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 伊斯坦布爾戰役(上)

白麪黑廝

  

在中國尚未對美國的馭波者攻擊做出任何反制之前,美國正在急於擴大他們這次攻擊之後的戰場成果。特別是馭波者的攻擊使得庫爾德軍隊遭受到了重創,巴爾札尼一時由於命令部隊就地休整,並且進行各種營建活動,防備美軍再度使用馭波者進行攻擊,而這樣一來直接使得土耳其南線戰事陷入停頓。這也使得土耳其能夠抽出自己的最大精力放在伊斯坦布林保衛戰上面,而美軍也立即向土耳其增派了士兵,其中就包括內森·林所屬的原部署在利比亞的海軍6戰隊遠征軍。

北約盟軍在伊斯坦布林匯聚了過十五萬部隊,主要是土耳其部隊,輔以一部分希臘軍隊和美軍,誓死也要守住這座歷史名城。而從保加利亞方向趕過來的上合聯軍規模也不斷擴大中,不僅保加利亞軍、羅馬尼亞軍和南斯拉夫軍參與到了攻城戰之中,中國方面也派出了一個集團軍作為主攻部隊。

原屬蘭州軍區的第21集團軍在來到歐洲之前進行了整編,特別是在參與到伊斯坦布林戰役之前,軍方特意對這支集團軍的裝甲力量和炮兵力量進行了加強。21集團軍不僅收到了一批原本軍方不喜歡列裝的重型天啟坦克,而且北方工業開的新一代主戰坦克o1式主戰坦克也裝備了不少給他們。

炮兵方面,已經開成熟的車載電磁炮開始大規模提供給21集團軍,這些電磁炮將會被用於在一百多公里外向伊斯坦布林進行炮擊,齊一鳴和pla總參都不怎麼在乎儲存這座歷史文化名城的文化遺產什麼的,而且現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也因為沒有什麼經費而徹底無效化,如果有必要的話,中國炮兵真的會將伊斯坦布林變成一片焦土。

北約盟軍打得主意十分直白,就是堅壁清野,讓上合聯軍的攻擊十分得不舒服,利用一切機會消滅上合聯軍的有生力量,從而保護住伊斯坦布林,力保土耳其海峽不失。而為了做到這一點,土耳其軍隊在城市外圍修建了大量的防禦工事和防線,讓中國的前線指揮官不由覺得自己正在上個世紀打一戰。

能夠支援給上合聯軍的空軍力量並不多,美軍襲擊了駐歐洲的上合空軍,造成了不小的損失,而且他們還需要應付德法等國的空軍力量,保護東歐三國的本土,加上土耳其本身也並沒有多少像樣的空軍(這個像樣的標準略高,土耳其機隊以f-6為主,而這種四代機對於已經開始以五代機為主的中國空軍,確實不怎麼像樣),所以參與到伊斯坦布林戰役中的戰鬥機數量比較有限。

倒是6航部隊有上百架天狗機甲參與戰鬥,這些能夠變化成低空攻擊機的機甲將為上合聯軍的地面部隊提供最多的密接火力援助,當然在必要時他們也會進入城市街道,進行對於步兵來說比較頭疼的巷戰,揮自己身為步戰機甲的優勢所在。

伊斯坦布林保衛戰爆的第一天,一如齊一鳴當初設計的那樣,第21集團軍的電磁炮部隊以及遠端火箭炮部隊在城市接近1oo公里的地方開始對伊斯坦布林進行無差別的大規模轟擊。

就在第一輪的炮擊中,中國炮兵向伊斯坦布林傾斜了過一千噸的彈藥,不僅使得土耳其軍隊被打懵了,也造成了大量伊斯坦布林平民的傷亡。土耳其方面認識到了戰爭的殘酷性,立即組織政府公職人員對伊斯坦布林居民進行撤離和轉移,而原先認為戰爭不會傷害到他們的城市人也驚恐著攜家帶口,離開這座已經被狠狠教訓的!城市。

不過無預料的大規模難民流出,也給土耳其造成了相當大的麻煩,居民們爭先恐後地離開這座城市,並且佔用了大量的交通道路和海峽上的航輪,這使得需要這些交通通暢和交通運力的北約盟軍十分頭疼。一開始土耳其還想順遂地將這些平民轉移出這座即將生大戰的城市,不過很快,南斯拉夫人民軍兩個機械化步兵是和保加利亞一個裝甲師,趁著這個亂勢向伊斯坦布林動了第一輪的攻勢。

