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599 騎虎難下

白麪黑廝

  

在對南斯拉夫的攻勢第一天就遭受挫折後,北大西洋理事會各國外長和防長共同出席,針對並不怎麼燦爛的南斯拉夫局勢進行商討。

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一位在美國政壇頗有外交鐵骨的女政治人物,此刻強硬地表示:“不能容許中國再這樣胡作非為下去,他們雖然沒有實質性地與我們發生交火,但是其行為已與戰爭行為別無二致,並對我們的部隊造成了極大損傷。戰場上不存在絕對的無關者,而中國此時顯然不是我們的朋友,那隻能是我們的敵人了。”

西班牙外長則憂慮地表示:“可是如果直接將中國扯入這場戰爭中,我們要打的恐怕就不是一場地區衝突了,而是一場全面性的世界大戰。”

英國防衛大臣羅伯遜則指出:“可是中國已經卷入了這場戰爭,並不是我們願不願意捲入他們的問題。”

德國外長約什卡費舍爾則搖頭道:“我覺得在座的各位的國家,都沒有準備好跟中國這樣一個世界級的軍事強國進行一場全面大戰的準備。我們因為一件並不是格外嚴重的事件,卻要為它進行一場可能死傷上百萬人,毀滅幾十年才締造的和平局面,實在是令人惋惜和遺憾的事情。”

奧爾布賴特對於費舍爾說中國是世界級軍事強國的表述有些不滿,她強硬地說道:“需要指出,我們並不是因為一件雞毛蒜皮的事情而聚集在這裡,發動一場戰爭的。我們是為了我們的國家所堅守的‘自由、民主、人權’的神聖價值觀而發起這次捍衛戰爭的。固然和平的環境值得我們珍視,可是我們也應當汲取歷史的教訓。對於不良善且心懷不軌的暴力國家,絕對不能姑息和綏靖,二戰前自由世界對於希特勒的綏靖,導致了一場慘劇,我們不應看到舊事重演。”

挪威防長立即插話道:“我認為今天的中國與當日的納粹德國並不具備可比性,雖然中國並不是與我們秉持相同價值觀的國家,但是我們不能否認中國人幹得還不賴,而且也沒有嚴重的過失。另外,納粹德國在二戰前的體量和軍力,遠不及今日之中國。”

德國人對於奧爾布賴特的比喻並不是很滿意,臉色黑黑地坐在那裡不說話。奧爾布賴特又說道:“中國是很強大,但是美利堅更加強大,北約的盟友們也是十分強大,我們有能力也有信心對抗中國。更何況我們也許不需要一場戰爭,就能夠讓這條惡龍退卻,只要展示我們的手腕和肌肉,在歐洲家門口,中國人不敢造次!”

國際政治都是相當現實的東西,沒有哪個國家是能真的為了一些虛頭巴腦的口號和理念去白白參與戰爭。科索沃戰爭歸根究底是美國和中國在爭奪世界領導權的一齣戲,而北約諸國只不過是坐在美國的戰車上不得不參與。如果是打順風仗,也無所謂了,幫一幫美國人,美國人在其他一些方面也會投桃報李,可是中國明顯不是什麼軟柿子,要跟著美國集合起來力量打中國,這些歐洲國家都覺得懸,而且根本就犯不著。

但是這些歐洲國家又不能在這個時候撂挑子,這將嚴重破壞北約的互信以及與美國的關係,畢竟他們還需要美國這個老大哥幫助他們進行集體防禦。此時蘇聯這個可怖的敵人雖然已經不在了,但是世界上各種新型威脅也在滋生,極端綠教恐怖分子、新興國家的挑戰,還有非傳統安全領域的威脅,北約同樣具有很強的存在必要。

其實就算是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自己也不是那麼有底氣的,白宮和國會山方面對於如何處理科索沃有著比較大的爭議。克林頓本人也是比較猶豫的,如果要打贏科索沃戰爭,必然對中國駐南部隊出手。美國能夠接受的最大限度是,在巴爾幹與少數的中國部隊進行一場區域性戰爭。而如果中國持續向這裡增兵,或者將戰火燃燒到其他地區,比如西太平洋甚至夏威夷,那麼美國人就無法接受了。

不僅歐洲各國沒有做好與中國開展的準備,就連美國自己也沒有做好這個準備。隨著這麼多年美國一直都在增強對中國的防備,但是這個防備是多方面的,橫跨經濟、地緣政治、軍事等方面,但要打仗的話,五角大樓認為現在還不是好時機。更何況,打仗便宜的只有軍火商們,而美國更大量的資本家和財團們,嚴重排斥一場戰爭帶來對他們生意的破壞。

