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時空的意外

白麪黑廝

  

紅警1985主位面,時間點公元2007年,已經四十七歲的齊一鳴仍舊保持自己的年輕風姿,他身著一身考究的新式中山裝,是由國內最頂尖的設計師和裁縫為其量身打造的,配上他英俊的臉和英挺的身材,就算拉出去演個偶像劇,估計都能風靡萬千少女。

站在齊一鳴旁邊的人正是中國國寶級科學界大神,黑科技研究中心的核心人物趙院士。趙院士已經年屆九十,不過跟同齡的老人不同,趙院士看上去還像是六十歲左右的老年,而且精神矍鑠,看起來很有幹勁。

其實趙院士也曾經歷過一個衰老期,他工作廢寢忘食,其實壽命並不會特別長,別說當年兩彈一星的時候還曾暴露在輻射之下,但是這個已經可以說超越特斯拉的科學鬼才,在研究齊一鳴給予的紅警科技和獲得的外星科技之後,取得了在人類壽命科學上的突出進步,雖然尚不能大規模提高人類種群的平均壽命,但是提升自己的壽命和體力卻不在話下。

保守預估,趙院士活到160歲應該不成問題,而像他這樣的天才,國家會不惜一切代價不斷地投入資源,延長其壽命。

“各項準備已經就緒了,你說開始咱們就開始吧。”趙院士的聲音也相當洪亮,絲毫不像是一個九十多歲的老頭。

齊一鳴輕輕地點頭,道:“那麼我們就開始吧,雖然還有一些不是很保險,但是我們也不能因為擔憂冒風險而裹足不前。”

趙院士向自己的助手示意,助手輕輕推動了操作檯上的一個操作杆。即便是現在的科技主流,使用者介面都已經觸屏數字化,甚至是虛擬實景3d化,但是趙院士在設計東西的時候,還是很喜歡將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一些東西,比如說推閘、按鈕等設計在自己的工程裡。

“超時空蟲洞催生裝置已開啟,供能正常,運轉正常。”

“電磁約束場工作正常。”

“催生裝置進入波峰狀態,準備啟用蟲洞。”

“超時空蟲洞將在5秒內出現,5,4,3,2,1……蟲洞啟動。”

“時空道標奇點已捕捉,超時空蟲洞橋已開始計算路徑。”

迄今為止,這套超時空穿越裝置所有的運轉都是正常的。不像是當年尤里強行開啟超時空穿越裝置那樣不穩定,經過了多年的奮鬥和鑽研,齊一鳴和趙院士已經基本找到了穩定持續性開啟一個特定位面大門的方法。其實趙院士當年在這方面已經有了比較大量的研究,也是他愣是憑著極為微薄的投入和差勁的裝置,將齊一鳴和紅警基地從異位面召喚到了本位面之中。在齊一鳴的財力和物力已經超越常人想象,能夠支撐起這樣龐大而靡費周章的專案時,趙院士再度將當年的一些研究成果拿了出來,結合了紅警基地超時空裝置的技術,最終也創造出了現在的這套裝置。

趙院士看著各種反饋讀數,也是欣喜異常,他對齊一鳴說道:“我們已經獲取了大約上千個平行位面的時空道標了,雖然相比平行位面的存在總數還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數字,但是小齊你可以設想,如果我們能夠充分地利用各個位面的資源,那麼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文明,發展的潛力是近乎無限的啊!”

齊一鳴向來都是理智的人,他道:“也許我們還可能遇上什麼解決不了的敵人呢,如果把自己的位置暴露出來,也許就是我們的末日災難。”

趙院士哈哈一笑道:“雖然不是自傲,但是以我們現階段的成就,恐怕已經足以凌駕絕大多數文明之上了,而且掌握位面穿梭的文明,恐怕兆億中也無一,我們也能夠利用這一點來防止我們受到傷害。當然任何的位面探索,都是需要足夠的謹慎和縝密的計劃的,我相信你能夠實現這一點。”

齊一鳴從一開始開發超時空位面穿越的技術,其實就不完全是為了獵捕叛逃的尤里,他就是被這個東西送到1985位面的,也能夠明白背後蘊藏的重大價值,相對來說尤里的追捕只是很小的一個方面,開始在無限位面中擴張,增強自己的實力,提高中華文明的繁盛度,才是齊一鳴最為看重的一面。

趙院士開了一句玩笑,道:“也許我們還能找到你的母位面。”

齊一鳴的思慮一滯,不過很快苦笑著搖了搖頭,道:“現在我的母位面就是這裡了,我的家人在這兒,我的事業和我的夢想都在這兒,回去又有什麼作用呢?”