陣腳有些慌亂的土耳其守軍根本沒有能夠擋住上合聯軍的衝擊,土耳其最為堅固的第一道防線被上合聯軍直接衝破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土耳其方面只有不斷地向前線投入部隊,動了9個師的軍力抵抗上合聯軍的三個師,上合聯軍在連續擊垮了土軍兩個師部隊以後,後繼乏力,最終不得不從前線撤回。雖然如此,但是土耳其人的第一道防線還是被上合聯軍所佔領,第一道防線所處距城市五六十公里的位置上,已經被上合聯軍佈設了第二道的炮兵陣地。

這些炮兵主要是上合聯軍6倍徑15m自行火炮和一些15e口o3mm的大口徑牽引火炮,它們擊最新的底排增程彈的時候,足以從這個位置直接打進伊斯坦布林,而設在伊斯坦布林內的北約盟軍的兵營和其他設施,都會面臨到這種可怕的打擊。

更加令北約抓狂的事,難民堵塞的道路直接導致從後方向伊斯坦布林運送各種物資,以及正常的軍事調動難以實現。在美國人的強烈要求下,之前導引伊斯坦布林居民走出城市的土耳其官員不得不再度將這些土耳其人趕回自己的家,或者防空洞和一些臨時的避難所。這自然引起了土耳其人更大的恐慌。

“先生,請讓我們離開這裡吧,這裡已經不再是我們的家園了,而是地獄,我們的家人會被中國人的炮火殺死的”一個土耳其居民向正在協助土耳其官員驅趕他們的美國6戰隊大兵內森·林哭訴道。

內森看著這個臉上已經掛著淚珠的男人,一時也是非常的為難。他身旁的夥伴五十鈴拉住他,小聲說道:“不要管閒事,我們的命令是把他們送回城市,而不是讓他們繼續在這裡堵住道路。”

內森猶疑道:“可是,如果讓他們回去,只有死路一條。”

五十鈴攤攤手道:“那隻能怪他們命不好了”

他的聲音雖然小,但是還是被剛才那個男人聽到了,男人的臉上爬滿了恐懼的情緒,他激動地說道:“你們怎麼能夠這個樣子,你們沒有權利將我們限制在這個危險的地方,美國不是號稱自由之國的嗎?你們這些保衛自由的美國戰士,難道要限制我們的人身自由,眼睜睜地看著我們送死嗎?”

五十鈴道:“夥計,我也不想這樣,可是我們只是一群士兵,沒有任何言權,你想要抱怨只能去找我們的頭兒了,跟我說是沒有用的。而且現在是戰爭時期,如果不能保證勝利,什麼民主自由都是虛的。”

內森皺了皺眉頭:“五十鈴,你不能這麼說話,我們就是為了我們的價值觀而戰的,如果不能保護平民,那麼跟那些凶殘的中國人有什麼區別。”

五十鈴一撇嘴道:“你說這話的時候,有沒有反應過來你自己也是中國人。”

內森更加惱怒:“我說了一萬遍了,我是美籍華裔,不是中國人”

不過這時候,混亂生了,已經知道這些士兵不會放他們離去,而是要把他們趕向地獄深淵的土耳其人爆出了自己的血性,這些突厥人的後裔有著武勇的一面,要不然他們也不會曾經統治歐亞交界處那麼廣袤的土地。幾名年輕的土耳其人趁著幾個6戰隊士兵不注意,將他們直接抱住,摔倒在地,有人奪下了美國6戰隊員的槍支,並且朝著那些驅趕土耳其人的美國兵射擊。

這些土耳其人自然槍法極差,美國兵被打死了,但是幾個土耳其人也被打死了。本來已經是緊張兮兮的美國6戰隊員在聽到了槍聲,很多新兵根本問也不問想也不想就直接拉動了槍擊,朝著任何可能成為殺害他們的凶手的土耳其人開火,血光頓時遍佈了道路。

而土耳其人看到美軍開始朝他們開槍了,也不再對他們抱有任何希望,一些男子衝上去直接撲倒美國士兵,奪取任何可能奪取的武器,甚至有的人直接拉響了手榴彈,造成了爆炸和更大的混亂。

內森被這一幕給驚呆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已經被動作很快的五十鈴一把拽進了身後的一輛反地雷車之中,在這個鐵罐頭裡,土耳其人是傷害不到他們的。

內森不斷地嘟囔著:“我的上帝,我的上帝,到底生了什麼,他們都瘋了嗎?”

五十鈴叫道:“我們要殺死他們,他們這麼做我也一點不意外,哦,,他們要把這輛車推倒,注意保護你的頭部和腹部”

一群憤怒的土耳其人推倒了這輛反地雷車,不過因為車廂密閉,內森和五十鈴並沒有被他們殺死,直到更多的土耳其士兵趕到,平息了騷亂,他們兩個才被救了出來。而當內森出來時看到了滿地慘屍的一刻,他扶著車子大吐起來。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