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借兵

白麪黑廝

  

kmt國府軍第52師師長劉秉哲心情不怎麼樣,40師方日英部莫名其妙地被新四軍突破了,新四軍一夜之間就跳出了上官雲相給他們準備的口袋陣之中,使得早前上官雲相數月的準備毀於一旦。*不僅方日英被上官雲相點名批評,甚至直接暫時調離了部隊,連劉秉哲等一眾其他師長,也捱了一頓臭罵。

軍事會議上,上官雲相臉上像是罩著寒霜,他嚴峻地問道:“方師長,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在佔盡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你部仍舊沒有能夠抵擋得住新四軍,讓他們突破了茂林,甚至你部還損失慘重,幾無可用之兵了。”

方日英一臉苦相,他當然通過那些逃回來的士兵,大體瞭解了那場戰鬥發生了什麼,可是他自己也是不怎麼相信的,但架不住大夥兒都這麼說,他也是半信半疑。此時的方日英滿頭都是汗,他不知道該不該實話實說,不實話實說就會顯得自己相當無能,而說了實話,人家可能覺得他是一隻蠢豬,而且是滿嘴胡話的蠢豬。

“鈞座,根據戰場士兵親歷,那日實在是非戰之罪,一不知來歷的鋼鐵巨人駕臨戰場,對戰場上我軍一通狂轟濫炸,使我原本加固的防禦土崩瓦解。更有愚昧之士卒,以為是天兵天將,更不敢相敵,才導致戰情潰敗。”方日英最終還是硬著頭皮把實話說了出來,可是就像他之前想的那樣,實話一出口,所有在場的人都是出聲嘲笑,而上官雲相更是滿臉恚怒,覺得自己師被方日英嘲弄了。

“鋼鐵巨人,還能轟殺你部?方日英,你找失敗的理由也就罷了,用心一點會死嗎?你作戰不利,還欺瞞上官,胡說八道,實在有失我國府軍將官的體面和風儀。我看你也不必在40師繼續呆下去了,反正你那40師已經打得編制都快沒有了,乾脆留在我這裡反省吧,情況我會反應給委員長的。”

方日英晃神地癱坐在黃梨木的座椅中,眼中都沒有了焦距。

上官雲相對其他將領也不溫和,他道:“40師大錯已經鑄成,吾曹決不能看大錯變成大敗,我國府軍十倍於新四軍,焉能看到新四軍如此戲耍於我等。今特令諸位兄弟,抖擻精神,萬務於****過江之前將其殲滅於皖南,不得有誤!”

五十二師師長劉秉哲也領命而去,他根本不清楚自己帶兵一走,將要面對的到底是什麼。其部從茂林附近的東流山東北一帶開進,欲快速通過,追擊新四軍部隊,不過劉秉哲部的戰地偵察做得並不細緻,並不知道在東流山,有人正等著他們。

不過,就算是他們的偵察做的很細緻,恐怕也難以發現敵人。因為他們的敵人強過他們已經不是一兩個時代的問題了,這種全面性的壓制,讓國府軍第52師根本無力抵抗。

“轉輪王,準備啟動‘心靈司令塔’功能。”齊願摩拳擦掌,對於這個新技能的試驗頗為熱切。

心靈司令塔是轉輪王搭載的一個系統,如同當初尤里使用心靈信標塔控制全日本一樣,是心靈大師的力量倍增器。只不過這個倍增器當然沒有尤里在日本做的那麼變態,但有了它,齊願可以通過轉輪王,直接控制周遭數萬的個體,將自己的意志烙印在他們的意識裡,將他們變為自己的附庸。這種能力,其實作用並不是像日本事件那樣,控制普羅大眾,而是將敵人的軍隊變成自己的軍隊,在戰場上造成臨陣倒戈的情況,壓垮敵人。

所以心靈司令塔最多也只能控制五萬個個體。

“心靈司令塔系統已經開啟,提示,在敵軍狀態完整,士氣較高的時候,會出現心靈加成現象,使得心靈控制難以一次性大規模控制敵軍,建議先行對其進行攻擊,趁其慌亂之時,再發動心靈控制。”轉輪王發出了自己的聲音。

齊願點了一下頭,說道:“本來還不想造成什麼殺戮,畢竟他們即將成為我的傭兵了,不過看來最終還是要動手,我也正好來試驗一下轉輪王你的各項武器吧。”

屹立在山巔上,齊願尚不能看到第52師的隊伍,他從冷凍空間中取出了轉輪王的125mm電磁加速炮,這種武器的射程極為驚人,輕易打到100公里之外不在話下。不過這樣的射程中,要是沒有校射無人機之類的輔助工具,齊願也是根本沒法做到攻擊。轉輪王確實有裝備幾個石墨烯電池的偵察無人機,主要用於攻擊時的校射,不過齊願也不願意費勁了,直接等劉秉哲部進入自己的視距之內,再對他們攻擊。

