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番外篇-楔子

白麪黑廝

  

富有科幻氣息的玻璃監獄,一身特製囚衣的格里戈裡·柯克顯得異常悠閒,他已經在這個專門容納超能力罪犯的監獄裡,呆了一個多月,柯克表現得異常配合,甚至齊一鳴都快考慮給他換一個更好更人道一點的監獄了。

對於這個特異傢伙的審問還沒有怎麼進行,現在齊一鳴的精力還在大戰的收尾上,他也不覺得柯克會搞出什麼么蛾子來。被收納進這種高強度的特種監獄中,從裡面根本就沒法突破出來,甚至齊一鳴還找百合子、鮑里斯等人試驗了,就算以這幾個超級英雄的神奇,也難以突破這個堅固的監獄。

關押柯克的監獄,不僅是超強的材料強度和結構強度,而且還有基地特別設定的黑科技約束裝置,比如監獄會自動放出特定的心靈波,對罪犯進行鎮定和安撫,同時玻璃內壁上還附有一層超能波壁障,任何直接接觸的人或物都會產生劇烈的物質分子動盪,而被彈開甚至斃命。可以說,雖然這個監獄不怎麼起眼,但是卻是整個紅警基地實力的終極體現。

這個監獄裡沒有除了床和一些必要用品的任何東西,連一本雜誌或者娛樂性的東西都沒有,不過貌似柯克也不需要這些,他就那樣帶著微笑坐在床邊,似乎對於這樣的待遇沒有絲毫芥蒂,甚至享受其中。

在監獄盡頭的走廊黑影中,悠悠地走出來了一個人影。柯克似有所覺,輕輕地抬了一下眼皮。當人影完全走到燈光下的時候,他閃亮的光頭著實引人注目,他就是尤里,已經掙脫紅警法則的lv5超級心靈控制英雄。

“我還以為你不打算執行你的計劃了呢。”柯克在玻璃監獄中笑著道。

尤里按了一下牆上的按鈕,讓聲音傳遞過來,他原本有心靈能力可以直接讀心,但是由於這個監獄有一層超能波的壁障,直接使得尤里的心靈能力無法穿透監獄的外壁。

“我不想廢話,我們在基地完全反應之前,只有15分鐘,我們在這十五分鐘內要將你從這個玻璃櫃子里弄出來,還要拿到我們要拿的東西,然後在超時空傳送裝置那裡開啟蟲洞通道,離開這個位面,晚了一分鐘,就有可能被百合子、鮑里斯這樣的傢伙攔住,我也許比他們更強,但是面對兩個以上這樣級別的對手,我可沒有把握能夠勝出,而且還是在拖著你這個累贅的時候。”尤里迅速操作牆上的控制面板,進行了一番複雜的操控之後,玻璃監獄最終開啟,柯克從裡面大搖大擺地走了出來。

尤里以往的那種沉穩淡定此刻並不存在,他像一個普通人一樣擦了一下腦袋上的汗珠,說道:“要不是齊一鳴對於我們這些元老級的英雄足夠信任,我還是沒法突破這座監獄的安保系統。”

柯克露出了自己的大白牙,笑道:“那麼,你的主子已經為他的草率信任付出代價了。”

尤里道:“他倒是個不錯的傢伙,也算個好人,但是很可惜,我卻不是。”

柯克拍了拍尤里的肩膀,道:“還等什麼,我的朋友,我可是捨棄了一切來到這個鬼地方的,我們走吧,一整個世界正等著我們去征服呢!”

“我給這個安保系統植入了木馬程式,至少在15分鐘內,自動檢修系統不會運作,也沒人會發現我打開了這座監獄,所以我們要快!”

兩人登上了一輛基地內使用的代步車,雖然這個小車非常的小,但使用石墨烯電池驅動,速度很快,而且極為智慧,極少出現什麼事故。兩人飛速地來到了基地內一處研究所,齊一鳴雖然將大量的研究工作都分配到了毗鄰達裡諾爾基地的黑科技研究中心,但仍有相當多重要的研究材料和物品是放在基地中的,為的就是安全,畢竟超級植物事件裡,黑科技中心的安保就出過問題。

來到這裡後,柯克問道:“你還從來沒跟我說我們要拿到的東西是什麼呢。”

尤里帶著柯克走到了一處儲物箱,輸入了一段密碼,這密碼並不是真正的儲物箱密碼,而是他植入木馬程式後,能夠欺騙過基地系統的一個適應碼。尤里伸出手在儲物箱中拿出一個類似方糖大小的藍色正二十面體,當這東西放在他手中的時候,尤里的眼中也出現了一絲狂熱。

“這是什麼?”柯克的好奇抑制不住。

“這是能夠讓我們在異位面稱王稱霸的保障。還記得當初你的神祕宮唆使蘇聯的土耳其斯坦軍區搶奪落在中國境內的墜落外星飛船的事情吧。”

柯克道:“當然,也正是從那以後,我才認識了你們,開始了跟你的老闆齊一鳴對抗的生活。”

他看了一眼那藍色正二十面體,道:“難道這是那上面的東西?”