他不再說這個話題,而是提到這次的任務,道:“迅速派遣一些智慧偵察機器人進入這些位面,我們需要獲取足夠的資訊之後,才能夠決定往哪裡派遣我們的科考隊和遠征隊。”

趙院士笑道:“位面殖民,真是讓人激動的事情啊。”

“恐怕也是很多人的噩夢開始,不過這就是現實,在殘酷的叢林法則中,只要虛弱就可能成為別人的食物,或者成為強者的附庸。”齊一鳴嘆道,他所做的,就是避免成為弱者。當年的中國經歷了百年屈辱,教訓已經足夠明顯了,在新的位面開發時代之中,希望中國不會再走老路。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設定在系統中的緊急告警系統響了起來,齊一鳴和趙院士臉色大變,多年前尤里強行啟動超時空裝置,直接炸飛了大半個基地,如果這次的實驗也出現了問題,可能同樣造成巨大的損失,而且這裡還有相當數量來自黑科技中心的研究員,如果來不及撤離,可能他們都會死亡。

一位助手滿頭大汗:“教授,裝置本身並沒有問題,是這裡的某個方位出現了一個蟲洞的呼應座標,所以影響了裝置的穩定性,應該不會造成什麼太大的損傷。”

趙院士眼珠一轉:“一個蟲洞的呼應點?難道小齊你這裡還有第二套超時空備用裝置嗎?”

齊一鳴一拍額頭,叫道:“壞了,我忘了這茬兒了。是轉輪王!由於轉輪王需要進行位面穿梭作戰,很有可能碰上各種各樣的困難,所以我想著整合一套超時空裝備在上面,使得它能夠在極端情況下也能找到回家的路。卻沒有想到影響了這次的實驗。”

趙院士搖頭道:“如果是轉輪王,那麼它的超時空裝備應該沒有被啟用才對,平白無故的是不可能與我們的裝置發生呼應的啊!”

齊一鳴想了片刻,就得出了結論,無奈苦笑道:“沒錯,轉輪王是不能輕易開啟裝置的,但是它卻可以通過一個人的心靈波進行啟用。”

趙院士也反應了過來:“齊願那孩子的?”

“除了他還能有誰?”齊一鳴氣道,他開啟通訊裝置,卻發現通訊器全都是嗞嗞的響聲,顯然正常的通訊已經被蟲洞散發的能量給干擾了。他根本聯絡不到看守轉輪王的百合子,更聯絡不上自己那個調皮搗蛋的兒子。

“走,我們去那邊看看到底怎麼回事!”趙院士拉住齊一鳴,就往存放轉輪王的試驗場跑去。兩人登上了一臺穿梭車,以最快的速度趕往那裡,就在他們要進入大門之前,突然一道透明的光波從裡面爆發了出來,齊一鳴眼疾手快,立即護住了趙院士,以防他受到什麼傷害。

這光波顯然是沒有什麼傷害力的,只有一些衝擊性,齊一鳴扶著趙院士起來,打開了這裡的大門,只看到百合子跪坐在地上,雙目無神地望著原來轉輪王站著的地方,可是那裡卻什麼都沒有了。

“怎麼回事?轉輪王呢?齊願呢?”齊一鳴無法平靜,大聲地問道。

看到指揮官駕臨,百合子才反應過來,單膝跪地向其謝罪道:“主上,齊願少爺不知道如何觸發了轉輪王,結果轉輪王啟動之後就突然帶著少爺不見了,是屬下護持不周,請主上責罰。”

齊一鳴望著空蕩蕩的試驗場,嘆了一口氣,擺擺手道:“不是你的錯。”

他的神情有些寂寥,對趙院士道:“這個預感其實我早就有了,我能夠感覺到,齊願這小子不會是什麼安分的主,他長大了就會離我們遠去,所以我才百般地阻撓他,不過看起來,命運這個東西並不是能夠阻撓的啊!”

趙院士道:“你不必擔心,齊願跟轉輪王被傳送到了某個異位面,但是以他的能力,想要生活下去並不難,我們能夠通過剛才空間波動來計算出他們去到的是哪個位面,也許用不了多少時間,我們就能鎖定他到底去到的是哪個位面,將他救回來。”

“不同位面之間的時間流動完全不一樣,即便我們這裡過去的時間不長,但齊願那邊呢?”

趙院士笑道:“兒行千里母擔憂,你這個做父母的一到了孩子的問題上就鎮定不下來。齊願是個堅強的小夥子,或者堅強已經不足以形容他了,大概妖孽才夠吧。你應該擔憂他穿越去的那個位面,不要被他捅破了天,而不是擔憂他會吃什麼苦。”

齊一鳴被逗笑了,道:“也許還真是這樣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