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 南阿邊境衝突

白麪黑廝

  

對於世界的統治有的時候並不是僅僅靠武力和一個虛無縹緲的普世價值觀的,中國未來佔穩世界統治者地位的根本在於,能夠真正引導世界,也就是引導人類文明向前進步,這個過程是以中華民族為主體,並且由中國人發揮最大作用的。

美國人的價值觀偏於個人主義,而且謀私利大於公利,同時美國人的文化又趨於空洞化,並沒有足夠的客觀力量去融入整個世界,形成一個完整和詳實的統治體系,但是中國卻不一樣,悠久的歷史文化以及龐大的人口,只要正確的引導,必然能帶來前所未有的革新。

要領導世界,先要讓世界向自己看齊,齊一鳴不希望像美國一樣以一個標準強行要求別人,而且別人跟自己不同就找茬。中國需要做的就是不斷地完善自身和強大自身,而等中國證實了什麼事真理,其他國家自然就知道該怎麼辦。

現在中國能夠影響的,還主要是上合盟友,不過上合的力量也在與日俱增。20世紀的最後一年已然降臨,千禧年人們擔心的千年蟲並未出現,而實際因為本位面的電子科技相當於十幾年後的水平,所以人們對於千年蟲的憂心並不是特別嚴重。

2000年1月1日,新人民幣開始在上合國家正式流通,經過了多年籌備和計劃,新人民幣的發行工作比較順利。在國內,舊人民幣在7月1日之前還會如常流通,居民可前往各銀行網點將手中的舊版人民幣兌換成新人民幣。而上合其他非人民幣使用國,將按照新確定的兌換匯率,將舊貨幣兌換成新人民幣。

新人民幣的出現,也意味著中國整合上合大範圍經濟體的拼圖,被拼裝上了最後一塊。之前包括赤塔協定使人員可以在上合國家自由流通,上合自貿協定使得上合國家內部貿易徹底取消關稅,現在連貨幣也完成了統一,本質上上合就像一個獨立國家的經濟體,而不像是一個帶有經濟屬性的國家組織。

同時,上合也收穫了兩個新的成員國,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加入上合被外界認為是時間問題,並不讓人多麼意外,而保加利亞突然投入了上合的懷抱,還是引發了北約內部的一場小地震,並且營造了歐洲國家更加危急的情勢。

加上已經是上合國家的南斯拉夫,上合已經在歐洲擁有了三個支點。雖然進一步發展可能會遇到更大的困難,但是一種當年北約和華約在歐洲對峙的既視感,還是讓歐洲人擔憂得很。

也就在這個時候,剛剛平靜下來沒多久的巴爾幹再度出了問題。造成矛盾的禍首還是阿族人,之前由於北約的退卻,使得南斯拉夫人民軍一鼓作氣將科索沃解放軍消滅,同時重新控制了科索沃全境。大量的阿族武裝除了被南斯拉夫人民軍擊斃俘虜外,還有相當一部分人越過了邊境逃到了阿爾巴尼亞。

阿爾巴尼亞政府以收容難民的名義,將一部分阿族武裝接納過來了,甚至為他們提供了補給。不過阿爾巴尼亞政府對於這些阿族武裝的管束並不到位,一些阿族武裝經常私自行動。如果在阿爾巴尼亞境內做點小亂子也沒什麼,可是這些心懷仇恨的阿族武裝,熱切地希望打回科索沃,重奪這片他們認為屬於阿族人的土地。

漸漸地,當阿族武裝安定下來後,他們開始越境攻擊一些科索沃和馬其頓境內的村落和城鎮,在一次襲擊中,二十多名阿族武裝分子襲擊了一直援建科索沃的塞族人車隊,殺戮了十多名塞族工人和工程師,直接震動了南斯拉夫政府。事後,這夥阿族武裝又再人民軍抵達前撤退到了阿爾巴尼亞,南聯邦部隊只能在邊境線外看著他們遠去,又毫無辦法。

南斯拉夫總理諾瓦科維奇大為光火,直接向阿爾巴尼亞喊話,命令阿爾巴尼亞交出肇事者,並且立即向南斯拉夫引渡那些阿族武裝分子,讓他們接受審判。可是阿爾巴尼亞政府也相當的強齊,擺出了一副偏要為阿爾巴尼亞人做主的姿態,同時表示,阿族武裝都是政治犯,而且回到南斯拉夫後可能遭到歧視與虐待,阿爾巴尼亞拒絕將這些阿族武裝轉交給南斯拉夫。