尤里露出了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這些年,齊一鳴和那個趙院士用了很多辦法,也確實破解出了一些那個外星飛船的祕密,但實際上真正的祕密他們也許永遠都無法得到了。他們從來沒有找到外星生命在哪兒,而我卻找到了。我手裡的這個小東西,就是這座飛船的真正核心,齊一鳴雖然找到了飛船,發現了這玩意兒,但是卻並沒有當回事,把它和其他的飛船隨便都存起來了,卻根本沒想到,這才是解開一切迷題的關鍵。齊一鳴以為那飛船是外星人穿越宇宙空間的載具,但實際上,那飛船就是外星人本身,而這種不知名的外星人根本就不是我們見過的生命形態,它的核心就是這麼個小東西,將其裝入飛船之中,就等於有了自己的身體。它有著無限的壽命,並且能夠累積大量的知識,你能夠想象我們獲得其中的知識之後,能夠得到的力量嗎?”

柯克又笑了:“怪不得你要拉上我,原來你需要一個研究型的人才啊。可是你說了,這個東西本身就是生命,那麼作為一個高等生命,它應該有著自我意識,你又如何讓其屈服呢?”

“實際上,從我晉升lv5的時候就已經感應到它了。它的主體意識已經泯滅了,也就是說它跟一個植物人沒有區別了,而只要能夠把人的意識灌輸進去,那麼就等於獲得了它的無窮知識以及神奇的生命形態,獲得無窮無盡的生命。而想要把意識灌輸進去,就需要強大的心靈力量,能夠辦到這一點的,也只有我了!”

柯克終於對尤里有了動容,“原來折騰了這麼多,你的計劃就是脫離齊一鳴,並且將自己轉化為這種外星生命,獲得力量、知識和永生不死啊。呵呵,我開始覺得,也許跟你合作並不是一件什麼明智的事情。”

尤里則勸說道:“我可以向你保證,如果事情成功,我會找到新的位面或者星球,讓你在上面成為至高無上的神,絕對不會對你不利的,你也應該知道,我需要你的幫助,沒有你,我是不可能實現這一切的。”

柯克僅用了三秒鐘就考慮清楚了,“至少,我不想呆在這個玻璃罐子裡了,走吧。”

最後的幾分鐘內,尤里和柯克成功地來到了超時空傳送裝置這邊。因為齊一鳴從來沒有設想過基地內部會出現背叛,所以基地內部的各種設施都是不設防的,再加上尤里種下的木馬程式,更使得基地沒有進行自主的防禦。

將座標調整好,尤里深吸了一口氣,道:“這個見鬼的位面,這個束縛的規則,終於可以說再見了。”

柯克問道:“你為什麼不直接將自己灌進那個藍色小方塊裡,然後將齊一鳴和他的軍隊們幹掉呢?非要這樣膽怯地從這個世界逃離。”

“我是不可能短時間將這裡面的東西搞明白的,即使它的力量很強。在我們有超越齊一鳴的力量之前,他足以將我們毀滅上萬遍了。”

柯克點點頭,認同了他的說法,“那麼還等什麼,讓我們走吧。”

當超時空傳送裝置進行位面穿梭模式的工作時,齊一鳴的雙眼驟然發出了一種奇特的光芒,雖然他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他的本能預感告訴他——出麻煩了。

而數秒鐘之後,當整個基地都隨著超時空裝置運作而發生強烈震顫的時候,幾個駐守基地的英雄也很快地反應過來,基地出事兒了。

“混蛋,是尤里!他居然啟動了尚不能完全使用的超時空位面穿越功能,這樣會使基地嚴重損傷的,必須立即進入自保模式,必須保住主基地!”傑奎琳憤怒地說道,看著齊一鳴。

齊一鳴卻顯得十分淡定,即便他也有些震驚,他道:“主基地毀了,分基地會接過主基地的職能,尤里不可能用這樣的花招拿下我們。自保程式沒有用的,能夠在無聲無息下啟動超時空裝置,說明他對基地的系統做了手腳。”

傑奎琳罵道:“該死,他是如何突破紅警絕對服從規則的?”

“還不清楚,不過大概跟他的心靈力量有些關係。”

傑奎琳說道:“一定要把他抓回來,碎屍萬段!”

齊一鳴搖了搖頭道:“很難,強行啟動超時空裝置,可能直接炸燬裝置,我們不會得到任何關於他穿越位面的時空道標資訊,就算我們想要抓回他,也不會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這時候,齊一鳴的長子齊願說道:“也許我能幫上什麼忙,我早覺得尤里不太對勁了,前段時間他太頻繁地休假了,這不像是一個紅警英雄會做的事情。我們也許能夠找到一些蛛絲馬跡,尤里的穿越不可能是漫無目的的,他一定進行過調查,能夠選定一個相對安全而又讓我們難以追尋的地方。我的心靈能力已經進步到了通過物體可以看到人的經歷的程度,也許能夠發現一些有用的東西。”

鮑里斯這個時候闖進了齊一鳴的休息室,對齊一鳴彙報道:“指揮官,格里戈裡·柯克被尤里帶走了,他同樣開啟了我們研究中心的儲物倉庫,拿走了一件來自外星飛船上的東西,尚不能確定有什麼用。”

