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5 抓捕GZJY

白麪黑廝

  

微博大v李立拆正在家中吃泡麵,熱水煮開扔進鍋裡,放了兩個笨雞蛋,煮完撈出來李立拆邊吃邊進行著今天自己的工作。這個三十多歲的男人當年曾經當過一陣律師,而且還是號稱維權律師,專門給那些被徵地或者被權力部門欺負的普通人討回公道。

不過很快李立拆的工作性質轉變了,成了藉助案子要挾政府,要求機關上的人出錢私了,不然即把事情鬧大,讓那些官員升遷無望,考評掛零。而且李立拆還不斷地藉助媒體的力量,讓自己出名,他挑的案子全都是那些無理講三分的,憑著自己一張三寸不爛之舌,以及把是非攪渾的本事,李立拆很快就成了業界非常有名的人物了。

真正遇到不平的普通老百姓要維權,一般都會選擇比較正常的上訪和聯絡人大代表的形式,而真的要鬧的人才選擇李立拆這種模式。原本李立拆靠著這樣的路子,一邊勒索,一邊賺眼球,混得風生水起,可是後來律師從業人員改革使得律師定期需要參加資格考試,而李立拆這樣的貨色顯然無法通過,他就失去了自己的律師證,成為了無業遊民

之後這廝又把自己塑造成了受到公權力迫害的人士,為普通草民聲張正義的旗手,並且在微博上不斷髮出一些出位的言論,使得他越來越成為一個典型的。乃至,在一年後的某個時候,李立拆受到了一個匿名的基金會的支援,對他抹黑政府和cpc的行為用真金白銀進行資助。

李立拆很快想明白了這個基金會是什麼性質,也知道自己的行為可能已經構成了違法犯罪,而且是最為嚴重的那一種,可是金錢的誘惑以及對方許諾給他的後路,使得李立拆最終更加賣力地進行著自己的工作。

不過雖然國外有資金對他支援,但是李立拆是花錢大手大腳的型別,而且生活作風也不好,所以花錢如流水,每到一些時候總是過得比較拮据。當然,他這時候可以發表更多的“見解”,讓他的洋主子們滿意,這樣就能獲得更多的資金。

一邊吃著泡麵,一面又編造著自己的新文章,他這次抨擊的是中國對印度發動戰爭的事情,在電腦前李立拆忘情地書寫著:“……印度,一個亞洲民主明珠,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有著幾千年燦爛文明以及溫和先進的國家,這裡有著各種值得我們學習的東西,當中國還在自誇糧食能夠勉強自給,實際上大量依靠進口的時候,印度的糧食自給率已經在百分之一百七十,而他們的人口與中國相差無幾;

當中國號稱it業皇冠之國,向全世界出口大量軟體產品的時候,沒有人能夠想到,其實大量的程式碼是外包給印度軟體業去做的,印度軟體工程師的勤奮、天賦,是中國碼農們比不了的,可以說中國軟體業的昌盛,完全是依靠印度的幫忙;

中國文化市場一片荒蕪,有著各種各樣明文或者潛規則的限制時,印度自由的文化市場誕生了寶萊塢,每年製作世界上最多的電影,這是中國人望塵莫及的能力和創造力;

印度還是世界人才的寶庫,因為其教育是從小學到大學完而且絕對公平的,所以誕生了泰戈爾、甘地等一眾英才,印度的留學生在歐美是最優秀的,美國大學紛紛爭搶印度裔的學生,在諸多科學領域,印度裔科學家也佔了非常重大的比重

這樣一個優秀而且美好的國家,就被中國以自己陰謀策劃的暴動為名而侵略了她。中國政府不僅想要荼毒善良的中國人民,還想要把黑暗帶去亞洲的民主明珠。現在,中國政府更加不自量力,想要聯合那些不民主的獨裁國家,對抗歐美先進國家,這是必然失敗的我們不能坐視我們的兒女兄弟被獨裁的政府送上戰場送命當炮灰,不能讓我們跟著這個不義的政權走向深淵,也許是時候發出我們的聲音,擁抱民主和自由,並享受自由以及和平了”

寫完了這一段,李立拆十分滿意,雖然一些細節上還需要繼續潤色,不過他認為氣氛和情緒都到位了,畢竟他做這樣的事情已經做得熟稔了,也知道什麼樣的話能夠煽動起網上一部分人的情緒,對於他來說,這就像是代入公式做數學題一樣簡單,並沒有什麼複雜的東西存在。

將最後的方便麵湯喝完,李立拆按下了傳送鍵,準備一會兒打個電話去,讓自己的洋主子們給自己快些發工資,現在以泡麵為生的日子實在太難過了。

就在他準備打電話的時候,突然門鈴響了,因為李立拆離群索居,也沒什麼真正的朋友,所以他並沒什麼訪客。

“誰啊?”李立拆問道。

“查水錶的。”

李立拆喊道:“我們家水錶在樓道里”

“哦,那我去看看。”

又沒過幾分鐘,突然李立拆家的門鈴又響了。

“都告訴你了在樓道里怎麼還來?”

