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2章 空戰

白麪黑廝

  

會軍營宿舍的路上,楊壽揹著自己的包袱,沒怎麼說話,卻一直是那種若有所思的狀態,也沒誰會打擾他。++++齊願卻是好奇地問袁紫山,道:“剛才怎麼個情況啊,班長和小焦像是要做媒一樣。”

袁紫山爽朗地哈哈一笑,道:“我們也就是開個玩笑,你別當真。”

焦慧則年紀輕一些,更跳脫,他過來攬住齊願的肩膀,道:“除非齊哥你真的對孟嬌那丫頭有想法,雖然咱們相處時間也不長,但我覺得齊哥是個好人,倒是孟嬌那個笨妞愛死愛活的樑大夫嘛,就不好說嘍。”

齊願問:“那個樑雪君大夫很不好嗎?”

魏晉插話道:“這個樑雪君,是上海來的有志青年,條件非常好,也被組織很看重,特別是醫療能力上是咱們醫療站這邊不可或缺的。他人有風度,相貌很好,能寫詩歌,懂三四國語言,而且還很會彈樂器,特別會討女孩子的喜歡。別說咱們孟護士,隨軍的女同志們,哪一個不想找樑大夫作如意郎君呢?要說他有不好的敵方,其實還真找不出來。”

袁紫山這時候道:“是我覺得這個樑雪君總是感覺奇怪怪的,覺得他貌似太完美了,在人前表現得這麼優秀,也許是他對自己要求很高,但也許是他想要隱藏什麼。總之,我對他的觀感不怎麼好。呵呵,也許也是我嫉妒樑大夫?”

齊願是明白,焦慧則這個年輕人特別崇拜袁紫山,如果袁紫山不喜歡樑雪君,那麼焦慧則厭惡樑雪君是一定的了。再加上焦慧則和孟嬌又是同鄉,他也不想孟嬌遇人不淑,所以才會老在孟嬌面前找樑雪君的茬。

袁紫山又道:“人家自由戀愛,跟咱們沒關係,不要亂攙和這些事情,好好想想怎麼打鬼子才是最緊要的。”

焦慧則道:“孟嬌還沒跟樑雪君好呢,就算好上了,我也得拆了他倆。”

袁紫山無奈苦笑,拍了焦慧則後腦勺一下道:“行了,別說這些啦,老楊剛回來,咱們這幾天變化也忒大,你帶他逛逛,說說咱們身邊發生的一些新的事情。”

齊願也瞭解到了,不怎麼喜歡說話的楊壽是班裡年紀最大的兵。他並不是生於中國的,而是南洋華僑子弟,後來楊壽接受到了gc主義思想,並且投入了極大的熱情,他對於紅色事業的忠誠和狂熱,甚至已經到了常人無法理解的地步。這是一個比較極端的紅色戰士,用齊願那個年代的話來說,就是一個gc原教旨主義者,按理講他是海外身份,又參與革命很久了,早應該不是大頭兵了。可是楊壽卻屢屢違反了紀律,而且不怎麼服從管教,所以即便升了上去,也被人家再貶謫下來,所以一直到現在都是士兵。

楊壽聽袁紫山要讓焦慧則帶自己看看新事物,眼中一亮,他道:“我想要看看幫助咱們佔領蕪湖的轉輪王。”

焦慧則搖搖頭道:“沒有,轉輪王不在蕪湖,至於在哪裡,恐怕你得去問鐵軍長了。”

楊壽問道:“轉輪王是受鐵軍長直接調遣的嗎?”

“這個誰能知道啊,轉輪王是怎麼來的大家都不曉得。”焦慧則翻翻白眼,雖然鐵詢當時向普通士兵公佈了轉輪王的存在,但是具體紅色幽靈的事情,以及什麼萬千gc主義世界的精魂,援助異世界紅色事業發展的“宇宙gc主義國際縱隊”之類地鬼話,他是沒有對士兵說的。士兵們只是知道,轉輪王來自一個神奇的地方,是專門來幫助新四軍抗日打鬼子的。至於那三萬國府軍士兵的投降,也被歸結於受了轉輪王的感召,而棄暗投明之類。

楊壽作為gc原教旨主義者,本來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無神論者,他也不覺得轉輪王是什麼神魔,不過他也有自己的理論,他道:“一定是某個地方天才的gc主義科學家研究出了這無敵的武器,為咱們將赤旗插遍寰宇來戰鬥的。”

齊願差點笑出來,什麼赤旗插遍寰宇之類的話,以前他老爹經常跟他說,他也就是當個笑話聽,他老爹齊一鳴是個實用主義的大忽悠,雖然本質上他也堅信gc主義社會的實現,但是他更多情況下實用而功利,總能選擇更好更適合的中間路線,而不會像一些原教旨主義者和極端分子一樣,亂來一氣。

