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 拉攏孟加拉

白麪黑廝

  

中國國內在為戰爭做著各種準備,並掃清各種障礙的時候,中美為主導的世界大戰也在高速地運轉著,並不斷地將更多的國家捲入到這場戰爭中來。在美國和北約惜敗於莫三比克海峽之後,幾大歐洲國家相繼宣佈將對美國進行更多的支援,而大洋洲的澳大利亞也正在急速的向美國靠近著,準備允許美國使用澳洲的軍事設施進行戰爭。

另一邊,超級植物換來的與沙特同盟尚未完全公佈,不過沙特已經開始集結自己的部隊,並開始讓中國向他們提供更多的武器裝備和物資,以應對之後有可能發生的危急情況了。

此時,中國動手的重點還是在南亞次大陸上,除了拉動了巴基斯坦成為自己非常有力的馬前卒之外,中國還對當年的東巴基斯坦,也就是現在的孟加拉國,開始了外交行動,準備爭取孟加拉國也加入自己的軍事同盟中,對印度實行東西方向的兩面包圍。

香港,孟加拉國的政府官員哈米德是打著參加國際衛生組織的一次會議而來的,不過參加衛生組織的會議並不重要,他真正的身份是代表總統巴德爾多扎·喬杜裡而來的總統特使,專門就中國不久前向他們提出的一個難以拒絕的提案,與中國的外交代表進行溝通與磋商。

哈米德在進行談判前,腦袋裡總是不斷地閃過中國人提出的東西——孟加拉國配合中**隊行動,孟加拉國得到原本屬於印度的西孟加拉邦,將孟加拉合併為一。雖然很久以來的分離讓孟加拉國和西孟加拉邦,即便同為孟加拉人,也已經出現了種種的不同,甚至還存在一定矛盾。

但是對於孟加拉人來說,能夠將這個部分統一到自己的國家中來,無疑是一件足以⊥人振奮和幸福的事情。孟加拉的國土也會因此增長近一半,而人口也會因此破2億。雖然即便統一之後,孟加拉同樣是一個貧窮的國家,但是中國又再度像孟加拉國許諾,戰後會促進孟加拉國的經濟發展,尤其是基礎設施建設方面,中國將提供更大的資源和力量幫助當地人建設自己的國家。

哈米德最終在香港的一處酒店中祕密地會見了中國外交部的一名高階官員。

“先生,在香港您還過得習慣麼?”官員客套地問道。

“香港不愧是國際性的大都市,她的繁華讓孟加拉國的所有城市加在一起都黯然失色。”說到這裡哈米德的口氣既是羨慕又是遺憾。

官員寬慰道:“孟加拉國有著自己的巨大潛力,相信有一天一定會發展成富足的現代國家的。”

“那就借您吉言了。”哈米德客套的說道。

他很快又話鋒一轉,說到了他最為關心的話題:“中國方面難道還有計劃繼續對印度進行打擊麼?畢竟中國出兵的理由,藏南問題已經成功解決了,中國奪回了自己的有爭議性土地,為什麼還要繼續對印度出手呢?”

官員攤攤手說道:“如您所見,現在戰爭的發展已經使我們超出了正常計劃的範疇。戰爭正在變得規模越來越大、烈度越來越高,印度已經加入到了北約當中,現在我們的一應作戰目的,已經跟收復藏南之類什麼的沒有關係了,而是徹底將北約擊敗,奪取最終的勝利。顯然如果印度還由著自己的性子這樣搞下去,我們很可能看到美國的、英國的、法國的、德國的、澳大利亞的、加拿大的等等國家的士兵在印度登陸,然後成為我們的敵人。所以,趁著這個機會,我國希望對南亞次大陸進行全面性的掌控,徹底把美軍和歐洲部隊從南亞次大陸上趕出去。”

官員又笑著對哈米德說道:“要做到這一切,顯然沒有孟加拉國的幫助,我們是沒有辦法完成的。”

哈米德忐忑的問道:“那您需要我和我的國家做些什麼呢?”

官員看到哈米德有些上鉤,從資料夾中拿出了一份清單,這份清單上只有寥寥十幾行字,上面寫著的全都是物資的名稱和數量,意思再顯然不過,如果孟加拉國決心加入中國組建的軍事同盟,這些物資全部都是孟加拉國的。

“我們還會為貴國的軍隊提供一批武器裝備,加入到對印度軍隊的作戰中,這批裝備總價值將會近2億bnh,折算起來超過6億美元,足夠裝備一支重灌師,這樣一來對於我們推進戰爭的程序起到重大的幫助。”官員繼續慫恿。

這幾年孟加拉也曾是中**火的重要出口市場,只不過孟加拉國極為貧窮,所以能夠拿出來提高國防的錢是比較有限的。如果能夠白得到中國接濟的武器,甚至隨著戰爭的進行拿到更多類似的東西,對於孟加拉國的加強也是不言而喻的。

哈米德仍舊是十分緊張,他說道:“我們十分感謝中國朋友的慷慨,可是因為一個朋友而得罪另一個朋友,顯然是不怎麼體面的一件事。孟加拉國實在是太小了,力量也是太過薄弱,印度和中國,我們無論是對誰卑躬屈膝,都有可能遭到另一方的報復性攻擊,這也是我們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外交部的官員指了指桌上的地圖笑道:“我們中國與外國相處不搞我主你從的那一套,我們所能夠給出的也絕對不僅僅是一些援助性的武器和其他物資,孟加拉國能夠在這場戰爭中得到的,就是獲得同樣是孟加拉人居住的印度的西孟加拉邦,將自己孟加拉邦人的主要聚居地捏合成一個新的國家。而我相信,這一定是印度和美國人無法在戰後給你們的條件。甚至如果時機成熟,印度還是可能考慮在大戰中將孟加拉國一併吞下,還原當年尼赫魯的大印度斯坦的野心。”

哈米德看著桌上的地圖,西孟加拉邦和孟加拉國用著兩種不同的顏色標記著,讓哈米德有一些莫名的感傷。而腦中將這兩部分捏合在一起的心思,自從萌芽之後就開始了不斷地壯大。

哈米德沒有什麼決定權,但是卻可以向總統彙報,在他心中已經對於投奔中國,有了高度的認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