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無法控制

白麪黑廝

  

靜坐在軍部之中的kmt將領上官雲相怒氣尚未平息,他實在是不能理解為什麼兵強馬壯的第40師讓新四軍部隊打得編制都快要撤消了,更讓其突破了包圍圈,爭奪到了戰場上的主動權。

“這個方日英真是狗膽包天,居然那樣的謊話都編的出來。”上官雲相怎麼想這個氣兒都沒法消,甚至已經掰斷了兩隻筆。

不過上官雲相越是生氣越是懷疑,因為從任何角度來看,新四軍突破包圍的可能性都非常的低,就算是能夠戰勝40師突破星潭村的防線,可是也不至於將40師大半部隊殲滅的連渣都不剩,使得這個師基本上已經沒有存在必要了。

“難道還真的出現了什麼超乎常理的東西?”上官雲相剛想了片刻,不過很快又將這樣荒唐的念頭趕出自己腦海。可是雖然這樣做了,上官雲相還是眼皮直跳,並感覺十分不安。

正在上官雲相打算去喝一杯,平復一下自己的心情時,突然他耳邊傳來了轟鳴之聲,然後感覺震波直接將他從椅子上掀翻。外面傳來人仰馬翻的聲音,上官雲相頓覺不好,大叫:“敵襲!”

上官雲相的副官趕忙過來拉著上官雲相躲避,還惶急地說道:“鈞座,我們遭到了炮擊,是重炮,威力甚大,可是我們找不到敵人在哪兒,根本沒有看到敵人的炮兵陣地佈設在什麼地方。”

“這怎麼可能,敵人一定藏在什麼地方,找到他們,幹掉他們!”上官雲相喊著,可是炮彈不斷地落在他指揮部的周圍,而他麾下的部隊也陷入了混亂之中。

“天啊,那是什麼?”一個國府軍士兵吞著口水看著山脊那邊飛過來一個巨大的鋼鐵巨人,它正在飛行,有著一對鐵翼,看上去英武不凡,這巨人的周身都縈繞著幽藍色的電光,看上去好不怕人。

轉輪王的閃亮登場驚呆了這裡所有的kmt士兵,為了不造成過大的人員損失,齊願放棄了使用電磁炮發射實心彈丸,而是採用了一種相對更加低害的武器,特斯拉電弧。

作為幾乎集合紅警眾多科技於一體的超級戰鬥兵器,轉輪王自然擁有蘇軍招牌式的泰斯拉電磁技術。由於有著聚變核心功能,所以轉輪王使用泰斯拉電弧幾乎無限。而且這種電擊也是可以控制強度的,就如同現在齊願控制著他的電弧處於最低的界限,實際上是一種靜電。不要以為靜電就電不死人,實際上自然界的雷暴就是典型的靜電。通暢靜電電不死人是因為電壓高但電流小,可如果放大累積的電流,電死一個生物體只是分秒的事情。

轉輪王控制的電弧足以直接一下子電翻一個普通人,但是卻不足以致死。當然要是不幸這位普通人帶著心臟起搏器或者有急性心臟病什麼的,那也有比較大的機率直接導致人的死亡。

轉輪王周遭十幾米之內滿溢著可怕的電荷,電弧如同冰藍色的觸手一樣,不斷地襲擊著那些國府軍士兵。低空飛行的轉輪王在人群上空數米處通過,無數的電光席捲了成片的國府軍士兵,這些士兵不斷地被電翻,麻痺在地上不能行動。

齊願對於泰斯拉電弧的使用頗為滿意,即便泰斯拉技術在1985位面中,最主要的應用還是電磁清潔能源發電,而真正的作戰中,他的父親齊一鳴對於不論是磁暴步兵還是磁暴坦克,都沒有什麼太多的興趣。

“像是磁暴這樣的攻擊模式,還是比較適合於轉輪王這樣的機甲,配合以比較靈活的行動能力,才能夠發揮出最大的威力呢。”齊願想道。

與此同時,國府軍上下基本上都已經看到了轉輪王的真身,那修長而英武,如同身附特殊鎧甲,能夠飛天遁地,還能夠發射炮彈、放出電流,轉輪王在他們眼中已經成了無比可怖的惡魔死神,隨時都能夠收割他們的性命。

只有一個人這個時候欣喜若狂,他就是被上官雲相控制起來的四十師師長方日英,他看著正在大逞威風的轉輪王,手舞足蹈、瘋癲地喊叫道:“看到沒有,看到沒有?!我沒有撒謊,就是有這麼一個鋼鐵巨人存在的,就是他擊敗了我們40師,我沒有撒謊!”

