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 焚旗戰爭

白麪黑廝

  

而且印度也根本沒有想到,因為一些作亂的藏南學生,中國會下決心發動一場戰爭解決跟印度擱置幾十年的邊境和爭議領土問題。按照正常的邏輯,雙方在衝突後應該保持克制,同時靠談判來化解這次的爭端。可這件事情上,中國壓根就沒想跟印度以和為貴。於是駐紮在藏南的數萬印軍,仍舊處在相對懵懂的狀態中,不知道巨大的危險正在從北方降臨,而仍舊忙於對藏南的社會秩序進行整肅,同時對當地一些不安定分子進行排除和懲戒。話說在六二年中印戰爭的時候,藏南的居民從來不害怕pla過境,但是一碰上印軍過來,都是能跑的多遠就跑得多遠,印度人不把藏南當成自己的土地,更多則是當成一塊佔領地或者殖民地,印度軍隊從殖民地時期就有著強烈的僱傭軍的性質,戰鬥素質不算太差,但是相對來說在紀律和思想意識上則很是落後。

印軍在藏南為禍甚大,有大量當地婦女被強暴,印軍也給當地的部落造成了比較嚴重的損失和傷害,在老一輩的藏南居民記憶裡,還是揮之不去的恐懼。

此時印軍基本上發揚了當年印軍的作風,以擾民和破壞為主要行動,對藏南的整肅工作十分粗暴,並且帶有了一定的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印軍對藏南進行了戒嚴和宵禁,禁止民眾走上街頭參加任何機會活動,甚至也阻止任何表達個人意見的方式。不過畢竟印軍對這種工作還是比較新嫩,並沒有切斷當地與外界的通訊,特別是網路通訊,還是有大量的諮詢通過中轉,被曝光給全世界。當然這個過程中,缺不了中國戰略局的推波助瀾。

其中,在所有流傳出去的圖片和影像資料中,產生最大影響的是一段拍攝得並不怎麼清晰的視訊。視訊的內容主要是,一名藏南當地居民在一個建築上揮舞著一面五星紅旗,並且對樓下的印軍士兵做怒目金剛狀。人們判斷,這名男子是因為印軍的破壞行動而感到憤怒,所以打出了中國國旗,以對印軍進行嘲諷和侮辱。

印度人其實一直都有一種對中國人的自卑情結,同為文明古國,但是中國文化延綿至今,並且中國經歷了近代的一些波折後,在近些年來迅猛發展,已經成為了世界上數一數二的超級大國。而在印度和中國剛**的時候,印度的情況顯然比中國好得多,但是經歷了這麼多年,反而被中國趕超,現在更是越拉越遠。不僅是經濟國力上,六二年的邊境戰爭更證明了在打仗上,印度人還不如中國人,當時的印度充滿了對中國的恐懼。

而對於中國人的自卑情結,很容易就發展成了藉助跟中國人沾親帶故的藏南居民來發洩自己的情緒。印度人自己比不上中國人,卻覺得比印度東北地區的居民強,故而就以一些粗暴的行為對待他們。

當藏南的這名男子打出了中國國旗後,更是激起了印度人的憤怒,幾個印度士兵直接舉槍將他亂槍打死,這個人渾身中了近百槍,連全屍都沒有了。而且這不能緩解印軍士兵的憤怒,這些印軍士兵還衝上去將那面已經被打得千瘡百孔的五星紅旗,不停踐踏,最終還點了一把火,將這面紅旗給燒燬了。

整個殺人燒旗的過程,都被另一邊建築中的藏南居民給拍到了,隨後這段視訊流傳到了網上,並且被一些媒體,尤其是中國媒體大量轉載。雖然經過多年建設,中國民眾個人素質都得到提高,雖說不一定趕得上發達國家水平,但是也值得為人稱道。但這樣的視訊一經傳出,使得很多國人無法保持冷靜和理智,結合了一些人在網上放的藏南問題、中印邊界問題的解釋包,國內出現了一片聲音,要求國家對印度進行還擊,同時奪回藏南,終止印度人對本國同胞的歧視與迫害。

原本僅僅是網民們的聲音也許還不能怎樣,可是很快,中**隊越過中印邊境實控線,開入藏南的圖片新聞再度傳來,貌似中國真的出兵了!

