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 核大戰

白麪黑廝

  

今晚白臉有樂隊演出,趕不上了,先發一個自己書儲備庫裡的文字給大家看看,回頭改回來。本書名為《末世倖存者的殖民時代》,講述一群在生化危機中倖存者,在得到能夠穿越時空的貫世金船後,穿越到明末清初的故事。

——正文————

身手矯健的年輕人端起手中的弩弓,毫不遲疑地一下子將掉進壕溝中爬不出來的喪屍爆頭。其他的喪屍看到活人也都興奮地高高伸著手,想要把人拽下來,而他們卻無法從深二米的壕溝中爬出來。

年輕人背後的幾個人這時候也端著各自的弓弩,瞄著喪屍們的頭射擊,片刻之後,所有的喪屍都被射死,這一帶又恢復了寧靜。

年輕人叫做沈平,是所有人的頭領,即使他不是年紀最大的,不是最聰明的,但是卻是所有人都信得過的人,也正是他帶著一群倖存者,逃出了喪屍圍城的都市,來到了這近海的鄉下,建立起了一個勉強能夠供大家生存的場地。

沈平身邊是一個肌肉結實,身材高大的黝黑漢子,看上去有幾分軍人的氣質,穿著一條廉價的迷彩褲,身上也裹得很嚴實。他們這些處理營地周圍遊蕩的零散喪屍的衛隊成員,都差不多這樣的打扮,儘可能少暴露自己的面板,穿儘量難以咬破的衣服,防止被突襲的喪屍咬到。

這人叫鄧青山,是營地中衛隊的隊長,他開口對手下們道:“把屍體弄出來,到林子邊上挖個坑埋了。”

一個看上去也就是二十歲不到的小夥子抱怨道:“每次清理了這些傢伙都要埋了,很費事的。”

鄧青山虎著臉,道:“這是我們的規矩,如果壕溝裡堆了太多屍體,會讓下一次掉進來的呆頭喪屍更容易爬出來,就會威脅到營地的安全”

沈平走過去拍拍小夥子的肩膀,道:“文鵬,從人道的角度來說,他們之前跟我們一樣,只不過比我們更加不幸,變成了喪屍,死了就應該入土為安。”

小夥子胡文鵬對於沈平有著出奇地信任和尊重,點點頭:“嗯,沈哥,我明白。”

這時候隊伍裡一個英俊的男人陰陽怪氣地道:“不知道是感染病毒變成喪屍更不幸,還是我們這樣苟且活著更不幸。”

一個個頭不高,看上去也就是十七八歲的女孩子,冷言冷語地道:“你如果覺得做喪屍更好,那麼下一次把你扔給他們就好。”

英俊的男人打了個寒顫,眼色有些怨懟,但看了一眼如冰山一樣的少女,又打了個寒顫,似乎沒有膽量找她的麻煩。

胡文鵬這個時候已經跳下壕溝,踢了踢幾個屍體,確認沒有問題然後和其他幾個衛兵忍著噁心將繩子綁在屍體的身上,由上面的人拉出去。

突然間,他發現有一個喪屍居然是揹著包的,不過想想也許這人在變成喪屍之前是個學生之類的職業吧,他也不覺得奇怪。將書包解下來,戳了戳看起來沒什麼問題,胡文鵬把這包交給了沈平,笑著道:“沈哥,戰利品啊。”

沈平有些奇怪,不知道為什麼喪屍還會揹包,他也小心地拉開書包的拉鍊,空了空,一個木頭的船模掉了出來。

“什麼東西,逃生應該被食物和水才對,怎麼卻背了一隻沒用的破船。”英俊的男人魯迪不禁吐槽,距離大災變爆發已經過去了三年,完整的文明社會的產品已經越來越難獲得。特別是城市被成千上萬的喪屍鎮守著,還有大批變異種的喪屍,對於他們這群末世的倖存者來說就是禁地。而倖存者們對一支手錶、一個水壺,甚至一包衛生巾或一包避孕套都珍若重寶,原本魯迪以為書包裡會有什麼好東西,卻想不到是一個沒用的船模。

眾人都是很失望,沈平卻將這船模從地上撿起來,看看並沒有摔壞,笑道:“這應該是一艘明代鄭和寶船的船模,說不定趙博會喜歡。”

趙博是營地裡的一個成員,營地中只有三百餘人,大家早就互相認識了。趙博是一個歷史類網路非著名寫手,十分鐘愛歷史。

鄧青山搖搖頭,把那髒兮兮的書包撲了撲,遞給沈平道:“這包還有幾分作用,拿著吧。”

沈平接過包,又將船模放了回去,這船模做得十分精緻,用的木頭也都非常好,上面有一股並不應該出現在這個時代的木頭的幽香,完全沒有屍體的味道,這讓沈平對於往昔那安定的日子感到幾分懷念。

他心想,也許把這東西當作陳設物,擺在自己的房間裡,可能會不錯。

收拾了幾具屍體,太陽已經快要下山,在黑夜裡倖存者們從來不會行動,除了守夜的人,所有人已經恢復到了日升而起,日落而息的傳統生活作息。火光會吸引遠處的喪屍,而不管是柴還是手電都是寶貴的物資,不能揮霍。