看著如同蜿蜒長龍一般的軍隊出現在了視野裡,齊願的嘴角不可察覺地微微一揚,轉輪王的右臂抬了起來,手中握的正是電磁加速炮。聚變核心充能之後,電磁加速炮閃爍出了幽藍色的電光,然後炮膛中的彈丸騰地一下被射出。與化學能大炮不太一樣,不依靠爆炸進行動能推送的電磁炮,在開火的時候並沒有多大的噪音,也增強了攻擊時的隱蔽性。

更何況,轉輪王也是有幻影坦克的幻影光學偽裝技術的,所以實際上要發現它相當困難。

齊願並不希望自己的打擊造成過大的人員損傷,畢竟他還要收編這些kmt部隊,所以電磁炮使用的彈丸沒有高爆或者破片戰鬥部,僅僅是普通的實心彈。而這種實心彈顯然不可能是齊一鳴為他打造的時候製作的,是齊願命轉輪王自行採集材料後,使用紅警製造能力製作的實心彈丸。

即便沒有戰鬥部,是實心彈丸,可經過電磁加速後產生的動能已經足夠可怕,呼嘯而來的實心彈直接飛進了52師士兵陣中,衝擊波直接掀翻了一圈的士兵,很多站得比較近的傢伙,直接就被這衝擊波震碎了內臟器官,內出血而死。而直接被砸中的kmt士兵,那更是沒有什麼好下場了。

齊願一看這種攻擊都已經產生這樣的效果了,而且一炮下去就給52師部隊造成了混亂,素質比較差的國府軍士兵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對這種情況,反而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烏泱泱地亂跑,啥時間原本還像回事的陣型隊伍就毀了。

劉秉哲見狀立即想要約束自己的人馬,他還大呼道:“給我找到那放炮的傢伙,在哪兒,到底在哪兒?”

副官也是焦急,道:“沒有聽到炮響啊,而且炮打過來的方向根本啥都沒有看到!”

劉秉哲罵道:“那你意思是我們見鬼了?”

他話音才落,更多的實心彈丸被打了過來,這次齊願的炮擊變得更加有目的了一些,他不再直接往52師的隊伍裡砸,避免造成太多人員損傷,反而攻擊外側,用衝擊波不斷地掀翻那些人,目的就是讓他們更加混亂。他選擇的著彈點都很有講究,將長龍般的隊伍整個都攪亂了,絕沒有一部分還是穩得住的。

“火候差不多了吧,準備使用心靈司令塔吧。”齊願看到52師基本上已經陣腳大亂,沒有了那種軍隊心靈抵抗力加成,便操縱轉輪王,開啟了心靈司令塔。

當心靈司令塔開始放出強烈的心靈力量,一顆顆心靈控制的種子被種在了那些kmt士兵的意識之中,齊願能夠明顯感到自己所掌握的心靈力量在猛烈的上升,這種操縱和掌握的快感,凌駕於眾人之上的俯視情結,讓齊願一時差點透不過氣來。

他終於明白了當初尤里為什麼要叛逃,沒有什麼心靈大師能夠抵擋控制別人的快感,就像是吸毒一樣,終究會上癮,他們享受掌控別人生死和哀樂的能力,而且當別人的心靈徹底朝控制著開啟的時候,就等同於他們的心靈之力也成為了供應心靈大師的甘泉,會不斷滋補心靈大師的能力進化。

“看來還是不能操之過急啊,雖然我比尤里那傢伙靠譜得多,但是用力過猛,恐怕會走火入魔,迷失在這種心靈控制的快感中呢。”齊願自己尋思著。

不過在他眼前,整個52師已經淪為了他的囊中之物,被心靈控制的全體52師士兵,已經不再慌亂了,反而他們沒有什麼目的地傻站在原地,似乎正等待齊願的詔令。

齊願大體清點了一下人數,砸吧砸吧嘴道:“不行啊,52師根本就不滿員,這才還不到七千人,雖然之前被我不小心弄死了一些,要加強新四軍的力量,這點人是不夠的,看來上官雲相手底下的所有部隊,我都得吃點了呢。”

齊願也不用下去跟這些人見面,直接通過司令塔給師長劉秉哲發了一個訊息,讓其前去投奔鐵詢的新四軍部,為了避免誤會,52師全體卸下武器,同時還先派傳令兵去通知,齊願覺得加上自己之前給鐵詢打的預防針,兩邊應該打不起來,不過要想新四軍信任這群國府軍,恐怕也是不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