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7 莫桑比克海峽之戰(二)

白麪黑廝

  

中國海軍奪下迭戈加西亞島後,兩艘突襲驅逐艦並沒有再度進入水中,而是作為島上的固定炮臺暫時使用。同時隨艦隊行動的登陸工程部隊也快速地對島上的機場等設施進行了搶修,使其能夠重新投入使用。

處於印度洋正中的迭戈加西亞島的重要戰略地位不言而喻,中國奪取該島後,能夠平衡自己在東西印度洋的防禦力,在此部署大量的海軍航空兵機群,也有助於在之後的戰鬥中佔據有利地位。

pla立即經過緬甸轉場一次,調集一整個團的逆火轟炸機以及一整個團的殲9戰鬥機,目的就是增強區域海域的反艦能力。逆火轟炸機在從俄羅斯引()進(之後,直接取代了稍稍落後的轟6k中程轟炸機,成為了中國戰術轟炸的核心兵器。一開始空軍裝備了160架,但其後越用越順手,開始追加訂單,由西飛進行製造,以至於到大戰發端時,西飛手中還有大量的逆火轟炸機的訂單。

而且不僅空軍裝備了不少的逆火,海航也是藉著這個機會再度裝備了轟炸機這個機型。因為改進中國化版的圖22逆火可以攜帶中國鷹擊系列的多型反艦導彈作戰,執行空基反艦作戰任務,而且極大的彌補了諸如殲-6、殲-l等戰機有效航程和作戰半徑不足的缺點。

美國和北約也將逆火視為一個嚴重的威脅,這種超音速轟炸機的飛行速度快,而且經中國該進後航程也不算近,36公里的作戰半徑是綽綽有餘,更加折磨人的還是中國大量裝備了這型轟炸機。這型轟炸機使用的武器還主要是射程上千公里的巡航導彈,就算是反艦導彈也是三四百公里的遠端反艦導彈,基本上都能夠實現防區外打擊這樣的效果。為了對付這種轟炸機,美軍甚至考慮研發一種能夠高空高速攔截的戰鬥機,也給正在研發的b3下了必須達到馬赫2-以上的標準,讓洛克希德馬丁抓破了頭皮,因為他們一開始只給b3肥電設計了馬赫6的時速。

丟失迭戈加西亞島本身就在美國人的預料之中,戰場上沒有說一點代價不付出就能夠獲得輝煌勝利的,美國人對於這個道理知之甚深。不過他們對於開通南非到印度的海上走廊也越來越熱切。以尼米茲號航母為首的美國遠征艦隊在南非的開普敦港短暫停靠,然後啟程進入印度洋,尋找中國艦隊進行決戰。

中國海軍印度洋艦隊的司令官張菊座卻不想要給美國人他們想要的東西,雖然中國人不畏懼一場大規模的海上決戰,但是決戰之前,張菊座還是秉承了傳統的中國謀略戰術思想,要極大限度內削弱美國海軍遠征艦隊的力量,使其疲勞、心驚而且士氣低落。

能夠完成這個任務的最好武器,就是中國的潛艇了

印度洋艦隊現部署了幾十艘常規動力和核動力的潛艇,除了一部分是跟隨艦隊活動進行反潛和護航任務,其他大都都獨自航行在深海之中,像是孤狼一樣,但只要發現了敵人,就會發動最猛烈和凶狠的攻擊。

美軍也明白自己進入印度洋後,就會面臨中國海軍潛艇的超大威脅,為了應對這一威脅,美軍遠征艦隊司令康奈爾請求指揮部,調集了數十艘固定翼反潛機,包括p3和新開發地pb海神,進駐南非的機場,附近海域乃至更遠的阿拉伯海海域進行巡航,以對中國的潛艇部隊進行發現和打擊。

不過美軍向東北方向進入阿拉伯海的反潛機基本上都會遭到中國駐索馬利亞的戰鬥機的攔截,而且這種攔截並不是警告驅逐了,中美已經處於實質性戰爭狀態,只要發現了美國飛機,中國戰鬥機必然會毫不留情的將其擊落,所以美軍能在更遠地區實現反潛作戰的可能性也比較低。索性至少能夠加強在南非沿岸艦隊航行的安全。

