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恐怖襲擊

白麪黑廝

  

..蔣經國還算是有智慧的人,理智告訴他,憑藉臺灣不到2ooo萬的人口、3。6萬平方公里土地與大6十億人口、96o萬平方公里土地競爭,是絕對沒有任何勝算的。以往他們最大的倚仗是美國乾爸爸,加上一道淺淺的海峽,但是隨著左岸的軍事科技的快展,力量的不斷積蓄,美國乾爸爸開始拉攏紅色中國了,海峽也不再是不可逾越的屏障了。

“撫松啊,外交部要加大投入,與美國在臺協會進行好溝通,我們也要多多聯絡美國國會裡的朋友,之前美國不賣給我們f-16的主要藉口就是怕兩岸軍力失衡,但是現在明顯已經失衡的厲害了,共軍裝備了先進的戰鬥機,就算給我們f-16也不一定對付得了,嗯,我們向美國開口,買f-15!”

“中華民國”外交部長朱撫松聽了蔣經國的話,都不由打了個哆嗦,f-15那可真是非美國盟友不賣的主力戰機,要麼就是得拿出真金白銀,也就是以色列、日本和沙烏地阿拉伯拿到了這型飛機,連韓國這樣的盟國也只是有f-16作為空軍主力。

朱撫松自然不能諫言說完不成任務,但也不敢下軍令狀說完不成提頭來見,只是說道:“請大總統放心,我外交部必然拿出百分努力傾注其中。”

負責鷹揚計劃的彭元熙還是頗為忐忑地看著蔣經國,生怕蔣經國一開口就把這個專案砍掉。不過蔣經國也不是巖裡政男這個滿腦子只有日本的賣國“總統”,他是有雄心壯志與魄力的,他於是道:“彭博士,鷹揚計劃我們還是要搞的,誠如你所說,儘管我們已經跟對岸拉開了差距,但是不展自己的,差距只能越來越大,idf還是要繼續往下搞的,不過既然對岸有了更強的戰鬥機,我們也要往更高的標準去,你看是不是再把設計指標提高一些?”

彭元熙撫了撫自己的眼睛,很公式化地回答:“這個是沒有問題的,不過我們戰機的效能提高與否,還是要看美國提供給我們什麼水平的動機和雷達。沒有好的動機和雷達,終究還是不行的。”

蔣經國點點頭,又對朱撫松說道:“聽到沒有,撫松,這個事情你們外交部要跟中科院多合作一下,儘量說通美國方面,能夠出售給我們更好的零部件。”

朱撫松可不是隻懂得技術的極客,而是在外交領域混過很久的外交官,他犯難道:“只怕如果我們真的做出了很好的戰鬥機,美國又要擔心我們出口搶他們的市場了。”

蔣經國咬了咬牙道:“鷹揚計劃搞出了效能大好的飛機,就算不出口,我們果軍也要訂至少2oo架,越好訂得越多!”

彭元熙見到蔣經國的魄力,心中十分感動,訂得越多就代表計劃能夠走的長遠,而未來臺灣航太工業的展則更有曙光,頓時他就生出士為知己者死的感情,表示道:“請總統先生放心,中科院上下不畏流血流汗,也一定讓我民國雄鷹飛上天空!”

————

齊一鳴還不知道自己的橫空出世讓鬼島上的高層們如此的緊張和有壓力,他在韓國與韓國外交部的談判也基本上還處在半僵持的狀態中。一方面是韓國仍為決心是否遣返蕭天潤,也就是唯一一名打算叛逃臺灣的空軍飛行員,同時他們還在糾結是否就這樣購買中國的戰鬥機。而美國方面官面上的內容沒有多少,已經清楚這事情基本上了結了,而下面的幾個國防承包商,尤其是通用電氣、格魯門、沃特、休斯等公司,卻是在上下其手地加緊運作與中航工業的合作。

fc-1是一款潛力不亞於f-16的優秀戰機平臺,而且已經在戰場上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以上幾家公司或者失意於他們本國的f-16專案,或者還想再多分一杯羹,都想加入到這個未來很有展前景的專案中。當然有他們幾家這麼積極,另一頭f-16的東主通用動力,以及f-2o的東主諾斯羅普則大為恐慌,並且放出話來一定要抵制fc-1國際版。所以專案八字還沒一撇的時候,美國這些承包商們就打成了一團,齊一鳴也樂得看戲。

對於他來說不管怎麼搞都是沒影響的,因為fc-1原版也就是中國版本來就是齊備的,研國際版只是為了能夠扯起美國這面大旗進入美國的盟友市場而已。

齊一鳴固然穿越回來給天朝帶來了很多來自後世的資料,不過大部分都是不均勻的來自2o15年的公開資料,一些核心的工業資料還是沒有。另外就是紅警基地能夠提供的軍工相關的重工業資料,他還能提供一部分裝置。可是參照蘇聯的例子,大炮飛機生產得再多,沒有足夠的麵包和牛奶,社會的穩定仍然很受影響。

