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6 策應戰場

白麪黑廝

  

馬達加斯加的鏖戰即將爆發,而富有戰略意識的中國人卻不會僅僅把精力投注在一片戰場之上,不論是齊一鳴還是軍方都沒有忘記將美軍拒止在印度洋之外的目的是什麼,那就是徹底掌握南亞次大陸,以真正控扼印度洋戰區。要完成這個目標,其實真正的敵人只有一個,那就是印度。

pla在南亞東線戰場出動了南亞第三方面軍,徹底將印軍從印度的東北邦趕了出去,這當然僅僅是戰鬥的開始,中國同樣還在醞釀著更大的攻勢。處於西線的中國南亞第二方面軍,以及巴基斯坦陸軍兩個集團軍,已經基本完成了戰區指揮系統的統合,巴基斯坦決定有條件地服從中國plar勺領導和指揮,在整個西線戰場上對印軍進行打擊。

能夠讓巴基斯坦心甘情願地聽從中國指揮,自然不僅僅是兩國傳統友誼起的作用,實際好處的分潤上巴基斯坦佔了便宜他們才會這麼爽快地願意接受指揮。如同在東線中國為了換取孟加拉國出兵,許諾將印度的西孟加拉邦劃分給孟加拉國,在西線中國同樣“慷人之慨”,將印度的旁遮普邦、喜馬偕爾邦、北安查爾邦,全部轉手給巴基斯坦。

自然,被印度劃在查謨克什米爾邦的拉達克地區,北阿坎德邦的桑、蔥莎、波林三多地區和然衝、烏熱、拉不底地區,這些中印爭議領土將劃歸回中國,至於印度和尼泊爾爭議的領土問題,巴基斯坦可以回頭再跟尼泊爾解決去。

跟著中國打仗,就有十五六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可以直接獲得,更別說之前還有廣大的已經被巴基斯坦控制查謨克什米爾地區,這些土地的獲得能夠讓任何一個國家的當權者眼熱,所以根本無法拒絕。

為了配合整個戰局的發展,南亞西線戰場中國南亞第二方面軍和巴基斯坦第l軍與第4軍組成的軍團,向印度的旁遮普邦發動了大規模的進攻。旁遮普人是巴基斯坦的主體民族,不過巴基斯坦的旁遮普人跟印度的旁遮普人也有一些分別,巴基斯坦人是穆斯林,而印度旁遮普人則是錫克教,很多時候都被稱作錫克人。

印軍在克什米爾的慘敗雖然使其丟失了查謨克什米爾,不過印軍前線指揮官還是提前將大部分有生力量撤出了戰場,所以印軍在克什米爾並不算是傷筋動骨。不過再度面對中國人和巴基斯坦人用數十萬大軍排山倒海壓來的攻勢,印度人就沒有絲毫辦法擋住了。

不缺兵力的中巴聯軍分為三路向印軍發起了攻擊,伯坦果德、阿姆利則、穆格德瑟爾。伯坦果德接近克什米爾的方向,也是印軍的防禦比較強的方向,阿姆利則居於中部,直通邦首府盧迪亞納,穆格德瑟爾則處於該邦西南部地區,打通這個門戶之後對於印度整個西南地區都會產生震動。

由於旁遮普邦處於印度河平原地區,地形十分平坦,所以十分適合中國和巴基斯坦的大規模機械化部隊進行突進和攻擊。印軍的機械化力量在克什米爾谷地的時候已經損失比較大了,在旁遮普一戰中已經完全無法對中巴聯軍的裝甲兵形成什麼威脅了。中巴前後調集了一千多輛主戰坦克、兩千多輛步兵戰車,兩千多門火炮,二百多架多用途戰機,對印軍進行了猛烈的打擊。

印軍在初期的時候還有一點抵抗意志,特別是面對巴基斯坦軍隊的時候也算是打了幾場硬仗,不過當中國直接祭出了天啟坦克這樣的大殺器的時候,印軍在戰場上徹底崩潰了。

天啟坦克這種“怪胎”存在,其實一直不是很受pla軍方高層甚至基層士兵的喜愛。即便它有著近乎難以攻破的裝甲,有著兩門殺傷力巨大的2m坦克炮,但是它在機動效能上實在讓人不可恭維。軍方曾多次演練裝甲兵使用天啟坦克的戰術,發現天啟坦克完全是累贅,拖累了全軍推進的速度,而且在一些比較難行走的地形上,越野能力也不怎麼樣,所以天啟坦克的裝備量始終不是很大。

軍方一直很滿足與99式主戰坦克的均衡效能,而且這顆星球上還沒有什麼坦克能比99式更加致命,所以天啟坦克的存在意義就顯得比較稀薄了。乃至於在軍方進行坦克換代的時候,天啟坦克直接不在考慮之列,寧願重新發展一款第四代坦克。

在南亞西線戰場上,中國陸軍本著有東西不用是浪費的態度,還是出動了一些天啟坦克的。這些自重上百噸的大傢伙雖然時速難以超過四十公里每小時,但是在戰場上的統治力還是有目共睹的。當巴基斯坦人與印度人殺得難解難分時,中國pla一個天啟坦克營開入戰場。印軍的坦克提前發現了這些傢伙,雖然震懾於其彪悍的體型,但還是勇敢地向其發射炮彈。

不過天啟坦克的裝甲根本不是這些坦克炮能夠撼動的,印軍的經驗是用他們的坦克炮打99式,至少99式還會停車一段時間再度啟動,而印軍火炮打天啟,天啟直接就是停也不停,可以生生頂著炮火向前開進。

而天啟的兩門火炮朝著印軍開火的時候,印軍才更是覺得如同置身地獄,又如同置身冰窟。天啟獨有的爆燃炮彈擊中後就是一個小蘑菇雲,強烈的高溫直接可以將一些薄的裝甲燒化,而爆炸產生的衝擊波甚至可以將一些軍用車掀翻。

更加暴力的是,一些天啟駕駛員直接無視面前被擊毀的裝甲車,用自己厚實的履帶和龐大的身軀直接碾壓過去,後果自然是這些印軍裝甲車和裡面來不及逃出來的士兵被壓成了鋼鐵和血肉攪在一起的餅子。

在旁邊剛才和印軍殺得難解難分的巴鐵小兵們看著這些可怕的存在,不由地吞著口水,口中念道:“這不科學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