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攻陷蕪湖

白麪黑廝

  

轉輪王的攻擊對於蕪湖日軍是毀滅性的!

它選擇的降臨點正是日軍的一個兵營,而此時正是中午時分,日軍用過午飯之後正在休息,大部分人都在軍營裡,當數枚125mm電磁炮的高爆和破片彈丸擊中這規模並不大的兵營時,造成的人員死傷可想而知。(

與傳統的化學能火炮不一樣,電磁炮在本身戰鬥部的爆炸基礎上,還有可怕的電磁加速推進的動能,作為一種動能武器,電磁炮發射成本廉價,但是威力極高,也無怪在1985位面中,大量的化學能火炮從pla的炮兵部隊中退役,三戰後僅僅五六年的時間,他們主戰部隊的大炮幾乎全部換成了電磁炮。

這種可怕的炮擊,直接使得在兵營中的大批日軍士兵連槍都沒來得及拿起來,就被轟成了殘渣,最常見的死法莫過於被電磁炮的震波直接震碎內臟器官,內出血而死。

即便是在低空中,轉輪王也能以超過音速的極速飛行作戰,激出的音爆也同樣成了極具殺傷力的東西,不少日軍士兵都死於音爆。極速飛行還使得轉輪王的攻擊覆蓋範圍更大,他輕易地穿梭在空間之中,不斷地將噩夢和硝煙帶給那些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日軍。

灣裡軍用機場,在日軍攻佔蕪湖的時候,曾經對駐紮這裡的國府軍空軍戰機進行轟炸,而國府軍空軍根本就沒來得及起飛就被完全乾掉了。誰也沒想到這段戲碼今日又在日本人身上原封不動再演了一遍。日軍在蕪湖駐有少量的陸軍航空兵部隊,主要用於偵察和有限度的轟炸。日軍從來沒想到國府軍的空軍能夠真正對於他們形成什麼威脅,雖然臺灣史料認為國府軍空軍在抗戰中表現出色,不過那也是相對於一敗塗地的陸軍而言的,國府軍空軍氣節可貴,也當真有幾個可圈可點的人物,但大勢上卻對於戰爭沒有太多的幫助。

而今日,轉輪王張開著自己的鐵翼,飛速地掠過日軍機場上空,23mm加特林機炮如雨般席捲著跑道上停放的日機,此時的軍事圈子裡,可沒有地下機庫或者流行加固的機庫,飛機很多時候都是簡單地蒙上一層擋雨帆布,停放在機場跑道上的。即便此時的日本戰機已經不再是早年木頭做的玩意兒了,但是飛機薄薄的那一層鋁皮,加上日本戰機向來以防禦低劣著稱於世,面對23mm口徑的機炮炮彈,只有自覺爆炸一條路。

齊願通過自己的心靈波,共享著來自轉輪王的視角,其實他更想讓日軍飛機起飛後,自己再跟那些二戰老爺機比一比空戰呢,不過轉念一想這種凌虐似乎也沒有太大意思,即便是第五代戰機,在空中的靈活性也遠不及轉輪王,速度上也壓根追不上,更別提這些連超音速能力都不具備,在空中做機動得讓人急死的活塞戰鬥機了。

將機場中的日機全部消滅,齊願轉頭繼續對付蕪湖那些零散的日本陸軍。這個時候,已經有反應快的小日本拖出了自己的高射炮,這是幾門11式75mm高射炮,這個時代的高炮口徑很多,大口徑高炮更是不少,不過效能上來說,幾乎無法撐起日軍的保護傘,屢遭詬病。

轉輪王有著對敵方攻擊提前測算彈道並進行躲避的能力,這些射速不給力的東西很難在空中編織出能夠有效傷害轉輪王的彈幕,而轉輪王本身的裝甲也足夠給力,硬抗200mm以下口徑的火炮不成問題。而更大的口徑,轉輪王則可以開啟超能波逆反屏障,不過使用超能波需要齊願在座艙中。

轉輪王也不會看著日軍就這樣對自己進行反擊,六管加特林機炮高速旋轉起來,真正的彈幕出現了,大片的炮彈轟在防空陣地上,打得日軍哀鴻遍野。

一些慌亂的日本士兵,端著三八大蓋向空中射擊,他們射不中轉輪王,就算好運地打到了,無論他們擊中什麼部位,轉輪王都不會出現半點損傷。

蕪湖日軍有兩個聯隊,數千人的兵力。不過防守起來頗為飛散,轉輪王也就一個地方一個地方的衝過去,絕不嫌棄一窩士兵太少放過,而是看到穿著土黃色日軍軍服的傢伙,就立即殺死。期間還有不少偽軍也跟著一起遭了秧,齊願對於這些漢奸更不容情,還是跟小日本一起死了的好。