他也曾經想過什麼憋一階段時間憋出百萬大軍先進裝備,橫掃地球什麼的。只是這種缺乏支撐的幻夢終究不現實,只有軍力,沒有社會和人民,國家的拳頭再大,腿也是軟的,站不穩的巨人必定要摔倒。

軍工出口是他特別在意的一部分,因為這個暴利產業能夠輕而易舉地在短期內為國家帶來大筆的金錢。現在的國家,不缺人才、不缺技術,就是缺錢。所以他才那麼用心地到處斂財,結交傑奎琳這樣的投資商,並挖空心思地出售軍火,賺取展經濟的啟動資金。

因為韓國一方還在加緊地論證和商討如何應對中國的軍售換賠償提案,所以中方代表團也只能呆在下榻的賓館,齊一鳴倒是優哉遊哉地去賓館的溫泉泡了一個澡。

穿著寬鬆的睡衣和拖拉板,身上飄著蒸汽,齊一鳴哼著小調準備走回自己的房間。他身後跟著兩位保鏢,都是紅警基地中訓練出的精英大兵,戰力可靠。

他不經意瞥見站在旅館中的幾個服務生,不知道怎地,齊一鳴總是感覺這些人對中國代表團不懷好意。雖然他們對自己一眾人謙恭有禮,可是齊一鳴隱隱感覺到這些人心中有著特別的恚怒,似乎就像是等待噴的火山一樣。

“也許是我想多了吧。”齊一鳴自言自語道。

不過小心謹慎的他還是偷偷交代自己的保鏢道:“多用心觀察一下這間旅館的服務人員,我總覺得他們不對勁。”

兩個冷麵大兵:“是!”然後其他表情都欠奉。

齊一鳴搖搖頭,他從來不讓自己跟這些人較勁,紅警基地裡招募出的人員,一部分是比較容易溝通的,另一部分簡直跟機器人沒區別。

搖搖晃晃地返回自己的房間後,齊一鳴又將別的事情放在腦後了。而此時站在賓館大廳中的幾個韓國服務人員一臉冷色地看著他消失的背影。

“注意一些思密達,這裡面就這個年輕的傢伙最為警覺,前天崔前輩差一點在他面前露出馬腳,我們的動作要快了,賣國政府就要跟中國人達成妥協了,我們護國戰士們的英靈就要被褻瀆了,我們大韓民族復興社要以我們的方式,告訴強權中國,我大韓不可輕辱!”一位大餅臉小眼睛惡狠狠地說道。

旁邊另一個大餅臉擔憂地道:“真的沒有問題的嗎?我們還不知道政府要跟中國人達成怎樣的協議,而且中國不是賠禮道歉說要賠償了嗎?”

大餅臉甲怒道:“不能代表人民的獨裁政府,就算做出了選擇,也一定是背離大韓民族利益的!全斗煥這個畜生應該千刀萬剮,光州的先烈們告訴了我們,軍政府一定不能夠相信!在美國人的慫恿下,全斗煥一定會跟中國媾和的!而且,難道我們空軍的戰士就這樣白死了嗎?鮮血要拿鮮血償還!”

他的煽動很快令這一中大餅臉熱血沸騰,都低低地同聲道:“鮮血要拿鮮血償還!”

齊一鳴萬萬想象不到,在後世流行的戲碼,回到1985年他仍然見得到,而且還成為了親身體驗者。就在這個精力過剩的傢伙泡完了溫泉回到房間還趴在地毯上做俯臥撐鍛鍊身體的時候,一聲震天的巨響從他身下的建築物中穿了出來。

轉眼間他的半個房間都被衝開了一個大洞,因為韓國建房子有使用木頭的傳統,所以爆炸對這間木製建築的傷害幾乎是提高到了最大。被炸飛的木片、木板還有房間裡的各種雜物到處亂飛,齊一鳴驚恐地趴在地上,甚至看到了一截胳膊從自己的頭頂飛過去。這一時刻他所有的理智告訴他,趴在那裡不要亂動,任何紛飛的木片雜物都會變成極其危險的凶器,讓自己變成一具屍體。

當爆炸平息,更猛烈的大火包圍了整個賓館,齊一鳴頭昏腦脹,被困在了只剩下一半的房間之中,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名紅警保鏢直接抱起了他,猛地衝出了窗外。

齊一鳴感覺到了重力,現自己正在從三樓下墜,頓時驚叫出聲,可當他現那名大兵轉過了身體把自己的脊背朝向了地面,直到砰的一聲,齊一鳴和這大兵落在了地面上,齊一鳴躺在這大兵的正面,逃出了燃燒的火場,而這大兵卻用自己的生命給他當了肉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