不過這樣仍然無法阻止神出鬼沒的中國潛艇對美國及其盟友艦隊的襲擊。首先遭殃的是南非的勇士級導彈快艇馬克漢達號,這型小型海軍艦艇排水量只有450噸,沒有什麼續航能力,主要就是在近岸活動。不過就是在近海地區進行巡航的時候,該艇遭到了一艘中國096型核潛艇的盯梢,在其全無所覺的情況下,中國核潛艇發射了一枚輕型魚雷將其擊沉,全艇五十多名官兵,有二十多人命喪大海。

不過北約盟軍艦隊的水下夢魘這才是僅僅開端,緊接著,在南非以東海域進行航行的加拿大哈利法克斯級護衛艦也遭到了中國潛艇的襲擊,中國核潛艇一口氣打出了多枚魚雷,全部命中了這艘三千來噸的護衛艦,並將其攔腰斬斷

盟友艦艇的連續損失,讓艦隊司令康奈爾十分震驚和緊張,他甚至表示:“如果不能確保我們的航路上沒有埋伏著中國人的潛艇,我們的遠征艦隊是不會進入印度洋與中國人開戰的,我們要對我們的小夥子們負責”

雖然這麼說,康奈爾還是不斷地派遣反潛機和具備反潛戰力的艦艇不斷地對海域內進行掃蕩,他並不知道這個海區到底有多少艘中國人的潛艇,但是如果沒有發現一艘並擊沉一艘的話,他是不可能感到安心的。

美國人的運氣還是不錯的,在馬達加斯加島的南端三百多公里的地方,美國反潛艦隊發現了一個陌生的水聲訊號,並判斷為中國的潛艇,隨後多架反潛機飛臨這一海域,投放了大量的聲吶浮標,而反潛艦上的反潛直升機也在不斷地來回穿行,對這個水聲訊號進行定位。

“艦長,我們頭頂的聲吶浮標太多了,只要我們一動彈,必然會被他們給發現”這艘09-型攻擊核潛艇上的政委有些焦急地對艦長說道,因為當潛艇兵的習慣,他們說話的聲音都非常的小。

這艘09-型核潛艇此刻潛藏在20多米深的海床之上,這裡的海底情況他們瞭若指掌,在這樣危急的圍捕之中,艦長當機立斷將潛艇當做了海底的一塊巨石,停在了海床上面,徹底停止了自己的行動。

本身這樣的事情是相當危險的,因為沒有人知道潛艇停在海床上後還能否再度升起來,在這麼多年的潛艇兵訓練和戰鬥的經驗裡,只有現在已經是海軍司令部高官的那個潛艇天才李淳做過這樣的事情。恰巧這艘09-潛艇上的艦長就是當年戲耍北約艦隊的潛艇戰天才李淳的粉絲,李淳的所有戰例他都分析過,在此刻他才這麼大膽地讓核潛艇停在海床上,以逃避對手的偵測。

這也算不上什麼太好的辦法,雖然因為艦艇靜止,敵人不可能發現其存在,但是自己也被完全困在了這一海區,這艘核潛艇已經出航一個多月了,他們艦上的補給最多還能堅持不到一個月,如果這一個月內敵人犯軸,就是要把這個海區封鎖,而且本方還沒有對其進行解圍的話,那麼這艘核潛艇沒有被擊沉也跟被擊沉沒有什麼區別了。

更加蛋疼的是,擔心被敵人發現自己的蹤影,核潛艇無法主動與外界進行通訊聯絡,此刻是出於完全的無線電靜默的狀態的。他們無法通知印度洋艦隊本部自己的位置,並且通知他們發兵來救,現在的他們是無助的。

艦長年紀並不大,但是卻很沉穩,他扶著桌子的邊緣,沉著地說道:“等,我們等下去,作為潛艇兵,我們最大的美德就是耐性。為了等敵人上鉤,我們可以呆在水下一個月,為了等敵人離開,我們也會在水下等一個月,就算我們被悶死在這個大鐵罐子中,時機不到,我們絕不行動,這就是我們潛艇兵應該有的覺悟”

武器長有些遺憾地道:“如果我們駕駛的是096可以跑出40節以上的航速,而且還有對魚雷的反制武器,那麼才不會顧及這些小丑呢,想要跑就會跑了。”