這種一面倒屠殺,日軍連點反抗之力都沒有,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轉輪王像是貓戲老鼠一樣,將他們快速殺滅。只有少數的日軍趁亂躲進了民居之類的地方,也不露面,讓轉輪王難以對他們下手,不過這次攻城戰並不僅僅有轉輪王的參與。新投誠的臨時1師在緊趕慢趕之下在轉輪王差不多收手的時候,來到了蕪湖,開始對蕪湖發起攻擊作戰。

沒有什麼據點和工事阻礙著臨時1師的腳步,他們如履平地般地衝入城區,踏上街道,並小心地對可能出現的敵人進行警戒,他們需要做的,即將蕪湖中最後一小撮日軍全部消滅。

青學班原本並未打算參與到戰鬥中去,可是等新四軍部隊來到蕪湖一看,這裡幾乎跟當年日軍攻佔一樣,完全不設防。硝煙和烈火瀰漫這座城市,一些還沒死透的日偽軍在掙扎著、呻吟著。帶隊的新四軍連長一看這個情況,當然坐不住,也不管帶隊的臨時1師指揮人員,軍銜少將的戴傳薪,直接命令自己的連隊出擊,對城內的日軍進行剿滅。

王代糧望著大火沖天的原日軍的戰區指揮部,這裡是最早被轉輪王攻擊的地方,轉輪王直接用數枚電磁炮彈將其夷為了平地,看著一片瓦礫,王代糧眼睛瞪得大大,道:“乖乖,一座指揮部分分鐘就被毀掉了啊,咱們中國還未曾繳獲過日軍的聯隊旗呢,這麼一打,恐怕這戰利品又輪不上我們了。”

魏晉推了推自己鼻樑上一副鏡片不怎麼清晰的眼鏡,說道:“要是你有功夫扒拉扒拉這片廢墟,興許能夠有所收穫。那鋼鐵巨人來的太急,還沒等人反應,已經把這指揮所給夷為平地了,那聯隊旗之類的有價值戰利品,估摸著還比較好的儲存在磚瓦之下。”

王代糧興奮道:“那還等什麼,咱們挖去吧!”

袁紫山一提王代糧的後衣領,笑道:“急什麼,現在蕪湖城內還有一群小日本呢,你不想親手打死幾個日本鬼子了嗎?這鋼鐵巨人如此威力,若是能時常輔助我軍作戰,以後別說聯隊旗,恐怕日軍戰區司令的腦袋咱們也能取得著。”

齊願看著自己的幾個戰友如此樂觀,也不由笑著附和道:“要我說,咱們直接順著長江到下游,把上海也打下來,好好震懾一下日本鬼子。”

焦慧則拍著手道:“齊同志這是好提議,咱們跟那鐵皮人說一說,一路去上海,十里洋場的光景是咱們中國最現代的了,落入日軍手裡多年,當年淞滬一戰英靈逝去鉅萬,奪下上海既是震懾日寇宵小,又能鼓舞咱們全民抗戰決心,實是一舉多得。”

袁紫山哈哈笑道:“這種事,還輪不到咱們想吧,首長們有自己的考慮,不過現在咱們形勢大好是肯定的了,蕪湖只是咱們的第一站!”

上萬新四軍步兵本來就比日軍人數多,而日軍又被轉輪王一番蹂躪凌虐,什麼組織性也不存在了。面對未知事物的恐懼,使得一些日本士兵直接放棄抵抗,居然跪在地上拜什麼天照神,還喊著些什麼天皇保佑之類的話。而也有一些冥頑不靈的,在躲過轉輪王的襲擊之後,看到新四軍部隊進城,覺得日軍一人可敵百名中國士兵,舉著步槍甚至日本刀就衝出來了。

對於這樣沒有眼力價的東西,新四軍毫無懸念地會將其亂槍打死。

蕪湖興裕隆米行的夥計沈寶華從視窗中的小縫看著外面,轉輪王大逞威風的一幕就發生在剛才,他親眼看到那渾身閃著金屬色銀光的巨人,用手中的武器將一隊日軍打得只剩下碎肉。

店中老夥計不斷地衝著門外磕頭,口中還唸唸有詞:“老天爺保佑,終於降下天兵天將收拾那萬惡不赦小日本,信男必****奉上香火,以謝老天搭救之恩德。”

敢情這一位老夥計,在日軍攻蕪湖之後,連續死了三個親人,對日軍恨之入骨,卻又沒有膽量自己去跟日軍作戰,反而求神拜佛,望神靈開眼收了日本人。今日明顯超出現實的轉輪王來到蕪湖大逞威風,讓老夥計以為這就是上天遣下地神兵猛將,專門來剋日本鬼子的。

沈寶華是不怎麼信迷信那一套的,他讀過一些書,覺得子不語怪力亂神。隨後街道上開始有著穿著國民革命軍軍裝的士兵走動,沈寶華興奮不已。

“國府收復蕪湖了嗎?難道這銀光巨人是助戰我中華的?”

不過很快,沈寶華看到了一面鮮紅地旗幟,上面清楚地寫著三個大字——新四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