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搞裝備

白麪黑廝

  

跟普通的心靈信標塔不同,心靈司令塔之所以被稱為司令塔,是因為這項技術在軍事上的利用,要強於普通的心靈信標塔的心靈控制。/

在司令塔的控制之下,普通人也會擁有紅警戰士的作戰意識和技能,比如駕駛坦克裝甲車、進行一些必要的維修維護、瞭解各種戰術動作等。不過如果是體質不夠的普通人,即便是擁有了這些戰爭意識,也無法發揮出其最大的效能。

司令塔的另一個本事,普通的心靈控制僅能夠簡單地控制受體,而司令塔之下,卻可以將受體統一稱為軍隊這樣的嚴密組織,司令塔的智慧系統會自行分配編制,為不同的士兵確定職責和任務,這也使得司令塔控制下的軍隊戰鬥力遠比普通控制的軍隊強大得多。

三萬名前kmt國府軍士兵,現在已經成為了齊願的傭兵。他們自覺地形成了三個完整編制的師級部隊,不過齊願卻也是頭疼,如果沒有良好的武器裝備,他們也沒法為新四軍提供多大的戰鬥力。

“阿願,在先前的生產能力測試之中,冷凍空間中積累了一些武器裝備,你應該可以用得上。”轉輪王此時對齊願說道。

齊願一聽,立馬檢視冷凍空間中的存貨,之前冷凍空間裡零零散散的東西太多,他也沒有仔細查閱,所以才忽略了。當他開啟武器清單列表後,也不由驚詫咋舌。

冷凍空間中普通軍隊使用的武器包括10000支五六半,4000支ak-47自動步槍,六七式通用機槍1000支,40火共5000發,甚至還包括五九式主戰坦克40輛、六三式裝甲輸送車60輛。

這些裝備都是新中國成立初期使用的裝備,基本上都是從蘇聯得到的,技術水平相當於二戰末期和冷戰初期,比現時的任何一個國家的武器裝備都要先進一些。不過這些裝備,配發給一個師是滿夠了,但配給三個師那就是不夠了。

這會兒轉輪王再度道:“建議將傭兵部隊的武器進行收繳,進行回收重造。”

齊願一拍腦袋,轉輪王等於小半個紅警基地,雖然很多先進的武器是沒法制造的,但是回收廢舊武器,利用資源然後重造新武器那是不在話下。齊願趕忙命轉輪王將這些武器全部收拾起來,進行回收再造。

經過一番折騰之後,通過回收kmt軍隊的武器,齊願再度造出來了一批武器。不過這批武器倒不再僅僅是後世中國的制式武器了,因為生產二戰時期武器耗費的資源更少,齊願也選了一些不錯的武器進行製造。

比如他準備了20000支春田m1903手動步槍,雖然比起五六半或者ak,春田步槍真的是太老了,這種實際是毛瑟98改膛之後的美國化產品,其實是相當不錯的武器。之所以選擇製造這種槍,一方面考慮其後坐力微小於7。92mm的毛瑟,更加適用於中國人。而且,憑現在紅色軍隊的後勤能力和戰爭潛力,根本無法像是齊一鳴當年用紅警部隊打仗一樣,不要錢般地使用彈藥。所以手動步槍還是比較靠譜的,恐怕就算髮給新四軍戰士ak,他們都不捨得突突突地使用子彈。

輕重機槍上,齊願還是選擇的新中國製式的五六式班用機槍和六七式通用機槍,因為考慮彈藥仍舊是大問題,所以也沒有製造太多。倒是重火力上,齊願生產了不少的60mm和82mm迫擊炮,以增強重火力極度缺乏的新四軍火力。甚至他還專門搞了18門122mm榴彈炮,作為新四軍的終極炮兵火力,這些實際是蘇聯技術的重炮,在二戰時期,碾壓日軍那些小炮是絲毫問題也沒有。

齊願還想製造更多的武器,不過很可惜他手裡沒有太多資源了。

“轉輪王倒是可以自己進行資源的開採,不過這個過程還是太慢了,畢竟轉輪王不是鑽地採礦車,要不然直接讓轉輪王登陸月球,大量開採月岩就好了。唉,還是有點可惜轉輪王的超級製造能力了。”因為採用了外星科技中的物質重塑能力,轉輪王僅僅花了數個小時就能夠完成上萬輕重武器的回收重造,比起普通的分基地還要強悍一點,可是在資源上,轉輪王還是太受限了,畢竟它也不是一臺真正的基地車。

齊願倒是想給新四軍提供更多的裝甲部隊,反正由司令塔控制的傭兵能夠駕駛這些載具,可是這些玩意兒是真心耗費資源厲害,齊願一時半會兒是湊不出足夠建造一個坦克師的資源的,不過齊願也想了個辦法。

“擊敗小日本,收了他們的武器,然後回爐重煉就好了,這樣小日本越來越弱,而我們紅色力量越來越強,一舉兩得。”

當然齊願覺得,新四軍最大的的底牌就是自己了,不論新四軍裝備多麼差的武器,只要轉輪王站在他們一邊,敵人就算出十萬大軍,裝備上千坦克也絕對不夠給轉輪王塞牙縫的。

武器製造完成之後,齊願並沒有著急讓傭兵們全部裝備上,還是把裝備集中放置,這也是為了避免給新四軍造成誤會。只有少量的士兵參與警戒任務,才拿著武器,剩餘的傭兵戰士基本上都是空手。

稍稍另齊願不是很滿意的是,他沒來得及再造這群傭兵的軍服。他早就看著國府軍和新四軍那身土灰色的軍裝不滿了,就算配不上後世07式數碼迷彩這樣的東西,最少也能換上55式軍服那樣標準化的軍裝。國府軍的軍官制服還像點樣子,普通士兵穿得那就沒法入眼了,讓人一看就沒有精銳之師的感覺。齊願覺得好的軍裝同樣也是戰鬥力。

“看來只能之後再研究這事兒了,還是先讓被控制的傭兵們去跟鐵詢的新四軍部匯合再說。”齊願計較道。

沒多久,正在策劃渡江的鐵詢,收到了下面的報告。一個國府軍的傳令兵大搖大擺地來到了他們軍部,送上了一封方日英、劉秉哲等將領的聯名信件,信上內容很簡單——我們投降貴軍了。

鐵詢是萬萬不會信的,可是那傳令兵說了一句話,讓鐵詢立馬猶豫了。

“您還記得您做的那個夢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