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來自星星的你

白麪黑廝

  

在紅警1985位面中,23mm六管加特林航炮算不得什麼大威力的東西了,尤其是現在傳統化學能武器已經開始全面性的被電磁動能武器、能量武器所取代,就連最新設計的武裝直升機、戰鬥機使用的航炮都使用了無彈殼的電磁航炮,恐怕用不了多久加特林航炮就要退出歷史舞臺了。

然而,放在1941年的時候,加特林六管機炮是先進到無法想象的東西,當時齊一鳴之所以為轉輪王這麼黑科技的東西裝備已經準備淘汰掉的武器,就是考慮加特林機炮的成熟度十分的高,而且這個元件也可以更新為電磁版本。

大片的帶有穿甲和高爆效果的機炮炮彈席捲了kmt第40師的陣地,雖然第40師少量裝備了瑞典博福斯75mm山炮,並且對目標不小的轉輪王進行了轟擊,可是顯然這種落後近一個世紀的火炮打在轉輪王的鎧甲上,甚至不能夠留下一個印記。

“偵測到敵方可能對本機存在微弱威脅個體,進行優先打擊。”轉輪王的聲音在齊願耳邊響起,屏顯上也出現了小紅框圈住了那些博福斯山炮。齊願感覺自己就像是在玩一個真實的第一人稱射擊遊戲一樣,他迅速移動靶心瞄準了紅框內的敵人,然後拉動操作杆上的開火按鈕,就看到機炮發射出了成片的炮彈,將那些山炮轟成了碎片。

連山炮都被轉輪王如此輕易地毀滅了,其他用什麼漢陽造、中正式步槍的國府軍更加不是對手了,在轉輪王毫不講理地屠滅之下,他們紛紛逃亡,跑得慢一點就會被轉輪王射出的機炮炮彈撕成碎片。

“敵方僅剩餘無裝甲步兵單位,提議使用小口徑加特林機槍進行攻擊,以節省炮彈。”轉輪王有著完整而且先進的輔助系統,能夠對戰鬥進行最為細緻的量化,然後進行合理的建議。

其實轉輪王最早是沒有安排小口徑的輕武器的,但考慮到也許在比較低端的位面使用比較小巧廉價的武器更有價值,於是紅警基地為轉輪王開發了一款11管7。62mm無彈殼電磁加速機槍。這種武器猶如金屬風暴,能夠在短時間內射出大量的子彈,同時智慧化的系統也能夠操縱單一槍管進行工作。

齊願立即換上了電磁機槍,開始對奔逃的國府軍進行攻擊,在成片傾斜出的彈雨下,國府軍士兵一個個地倒在了他的槍下,而齊願似乎也有些痴迷這種感覺,直到沒有幾個國府軍士兵還能站著的時候,他才停下了自己的殺戮。

“呼,也許有點過分了。”齊願想道,他覺得如果是自己老爸齊一鳴駕駛著轉輪王的話,很有可能裝神弄鬼一番,騙得這些國府軍直接向他投降,而不會像自己一樣簡單粗暴地直接賜予他們死亡。齊願覺得也許自己父親的方法更好,但是他也不是他的父親齊一鳴。

齊願掃了一眼屏顯上剛才使用的兩種武器的存彈量,23mm機炮尚餘炮彈2萬多發,7。62mm電磁機槍尚餘子彈20萬發左右,正常的部隊攜帶這麼多彈藥都得用幾輛卡車來拉,不過轉輪王自動連線著冷凍空間,可以攜帶儘可能多的彈藥,而且還是自動補充的。

“雖然彈藥不少,但是看來要想在這個位面走下去,還是需要省著點用啊。”齊願心想。

“阿願,這是完全沒有必要的事情。我採用了來自外星的尖端物質直塑和紅警基地最新銳的3d列印技術,能夠自行製造所需的補給品,甚至是其他的東西。您的父親在製造我的時候,已經初窺了一部分紅警基地製造能力的祕密,並將其驗證在了我的身上,所以我基本上可以等同於一個弱化版的紅警製造工廠,當然,我製造的東西遠沒有紅警基地能夠知道的那麼複雜,產能也沒有那麼變態。”轉輪王描述道。

齊願不禁咋舌:“你說,你能夠製造武器,甚至是其他東西?那麼你能像紅警兵營一樣製造士兵的嗎?”如果轉輪王等同一個紅警基地,那麼他可以像他老爹齊一鳴當年那樣,直接拉起一支自己的班底縱橫世界,別的方面地掣肘將縮減到最低。

“很可惜,我並不具備這樣的能力,希望您的指望不要太高,我還僅僅是初代系統,製造能力還比較低下,我可以開具一份可以製造的清單給您,您就知道了。”轉輪王立即在屏顯上打出了一份他能夠製造物品的清單,齊願看後不由微微失望。

