中國對該方案明確反對,並認為,解決問題的基本原則是,在尊重科索沃人民民意的同時,切實尊重和支援南斯拉夫的主權和領土完整。直接討論這樣政治性的問題難以取得建樹,我國認為,現階段最主要的問題是取得雙邊的停火和對難民的安置。”

德國外長費舍爾則辯稱:“明顯地,南斯拉夫方面尤其是主導的塞爾維亞勢力,對於科索沃的阿族人進行了暴力的侵害,而如果不將南斯拉夫軍隊撤出科索沃,那麼科索沃的阿族人仍舊處於被侵害的危險之中。”

唐佳表示:“讓一個國家的軍事力量在自己合法的領土上撤出,並且徹底放棄一地的治權,等於變相分割這個國家的領土,是嚴重地侵犯獨立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行為,也是粗暴干涉他國內政的行為。”

美國特使希爾卻眨著眼睛,說出了後世一句特別有名地話:“唐外長,我們認為,人權是高於主權的,在科索沃發生的事情已經挑戰了人類的良知和基本的底線,任何國家的存在不是以傷害人類生存和發展權利為基礎的,國家的主權應該為人權讓道。我們無法坐視一些人打著保護國家主權的旗號,光明正大地侵犯人權,這是與普世價值觀嚴重悖逆的行徑。”

唐佳氣笑了,道:“人權大於主權?我國認為,主權在一定程度上等同於本國內廣泛國民個人人權權利的總和,而根本不可能存在小部分人的所謂權利是要讓大多數人的權利讓道的局面。你們以人權高於主權進行干涉,最終還會侵犯到另一部分人的人權,所謂保護了科索沃人的人權,可是其餘南斯拉夫人的權利卻又被侵犯。所以,我方認為,這種觀點根本不能成立,而我方也奉勸有關國家,不要以什麼新潮惹眼的概念為藉口,意圖侵犯一個主權國家,並搞亂整個地區。中國作為有責任的大國,維護世界和平和穩定的積極力量,絕對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這樣下去,自然幾個國家都不能在這個問題上達成統一,因為他們存在著根本性的分歧。而南斯拉夫和科索沃解放軍之間也是絕對性上的根本矛盾,所以不管是當事國還是調解國,都沒法達成統一,這個會議進行下去的必要就不大了。

遠在京師的齊一鳴也密切關注著朗布依埃會議的進展,當他聽聞整個會議期間,中美居然沒有進行任何的私下非正式的會晤,他就知道這件事無法善了了。

“美國看來是鐵了心,在雌伏了這麼多年之後,要準備給我們一記狠的啊!”齊一鳴如此感嘆道,對於美國提出的挑戰並不是特別擔心,還算沉著冷靜。

他打開了電腦上的一個視窗,向軍方發去了一條資訊,如今國內的資訊系統發展已經到了極高的水平了,政府部門之間使用這種方式轉達資訊已然習以為常,不少書面化的檔案都轉為了電子版。

“北約干涉科索沃之心甚堅,恐發動大規模空襲攻勢,我國不可袖手旁觀,應加強駐南斯拉夫軍力,顯示我國捍衛南斯拉夫之決心,並於南斯拉夫進行大規模聯合軍演,以嚇阻北約侵略南斯拉夫之行動。”齊一鳴畢竟不算是完全軍方人士,最多算是半個,尤其是近年來軍方的高層也是走馬換將,齊一鳴更多是隱在幕後,藉著戰略局這個殼子做事,而軍方內部問題他基本不插手了。

不過戰略局對軍方的支援和影響力還是不小的,戰略局因為其獨特的存在,具備對軍方的建議權,當然軍方可以選擇不採納,不過戰略局豐富強大的情報資源和分析能力,還是使得軍方比較信任戰略局的判斷。再就是齊一鳴自己還掌握紅警軍團,任何一定烈度以上的戰爭、軍事行動,軍方都需要與齊一鳴協調,在一些場合派出紅警部隊,配合pla本部進行作戰。

而如果齊一鳴進行某項行動的動機非常大,而軍方則比較不感冒情況下,一半軍方會再轉給戰略局如下資訊:請齊局長酌情采用戰略局力量進行任務,軍方必全力進行配合。這意思其實就是說,軍方不想派兵,你想折騰就自己搞。

齊一鳴關於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心思的判斷還是比較準確的,不跟中國接觸就是代表美國一意孤行想要強硬處置南斯拉夫。而南斯拉夫是有中國駐軍的,不看在那裡的中國駐軍的臉面,明顯就是打臉行為。美國想要看看中國到底有沒有敢不惜與美國幹仗,也要守住自己準盟友的魄力。如果中國退縮了,那麼中國所締結的盟友關係都將出現動搖。當然如果中國很強硬,那麼美國可以選擇繼續挑撥,也可以選擇暫時撤退。

科索沃危機已經有向古巴導彈危機發展的趨勢了,兩個大國都在走鋼索,而美國覺得自己拉著一眾歐洲盟友,膽氣更壯,而中國則是獨力在抗衡他們,必然心虛。美國覺得中國會退縮,而中國覺得美國也會退縮,所以互不相讓。

如果美國人真的進入了科索沃,那麼中國等於在南斯拉夫開闢的海外基地就被廢掉了,因為無論是斯普利特還是薩拉熱窩,都會被駐科索沃的北約部隊所牽制,甚至這是腹背受敵的情況,那麼駐南斯拉夫的中國部隊存在的意義就沒有了。

當然西方也並不知道齊一鳴在南斯拉夫還放了一個紅警基地,足以打一場超級大會戰規模的戰鬥,而從科索沃駐紮的那麼一點兵馬根本不會對齊一鳴造成什麼困擾。

在朗布依埃會議談崩之後,美英法德意五國拋開中國和俄羅斯,單獨發表了一份聯合宣告,首先控訴了南斯拉夫侵犯人權和屠殺的罪行,並且要求正視科索沃人民的訴求。同時,呼籲南斯拉夫不要逆世界正義而動,立即與科解達成和平協議,並從科索沃撤離,同時審判戰爭罪犯。這份聯合宣告被稱為《朗布依埃公告》

美國總統克林頓再度發表電視講話,稱南斯拉夫方面沒有絲毫想要解決問題的誠意,並緊鑼密鼓地籌備著對阿爾巴尼亞人發動更大規模的種族屠殺,一場可怕的人道主義災難正在醞釀。美國要求南斯拉夫立即接受《朗布依埃公告》,停止對科索沃的軍事行動。如果不的話,美國不排除採取激烈的手段,維護科索沃人的人權和安全。比奇提示:如何快速搜自己要找的書籍

《百度書名+比奇》即可快速直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