這回事另一個人的聲音:“我是送快遞的。”

“放屁,送快遞的能不先打電話來確認?”

門外一個比較粗獷的聲音響起:“媽蛋,哪特麼這麼多廢話,叫你開門你就開門”

這回李立拆也知道是碰上執法人員了,他的心也虛了一些,不過還是壯著膽子喊道:“你們是誰啊,私闖民宅我會報警的”

“我們就是警察,李立拆,你的事兒犯了,趕緊開門跟我們走一趟”

李立拆當即就像翻窗子逃跑,可是他住的是高層,這裡是二十幾樓,翻出去也沒處跑就被警察們給困在了屋子裡

“你們說是警察我就相信麼?我要看你們的證件,看你們的逮捕令”

他扒在門口,想要透過貓眼去看,可是剛一挨上去,他家的門就被直接踹開,李立拆直接被撞到在地,兩個便衣衝進去將他拷了起來。

剛才那說話聲音粗豪的警察甩出了自己的警徽和逮捕證,“你要看給你看個夠”

李立拆這才慌了:“你們憑什麼逮捕我,我又沒犯法,你們這是非法拘禁”

警察揮拳就想打他,被旁邊的同事攔住了,直道:“張哥,為這種小人背處分不值當。”

粗獷警察哼了一聲道:“犯了什麼法?恐怕你自己知道的一清二楚吧,我身邊這位就是國安的同志,你勾結外國情報機關的證據確鑿,而且在國家宣佈戰時狀態的時候妖言惑眾,也是不能饒恕的罪行,呵呵,你不是老提法制法治麼?咱們國家就是法治國家,現在就拿法治了你”

李立拆更加恐慌,他甚至跪在地上都沒了什麼力氣,眼睛裡還往外淌淚,連聲道:“警官,警官,你一定是搞錯了,我是守法公民,我之前還是律師啊,怎麼可能會知法犯法呢,一定是搞錯了啊”

粗獷警察一把提著他的領子把他提了起來,陰陰地一笑:“你犯沒犯法,你自己說了不算,我也說了不算,法庭上說了算,現在還請你這個守法公民配合我們進行調查吧,要是真像你說的,你于于淨淨,本人我把你八抬大轎抬回家”

李立拆這會兒還在犯渾:“我們家樓梯窄,八抬大轎上不來……”

粗獷警察被他氣得一口氣差點沒上來,伸巴掌又想抽人,還是被幾個同事給抱住了。

“不囉嗦了,再跟他扯淡估計得氣得少活三年。這麼個王八玩意兒,前線戰士浴血奮戰,他在後面架秧子起禍事,我看著當場槍斃都算輕饒他,這麼樣的東西留在國家太多,還建什麼四個現代化。”

同事笑他:“你都些什麼年代的口號啊,還四個現代化呢。”

粗獷警察笑道:“小時候順嘴太多,現在都忘不了。”

李立拆被幾個警察扭送公安局了,像是他這樣的有些影響力的,在這一波的全國性清掃中,落網不下上千人。這些人相當一部分是跟李立拆一樣拿著國外什麼基金會或者非營利組織的資金供應的,簡單來說就是拿錢辦事兒的水軍,只不過水的層次更高一些。

戰略局是這次打擊全國輿論界負面聲音的關鍵力量,所根據的最重要法理依據就是國家制定的戰時法條。戰時狀態不僅僅有著各種社會和經濟上的強制行為,對於這類擴散無根據的不利聲音,影響國民情緒和戰士士氣的行為,也是要進行專政的。也是藉著這個機會,齊一鳴要將國內那些比較有影響力不願意做中國人,願意做外國奴的傢伙好好收拾一遍,未來的中國這樣的奴性狗子,還是不要存在的好。

美國歐洲等國家對於中國抓捕這些輿論界“精英”的做法大加譴責,斥責中國迫害人權和言論自由。而中國隨後公佈出的歐美等國用金錢收買這些的證據,更是讓中國國民群情激奮。美國也假裝沒有看到,而是一個勁兒的強調中國獨裁、霸權、不民主等等屬性,還不斷地自我感覺良好地登高一呼,似乎認為自己一號召,中國廣大熱愛自由民主的人民就會揭竿而起,成為美國的帶路黨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