楊壽這樣瘋癲,班裡的人習以為常,大家也不管他,去排隊上食堂打飯。食堂最近的伙食還算不錯,最起碼還有點油水。像是日常的午飯,一半士兵們能夠見到管夠的大米飯,另外還能見到兩個菜色,儘管不是什麼好菜。

大家風捲殘雲般吃過了午飯,剛要收拾飯缸之類的東西,便聽到了蕪湖上空想起來了淒厲的防空警報。

袁紫山立即叫道:“不好,是空襲。”

現在的新四軍哪有什麼詳實的作戰手冊,大多數士兵都有些慌亂,不知道該如何抵禦,蕪湖也沒有妥善的防空設施什麼的,這使得他們十分被動,看得齊願覺得之後要給鐵詢出一個應對各種問題的作戰手冊什麼的,讓這支軍隊更加專業一些。新四軍畢竟還是年輕,而且驟然從一個條件艱苦的遊擊型軍隊轉換為這樣的正規軍,還是頗為不適應。

王代糧看食堂裡的新四軍士兵們慌慌的,直接跳到桌子上喊叫道:“你們像點樣子,有點骨氣好不好,咱們怕鬼子的飛機嗎?咱們可是有轉輪王啊!”

這時候才有人反應過來,道:“對對對,咱們有轉輪王,什麼樣的飛機也打不過轉輪王這樣的對手的。”

“絕對的,蕪湖是不可攻破的!”

……

而轉輪王真正的主人齊願卻根本沒有讓轉輪王出手的打算,不是他要見死不救,日軍這次派過來的,實際上就是幾架偵察機和護航的戰鬥機而已,壓根不能對蕪湖產生什麼樣的傷害,而且就算去攔截,出動轉輪王也是太不划算,早前他已經交給了新四軍多架la-11戰鬥機。

la-11是拉沃契金設計局在二戰後為蘇聯設計的一款長程護航戰鬥機,當年也有一百多架在中國空軍服役。轉輪王的製造列表裡大都是當年與中國相關的武器,有la-11的出現並不意外。

la-11算得上是活塞式戰鬥機中效能十分不錯的了,要說跟p-51、f8f之類的競爭對手比,略有難度,但是水平上來說,完爆1941年時期現役的所有活塞式戰鬥機不成問題。而日軍出動的不過是幾架九七式偵察機和九七式戰鬥機,數量加起來還沒有超過10架,可見日軍方面根本不知道在蕪湖發生了什麼,但長久以來對中國的輕蔑還是使他們疏忽大意地就派遣了一點力量過來先瞧瞧怎麼回事。

“咱們的航空隊能作戰嗎?”鐵詢拉著劉雨卿還是有些放心不下。

幾日前,轉輪王又帶來了12架la-11戰鬥機和兩架li-2運輸機,新四軍算是初步組建了自己的航空隊。不過有了飛機,新四軍還沒有能夠開飛機的人,倒是投誠過來的人裡,有被齊願灌輸出來的飛行員,所以先行成為了第一批新四軍航空隊的成員。趁著這個機會,鐵詢也找來了不少條件不錯的新四軍士兵加入航空隊學習,希望他們早日能夠學成,成為新四軍自己培養而且信得過的飛行員。

“沒有問題,日本人只有少數幾架戰機,而且遠不及我們la-11戰機強大。”劉雨卿向鐵詢保證道。

新四軍自然沒有雷達,不過在低軌道上可是有轉輪王在關注著這裡,日軍飛機的動向很快就被它發現,並且通報給了齊願,齊願也通過劉雨卿警告了全軍,這種防空警戒能力,在這個時代來說也算是絕無僅有了。

新四軍所有的12架la-11戰鬥機全部出動,鐵詢等高層就在灣裡軍用機場看著這些戰鷹起飛,心中也不由豪情萬丈,同時也頗為忐忑。

在作戰效能上,日本陸軍航空兵的九七式戰鬥機,差la-11不少,在中低空作戰,la-11可以說得上是活塞式戰鬥機中最難纏的對手之一,而且能與之並列的也絕少。九七戰使用一臺610匹馬力的發動機,急速僅有460公里每小時,而la-11卻有1850匹馬力的發動機,最大空速也在674公里每小時。武器上九七戰只有兩挺7。7mm的航空機槍,而la-11則裝備三門23mm航炮。這樣的差距一對比下來,使得日軍戰機根本不夠看,即便是日本陸航的飛行員技術還不錯,可是裝備上的巨大差距,使得幾乎一兩個照面的工夫,日本飛機就接連被la-11擊落。就算是那些九七偵想要憑藉自己的“高速”脫離,將中國****擁有厲害戰鬥機的訊息傳達給日軍軍部,可la-11仍舊輕鬆愉快地追上了這些九七偵,就像是拍蚊子一樣將他們一一從空中擊墜。

空戰發生的地點距離蕪湖並不遠,一些蕪湖市民甚至可以隱約看到空戰,更能看到塗著旭日標誌的日機拖著黑煙從天空中墜下的樣子,眾人無不歡呼雀躍,手舞足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