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8 新戰場

白麪黑廝

  

白宮中掌握權力的那個智商不足的男人,現在可謂是焦頭爛額,本身因為智商有限,他就更傾向於使用直接而簡單的方法解決問題,因為他的直接而簡單,美國幾乎是草率地就與中國開啟了這場世界大戰,而現在布什賴以生存的強大美軍武力,遭遇到了中國堅強地挫傷,布什陷入到了迷茫之中。

戰爭打到這個地步,已經不是說誰想撤出來就能撤出來的了,尤其是美軍損失了大量軍事資產和士兵,打出了真火,就算一些人已經知道戰爭不利於雙方,但卻仍舊只能在兩虎相鬥必有一死的路上走到黑。

為了應對日益嚴峻的威脅,小布什緊急召開了高層會議,研討接下來美國的打算。

“各位,局面現在不容樂觀,連續兩場大型戰役的失敗,已經讓我們的人民包括盟友都在質疑我們的能力,特別是我們的領導力,而我們的對手也在勝利中增強了信心,並且醞釀更加野心勃勃的軍事計劃了,而這時我們絕對不能夠容許的。現在,我希望大家能夠群策群力,找到一個方法能夠破解現在的危局。”布什臉色陰沉地給會議定調。

拉姆斯菲爾德嘆道:“南非的局面已經出現了崩潰的預兆,登6的中**隊勢頭很猛,而且兵力規模上我們無法相比。南非已經出現了嚴重的搖擺,根據有關情報,南非已經有打算在合適的時機向中國人投降了。”

副國防部長沃爾福威茨皺著眉頭道:“怪不得南非人的抵抗這樣的虛弱,他們根本沒有像印度一樣當成國難一樣動員全體人民,而僅僅是有限度地與中國人戰鬥,而一旦遇到困難,他們跑到比兔子還快,把艱鉅的任務都留給了北約盟軍。”

切尼又把話題帶回了之前如何對付中國人的事情上,他說道:“恐怕南非最終我們不得不退出來了,我們需要考慮從其他方向對印度進行支援了,西邊走不通,也許東邊也是一個選擇。”

小布什對此卻並不感冒,“東邊?澳大利亞方向過去麼?可是南洋共和國就是中國在南中國海的一條看門狗,而且這裡距離中國的本土也更近,中國在納土納島部署了一個航母戰鬥群,我們想要從這裡突破,恐怕不比在南非突破容易。”

切尼道:“但從東邊動手,會給中國更大的震動,我們還有菲律賓、還有日本,如果在整個亞太陣線上對中國起攻擊,中國必然會抽調印度洋艦隊的實力,來維護自己的本土,畢竟中國的地緣環境比我們差得多,他們的周圍可以遍佈自己的盟友,但同樣也遍佈自己的敵人,只要能夠利用好這個環境,我們就能夠找到突破點,實現戰略上的逆轉。”

國務卿鮑威爾道:“邏輯上這個想法並沒有問題,但這涉及我們在亞太與中國人的全面開戰,是開闢一個全新的戰場,存在著更巨大的風險。”

拉姆斯菲爾德則道:“我們從戰爭沒有爆之前,已經籌劃亞太戰場的問題了,因為這裡才是我們對於戰爭爆的最初想定,只是戰爭並沒有按照我們的計劃進行,先是在我們力量更薄弱的印度洋爆了,才造成了我們的主要被動。開闢新戰場雖然是風險的決定,但風險意味著回報。在我們更有把握的戰場爭奪回主動權之後,整個戰爭的格局都會為之生變化,我們雖然不願意承認在軍事單位的戰力上,中**隊的水平可能已經過了我軍,但戰爭從來都不是上駟對上駟、下駟對下駟的博弈,我們在總體上的力量還是越中國人的,我們僅需要更聰明和更有效率的打法來揮出我們的優勢。”

布什聽了之後很受啟,他道:“這樣說來,其實開闢新戰場的最佳選擇也並不是在亞太,我們和北約盟友在歐洲的軍力遠勝中國的幾個東歐盟國,藉此可以一舉摧毀中國人在歐洲的力量,從而建立起我們的信心,讓世人看看中國人並不是不可擊敗的。”

參聯會主席邁爾斯道:“確實,在歐洲動攻勢,中國人能夠抵擋的機率比較小,不過在歐洲的戰事卻不能幫我們解救印度盟友,印度的情況現在惡化地相當厲害,中**隊完全是沒有敵手一般地在這片土地縱橫著,西北的拉賈斯坦邦和古傑拉特邦已經被中國人完全佔領,而且中國人甚至開始扶植一些人將這兩個以少數民族為主體的邦從印度獨立出來,按照這個模式,印度恐怕會分裂成一群小國家,以印度人的民族性,如果我們晚了,印度恐怕就會屈服在中國人的淫威下了。”

布什哼了一聲:“一個擁有十億人口的國家,居然不能像越南或者朝鮮一樣拖住中國,他們布什號稱要進行全民的遊擊作戰麼,怎麼我沒看到中國人對此感到頭疼,並且損失大量士兵和裝備呢?”

