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610 大戰的局外者

白麪黑廝

  

保加利亞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那場和平演變中,並沒有成為齊一鳴關注的一個焦點,齊一鳴選擇的東歐三大支點中並無這個國家。她仍舊循著另一個位面的軌跡,進行了“民主化改革”,成為了一個普世國家。不過這場轉變並沒有給保加利亞帶來太多好的變化,保加利亞的經濟雖然有了一定的前進,但是對比幾個沒有改天換地的鄰國,實在是天差地別。這也使得一部分保加利亞cp勢力的左翼分子不斷宣稱,保加利亞的演變是沒有建設性的、是錯誤的,保加利亞應該吸取別國的經驗教訓,走更符合本身國情的道路。畢竟保加利亞的主要政治力量都是從cp演變而來的,不少人仍舊眷戀以前,他們也有更大的衝動去恢復保加利亞的紅色體制。而保加利亞夾在羅馬尼亞、南斯拉夫和土耳其之間,想要保持中立,難度還是相當大的,特別是近些年來自中美要求其表態的壓力也越來越大,保加利亞要麼選擇加入北約,要麼選擇加入上合,如果兩邊都不選,因為其倒黴的地理位置,如果有什麼戰爭爆發,必然是兩邊都要欺負的角色。如今世界上新冷戰的格局已經愈發明顯,中美再不復當年親密無間的同盟關係,也不復九十年代中前期雙方還假惺惺的保持友好的狀態,在越來越多的場合中,中美開始互相批評和找茬。而雖然中國不及蘇聯那樣激烈和魯莽,但是該佔的便宜中國一分沒少佔,讓美國也是十分不快。在南斯拉夫被北約揪出來差點吊著打之後,保加利亞人也不信在巴爾幹這一畝三分地,他們的中立政策能維持多久了。所以擺在他們面前就是一個艱難選擇,且不論選擇了後果如何,最起碼現在能夠保證安心一下。再者中國對於南斯拉夫和羅馬尼亞兩個盟邦的支援,特別是經濟上的援助,讓兩個在90年代前經濟情況與保加利亞沒什麼太大差別的國家,在90年代後落下保加利亞一大截。而美國和歐洲這些年更加重視如何在中國的衝擊下保持自己的經濟優勢,對於這些潛在的夥伴國,並不多麼在乎。所以加入上合組織的實用價值更加高一些。在保加利亞方面常識性地與中國進行了一些接洽後,中國對於保加利亞加入上合的態度是比較歡迎的,也答應保加利亞在加入後對於保加利亞各方面進行更多的扶植。當然保加利亞也會像其他上合國家一樣,從此肩負起上合內部的集體防衛責任。而且中國也為保加利亞開出了非常驚喜的條件,中國將為保加利亞提供一筆上百億人民幣的軍援。此時人民幣與十幾年前比已經是一路高揚,與美元的匯率已經升到了4:1,不過即便如此,中國經濟的競爭力仍舊讓歐美國家十分驚恐,完成了產業結構改革的中國,憑藉自己的優勢,在各領域幾乎都能超越歐美國家。這一筆上百億人民幣的軍援,包含大量的主戰裝備,包括二百多輛vt-4主戰坦克,四百多輛不同武器站的mifv多功能步兵車,數十架不同功用的直升機,甚至還包括了1套紅旗-9防空系統,零零總總有上百種武器。這些武器裝備足以武裝起來大半保加利亞軍隊,更是被保加利亞人認為是天降餡餅。這些裝備自然都是齊一鳴紅警基地生產的產品,實際上也沒有佔用到國家的預算。齊一鳴之所以捨得這麼下本錢,首先是如果保加利亞參與到上閤中,在未來戰爭中就不能太弱以至於給上合拖後腿,再者這樣大手筆的軍援也讓全世界其他國家眼熱一下,告訴他們加入上合的好處是大大的。現在如巴基斯坦、伊朗、沙特等國家還是比較有傾向加入上合組織的,不過這個問題在他們國內也是爭議頗大,齊一鳴在天平上加上一個砝碼,也算是推動上合的不斷增強,將來在面對北約時,取得一定的優勢。齊一鳴在用心擴大上海合作組織,而美國人也同樣著力擴充套件北約的力量。當年北約和華約爭雄,其主要戰場就是在歐洲,而現在北約再與上合較量,戰場卻開始擴充套件到了更多的地區,尤其是亞洲地區,顯然北約並無特別在亞太地區有什麼成體系的軍事合作,雖然澳大利亞、菲律賓、日本等都是美國的盟國,不過如北約般能夠集體協作的大同盟還沒有,所以協同作戰方面相距北約國家還是有段距離。