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15:0的空戰

白麪黑廝

  

..全空優掛載的殲-1o共攜帶了8枚pl-12中距攔射彈和2枚pl-8近距格鬥彈,這不是殲-1o的極限空優掛載,但是是典型的掛法。

空軍手中的殲-1o具有多目標攻擊的能力,可以同時應付4個來犯目標,兩架加起來正好是8架飛機。這兩個已經沒有退路的飛行員,接連打出了8枚空空導彈,在大約4o多公里的距離上,攻擊向他們接近的韓國空軍戰機。

8枚pl-12一共命中了6枚,擊落了其中的4架戰機,而還沒等剩下的韓國戰機反應,兩架殲-1o又打出一波8枚pl-12,這一次天上的所有韓國戰機都被掃了下來。

就連兩個殲-1o飛行員都沒有想到會如此容易,他們只不過是通過相控陣雷達鎖定對手,然後射導彈,而他們的導彈自己就會找到敵機,將其擊落,乾淨利索。

不過對於兩個飛行員來說,他們的表演也就到此結束了,兩撥不要錢地攻擊,雖然將自己數量4倍的敵機全部擊落,可是他們最為倚仗的中距攔射彈pl-12也都打空了,雖然他們還剩下兩枚pl-8,但這個就是自衛武器,再打掉了他們就只剩下23mm機炮了。

“隊長,我們已經沒法完成任務了,請求撤退吧!”僚機飛行員焦急地說道,不過他語氣裡還有一絲興奮,因為根據系統顯示剛才有5架戰機是他的導彈擊落的,如果這是真正的戰爭的話,他已經成為王牌ace了。

也不知道長機是不是對僚機擊落的敵機比自己多而著惱,他嚷嚷道:“就跟這些棒子們拼了!革命軍人絕不貪生怕死。”

僚機再度拿出保密的理由壓住他:“隊長,我們已經沒什麼自保之力了,如果讓南朝鮮和美國人得去了我們的先進戰機和導彈的技術,咱們國家就危險了啊!”

雖然十分易怒和易激動,不過大事上長機飛行員還是拎得清的,惡狠狠地罵了一句恁娘,然後跟自己的僚機調頭往回撤去。

只不過出乎兩人意料的是,他們撤退後最先遇到的並不是追擊他們的韓國戰鬥機,而是趕來接應的pla空軍和海航的戰機。

就在那位衝動的空軍指揮官命令本來是截擊叛逃轟炸機的殲-1o進入韓國領空摧毀目標的時候,齊一鳴就知道這事兒要壞了。雖然事出有因,但是戰鬥機公然侵犯他國領空這不僅是對國際法的踐踏,而且還是對本國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踐踏,他已經很清楚,那位下了這個命令的指揮官要受到懲處了。

齊一鳴不管這位他都不知道名姓的指揮官會受到怎樣的處罰,可是他絕對不能看到兩架作為空軍最主力和最祕密戰機的殲-1o失陷在朝鮮半島之上。所以,不管這事情佔不佔理,他都必須管了。

身邊就有一位軍方大佬,齊一鳴立馬說動了劉華青下令,派出同樣駐紮在山東的海航飛豹大隊共8架戰機,外加自己在葫蘆島作為基地防禦武器的12架殲-1o戰機,一起升空,以高衝向黃海,他下達的作戰命令是——不惜一切代價,要將兩架深入敵境的殲-1o帶回來。

這事兒已經玩大了,齊一鳴不願意背本來不屬於自己的罪責,這個時候立即通過系統展開視訊會議,將詳細的情況彙報給了正在京師的****。

平太宗本來正在處理一項經濟改革座談會,但是現在無論什麼樣的會議他都得推遲了,坐在辦公室裡的還有楊德智、張艾平等大佬們,一個個都是眉頭緊蹙,面色不渝。

“幾位長們,現在情況已經演變到這樣混亂和複雜的地步了,我們再想要抽回來,反而會造成反效果,無論如何兩架戰鬥機一定要保回來,不能夠出問題。”齊一鳴通過視訊向幾位大佬們陳述道。

空軍司令王海這時候也到了,他的臉上表情是最精彩的,因為下命令的人就是空軍下屬的人,叛逃的也是空軍的,他現在整個人都是凌亂狀態的,看著一個個都不怎麼開心的大佬,他也不敢說些什麼。

後勤部長洪雪志點頭道:“飛機一定要保回來,而且不丟面子也是必須的,如果我們前倨後恭,恐怕就要被全世界看不起。”

