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1 華裔士兵

白麪黑廝

  

內森·林是一個21歲的美國青年,他是華裔第三代移民,民國時期他的祖父就在抗戰前期來到了美國,林家的家境一直不好,直到他父親那一代經過一番努力才過上了中產階級的生活。

內森生下來對於自己的華裔屬性其實概念並不深,他成長的年代,美國的種族歧視風潮已經平息下來,歧視開始在北美成為一個諱莫如深的字眼,儘管或多或少都感受得到一些來自他人的冷眼,但喜歡吃漢堡,不怎麼會用筷子的內森,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美國人,跟中國沒有什麼太大的關聯。

為了獲得美軍給予退役士兵的助學金以上大學,對於軍隊沒有什麼概念的內森加入了美國海軍6戰隊,只不過他還沒有訓練多久,戰爭就爆了。戰爭爆之初他很害怕,他厭惡戰爭,而且在戰鬥技能上全隊倒數,同時也害怕死亡,不過過了一段時間後,他所在的單位並沒有派遣到海外執行任務,直到2年的夏秋,他才被派遣到北非利比亞,與法軍、意軍和西軍共同協作,意圖推翻卡扎菲。

剛剛走上戰場,內森還是很驚恐的,不過北非戰場的激烈程度並不高,雙方也只不過是進行簡單的反覆爭奪,都沒有打硬仗的想法,所以各自都沒有出現什麼特別大的損失。內森在戰場上也就是坐在裝甲車裡沖沖,出來後胡亂放些槍,最後上面的人看看風頭是繼續衝還是後退,周而復始。

這樣一來,內森也大體安定了一些,不過驚慌的氣氛過去了,兵營裡漸漸的放鬆下來,一些其他的東西又開始困擾了內森。

在中午的兵營就餐中,內森端著餐盤來到盛飯的美軍軍士跟前,這是一個身高六英尺多高胖黑人,他看了一眼瘦小的內森,帶著戲謔地說道:“小東西,你確定你應該在這裡吃飯麼?你也許應該去班加西吃”

上合聯軍在利比亞的大本營就設在班加西,而北約的主要據點則在的黎波里,這名黑人諷刺內森應該去班加西,意思就是內森種族上是中國人,不是美國應該信任的。

內森臉色漲得通紅,而他身旁的戰友們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為他說話,反而吃吃笑,將內森當成了笑柄。食堂不遠的地方就是一名監督的美**官,但是這個軍官明明看到了這裡生了什麼也沒有絲毫制止的心思,反而就像是看一場馬戲一樣地看著這一切。

“我不是中國人,我出生在美國,我的國籍是美國,我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愛美國,我跟中國沒有丁點的關係”內森大聲的吼叫道,但是卻並沒有鎮住別人。

他的同袍卻嘲笑他道:“在戰場上如果我們遇到了困難,誰知道你會不會直接拋下我們,裝成中**隊,反過頭來攻擊我們?”這種論調顯然是沒有什麼邏輯性可言的,而且蠻不講理,但是卻是很多人對內森·林不信任和歧視的寫照。

內森顫抖地說道:“我都幾乎不會說中文,而且我怎麼看也不像是中國人啊”很多華人移民在移民北美數代之後在體貌上會生一定變化,面板會變得更加暗淡,眼睛也變得更小一些,內森·林就是這個樣子的。

那個黑人軍士卻嘲笑道:“對我們來說,你怎麼看都像是中國人”對於外種族人的長相,大多數人都有著輕微臉盲的現象,就像是中國人分老外並不是那麼容易分辨,除非比較習慣於看老外的形貌特徵才能記得住。

內森氣憤地將空的餐盤摔在了地上,跑出了餐廳,也沒有阻攔他,獨自一人返回到了宿舍。坐在自己的床鋪上啃著美軍派的軍用口糧當成零食,內森心中久久不能平靜和消火,他能夠感覺出自己對自己的不信任,而這種不信任如果帶上戰場,可能導致的會是自己的身亡。

“也許在戰爭中表現出色,能夠讓他們刮目相看,證明我自己”內森很快將負面的情緒轉化為了自己正面的心理思想,他暗下決心要成為一個戰鬥英雄,要在戰場上狠狠地教訓丨中國人,證實自己是一個愛國的美國人,而不是一個不可信任的傢伙。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宿舍來了一個跟他一樣是亞裔黃種人面孔的傢伙,名叫五十鈴的日裔美國士兵。因為兩人都是亞裔,所以平時更親近一些,五十鈴過去拍了拍內森的肩膀說道:“不要生氣了,你不能否認他們的話有些道理。

內森生氣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床鋪,說道:“有什麼道理,我們跟他們沒有任何的區別,甚至在愛國心上,他們不一定比我更強。”

五十鈴有些懊惱地說道:“我明明是日本人,還受到影響了呢,他們三番五次叫我ciu哦,夥計,沒有冒犯的意思。”

內森懊惱地使勁揉了揉自己的頭,說道:“我想在中國那邊八成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吧。”

五十鈴笑道:“怎麼,你難道還真想投降到中國那邊去嗎?”