清單之上基本上都是冷戰之前的武器,輕武器無非就是ak-47、rpg-7之類,重型陸軍車輛甚至也就是六三式戰車、五九式坦克這樣的水平,至於更加先進的東西,卻根本不具備什麼製造力。

————分割線————

袁紫山等人看見眼前的一幕幾乎不能思考,甚至快要忘了呼吸。那龐大而可怕的鋼鐵身軀,完全招呼了他們的想象,而舉手投足就踩塌了阻擋數波新四軍戰士的工事,發射的炮彈、槍彈如同暴雨冰雹一樣直接將敵人打成了碎片和肉醬。這種恐怖的威能,是沒有見過未來戰爭的他們所根本無法想象的事情。

就在前一刻,他們還可能被國府軍的機槍掃成篩子,可是下一刻,他們已經脫險了,而且星潭村隘口的工事障礙已經被清除,新四軍大部隊可以從這裡突圍了。

不過,袁紫山等人還是懼怕著,因為他們無法斷定這個突然出現的鋼鐵巨人,到底是什麼來歷,是不是不分敵我,見人就殺的。

“這到底是什麼玩意兒?太可怕了,你們瞧見剛才他射出來的那些炮彈了嗎?那火力足抵得上七八十門火炮同時射擊吧,真是不可思議!”年輕一點的焦慧則語無倫次地說道。

魏晉一把按住焦慧則,小聲道:“別出聲,萬一被他聽到了,咱們也可能跟那些kmt一樣被打死!”

不過已經晚了,些微的響動還是驚動了旁邊的轉輪王,齊願操縱著轉輪王擺過頭看到了幾個迷茫的新四軍戰士,通過衣著和番號標記的辨認,齊願還是判斷出了這些人不是敵人,而是與自己相差幾十年的“友軍”。

“怎麼辦?”齊願的腦袋開始高速運轉起來,他需要大量的資訊供自己進行決斷,而明顯除了他能夠判斷這會兒應該是解放前,不曉得是抗戰時期還是解放戰爭時期,其他的東西他都不能判斷出來。

齊願可以選擇自己從轉輪王的座艙裡爬出來,而且這樣的登場會十分高大上,最起碼他個人的虛榮是可以滿足了,但是接下來他要如何帶著轉輪王跟這個位面的土著進行相處,是不是完全聽令於本位面的紅色政權組織,就像當年他父親在1985位面做的一樣,齊願一時還理不清楚。

他跟父親最大的區別在於,齊一鳴生長在一個普通的家庭中,接受著普通的教育,容易循規蹈矩,而且不喜歡打破規則;而齊願從小就是以一個超能兒童的身份成長的,他的家庭也與尋常家庭不盡相同,不管是在他的父親擁有數千萬軍隊的事實上還是在他老爹還有幾個情人的事實上。

齊願雖然也認同一些老爸的政治信仰,但是他對個人自由和刺激的熱愛,大概超越了一切,不覺得遵守老爹的規則,已經是一件令他頭疼的事情了,現在如果換了一撥人對自己指手畫腳,他是萬萬不能接受的。

他老爸齊一鳴享受改造和建設的過程,而齊願的年紀還更多停留在新奇以及破壞的樂趣上。他並不怎麼特別煩惱於來到這個世界要如何改造他,因為他覺得就算是這個世界滅亡也跟他不甚相關。他更多像一個時空的旅行者,享受旅行的樂趣,同時做一些讓自己開心的事情。

齊一鳴用了好久才堅定了自己在1985位面的使命,而對於腦域能力超乎常人的齊願,幾乎只用了幾秒的思考時間,就搞清楚了自己來這個位面幹什麼,應該如何去幹。

確定了他不打算重走老爹的道路,齊願很快確定了幾個方案,使得他能夠融入這個世界,同時還不必那麼操心自己的生涯規劃,以及可能出現的與權力層的矛盾。

“那麼,就用這個最不靠譜的方案吧。”跟正常人不一樣,齊願是很調皮的傢伙,他習慣使用墨菲定律做事情,當一群選擇中有一個明顯看上去最差的,他就毫不猶豫選這個最差的。不過事實上,他選擇的最差路徑,卻一般不會走向最差的結果。

“轉輪王,開啟噴射引擎,讓我們去平流層以上歇著吧!”

“遵命!”

來源自火箭天使的技術,轉輪王不僅是能夠步戰的機甲,而且還能夠上天,這個上天不僅僅是在大氣層以內戰鬥,轉輪王甚至可以成為一個繞地球軌道的天基打擊平臺。

就在眾人的矚目中,剛才大殺四方的鋼鐵巨人背後突然升起幾個鐵翼似的裝置,然後拔地而起,在暗淡的夜空中飛向了無垠的宇宙。

袁紫山看著漸漸遠去的轉輪王:“它難道是來自星星的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