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1 合謀

白麪黑廝

  

對於齊一鳴來說,對紅警士兵乃至紅警英雄從來都沒有所謂的信任問題,先是他很早就曾經向紅警主控系統質詢過這個問題,系統給出的答案是所有紅警生物體單位都有特別的聯絡,使其無法背叛基地主控者和做出不利於基地主控者的事情。再有一個原因就是,齊一鳴還是本性善良的傢伙,他傾向於將人往好的地方想,而且像是幾個英雄都是效力於自己多年的夥伴,他對他們基本上沒有什麼懷疑。

可就是這樣,一個漏洞卻出現了。

尤里,這個最早被齊一鳴召喚出來的紅警英雄,在紅警位面是出名的野心家和幾乎沒有人性的瘋子,最初也是被齊一鳴相當擔心的角色,但是尤里多年以來在他身邊顯得都比較恭謹得體,任何命令都執行得滴水不漏,反而比深為自己情人的譚雅可靠得多。如此一來,齊一鳴漸漸放鬆了對尤里的監控,即便是尤里在心靈能力上取得了大的突破,也並沒有太在意,反而更多是考慮如何能夠利用尤里更強的本領。

不過,也正是這次心靈力量的提升,使得尤里獲得了更強悍的感知力量。一次偶然的機會,尤里在代替齊一鳴查探3年捕獲的外星飛船殘骸的任務中,取得了與飛船的有限共鳴,從而極大提升了自己能力,並且這些新的能力並不是來自紅警基地的,自然就不受紅警法則的約束。他慢慢琢磨,頓悟了一些紅警基地的法則,並通過自己的心靈能力,可以暫時地規避紅警基地“不可忤逆”的法則,成為一個真正的自由人。但這種自由也是有代價的,尤里無法長時間的維持這種狀態,而且每次再度回到法則之中,他就會遭到嚴重的反噬,只要他還在這個位面,紅警基地的法則就能輻射到他身上,他就一直是一個最多價值高一些的小卒子。

可自由的味道是甘美而難以拒絕的,尤里的天性不羈,即便他十幾年如一日表現的謙卑老實,但他骨子裡就是一個危險分子,就是不能容忍自己被趨勢的自大狂,特別是在理念上他與齊一鳴衝突的很厲害,齊一鳴堅信戰爭是為了建設更好的文明,而尤里認為更好的文明就是破壞與消滅一切反對者。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尤里策劃了自己的“自由大計”,他需要一個合作伙伴,足夠強大而且跟齊一鳴不對付的合作伙伴,去完成這個極為困難的任務。因此,他挑選了神祕宮的主人,與自己性格不同又相同的格里戈裡·柯克。柯克有著鬼神莫測的聰明,還有著自己的勢力,他也同樣神祕,至今無人知道柯克是如何無法被殺死的,還有太多的祕密潛藏在柯克的身上。尤里認為這些都可以利用。

作為陰謀家,尤里自然不會把一切全盤托出,特別是對柯克這樣的人,誰也不知道這個向來不把節操當回事的傢伙,會不會轉手就把自己給賣了。尤里只是挑選了有限的事實,真真假假地告訴了柯克,他相信,他能展示給柯克的,是柯克無法拒絕的東西,兩人可能各懷鬼胎,但是他們都會知道合作才是最現實的。

“你的老闆齊一鳴有著這樣強大的軍力麼?呵呵,我以為我已經夠高看他了,沒想到還是低估了這麼多,這樣看來這場戰爭美國確實沒辦法獲勝了。”柯克聽了尤里說出的一些關於紅警部隊的情況,不由連連咋舌,就算是他這樣的角色也對紅警部隊的規模鼎盛感到不可思議。

尤里終究是沒有把紅警基地的全部底細都告訴柯克,甚至紅警兩個字都沒有提及,就像是柯克也不會把自己最核心的一些祕密都告訴他一樣。尤里挑選的東西只是有限幾樣,比如說紅警部隊的規模有一千多萬,世紀轟炸機的幾種前技術,真空內爆彈以及天氣控制器等。看得出,身為科學家的柯克對於這些前技術很感興趣,不過這些東西也過了尤里的許可權,他也無法為柯克得到這些技術,就算能尤里也不會給他。

“所以,抵抗是無謂的,而且我相信柯克先生跟美國人的利益也不是一體的,與其在考慮如何幫美國人打這場戰爭,不如好好考慮一下我們的計劃。”尤里說道。

柯克罕見地點頭贊同,他道:“貌似這個世界已經不是一個令人感興趣的遊樂場了,就像是一個魚缸裡如果放進了個頭比其他魚都大的傢伙,那麼小魚們再也沒有出頭之日了,甚至還會被吃掉。是時候換一個魚缸了。”