於是美國從1996年開始就熱衷推動非北大西洋沿岸國家加入北約,其中亞太地區就是一大重點,美國正在熱切地與日本、澳大利亞、菲律賓、紐西蘭等國家洽談加入北約的問題。不過除了日本之外,其他亞太國家對於直面本地區塊頭最大的中國還是比較踟躕的,就算是日本上趕著想要幫美國乾爸爸當看門狗,可是之前真理教叛亂使得日本國內對於戰爭有了深切的體會和痛恨,日本要加入北約,就得進行修憲,而日本國民對此相當反感和排斥,如果有一個政黨喊出加強日美合作、加入北約這類的話,絕對不可能當選的,因為日本的主流民意已經是安居一隅,與世無爭了。以至於,現在自民黨政府有打算先保持中庸登位,然後立即變臉發動突然政治事件,將憲法改掉,當然完成這一點需要日本國會三分之二的議員的肯定,所以並不是一件特別容易的事情。南太平洋上的澳大利亞也很遲疑加入北約的事情,雖然澳大利亞在二戰之後就背棄英國投靠了美國,也是美國的傳統盟友。可是澳大利亞也清醒地認識到,美國距離澳洲太遠,而上合幾個成員國距離澳大利亞太近。此外,中國還是澳大利亞第一大經濟和貿易伙伴,澳大利亞的鐵礦石主要的出口物件就是中國,加入北約勢必會導致中澳關係的惡化,一些看重經濟利益的澳大利亞人對此十分反對,所以澳大利亞一時也很難下定決心。紐西蘭情況也差不多,總之不願意那麼容易地就上美國的賊船。至於菲律賓,雖然跟中國不算是太友好,但是尚不至於為了美國得罪家門口這麼大隻的一個國家,所以對美國也是虛與委蛇更多,不敢跟美國一路走到黑。而當年還算美國小弟的韓國,寂靜變成了現在的朝鮮聯邦,雖說不至於完全倒向中國,但是跟美國之間的往來卻早不那麼熱切。自南韓強行驅逐駐韓美軍,美朝之間的關係就是裂痕深深,朝鮮聯邦軍隊還在之後的軍事改制中,全面採用了中國武器的形制,更是側面說明了,朝鮮已經與美國決裂。美國想要拉動朝鮮加入北約,簡直是痴人說夢。美國在亞太地區拉盟友處處碰壁,也是火冒三丈,不過越是對這些國家耍大牌和發脾氣,可能越把他們推遠,美國不得不陪著笑臉,又是威脅又是利誘的,希望能夠能夠建立起亞太小北約。在其他地區,美國的拉盟友活動也沒有停下,一些新興國家也是美國爭取的主要物件,在非洲的南非、摩洛哥,在拉美的巴西、智利等,美國都在竭力拉攏他們進入北約的體系中,形成對中國戰略上的全球壓制。甚至,美國對於這些年已經有了點起色的俄羅斯也是大加拉攏。俄羅斯被齊一鳴肢解,甚至還被打劫了一個底掉,普京用一套新自由主義和小政府調控的模式,使得俄羅斯的經濟用了差不多十年時間,恢復到了蘇聯解體前的水平,甚至還略有勝之。雖然是小政府,但是普京在國內推行民族主義以及進行自己個人魅力的宣傳,使得他在俄羅斯權威不小。從意識形態上來看,蘇聯解體後分割出去的數個國家,居然是俄羅斯的普世化進行得最好,甚至波羅的海三國、白俄羅斯之類,也不比普京主政下的俄羅斯強。美國認為俄羅斯在意識形態上已經接近西方,而且普京本人曾在不同場合都流露出對中國當年趁火打劫的不滿,所以俄羅斯也成為了北約爭取的一個重點。俄軍在重建時只有兵員15萬左右,隨著俄羅斯經濟情況轉好,對於武力有著別樣偏執的普京正在斥資打造一支規模更大也更強的部隊。即便齊一鳴對於俄羅斯國防工業破壞很大,但是畢竟底子還在,經過這些年的整建和投入,俄羅斯已經恢復了百分之八十的軍事裝備的建造能力。只不過少數高科技武器還是差一些。1997年俄羅斯出資向遠東共和國購買了6架殲-16戰鬥機,因為殲-16的原型就是蘇-27,而現在俄羅斯反而需要向遠東購買蘇-27的改型,實在讓很多俄羅斯愛國人士痛心疾首。不過俄羅斯航空人通過對於6架殲-16進行逆向工程,雖然不能完全模仿,但是也得到了不少助益,很快俄羅斯便推出了自己的新戰機,蘇-30。類似的事情,俄羅斯在不斷進行,所代表的,即是普京那顆不安分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