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美國的觀點

白麪黑廝

  

..中**機進入韓國領空追擊叛逃轟炸機事件不出意外地震驚了世界,不過是一種特別詭異的方式——中國自了。

開張沒幾天的外交部新聞辦公室召開了第一次新聞佈會,外交部新任新聞言人,也是外交部的副部長錢祈深在當事各方還沒有搞清楚事情到底是怎麼樣的時候,就第一時間代表“肇事國”prc言了。

“下面對這次意外事件的經過向各方進行陳述:於今日上午,我濟空一架轟-5轟炸機在訓練時突然偏離訓練空域,並中斷通訊。濟空某航空師指揮部立即起飛兩架戰鬥機進行攔截,不過因為距離太遠,叛逃轟炸機遁入韓國境內。此時,某航空師指揮員在未向上級請示的情況下,擅自命令兩架戰鬥機進入韓國領空,並尋找叛逃軍機。在韓**機進行攔截時,為自保,兩架我國戰機進行了反制,期間韓方遭受了一定損失。

其後在確定無法完成任務後,兩架我戰機返航,並遭到了韓方戰機的追擊。為保護我方戰機,接應戰機向韓方喊話而韓方出於激動情緒未理會我方解釋,並向我接應戰機攻擊。我戰機被迫反擊,並造成了韓方一定損失。”

“……對於大韓民國遭受的損失,我國深表遺憾和歉意。我方承認造成這次意外事件的主要責任在我方,是擅自下達不合理作戰指令的空軍指揮官査永信造成的人道主義悲劇,對此我國向韓方承諾,將對肇事者進行嚴懲,同時向受害人家屬表達誠摯歉意和慰問,並願意為受害者家屬進行力所能及的幫助賠償……我方願與韓方一道,為維護東北亞和平做出努力,通過協商和對話的方式,解決以上問題,並促使類似世界不再生……”

誰也想不到,天朝居然把身段放得這麼低,而且這麼有眼色。按照國際法,毫無疑問犯錯誤的是天朝一邊,可是在被害人還沒有反應的時候,這天朝居然如此反常地自己跳出來打自己的臉,說自己做錯了,請求大家原諒。

反正不管事情本身如何,對於天朝這樣光棍地認慫,國際社會的反應還是比較積極的。

華盛頓,白宮。

鷹醬家的大統領里根前些日子還短暫的因為手術讓老布什當了8個小時的總統,不過回來也沒多久,就現了正穩步成為美利堅的新盟友的中國人又捅了一個大簍子。

國務卿舒爾茨整理著從駐華使館來的各種機密的和不機密的訊息,說道:“中國人這一次很上道啊,看樣子確實如他們所說的,這是一次意外事件,那位擅自出進入韓國領空命令的指揮官已經被控制起來了,接下來可能就會面臨嚴重的處理。”

里根任內是以對蘇聯的強硬而聞名的,對華政策大體是模稜兩可之間,他是保守主義的強烈**者,不過後期又以實用主義指導他的對華關係學,去年還曾訪華並且開展了大量工作,例如將中國列入友好的非盟國中,使得黑鷹等一系列軍品能夠出口中國。

這位以魅力著稱的總統說道:“但中國人犯了錯,卻沒有悔改的意思,他們進入了韓國人的領空,卻沒有按照正常管理接受迫降,最終釀成了慘劇。”

國防部長溫伯格微笑著說道:“總統先生,恕我直言,沒有一個具有榮譽感的空軍會接受別國的迫降的,即便是他們不佔理。想一想我們就能明白了,比如我們進入了古巴的領空,難道我們會接受古巴的迫降嗎?”

舒爾茨笑著附和道:“當然不會,我們會給他們扔上幾千磅炸藥。”

里根跟著呵呵一笑,似乎根本不對韓國的損失在意,道:“可是我們是美利堅,他們不過是**的老鼠們。”

舒爾茨還是很耐心地道:“總統先生,我們經過多個智庫的分析,得出的結論是,現在只要放任中國繼續他們這種開放市場經濟的步調,用不了多少時間,就會面臨逐漸崛起的有產階級的壓力,而不得不把權力分出去,而那個時候他們的力量會逐漸衰弱,直到有一天,一個新的中國的、民主的政府會出現,最終清算,到時候那樣的中國將會和我們沒什麼兩樣。”

里根撇了撇嘴道:“嗯,一個國內問題複雜,各個族群矛盾嚴重,又鍾愛內鬥的民主國家,會極大地壓抑他們能夠煥的力量,而成為我們美國的優秀市場、跟隨我們全球戰略的搖旗者。”

舒爾茨點頭說:“所以,我們應該以拉攏和引導中國為主,而不是以對付蘇聯的方式對付他們。更何況,我認為在這一件事情上,中國人比較給面子了,在他們召開新聞佈會之前,提前向我們通報了事情的經過,這是一種不錯的現象,最起碼在中國人的心目中,我們是需要一個交代的責任方,我們的態度是重要的,他們需要對我們足夠看重。”

里根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們儘量把這事情冷處理?”