雖然,大多數人都知道這場戰爭並不是因為印度士兵焚燒了中國國旗引發的,事實上因為中國的發展壯大這些年願意燒中國國旗的外國人越來越多,中國不可能因為誰燒了自己的旗幟就去找人家的麻煩。即便是中國出兵另有緣由,但是這場戰爭仍舊被很多人稱為“一面被燒燬的旗幟所引發的戰爭”,或稱“國旗復仇戰爭”、“焚旗戰爭”。

————分割線————

齊一鳴坐在床前為老人喂著湯水,動作輕柔。病床上的老爺子也許是因為老早就退下來了,而且操心的事情也少了,再加上更好的醫療條件和齊一鳴取自基地的一些幫助,並未像另一個位面中去世在97年,而是一直活到了現在。

不過雖然偷命數年,但畢竟年紀已經大了,生命正在從他已經乾枯的身軀中快速地流逝。天氣冷了之後,老人就顯得越來越疲憊,到現在已經不能下地,只能在床上躺著了。“一鳴啊,跟印度打起來了嗎?”老人的聲音很低,但是字句還很清楚。“邊境上有零星的交火,我們都佔了便宜,沒有什麼損傷,擊斃俘獲他們不少人。pla的大部隊這時候已經差不多就位了,只要一聲令下就能夠跨越山嶺,進入藏南,收復我們的土地。”齊一鳴放下湯碗,對老人彙報道。

老人扯出了一點笑容,他道:“當年那場仗,打得憋屈啊。咱們明明贏了,卻不能保留勝果。我知道這些年對於那場戰爭的非議很多,這也正常,不過再換我們這些老傢伙再做一次決定,恐怕還是要退回來的……你們今日所做的,其實是在還咱們當年的欠賬喲,唉。”

很多人喜歡將六二年的中印戰爭有勝無果歸咎於某個人身上,雖然不能說決策者絕對沒有失誤,但是當年還是有許多現實因素的。高原上無法保證充足的後勤,整個國家還處在自然災害的危機之中,大躍進的傷害正在發酵,等等等等。反正不管怎樣,這就是已經發生的事情,遺憾是必然的,但是沒必要過分糾結。

老人又道:“印度現在比起我們是差得多啊,就算是在藏南這樣條件艱苦的地方打仗,我們也很有把握。只是,你想把這場戰爭發展到什麼規模?美國一直在爭取印度作為他們在南亞的重要盟友,而且那個小布什似乎也是傻愣愣的傢伙,根本不懼怕戰爭的來臨。現在咱們,是在走鋼絲啊。”

齊一鳴道:“咱們的準備已經差不多就緒,大戰的陰雲已經降臨下來了。就算咱們不在藏南發動,美國人也會在伊拉克發動,是沒有什麼區別的。與其把主動權放在美國人手中,不如讓我們掌握。而且,我們跟印度之間爭議領土的矛盾無法調和,印度終究無法跟我們和諧共處的。而且我們的鄰國中,不適宜出現這樣一個大國。”

老人聽後點了點頭,但又劇烈地咳嗽了起來,齊一鳴連忙拿起一杯溫水,讓老人鎮一鎮,等老人地咳嗽平復,他又說道:“這一百歲呢,恐怕我是活不到了,不過活了九十九歲,聽起來也比一百歲吉祥很多。”

齊一鳴道:“您老人家還能再活九十九呢!”

老人看著他,道:“你小子都三十來歲了,看上去還跟當初剛見到你似的,說你再活九十九我是信的,我是不可能了。”

旋即老人又道:“我們這代人,目睹了國家從受人欺凌、混亂殘破、積貧積弱,到新中國成立,初生髮展,再到新時代取得大的發展,乃至到今天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也是值了。你這場大戰,恐怕還是要打上幾年的,我終究可能是看不到戰後中國確鑿登頂世界的盛況了,不過能夠預想到這一天,也是相當好的事情……”老人的聲音低沉下去,齊一鳴嚇了一跳,想要檢視老人的體徵。老人抬了抬手,道:“你別在這兒了,你也是大忙人,該忙你的忙你的去吧,這會兒哪邊估計都少不了你這一號人。我乏了,要休息一會兒啦,去吧,去吧。”特護走過來,拉了拉齊一鳴適示意讓他離開讓老人休息,齊一鳴點點頭,看了眼合上眼皮安眠的老人,一時有些悵然。

關注微信"和閱讀",回覆"免費"全站0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