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7 化歐洲爲齏粉

白麪黑廝

  

“歡迎你來到薩格勒布,陳峰少將”南斯拉夫人民軍空軍少將斯拉納先是一個敬禮,然後熱情洋溢地歡迎新一任的上合歐洲戰區前線指揮部航空兵第三航空打擊軍軍長陳峰。還不到五十歲的陳峰在空軍中算是比較年輕的將官,這些年也晉升不少如他一樣曾經在戰爭中軍功卓著,並且富有指揮能力的年輕高階軍官。而隨著戰爭的擴大和持續,會有越來越多的軍人跟陳峰一樣被提拔,然後身兼重任。陳峰與斯拉納稍稍寒暄後,直接切入主題,問起了歐洲戰區的形勢。他是新近調任的空軍指揮官,隨他而來地還有上百架空軍戰機,空軍意圖加強在歐洲的空中力量的打算十分明顯了。空軍最大的編制之前是航空師,戰爭爆發後又搞出了航空軍的編制,一般下轄2-個航空師,主要是由殲擊機組成。由此組成的航空軍,基本上一個軍的力量抗衡一箇中等國家的空軍不成問題,在歐洲戰場中國pla空軍直接擺出了三個航空軍的陣容,其目的就是抗衡英法德意西等國的空軍力量,同時為本方不算強勢的地面部隊提供有效的支援。“空戰方面自從我們的力量加入戰局後,捷斯戰場已經成為了我們的天下,不過北約也並未善罷甘休,他們弄清楚自己靠大規模攻勢不可能取得什麼成效後,經常發動一些讓我們防不勝防的小規模空戰,我們雖然損失並不大,但是也有些不厭其煩。相對來說更麻煩的則是地面上的戰鬥。不管是南斯拉夫還是羅馬尼亞都不與捷克斯洛伐克接壤,捷克斯洛伐克抵抗得雖然很厲害,但是德國方面已經開始了重建鐵十字軍團的行動,德國計劃整備100個陸軍旅,總戰鬥兵力達到40萬以上,雖然這些新組建的兵團戰鬥力還成問題,不過毫無疑問人口不及德國四分之一的捷克斯洛伐克將會遇到大麻煩了。而且不僅僅是德國準備增兵了,波蘭方面也準備增兵10萬人進入斯洛伐克,現在波蘭正在向美國索要裝備和軍費,而美國人似乎對波蘭軍隊的戰鬥力難以信任,準備奪取波蘭軍隊的指揮權,從訓練上就插手波蘭陸軍,讓其更加堪用。更大的麻煩還在後面,法國在動員上更加早一些,這時候已經基本上弄出了五十萬的陸軍,北約歐洲司令部已經要求法軍協助德軍進軍捷克斯洛伐克了,這樣一來對於捷克斯洛伐克的壓力就太大了。”陳峰則道:“我們在巴爾於有20萬兵力,歐洲人想要動捷克斯洛伐克,也得問問我們。”斯拉納則並不樂觀,他搖搖頭道:“歐洲戰場並不像是貴國在印度洋或者太平洋打得戰鬥一樣,也並不像是對印度的戰爭。歐洲的每一個國家軍隊都不是怎麼好惹的,雖然我們上合聯軍已經有了20萬士兵,但是我們的南邊是土耳其和希臘,北方有德國、波蘭和法國,再加上匈牙利、奧地利這樣的小國,西側有來自西班牙、義大利的壓力。我們的20萬軍力中,有大半是剛剛組建起來的新兵師旅,戰鬥力還是挺難保證的。當然,我們的精銳部隊,如貴國的第2l集團軍,如我國的第l模範裝甲師,相信比德法等國的王牌部隊都更加強大。”pl第2l集團軍原隸屬蘭州軍區,在戰前被轉調至歐洲司令部,另外駐紮歐洲的陸軍部隊還包括紅警第9集團軍,以預備役和新兵編組成的第2集團軍,2集團軍也是第一個直接部署海外的新編集團軍。斯拉納雖然是空軍人士,但是對於軍事上的整體見解還是有的,他道:“上合聯軍在歐洲作戰,主方向是北線面對英法德意等強國無疑,但是我們南線還有希臘和土耳其這對冤家,雖然兩國之間存在嫌怨,但同屬北約陣營,一旦他們對我們發動攻擊,我們就將面對兩線開戰的局面,所以歐洲司令部希望採用丨戰術,,以機動調動陸軍力量先解決希臘和土耳其的歐洲部分,然後轉向上北消滅奧地利、匈牙利等國,直接西進歐洲腹心。”“這可是一個野心勃勃的計劃啊,而且並不是一個容易執行的計劃,需要指揮官擁有爐火純青的指揮藝術啊”陳峰感嘆道。斯拉納笑道:“所以歐洲戰區司令部的總司令將由曾經指揮擊敗俄羅斯的貴國名將費歆上將來擔任。”費歆是來自紅警基地的命令與征服將軍,九十年代初是參與涉俄戰爭的一個方面軍總指揮官,打出了相當精彩的幾次戰役,讓原本並不算孱弱的馬卡舍夫俄軍像是土雞瓦狗一般,他算是極大地發揮了pl戰術的指揮官,他的指揮下一些個細小而令人不在意的突襲調動很有可能影響整個戰局,他的用兵如同行雲流水,打起來水銀瀉地,做費歆的敵人,很有可能會被壓迫的喘不過氣來,剛接下來一招,隨後七八招都已經打了過來,正常的指揮官根本反應不過來陳峰也跟著道:“有這樣令人放心的將領指揮戰鬥,我想我們是勝券在握了。不過,對我們來說,如何在天空中狠狠教訓丨我們的北約敵人才是更重要的事情。”嗅覺敏銳的斯拉納問道:“難道歐洲司令部有什麼大的空中作戰計劃麼?”陳峰道:“根據我們的最新情報,美國人正在日本囤積大量戰機,其目的不外乎是對我國本土進行大規模轟炸了,當然美國的野心是不可能成功的,就算他們在日本囤積再多戰機,也與我軍的戰機存量相差太大。我軍希望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既然美國想要轟炸我們,我們就來轟炸歐洲,德國、法國、義大利、西班牙乃至海峽一側的英國,都是具備很強工業能力的國家,如果任由他們的生產能力發揮出來,武裝其本**隊,我們的麻煩就會加大,所以這個時候正是將歐洲再度化為齏粉的時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