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 介入

白麪黑廝

  

;

在上百米的距離上,印軍缺乏能夠有效威脅收割者機甲的武器,就算他們隨身攜帶了幾個手榴彈,但是他們也不可能將其投擲到百米之外,話說手榴彈投擲記錄還是由國人保持的。不像是美國少爺兵一樣能敢用地獄火打三個恐怖分,國的邊防戰士還是很懂得勤儉持家的,他們所攜帶的制導火箭彈不會浪費在這些印度阿三的身上,主要就是利用機炮和機槍給這些渾身冒著咖哩味兒的褐色面板的傢伙好看。這一夥印軍士兵面對強悍的收割者是沒有絲毫辦法,在遭到滅頂之災後,丟下了幾十具屍體然後倉皇撤退。邊防戰士駕駛的機甲並沒有貿然追擊這群印軍,車長迅速將發生的情況通過通訊裝置彙報給邊防部隊司令部和pla**軍區的司令部。

兩臺收割者機甲帶著藏南學生們從邊境緩衝地帶後撤,一直撤到了邊防在墨脫縣的一處哨所。在這裡,來自藏南的學生們吃到了幾日來第一頓熱飯,也裹上了厚厚的軍大衣,有些人實在太過疲憊了,就在戰士們的床上倒頭睡去。

能說門巴語的那個少年流著淚,手裡捧著盛著青稞粥的搪瓷缸,說道:“我們明明是印度人,但是卻被印度的軍隊像是牲畜一樣驅趕和屠殺,而國從來在我們受的教育都是邪惡的敵國,但是我們的同族卻願意收留我們、保護我們,給我們飯吃,給我們衣服穿。”

門巴族的小戰士拍著這個小同族,說道:“這是因為,你們根本就不是印度人啊!印度人說你們是印度人,只是垂涎咱們腳下的土地和資源,卻根本不在乎你們的生活和權利。而自古以來,藏南就是咱們國的土地啊,只是印度竊據這裡已經太久了,才讓你們產生了自己是印度人的錯覺。”

門巴族少年點點頭,道:“經歷了這件事,我寧願做國人,不要當印度人!”

另一個阿地族的青年拉著一個士兵問道:“你們有槍有炮,還有能夠爬山的鋼鐵人,為什麼不把自己的土地收復,我們也不願再受這個苦,跟著國過,應該怎麼都比跟著印度過強。”

阿地族主要在藏南地區,屬於信仰傳統泛靈論的少數民族,在國實控區一邊幾乎沒有,所以他說的語言經別人翻譯後才讓邊防戰士們搞懂。邊防戰士不太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因為這個道理他們自己也不是特別明白。明明藏南是屬於國的土地,為什麼卻要被印度控制數十年。這個時候,門外走進來了一位穿著pla軍官制服的年人,他說道:“因為當年我們沒有這個條件啊,國當年無力在遙遠的西部邊陲與印度進行一場全面的戰爭,而且國際環境也不允許我們這麼做。不過現在不同了,國已經十分強大,我們把青藏鐵路修到了墨脫,我們有了能夠翻越世界屋脊的數百架運輸機,只要國想要做到的事情,我們都能夠辦到!”

邊防的一位領導看到這年人,連忙敬禮道:“孫政委。”

幾個來自藏南的學生不會管這個孫政委的官兒有多大,而是熱切地問他:“你們能夠出兵幫助我們把印度人趕走嗎?”

孫政委微微一笑,說道:“往常咱們想收回藏南,還沒有個由頭,可是這回不同了,藏南群眾的呼聲國家都聽到了,說明雖然長期與祖國分割,咱們藏南群眾的心還是向著祖國的。祖國人民和人民軍隊絕對不會讓任何心向祖國的人失望!印度在邊境挑釁我軍,並且**和屠殺我藏南地區民眾,黨``央和`央`軍`委已經作出指示,要不惜一切代價,保護我藏南群眾不受侵害,並收回我對藏南的主權和治權。”

雖然孫政委說了很多官話和套話,不過這些學生還是聽懂了,意思就是國要介入藏南局勢了,他們現在也不會考慮藏南迴歸國管理之後會產生什麼樣變化,他們只知道印度人在藏南帶來的更多是破壞,而且他們無法忍受來自印度阿三的歧視了。至少成了國人,他們與漢族、藏族都是差不多的長相,而且貌似國人對他們也很友好。