艦長皺皺眉頭道:“這個時候不是我們怨念武器不夠先進的時候,戰爭也不僅僅是打武器裝備的,更要打我們官兵們的戰術素質和心理素質,我相信我自己,我更相信我們全體大家,我也相信這艘跟隨我們一年多的潛艇,我們一起,一定能夠勝利走出去的”

艦長的話鼓舞了大家,不過礙於保持安靜,大家不能齊聲喝一聲什麼的,只是安靜地在各自的戰位上,執行自己的本職工作。

水下的中國潛艇兵們很焦灼,而水面上和空中的美軍反潛兵們也不是多麼好過。遠征艦隊的指揮官康奈爾已經下了死命令,他必須看到一艘中國潛艇被擊沉,否則他們這些傢伙就不要回來見他了。北約艦隊遭到了中國潛艇部隊的嚴重打擊,他們很需要這樣的一個戰果,向自己和世人宣告,中國的潛艇並不可怕,是可以戰勝的。

只是不論美軍佩裡級護衛艦的拖曳聲吶和p3的聲吶浮標怎麼探測,都是不能再度找到剛才的那個水聲訊號了,那艘中國人的潛艇像是迷失在了這片海域中一樣。

“長官,我們已經在這個海域完整地進行了一遍排查了,還是沒有發現那艘敵方潛艇的蹤跡,會不會是他們已經從這裡撤離了?”

布恩號護衛艦的艦長對此深表懷疑,他道:“不可能的,如果這艘潛艇高速離開,我們更容易發現她的蹤跡,她絕對沒有離開這片海域的,只是這個狡猾的傢伙藏在了什麼地方,讓我們探測不到。一遍無法抓到她,我們就來兩遍、三遍,我們有大把的時間跟她耗下去”

通訊部門的人又回報:“弗吉尼亞號核潛艇和新罕布什爾號核潛艇已經進入作業海區,加入到了我們的反潛作戰中”

布恩號艦長一揮拳頭道:“太好了,越多的人加入我們勝算越大”

本位面中取代海狼級的弗吉尼亞級並未出現,美國人對海狼級進行了重新地設計,在沒有減弱其戰力多少的情況下,開闢了海狼級的bc11型號。而弗吉尼亞號核潛艇和新罕布什爾號核潛艇都屬於海狼級的bc11這一批次。總體戰力上,海狼級要超出中國的09-不少。

不過就在美國反潛艦隊得到了強力支援的時候,不好的事情也同時發生了。

原本平靜的布恩號上突然警報大作,讓所有艦上官兵大驚失色。有軍官喊道:“是反艦導彈,我們被反艦導彈瞄準了,該死的,到底是誰發的導彈,根本沒有任何敵人的蹤影啊”

“轟炸機,居然是中國人的轟炸機”

在這個海區正好是迭戈加西亞基地剛部署的逆火轟炸機的作戰半徑之內,而逆火轟炸機正在執行任務,接到了本方潛艇有可能處於危險中的情報後,立即趕往附近空域,並在衛星的協助定位下發射了多枚鷹擊-2反艦導彈。這些長射程的反艦導彈甚至在艦艇雷達發現轟炸機之前就能夠發射,而中國轟炸機也絕不逞能,在發射了反艦導彈之後,立馬開超音速扭頭返航。

美軍在海域內是有兩艘阿歷伯克級驅逐艦的,面對中國人的反艦導彈襲擊,立即開啟神盾系統對其進行反制,美軍發射了多枚標準導彈,並且開啟了自己的密集陣,但是仍舊有兩枚導彈穿過了美國神盾艦構築的防禦網,擊中了布恩號。鷹擊-2作為重型反艦導彈,一擊命中406多噸的護衛艦,就能將其擊沉,更別提兩枚了。

布恩號上美軍水兵當場死亡三十多人,隨後還有不少人溺死,而布恩號更是連搶救都不用,直接沉入了大海之中

而正當美軍驚魂甫定的時候,其他艦隻的告警器又奉命大作了。

“怎麼還有反艦導彈?中國轟炸機不是走了嗎?”

“哦,我的上帝,這裡居然還有其他中國潛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