齊一鳴看了看自己的兒子,嘆息道:“現在的時空機器,只有lv5英雄級別才能夠使用,而且不確定性很高,誰知道尤里和柯克會不會直接就被時空亂流給弄死了呢?我不可能冒險將你們送進時空亂流中,就是為了抓回一個叛變的尤里。就算要做這件事,至少也要等到基地再升一級,超時空位面穿梭科技完全解鎖的時候。”

傑奎琳擰著眉頭道:“可那還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呢。”

“總之,我們現在需要做的是,對損失進行分析,同時也需要採取新的手段,來防止類似的事情再度發生,我信任你們大家,但是該做的防範還是要做的。”

鮑里斯點頭道:“指揮官的決斷是可以理解的,我們都絕對支援您。”

強行啟動超時空裝置,幾乎毀掉了大半個主基地,不過主基地還是頑強地儲存下來了,這也使得這次的損失並不是完全不可接受,雖然主基地的不少建築都被毀了,但這些東西都可以再建造,而兵員更不是問題,儲存在冷凍空間中的兵員沒有絲毫損傷。

要說發生了這種事,齊一鳴不怒是不可能的,但是齊一鳴又不能表現得過於不淡定,他畢竟是整個紅警基地的主心骨,他要是穩不住,世界可能就穩不住了。所謂天子一怒血流千里,並不是什麼誇張的說法。

事實證明尤里準備這事情準備了很久,齊願雖然通過“往昔追蹤術”對尤里的一些東西進行了探查,但是尤里毀掉了自己大部分在基地中的所屬物,而且也許在開啟時空隧道的時候,他壓根就是隨便選了一個位面,而再度追到他的機率,幾乎為零。

而幾個紅警英雄,甚至包括齊願,都對於這件事情耿耿於懷。娜塔莎認為尤里是褻瀆了一個軍人的至高榮譽,做了一個可恥的背叛者,鮑里斯和譚雅則都希望能夠找到尤里,將他抽筋拔骨以解心頭之恨。

這件事情上,齊一鳴的反應其實並不多,因為長久處於過於大局的位置,齊一鳴的思考已經不再當年那麼天真熱血,而多了很多謀算和取捨的成分。在他看來,尤里造成的損傷已經是無可挽回了,而如果在這件事情上繼續糾結,他可能會投入更大的資源,而不一定得到任何的回報。

他以為,就算追回尤里又能怎麼樣,失去的東西也拿不回來了。而且說尤里在異位面發展能夠獲得超越他的力量,再穿越回來碾壓自己,齊一鳴只能笑了。先不說位面穿越尤里沒有超時空裝置能不能辦到,說沒有什麼金手指尤里能夠成為位面之子,他也不信。齊一鳴覺得不是自己自負,像是紅警基地這樣的金手指,他不覺得尤里能夠有什麼這麼好的運氣。

當然,他也並不清楚,尤里拿走的那外星造物究竟有怎樣的威能。而齊一鳴也並不擔心,據他了解,尤里是不可能主動回到這個位面的,因為就算尤里再強,他只要在這個位面還受到紅警法則的約束和壓制,要不然他也不會這麼著急地離開這個位面。

再者,齊一鳴也堅信,他會在未來變得更加強大,只要自己夠強,任何敵人在自己面前都是浮雲。

齊一鳴能過得去這個坎兒,但是已經慢慢長大,並且獲得更多英雄能力的齊願卻對此耿耿於懷,十三歲的齊願已經懂得了自責的情緒,他其實一早就察覺到尤里有一些反常的舉動,但是他並沒有當回事,而只是沉迷於自己的遊戲和技能磨練之中,最終釀成了大禍。

雖然他的父親齊一鳴從來沒有歸咎於他,但是齊願還是認為,自己在有生之年一定要將尤里和柯克抓回來,帶到父親的面前進行懲罰。

與齊一鳴一直以來都有著強烈的國家和民族復興情緒不同,齊願成長的時代,中國不斷崛起而且已經取得了地球村的主導權,飛揚跳脫的他對於接過父親的事業,繼續推動中國前進,興趣不大。因為即使沒有他,已經在正規之上的中國仍舊會高速前進,而他則渴求更加刺激和新奇的生活。

顯然,跨位面去獵捕一個背叛者,是一個不錯的目標,齊願自己也無法辨別,想要獵捕尤里,到底有多大程度上是他希望離開家庭和父母,前去各種不同的位面見識更多的事物有關。

兒子的情緒,齊一鳴也大體知道一些,他不希望自己禁足自己的兒子,束縛他發展的腳步,齊一鳴算是很看得開的家長,覺得兒孫自有兒孫福,也能容得齊願其折騰。不過,兒子才13歲就想進行什麼穿越旅行還是有點早了。

“也許,當你成人的時候,咱們的超時空技術更加成熟一些,你能夠踏上這條路。”齊一鳴只能這樣交代兒子。

齊願雖然不太滿意,但也應承了下來:“十八歲,老爸,我們說好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