孫政委又道:“我軍**軍區部隊已經進入緊急戰鬥狀態,軍區已經通過鐵路和空運向這邊派遣增援了,至遲到今天晚上,咱們人民軍隊就會踏過實控線,再給印度人一點顏色瞧瞧。我們的前輩在二年打得他們屁滾尿流,今時今日咱們物質條件上比前輩先烈們強的不是一點半點,沒有理由比他們打得差!這幾位同學你們且放寬心,你們的家鄉這就要光復啦!在這個時候,我們需要得到全世界正義人士的認可,我需要你們親自現身出來,向世界各國的記者講述你們的經歷,印度人是如何歧視你們、壓迫你們、鎮壓你們的……”

這才是這位孫政委馬不停蹄趕到邊疆哨所來的主要原因,國需要這些藏南的學生髮出聲音,來給自己的軍事行動背書和加持。這些學生隨後乘坐數架直升飛機先是抵達自治區首府拉薩,進行了一個外記者會,說明了藏南正在發生什麼,之後又乘坐專機抵達了京師,再度出息了一些類似的活動。這一路上這些學生見識了國的發展成果與繁華,即便是經濟相對落後的拉薩,都是一派欣欣向榮和富足的樣,那裡有著大量的遊客,人們的生活水平也非常高。等他們進入京師看到這世界聞名的國際之都時,才能夠體會印度跟國到底差了多少。

且說孫政委正要送走這些藏南學生,之前指揮救出藏南學生的那位機甲班長頗為惋惜地對他道:“要列印度人了嗎?唉,可惜我們只能看你們衝鋒陷陣了,而我們只有給你們搖旗吶喊助威的份兒。”

孫政委拍拍這位班長的肩膀道:“咱們都是軍人,做的工作都是神聖的,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做好本職工作就是完成黨和國家、人民交給我們的重託。”他的話音剛落,哨所裡突然響起了警報,一名小戰士跑過來敬禮報告道:“我們收到緊急情報,印軍一部正在向我方實控線接近,判斷是意圖侵入我實控區,規模大概在營級,有一定重武器!”孫政委立即道:“我軍尚未完成調動完成,印軍來勢洶洶來意不善,現在就是靠我們邊防戰士的時候了,不管怎樣,咱們必須將印軍拖住,等待咱們pla援軍抵達!”

班長敬了一禮道:“保證完成任務!”

這處哨所連帶附近的幾處邊防設施,能湊出邊防駐軍一百餘人,大體是一個連的規模,他們都裝備有收割者機甲,總數就有八臺。雖然人數不多,不過他們的戰鬥力卻不容小覷。邊防戰士們迅速集結,跟隨著收割者機甲快速前往實控線緩衝地帶。印軍顯然也是知道就算是國邊防也是很強的,他們很快就搶佔了有利地形,在河谷邊的一處山峰制高點建立了陣地,也不急於對**隊展開進攻,目的是在在後續的衝突搶佔更有利的作戰環境。邊防戰士們見此情況,按照他們被囑託的,其實可以暫時停下,畢竟他們主要是將印軍拖住,給後續抵達了pla部隊搶出時間。印度尚不知道國毫無徵兆地就要對藏南展開奪回作戰,而是本能地在看到邊境發生衝突後,進行對區域的加強控制,以與**隊形成對峙,以往他們都是這麼做的。而且國人在對峙一段時間後,基本上都會回到實控線的另一方,不會擴大事態。可是這一次他們料錯,方已經下定了決心,要趁著藏南的亂局,徹底將藏南奪回來。自從青藏鐵路修通之後,國已經有了強大的向高原地區輸送戰爭裝備和物資的能力了。雖然在藏南99式坦克之類的裝備近乎沒有用武之地,但是國還裝備有大量的鐮刀、收割者乃至百夫長這樣的機甲,它們都能夠勝任在高原山地地區進行的作戰,而印軍的山地部隊則缺乏這樣的重型裝備。印軍近年來也曾經向美國求購過m5步戰機甲,但是美國則以此類軍品有出口禁令為名,拒絕向印度出口m5機甲。而在真正的山地作戰,印度給山地部隊配備的戰車坦克是不太可能進入地形複雜的藏南戰區的,就算是榴彈炮之類也要靠牲畜進行拖拉,而面對步行機甲化地國山地部隊,甚至是裝備了步行機甲的國邊防,都很難與之抗衡。

關注微信"和閱讀",回覆"免費"全站0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