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5 位面之子

白麪黑廝

  

馭波者算是少數在戰爭中北約對上合產生重要傷害的武器,雖然這東西價格不菲,而且美國的製造也比較緩慢,但是美軍徹底獲得了一種不需要如航母戰鬥群一般進行海量準備和部署,就能夠出其不意對敵人形成重大打擊的。這種武器既能夠作為戰術打擊武器也能夠成為戰略打擊武器,等於以一個答案回答了所有的問題,讓整個戰爭局面對於美國來說看上去都光明瞭許多。

打造更多的馭波者,用於更多的戰鬥,成了美國上下的共識,甚至為了做社會公關,還將一枚馭波者模型進行公開展示,外殼上還塗成了美國星條旗的樣子,以表示馭波者就是美國的守護者。

而作為馭波者的主要開發者,格里戈裡·柯克和神祕宮的地位也跟著水漲船高,神祕宮進行的多個研究專案和武器工程都得到了大量的撥款預算,甚至美國總統小布什都想接見柯克以表示嘉獎,只不過以神祕為字首的神祕宮不可能接受這樣的事情,就算參與什麼會見,柯克也會派上幾個無足輕重的研究院,假冒專案的主要負責人。

在神祕宮的會客室,那位脫離了紅警法則的光頭再度來到了阿拉斯加。甚至尤里已經把神祕宮當成了自己的熟地一樣,行動得一點不像是一個客人。而往常異常嚴苛還喜怒無常的柯克也對尤里十分的殷切和寬巨集,兩個共享一個大計劃的陰謀家,似乎有那麼一點惺惺相惜的情結。

“我說尤里,如果你把你老闆那些神祕基地的位置告訴我,也許這次馭波者的攻擊就能夠讓你老闆損失慘重,這場戰爭也許不會像你想得那樣一邊倒。”柯克仍舊還是有自己的驕傲的,雖然馭波者是他並不怎麼看得上的一件作品,但是柯克仍舊覺得僅憑馭波者就可以給中國人帶來極大的麻煩。

尤里坐在沙發上,兩隻手搭在扶手上,搖了搖自己的大光頭,說道:“首先,齊一鳴的幾乎所有分基地的關鍵部分都整合在了地下設施中,就算是你有鑽地炸彈也不能夠有效傷害這些基地,用上核彈可能會有些效果,但這個效果必然是有限的。齊一鳴的分基地還有強悍的防禦能力,這次拉包爾擊落兩枚馭波者的鐳射防禦系統,在任何一個分基地都佈設了很多,馭波者可能直接不能夠對其傷害分毫。而據我所知,齊一鳴打造的天基戰略武器防禦平臺,已經準備投入使用,這種平臺不僅設定了預警系統,而且還有反制措施,馭波者就算飛得再快,半途也有可能被它攔截,因為中國一早就在考慮對高超音速武器的應對措施。

其次,如果所有的攻擊都指向了他的分基地,呵呵,不用說所有,就算是有兩個分基地受到了直接的攻擊,齊一鳴一定會大為緊張,因為這意味著他長期以來保守的祕密已經被人所知悉。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神祕宮被人探明位置,你會是怎樣的心情。齊一鳴會進行大規模的排查,而且會專注於找尋內鬼,那個時候我暴露的可能性就被無限放大了,那麼我們的計劃也就完蛋了。”

柯克撇了撇嘴,說道:“看你這副謹慎的樣子,你到底畏懼你這位老闆到了什麼地步?虧你還是一個世界上絕無僅有的心靈大師呢。”

“也許齊一鳴本身只是一個平淡無奇的人,但是當他擁有了那一切之後,他就是這世界上最可怕的人,更何況我這位老闆也不是凡人,他的察覺力還是相當敏銳的,中國走到今天這一步,他在戰略運籌上的貢獻,絕對是不可以輕忽的。”光頭嚴肅地說道。

柯克挑著眉頭說道:“好吧,你的老闆是一個強大的敵人,但是我們還是需要將他戲耍,實現我們的目標,不是嗎?”

尤里想了想說道:“這次的馭波者襲擊可能會讓齊一鳴憤怒,美國搞出的復仇者計劃可能會引起他更大力道的復仇,甚至我有一點預感,他甚至有可能會加速戰爭的進度,畢竟他現在發揮出來的力量只是他手中的冰山一角,馭波者確實不錯,但是齊一鳴手裡達到馭波者這個級別的武器數不勝數,如果他想毀滅地球,他可能會有十七八種方式能夠做到,只不過他並沒有這些想法罷了。”

柯克嘖嘖地道:“想一想如果我們中任何一個人能夠掌握他手中的資源的話,將會有怎樣的成就,尤里先生,齊一鳴的力量你確信我們無法從他手中奪取嗎?”

“至少我能夠想到的方法是沒有的,但是得到這龐大力量體系中的一部分還是可以指望的。但想要在我們所處的這個位面使用這種力量是不可能的,因為規則所限,齊一鳴就是‘位面之子,,只要與其相關的基地、部隊和裝備,都受他的影響,想要利用這些東西,必須到一個沒有他的地方,那個時候我們有可能得到這股力量的承認,而成為新的‘位面之子,。”

柯克笑道:“位面之子嗎?聽上去好像很中二的稱謂,不過你的說法也算貼切,畢竟任何一個故事,都有著一個主角,而其他的人只是圍繞著他行動的衛星。”

尤里說道:“總之,請你做好準備吧,接下來中國發起的一輪攻勢可能是極為凌厲的,足以⊥美國和北約應接不暇,我也確信,當齊一鳴的耐性耗盡之後,那就是美利堅的末日了。而那時候你將會作為我的,被我帶進齊一鳴的老巢,而那時候就是我們行動的時候了。”

柯克點點頭,罕見地嘆了口氣,“雖然知道這是唯一的選擇,但是我歷時幾十年打造的神祕宮就要這樣被他覆滅,還真的不是一件能讓人接受的事情,只是希望,我們的計劃能夠給他足夠的打擊,讓我來好好報償他給我帶來地損失吧。”

“那是一定的。”尤里笑著,與柯克握了握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