拉姆斯菲爾德解釋道:“雖然沒有確鑿的證據,但我們有情報認為,中國人正在印度執行焦土政策,他們對印度正執行著瘋狂地肅清,任何印軍士兵或者與反抗有關聯的人,都會被消滅掉,還有大批的人被關進戰俘營。另外一個不太令人振奮的訊息顯示,很多印軍在被關押一段時間之後,被中國人洗腦和利誘,充當了中國人的偽軍,而這些偽軍在鎮壓本國居民的時候,明顯比中國人更加賣力。再加上印度鄉土農民對於反抗很不感興趣,中國人的主要目標是城市,而對於鄉村地區並沒有多大破壞,而且在沒有政府的情況下,印度農民不再需要繳納高額的賦稅,這使得一部分印度農民樂見中國人對付城裡人,。”

小布什揉著太陽穴,道:“這究竟是怎樣混亂的一個場景啊,我們的盟友看來會是抹不上牆的爛泥了。”

他調整了一下呼吸和思緒,說道:“亞太和歐洲戰場,我們都要開動,給中國人一個措手不及,中國人在全球的兵力部署不及我們,在一兩處戰場的崩潰,可能就會給中國人帶來巨大的麻煩。”

席間並沒有人反對小布什如此瘋狂的舉動,包括切尼、鮑威爾、拉姆斯菲爾德等人全都是鷹派人物,十足的好戰分子,雖然同時開展歐洲和亞太的攻勢可能風險巨大,而且需要花費巨大的精力,但是他們都認為這是打破僵局的一個好辦法。

拉姆斯菲爾德說道:“我們能夠將東歐的中國人擊敗,就可以確保整個地中海,從而中東戰場上我們就能夠取得優勢,土耳其人已經無法繼續忍耐庫爾德人的囂張了,他們一直有興趣拉上我們將庫爾德人徹底擊敗。而我們也需要中東的石油。埃及已經顯露出明顯傾向上合的態度了,這是我們不能容忍的,擊敗埃及,奪取蘇伊士運河,我們就獲得了攻擊中國東非軍事基地群的視窗,從而經過這裡,我們能夠再度進入印度洋,對印度進行支援。”

邁爾斯補充說:“亞太的戰役困難程度可能大一些,我提議日本菲律賓一線主要還是以牽制中國人為主,我們主要突破口還是放在澳大利亞。南洋獨立的時候,開罪了印尼等一系列國家,如果這個時候可以將他們爭取到咱們這一邊來,加上澳大利亞和我們的力量,足以在這個區域形成相對的優勢。我們不求完全擊敗中國人,只需要在此建立一條航道,進入印度洋,而屆時,中國印度洋艦隊又不得不從馬達加斯加分兵前往東印度洋,這樣的調動之下,我們就能夠找到中國人更多的漏洞和破綻,將其擊敗。”

小布什終於連上帶了點紅光,他拍拍手道:“非常好,一點活而全域性活。只要我們能在一個戰場取得優勢而擴大優勢,我們就能將優勢轉化為勝勢,讓中國人為他們的輕慢付出代價。天佑美利堅”

在這樣的戰略思想的指導下,美國開始奮起餘勇,將精力從南非轉移,從棋盤的其他角落尋找自己更好的機會。歐洲戰場美國人非常“大度”地將主導權交給了英法德意西等國,而美軍則居於二線,目標自然是擊敗羅馬尼亞、南斯拉夫等國,以及駐紮在那裡的中國駐歐部隊。其中德國和法國意圖扛起歐洲6戰的大旗,美國也樂於看到這種良性競爭。畢竟歐洲戰場怎麼看都不像能打輸的。

在亞太戰場,美軍則抽調自己的航空母艦戰鬥群,希望避免出現類似莫三比克海峽和馬達加斯加那樣地失利,當然在澳大利亞,美軍也可以調集更強力的岸基航空兵,對艦隊進行支援,美軍只需要守住一條通道,而不是徹底將中國人趕走,所以戰術的難度上並不是特別大。

同時,小布什還連續批准了多個非常激進的武器計劃,中國的世紀轟炸機、o96攻擊核潛艇等武器已經讓美國人吃盡了苦頭,美國人需要更好的武器來打這場戰爭。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