當今世界只有和平做生意才能發大財,而戰爭所帶來的破壞,也同樣是資本家和財團門深惡痛絕的東西。之前日本內戰和埃博拉疫情,就給不少的美國公司巨大的損失,如果有什麼政府叫喚著打仗,不少盈利頗豐的資本家和財團必然抽掉對其的政治獻金支援。

當然,隨著中國企業在全世界範圍內對美國企業的圍追堵截,隨著時間的發展,越來越多的美國資本將會對中國深惡痛絕,喜歡跟中國做生意的,和不喜歡中國肆意發展的,兩股力量將進行博弈和對壘,直到有一方取得優勢而對局勢產生變化。

奧爾布賴特雖然不斷地說服著北約盟國的外長和防長們,但是北約成員國內部的分歧仍舊比較大,在美國都沒法堅定自己信念的時候,更不要指望別國能夠跟著不堅定的他們一起上。奧爾布賴特做出的強硬,在諸國外長眼中顯得十分色厲內荏,也是極端不可信任的。爛攤子戳出來了,到底誰收拾誰買單,不得而知。

這個會議進行了四個小時沒有取得什麼成效,就在與會代表精疲力竭的時候,一個驚人的訊息傳來,更是讓他們亂了。

“中國與南斯拉夫簽訂了共同防衛協定,南斯拉夫正式加入上海合作組織,上海合作組織各成員國負有保障南斯拉夫安全環境的義務,南斯拉夫同樣負有與其他同盟國行使集體自衛權的義務。中國攜上合組織幾大成員國宣佈,鑑於南斯拉夫安全域性勢的進一步惡化,將持續向南斯拉夫增兵以保障南斯拉夫的安全。”

奧爾布賴特看到了手中的這張新聞紙,不由苦笑。中國已經不給他們任何轉寰的餘地了,南斯拉夫在危急關頭知道自己絕難對抗北約,只有將自己跟中國及上合進行捆綁,才能夠保護自己。到時候即便一場大戰爆發,南斯拉夫也不至於被快速擊敗,南共也不會輕易丟失政權。

而北約對南斯拉夫的入侵,最終演變成了北約和上合這兩大後冷戰時代最大軍事同盟組織的較量。如果北約鐵了心地要空襲南斯拉夫,那麼上合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也許在歐洲,北約比上合強大不少,但是上合作為一個大型的軍事同盟,同樣具備多種力量對北約形成威脅,最直接的威脅就是核武器。

中國具備的強大戰略戰術核武器的投放能力已經慢慢自己曝露出來了,自研以及繼承自蘇聯的龐大空基轟炸機,對於歐洲的核威脅極為巨大;海基的16艘戰略核潛艇神鬼莫測,威脅更是難料;陸基中國也在上合組織各成員國領土上祕密部署了公路機動和鐵路機動發射車,如東風-31a、東風-41等戰略彈道導彈,重溫了當年對蘇聯的恐懼。

考慮了更多因素後,如挪威、比利時、丹麥、葡萄牙等一些歐洲小國已經無法再繼續玩這種心跳遊戲了,這些國家的代表表示需要更慎重考慮是否參與對南斯拉夫的軍事打擊,甚至有些政客都準備提出新中立原則了,寧願背棄北約,也不要就這樣稀裡糊塗地跟中國幹一架。

很快,來自上合的實際威脅顯得更加明顯了,中國另外兩艘航空母艦攜帶其航母戰鬥群通過蘇伊士運河,抵達地中海,並在亞得里亞海的外圍進行了封鎖行動。一時間,北約四艘航母,中國三艘航母,共七艘航母齊聚亞得里亞海,使得這片狹窄的內海顯得異常擁堵,同時烏雲壓城的緊迫感也讓所有當局者喘不過氣來。

而上合組織在新聞釋出會上也明確表示,南斯拉夫作為新的上合組織成員國,其安全和尊嚴是絕對不容侵犯,上合組織各成員國將盡一切努力,保護南斯拉夫免於遭受到侵略,任何入侵南斯拉夫領土、領海、領空的敵意目標,上合盟軍將毫不留情地予以消滅。上合盟軍也將採取不受限的方式,對於發動戰爭的國家,進行反擊。

這個訊號明確表現了,如果北約戰機再度侵略南斯拉夫進行轟炸行動,中國戰機將不會再跟他們玩過家家了,而是會真地對他們進行攻擊。另外,中國和其他上合國家保護南斯拉夫的意志是堅決的,如果南斯拉夫遭到攻擊,上合將不僅僅採取防禦性的手段,甚至還會採取攻擊性的手段,包括地面部隊開進,對敵人進行反擊。

所有模糊的空間已然消失,擺在北約和上合之間的選擇只有兩個了,要麼你等退卻,各自相安,要麼全面戰爭,世界大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