“很形象的比喻。”尤里道,“齊一鳴手中掌握的力量就不是來自這個位面的,它擁有穿梭近乎無窮無盡的平行位面的能力,本來這是一個完美的戰爭道具,可以幫助擁有者征服一個又一個的位面,成為多個世界的王者,不過看似我的老闆並沒有這樣的心思。”

柯克又問道:“如果能夠進行位面旅行,顯然是棒的事情,但如何能做到這一點呢?齊一鳴已經具備穿梭位面的能力了嗎?”

尤里搖頭,“他還沒有,但是已經非常接近了,甚至只有一步之遙。滿足位面穿梭需要兩個條件,lv-的時空技術以及lv6的英雄個人戰力,這麼說也許你不懂,不過齊一鳴已經達到了lv2的時空技術,至於他個人的實力,嗯,我很久沒有看過他動手了,甚至我現在已經不清楚他到底是走什麼路線的英雄了。”

他想了想又道:“我猜測,齊一鳴的個人實力,最多至lvb他疏於對這些能力進行掌握,所以增長都是有限的,沒有lv6的能力就無法操控時空亂流,無法保證穿越的安全性。倒是他手下的兩個英雄,百合子和鮑里斯都已經是lv4的英雄了,距離lv6只有一步之遙。但這些英雄即便達到lv6卻因為無法脫離齊一鳴,不可能進行穿越。”

柯克問:“那麼,尤里先生,你已經達到lv6了嗎?”

“是的,不久之前僥倖突破,而且我的老闆對此並不清楚。”

尤里又輕輕皺了一下眉頭,道:“這裡面有一個非常不確定的因素,那就是齊一鳴的兒子。”

柯克更加好奇,問道:“他的兒子?以他的年齡,他的兒子也只有十歲左右吧。”

尤里繼續道:“齊一鳴的長子齊願,今年2歲,從外表上看他跟正常小孩沒有什麼區別,但是這就是一個十足的怪胎。他的智商已經突破2o而且最關鍵地,他掌握有幾乎所有齊一鳴手下能力者的能力,包括我的心靈能力,而且格外擅長。現在我必須小心翼翼地躲避齊願,才能避免被他察覺我的異狀,我無法想象隨著他的年齡增長,他的能力會增長到什麼地步,但毫無疑問,要想於掉我恐怕輕而易舉。對於這樣的傢伙,lv6絕對不是個人戰力的極限,他可能會突破這個五級評級的模式,走向更高的地步。這個小子,現在是lv4左右,而且他突破起來恐怕很容易,並且他嚴格來說不屬於齊一鳴所屬的勢力,不受法則的約束,也就是說,他才是我們主要的威脅。”

柯克也是皺起眉頭,道:“你的意思,我們可能在離開這個位面後,遭到一個十幾歲孩子的追殺,你在開玩笑麼

尤里擺擺手道:“這並不是一定的,在最好的情況下,我們抹去時空傳送裝置裡的時空道標,在近乎無窮的平行位面集合之中,他們找到我們的可能性恐怕小到可以忽略不計。”

柯克點了點頭,又問:“聽你的說法,要進行位面穿梭,似乎需要這樣一個時空裝置,你又如何把這個裝置偷出來呢?”

尤里攤手聳肩道:“偷出來?那是不可能的,那東西太大了,根本不可能弄到外面。不過我倒是可以想辦法把你弄進去。”

“這樣也行。”

“只是還有一些東西我們要帶走。”尤里突然又道。

“是什麼,那些級武器的技術資料嗎?”

尤里輕笑道:“這種東西對我來說用處並不大,我需要的是一項原本不屬於齊一鳴的東西。暫時你還沒有必要知道,在最後的時候,我們再來討論這些。”

遠在中國的齊一鳴,對生在阿拉斯加的一場陰謀策劃毫無察覺。隨著戰爭爆,獲得美國本土的情報變得越來越困難了,齊一鳴派出尤里,通過他獨到的心靈力量去掌握一些高階情報,以幫助plai進行戰爭,不過他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的得力於將居然要背叛他。

戰爭的步伐也越來越快,開始讓人有些目不暇接,中國在印度和南非的高歌猛進似乎讓整個西方都呆滯了一下,但是這種呆滯實際上是全面爆前的一點沉默,堅信比中國人優越的西方人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和老牌強國的地位,準備向中國動更大規模的戰役了。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