衛兵小隊返回到了自己的營地中。這個營地的前身是一個規模不大的小村。災難爆發後,沈平等人逃到了這裡,看中了這裡的自然條件,一面是大海,喪屍怕水,所以背靠大海防守比較容易。村裡有足夠的淡水井,有幾處原本種菜的田壟,拆除了多餘的房屋,倖存者們搭建了一道圍牆和幾處哨塔。採伐附近的樹林使得營地周圍變得空曠而不容易隱藏喪屍蹤跡,挖出數道犬牙交錯的壕溝和其他陷阱,以防止遊蕩的喪屍接近營地。

這裡大概是這末世中,已經為數不多的樂土了。

可即便如此,營地也不是完全安全的——這裡實際上已經是沈平建立的第三處據點了,前兩處都被喪屍攻破了,而他帶出來的倖存者也越來越少,到現在只剩下了三百來人。一個微小的失誤就可能使得營地處於極度的危險中,使得幸存者犧牲。而一些同樣被病毒感染的生物,活動範圍也遠比喪屍更廣,第二次的據點失守就是因為一大群喪屍烏鴉的猛攻而不得不放棄的。

回到營地中,負責伙食的婦女已經做好了飯菜。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女帶著歡欣笑顏跑了出來,她端著一個大碗,裡面是一塊麵餅和當地被稱為鬼子姜的一種鹹菜。

“沈哥,回來了呢,給你晚飯。”叫做甄純的女孩在災變之前是一個平面模特,災變發生時,她被無良的圈內人騙到了一處別墅,下了藥,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災變使得那行凶人變成了喪屍,而甄純躲過了一劫。

“謝謝。”沈平帶著溫潤的笑容,讓甄純覺得如沐春風。

沈平蹲在營地的一角,身旁立著一把五六半步槍,這是一年多前由一處本市的戰備倉庫起出來的東西。前特種兵鄧青山對於哪裡有武器一清二楚,為營地立下了汗馬功勞,也是沈平最信得過的兄弟。

麵餅很粗糙,如果放在災變前恐怕會讓嬌生慣養的年輕人難以下嚥。但現在沒有誰不珍惜食物。因為那恐怖的生化病毒,地球上的物種基本上都受到了影響。絕大部分人類變成了行屍走肉,而其他動植物也相應受損。少量生物也變成了怪物一般的存在,大量的則直接死亡,也有一些倖存者頑強的生存,但人們長久以來熟悉的作物也都變化了特徵。如很多蔬菜完全滅絕,種下去根本長不出來;麥子減產嚴重,畝產縮水了近七成。

倒是一部分平常人都看不起的雜草類的作物,還能為人類提供維生素,如洋姜、地環這樣平時僅能做鹹菜的東西,成了大家少數能收穫的蔬菜類。

沈平默默地在吃麵餅,就著軍用水壺中的水,他心中其實很壓抑,他不知道這樣的生活還能支撐多久,缺少食物和其他給養,到處都是可怕的喪屍和怪物,氣候也越來越差,環境越來越不適宜人類的生存。

作為營地的領袖,沈平不得不撐下去,如果他崩潰了,整個營地就要崩潰了。

每個人一天只有兩頓飯,而且量相當的少,甄純熱心地幫沈平把碗筷收掉了,沈平則對看到的每一個倖存者進行鼓勵,即便他此刻心中沒有任何希望。

沈平走到了街角一位中年人身旁,他叫馬九刀,是沈平父親原來的工友,他的兒子也是沈平小時候的好友。馬大叔帶著小白帽,是一位回民。他在回民一不二的大哥,為人也很仗義,就是多少有些種族主義,對回民很好,對漢民很惡劣。災變發生後,馬九刀失去了兒子,性格也變得謙和得多,對沈平也是視若己出,頗為愛護。

“糧食不太夠了。”馬九刀是營地裡管事人之一,開口就是壞訊息。

沈平並沒有露出震驚之色,點點頭道:“我想想辦法。”

馬九刀苦笑道:“過了一關,還有下一關,這日子過得這麼難,還有什麼意義。營地裡還有六十幾對夫婦,可你看哪一個有膽子生娃娃?沒有娃娃咱們這群人早晚死,人類也早晚要滅亡。掙扎著活著,有什麼意義呢?”

沈平咬了咬嘴脣,抬起頭用自己可以給出最有信念的眼神看著馬九刀:“馬叔,活著總會有希望,現在如果放棄了,什麼都沒了”

馬九刀看著沈平的樣子,心中頗為自豪,拍拍他道:“明日你馬叔帶人去狩獵,營地的大傢伙,好些日子沒有見葷腥了。”

馬九刀是獨臂,一隻手腕在被喪屍咬到之後,自己卸下來了。因此他也保留了一條命,他是個狠人,戰鬥力不低,不過沈平總是照顧著他,不希望他冒險。

沈平能夠大致明白馬九刀的思維,他已經老了,五十幾歲了,活著也是浪費糧食,不如多拼命,為別人多賺些好處。沈平一念及此,覺得心中絞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