上官雲相沒有聽到方日英的痴話,不過他也早就看清楚了轉輪王的模樣。此時他一邊被副官扯著逃離轉輪王的陰影之下,一面喃喃地說道:“還真的有一個鋼鐵巨人。”

圍繞在上官雲相周圍的部隊遠比52師劉秉哲部更多,這裡不但有上官雲相的親隨部隊,其他幾個屬於他調動的師也在此地,少說也有兩萬人。不過就算這裡有20萬人,裝備齊全、士氣高昂的情況下,他們也對轉輪王毫無辦法,這個時代差距的碾壓實在過於嚴重,國府軍手中沒有任何的武器能夠哪怕傷到轉輪王一根毫毛,如果它有的話。

齊願戲耍夠了這二萬國府軍,覺得也差不多了,當即啟動了自己的司令塔能力,以轉輪王為核心,心靈波不斷向外擴散,包攏住了在場所有的國府軍士兵,他們立刻麻痺了自我的意識,接受了心靈種子的栽種,即便是他們還存在一定的自主思維,但是隻要齊願想,他就可以通過司令塔向這些已經在轉輪王這裡掛上號的個體傳送心靈控制,使其按照自己的囑咐進行行動。

不過齊願這會兒也遇到了一點小麻煩,滿場的人中,有一個人並沒有受到心靈控制,那就是全軍的頭目上官雲相。

“誒,這是怎麼回事?”齊願有點迷糊。

而更加迷惘的應該是上官雲相才對,他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四周的副官、參謀之類的東西,突然雙眼無神,拿著槍的手都自然地垂了下來,也沒有人動彈,更沒有人抬動腳步,詭異萬分的是,當上官雲相舉目四望,不僅旁邊的人是這副德行,整個軍隊所有人似乎一剎那間都變成了木偶,一動不動,雙眼無神。

“這……這是怎麼回事?”上官雲相被未知的恐懼弄得更加驚慌,他想要逃跑,但是慌不擇路,還絆倒了。就在他想要爬起來的時候,那些面目呆滯的“前下屬”們已經圍了過來,將他抓了起來,雙手反剪,甚至還有人拔出了一把盒子炮,頂在了上官雲相的腦門上。

“混賬東西,你們怎麼敢對我這樣。”雖然上官雲相聲色俱厲,可是卻是相當的色厲內荏,沒有人對他的火氣有什麼反應,甚至根本就沒有人說話什麼的,這種詭異的安靜,更是讓上官雲相折磨。

而坐在轉輪王中的齊願也是有些摸不著頭腦,明明很好用的心靈控制,為什麼到了上官雲相這裡就不好使了呢?齊願拍了拍腦袋,想道:“老爸跟我說,任何平行位面的規則都不一定是完全統一的,而就算在母位面,尤里的心靈控制也不是誰都能夠控制的。老爹戲稱有些人身具氣運,所以能夠抵抗外來的心靈侵襲。顯然上官雲相這種貨色不是具備什麼九五之尊氣運的傢伙,那麼唯一能夠解釋的就是,這個位面對於心靈控制規則的壓迫看來更大。一般上到一定層次的人,都會受到規則的保護,而免於受到我心靈控制的影響。”

齊願的這些純屬猜測,正不正確他自己也不知道,不過這也算是有了一種解釋,齊願也算豁達,他自語道:“反正我需要的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官兒、將領之類的東西,能夠控制數萬士兵就已經相當管用了,上官雲相這樣的東西,還是當成禮品送給新四軍處置吧。”

他沒打算降下轉輪王,到上官雲相跟前看看到底為什麼他沒有被自己控制,他的身份還是相當保密的。雖然他也能夠使用幻覺催眠之類的小技巧,但齊願向來是怕麻煩的傢伙,所以也就仍在一邊不管了。

皖南地區還有數個國府軍的部隊,齊願的打算就是將他們全部轉化為自己的心靈傀儡,紅警傭兵。不過他控制軍隊的上限也就50000人,所以要全部將這群國府軍轉化為傭兵也不現實。不過他也不能放任這些國府軍就留在皖南,給新四軍造成什麼麻煩,所以即便他不適用司令塔收服他們,也會進行一些突襲,讓他們吃點苦頭,無法短時間內恢復。

齊願計劃撥給鐵詢3個師大約三萬人的兵力,全部都是戰鬥人員。國府軍中戰鬥人員的比例不是很高,各種打雜的士兵也都算在人數裡,齊願需要的是一支精幹、能作戰的隊伍。顯然國府軍中這樣的軍隊沒有,不過齊願有心靈種子,可以將他們轉化成無所畏懼,而且具有出色軍事技能的職業軍人。

留一部分控制名額,是齊願準備應對一些可能出現的情況,所以不全部將名額交給新四軍控制。當然,齊願對於這些國府軍殘破的裝備十分撓頭,他想給新四軍的師強大的軍隊,而不是一些拿著木棒砍刀的“軍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