南斯拉夫聽到了阿爾巴尼亞如此的說法,那是更為憤怒了。南斯拉夫國防部長在隨後表示,如果阿族武裝再度從阿爾巴尼亞入境襲擊南斯拉夫,那麼南斯拉夫人民軍將毫不猶豫地進行反擊,在有必要的事後不惜越境打擊阿族武裝。

阿爾巴尼亞一聽也同樣炸了毛,聲稱如果南斯拉夫軍隊敢踏入阿爾巴尼亞領土一步,那麼英勇的阿爾巴尼亞戰士將讓侵略者有來無回。

本來這樣打嘴炮的事情並不是多麼罕見的事情,吵得起來的人不一定打得起來。按照正常套路,阿爾巴尼亞也把狠話放出來了,就應該立即對國內的阿族武裝分子給控制起來,嚴格限制他們的活動,或者直接將他們繳械。就算這些做不到,也要儘量地對他們密切監視,以防這群逗比再度引發什麼南斯拉夫和阿爾巴尼亞之間的衝突。可是,也不知道阿爾巴尼亞政府如何想的,該做的事情是一件都沒有做,這必然導致了覺得自己又成為主角的阿族武裝採用更激烈的手段。

在南斯拉夫和阿爾巴尼亞的口水戰過去四天之後,就當人們覺得應該不會再鬧出什麼更大亂子來的時候,一夥兒阿族武裝分子再度越過了南阿邊境,想要進入科索沃襲擊南斯拉夫的哨所,不過這夥傻缺的阿族武裝在剛越境不久就碰上了南斯拉夫人民軍兩天前才趕到這邊增強戍防的一支隊伍,雖然這支部隊人數不如阿族武裝多,但是武器和戰鬥經驗卻比他們強得多。

經過一番激烈的交火,阿族武裝被南斯拉夫軍隊擊潰,只能向後方阿爾巴尼亞方向撤退,而也在這個時候,接到前線戍防巡邏部隊報告的南軍派來了增援,數輛裝甲車和一個連規模的部隊。在南斯拉夫科索沃指揮部的決斷下,這支巡邏部隊和增援部隊一道越過了阿爾巴尼亞邊境,對且戰且退的阿族武裝進行追擊。阿族武裝分子損失慘重,不過在越境三公里的時候,阿爾巴尼亞軍隊也聞訊趕來,雙方沒有任何交流,兜頭便打,阿爾巴尼亞軍隊反應倉促所以被南斯拉夫人民軍打退。不過不甘心的阿爾巴尼亞人又對進入其國境的南斯拉夫人民軍進行了炮擊。南軍在敵方火力佔優,己方前突太多的情況下,立即從阿爾巴尼亞境內撤出,也並未遭受太多損失。不過這一事件也標誌著南斯拉夫和阿爾巴尼亞的官方軍隊正式交火,邊境衝突也就此爆發了。時候南軍科索沃指揮部沒有跟國防部和總參謀部進行溝通,立即調集了一個裝備有進口自中國的plz-45自行火炮的炮兵營,來到邊境上,對於阿爾巴尼亞一側比較重要的軍事目標,特別是阿軍的邊境哨所、關卡,特別是阿族武裝暫時盤踞的據點,都進行了猛烈的炮擊。

阿爾巴尼亞也很快不甘示弱,發動了一輪反制性的炮擊,不過阿軍的炮兵水平較南軍還是差了一段距離,火炮也是以行動力較差的老式牽引火炮為主,即便是火炮數量佔優,但是火力打擊效果不如南軍炮兵。

在阿軍炮兵反擊後,南軍直接派出了數架飛豹戰機,飛入阿爾巴尼亞領空,轟炸了阿軍的炮兵陣地。到了這一步,雙方的戰事可謂是再度升級了,已經從簡單的邊境衝突,上升到了邊境戰爭。

南斯拉夫政府雖然有點惱火科索沃指揮部的專斷獨行,不與中央進行溝通就果斷反擊,但是諾瓦科維奇之前就提到了如果阿族武裝再度入境,軍方將進行越境打擊,從處置上還真的沒有什麼毛病。不過,諾瓦科維奇也知道,南斯拉夫不必要跟阿爾巴尼亞進行一場戰爭,所以南聯邦外交部立即照會阿爾巴尼亞,希望雙方坐下來,停止交火和爭端,用談判和溝通的方式解決問題。可還沒有等阿爾巴尼亞政府做出什麼反應,覺得被欺負了的阿族武裝炸了毛,紛紛越過邊境線,在科索沃、馬其頓等地,進行了報復式的襲擊,南斯拉夫的邊境面臨全面被入侵的情況,諾瓦科維奇只能停止了停火談判,命令南軍果斷反擊。

關注微信"和閱讀",回覆"免費"全站0元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