內森大聲道:“這怎麼可能,我是一名盡忠職守的美利堅戰士,我忠誠於星條旗和美國人民,中國跟我沒有任何關係。”

五十鈴又道:“那你到底會不會說中國話?”

內森這時候小聲了一些:“一點點吧,基本的那些都會說。”

五十鈴拍了拍他的肩膀,用一種半認真的語氣道:“那麼夥計,你得教教我,‘我是中國人,不要開槍,怎麼說,聽說朝鮮戰爭的時候,有一個華裔老兵在戰場上這樣做了,然後逃了一命,也許最後能成為我們救命的法寶呢”

“你……”內森不知道該怎麼說自己這個戰友,“難道你覺得我們會輸嗎?”

五十鈴悲觀地說道:“輸的可能性不小呢,在印度,在南非,在索羅門群島,哪裡我們打贏了?北非現在看上去我們打得還不錯,但是結局誰知道呢。”這與其中充滿了一種蕭索,但是也同樣存在著一種不在意,亞裔群體一直存在著某種對北美主流社會若即若離的現象。不像是黑人已經基本上成為了美國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亞裔卻差上不少,當然這跟亞裔的數量遠不如黑人多有關,但是另外,很多亞裔居民都謹守自己的傳統文化,特別是第一二代移民,這也使得他們難以真正融入美國社會,而美國的命運他們並不是特比憂心,大不了最後再次移民到其他國家。

其實不僅僅是五十鈴,很多美國人都有比較極端和悲觀的想法,但是在內森·林的心中,美國的強大是根深蒂固的,他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美國是世界的最強大國家,主持正義和維護民主自由的嚮往鄉,他從未想象過美利堅的崢嶸最終會褪色,被另一個國家給取代和擊垮。

“美國怎麼能被中國擊倒呢?中國是什麼樣的國家,獨裁、落後、愚昧、無知,就是因為這些,我的家族才從那裡離開,來到了美國,中國這樣的國家不值得在世界上存在”內森偏激地說道。

五十鈴聳聳肩道:“如果中國真的是那種貧窮落後的國家,那麼現在強大富饒的美國被中國胖揍一頓又該怎麼解釋,美國比中國更加貧窮落後麼?”

“這個……”內森·林突然不知道該如何應答了。

他最後只能唯唯諾諾地說道:“總之,美利堅不會被打敗的,我會賭上我的性命和榮譽,去守護她”

五十鈴無奈地道:“你還真的把你當成愛國英雄了嗎?那些山姆大叔的宣傳都是騙人的,你這是被洗腦了,你已經脫離了實際,還是現實點吧。我真是搞不懂,你為什麼要為你的種族和出身感到卑微,反而比其他人更痛恨中國。

內森一時無言以對,他也說不清楚自己這種對中國的痛恨是從何而來的。以前雖然他並不以自己的華人血統為自豪,但是也沒有以此為恥。今天的事情讓他打擊很大,他覺得是中國、中華這些字眼傷害了自己,如果自己不是華人,也許就不會受到這些詰難和歧視了,連帶著他也就對中國產生了惡感。

還有一種情緒內森並不是很清晰,那就是他的家庭一直以來都有著對那些生活在中國的同族的鄙視感,並認為生活在美國是無比幸福和美滿的,而中國卻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可是現在證實,中國人的生活水平並不比美國人低,而且中國的強大有目共睹,這使得他們一直以來的那種鄙視和居高臨下,變得十分可笑,而且也讓人覺得膚淺。只有竭力地貶低中國,突出美國的好,才能夠讓這些華人移民的心理得到一些平衡。

不管內森怎樣想,他都無力改變大勢。戰爭不斷地展開和擴大,而中國的力量也在不斷顯露當中,在美軍沒法快突破北非進入中東的當下,在中國的支援下,庫爾德人和巴比倫人的軍隊開進了土耳其,歐洲大門再度被叩響。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