現在的韓國仍舊是軍政府統治,也就是被後世審判了的全斗煥做總統。為了拿住權力,全斗煥對美國可謂是言聽計從,所以全斗煥政府是什麼意思,根本沒有價值,到底如何處理,還是美國乾爸爸說的算。

空軍部長拉塞爾洛克趁機言道:“各位,我想提醒大家一點的是,我們雖然需要拉攏中國,但是中國人在這一次表現出來的力量實在太令人匪夷所思了。他們用兩架戰機擊落了8架f-4和f-5,然後他們第二梯隊接應的戰機,又擊落了7架f-4和f-5,而本身他們沒有損失一架戰機。這說明了什麼?這說明了中國空軍的技術水平已經提高到了至少在亞太地區,除了我們之外最強的一支力量,甚至悲觀的說,如果他們的數量能夠保證足夠,我們甚至無法保證能夠絕對壓制住他們。”

眾人原本樂觀的表情都已經收了起來,里根也嚴肅地問他道:“我們的f-15、f-16也無法對抗中國人的戰機嗎?開什麼玩笑,如果中國人真的那麼厲害,為什麼會願意花幾十億美元購買格魯門的f-14?”

洛克則道:“也許他們想要學到更多的東西,或者他們本身的戰機還有不完善的地方。可能性很多,我無法預料。但是我需要提醒各位紳士,從中**隊的快展上面,可以預見的是,他們將至少成長為一支地區性的強大軍事存在,不僅僅是人海一般的6軍,現在他們也在致力於搞高科技戰爭裝備。我們先前預估那一場十年的混亂並沒有給他們造成太大的影響,反而在一些領域他們反而有了一定的突破。我之前看到了格魯門提交的一份報告,格魯門想要從中國獲得他們的導彈技術、電子元器件技術等,這就說明了,這些領域,他們走得比我們可能還要靠前。”

副總統老布什曾經擔任過駐華代辦,他算是最有言權的人了,他說道:“我不是特別能理解,經歷了那樣一場混亂後,為什麼他們還能迸出這樣的力量,也許中國本來就是一個值得敬畏的對手吧。或許我們的對華政策應該再努力一些,拓展到其他的方面。如中國人很聰明,我記得我國多位諾貝爾得主都是華裔,曼哈頓計劃、阿波羅計劃都有華裔的身影,我們應該加強對中國人才的吸收,特別是在現在,只有掌握了人才,掌握了高科技,才能夠主宰將來。同時,與中國進一步交好也是有必要的,他們需要錢、需要經驗、也需要科技,我們可以各取所需,增強同盟關係,這對於蘇聯來說是個有效的遏制,我們也會憑藉這個機會更加了解中國人,以調整更靈活的策略對付他們,遏制這個有可能對於我們的世界領導權產生遏制的國家。”

幾位內閣的重要成員都表示贊同,舒爾茨又說道:“長期性的戰略是如此的,不過這一次,我建議我們還是拿捏中國一下的好,不過也要掌握分寸,據說這個國家的人有著特別敏感的民族自尊心,如果弄巧成拙,搞出他們國內的反美情緒那就不好了。”

里根笑道:“這還不簡單,讓韓國人打頭陣,對他們聲討。”

老布什搖頭道:“效果不會很好,軍事上中國壓過了韓國一頭,現在明顯韓國無法僅憑自己的力量在他們身上得到什麼好處,所以缺少我們從中調解是不可能的,但我們插手進去,就容易鬧得一身腥。好吧,無論如何,先讓兩邊坐下來談一談吧,獅子大開口不可能,但最起碼也要讓韓國和我們都能接受。”

里根點頭道:“那好吧,舒爾茨先生,請你讓你的底下人表一份措辭嚴謹,並不帶有什麼立場性的宣告,差不多就是讓雙方保持克制,對事件表示遺憾,對韓國表示慰問,對中國積極認錯的態度表示歡迎,希望雙方以和平談判的方式解決這次爭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