平太宗點點頭,還是不表態。

齊一鳴再度道:“長們,現在當務之急應該先把情況立即通報美國方面,避免引起誤判。我們實際上已經佔到便宜了,擊落了南朝鮮的8架戰鬥機,打出了聲威,雖然是糊里糊塗地。呃,好吧,我的意見是,向美國提出,我們無意挑起爭端,事件的責任人我們要嚴加懲處,給韓國和美國一個交代,但是韓國也必須把叛徒無條件交給我們。另外,為了不讓我們在這次的事件中形象過於難看,可以考慮向韓國道歉,有必要的話意思意思一下,稍微賠償點東西。”

平太宗輕輕頷,道:“立即讓外交部通知美駐華使館,告訴他們這次事件是一個意外,我們無意挑釁,我們也會給美方和韓方一個交代的。”

雖然空軍的飛行員打掉了韓國的8架戰機,可是本質上這場戰鬥原本沒有必要打,而打贏了給國家帶來的並不是榮耀,而是無盡的麻煩,齊一鳴現在相信,平太宗和王海恐怕都恨不得把那個下命令入侵韓國領空的指揮員生啃了。

在另一頭,pla接應兩架殲-1o的機隊也已經與它們匯合了,只不過後面一腔悲憤的韓國空軍也跟了上來。

葫蘆島基地的殲-1o中隊飛在最前面,中隊長用公共頻道向韓國空軍用英語喊話道:“韓國空軍,韓國空軍,這次事件為誤會,重複,這次事件為誤會,請讓戰機脫離戰鬥,重複,請讓戰機脫離戰鬥。”

不過同伴的鮮血已經讓這些韓國空軍飛行員了瘋,或者他們並沒有聽懂中國飛行員的英語,又或者是某飛行員的個人情緒控制不住,一架f-4鬼怪戰機用掛載的機炮吊艙,朝著天上正在盤旋的殲-1o打出了一簇機炮炮彈。

還好這幾準頭不夠,擦著正在盤旋的殲-1o的下緣越了過去。

明顯對方缺乏善意的情況下,殲-1o中隊的隊長話道:“進入作戰陣型,進入作戰陣型!”

配合明顯高度嫻熟的殲-1o飛行員們本來就是以編隊的形式出動的,在空戰正式爆後,他們仍舊不慌不亂地按照空戰手冊,以集體陣型對抗已經分散開來的韓軍的f-4和f-5戰機。

中方和韓方的戰機數量差不多,不過戰機質量上和作戰水平上就差很多了,在一個交錯迎頭之後,殲-1o們如同在進行飛行表演一樣,居然在空中如同一朵盛放的大麗菊,他們或垂直爬升盤旋,或水平盤旋,僅僅是幾秒鐘的時間,居然已經完成了轉向,用自己的機頭指向了對手的機尾,也就是將對方全部咬住。

這群殲-1o飛行員可都是來自紅警基地的飛行員,真正的鐵石心腸,水平比起之前空軍突入韓國領空的兩位高了一層還不止。更加上他們之間的配合天衣無縫,形成的戰力足以令人咋舌。

數架殲-1o同時施放pl-8近程格鬥導彈,可在這樣的距離和角度上,f-4等二代戰機根本無法逃逸大過載而且格外靈敏的pl-8的追擊,這種導彈的命中率天生就會比中距彈pl-12大一些,戰鬥部也是經過大改的,擊中一枚在f-4這樣個頭不大的戰機上,就是絕對致命的!

韓軍無法想象pla空軍的戰機會有這樣靈敏的機動能力,他們根本沒有任何反擊之力地就像雪花一樣被擊落。這一波,殲-1o中隊又擊落了5架韓國戰機。

中隊長再度喊話:“我再次重複,不要無謂地送命,你們不是我們的對手,我們無意與你們交戰,請立即脫離戰鬥。”

這本來是好話,可是讓他說出來就好像在鄙視棒子們空戰能力渣渣一樣,自尊心強烈的棒子飛行員們哇哇大叫著用盡各種辦法想要甩開一直咬在自己背後的敵機,可是殲-1o就像牛皮糖一樣黏在他們屁股後面,不給他們絲毫機會。

“既然如此,那麼再見吧……”中隊長再度施放導彈,他的戰友們也同時向對手起了最後的一輪襲擊。這輪襲擊過後,天上再也沒有除了紅色八一五星之外的其他戰機的影子。

“敵機已被消滅,返航!”

仍舊在瀋陽的齊一鳴通過全軍通聯資料鏈路系統掌握著所有的事態,京師終南海里也是一樣,大佬們清楚地能夠看到螢幕右上角的戰績欄,己方損失:o,敵方損失:15。

平太宗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對左右道:“這事情恐怕沒辦法善了了,通知各單位,進行一級戰備吧。”

他想了想,又道:“樣子總得做足,這事情坦白講問題出在咱們自家身上,我們主動一個道歉宣告,爭取國際社會諒解吧。嗯,小齊,國際談判這方面你比較在行,如果美國韓國不打算開戰的話,還是由你配合外交部談一談吧。”

齊一鳴只能臨危受命,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