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重慶的擔憂

白麪黑廝

  

山城重慶,曾家巖官邸,在國母宋美齡的陪同下吃完了早餐,又看著素來晚睡的宋美齡去睡自己的回籠覺,千古完人空一格的常凱申靜靜地坐在了沙發裡,原本他可以享受一會兒難得的平靜,可是今天他卻久久難以安定下來,因為新傳來訊息讓他震驚,更加有些不知所措。

面對未知,就算是掌握著極大權力的人,也會存在恐懼,甚至因為得到的太多,而懼怕失去,所以他們的恐懼百倍於平常人。珙軍莫名其妙地擊敗了上官雲相的皖南部隊,而且收服了數萬原國府軍士兵,組建了更大規模的部隊。常理上,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即便是那些士兵願意“從賊”,可是賊子們沒有足夠的軍餉、武器,是籠絡不住這些部隊,也不可能信任他們形成戰鬥力的。

這些還不算,珙軍又成功地完成了一次大逆襲,平推了蕪湖日軍,佔領了蕪湖這座長江沿岸的重鎮。若是這僅僅是一次普通的攻城戰得手,常凱申還並不會覺得怎麼樣,甚至奪取蕪湖的珙軍必然會引起日軍的注意,幫著他的中央軍吸引走大部分的仇恨,他也樂得借日軍之手消耗珙軍。

可是問題不在這些事情上,而在於在攻城中,珙軍使用了一種極為特殊的武器,這是一個像金屬製成的巨人,威力無儔,就算是全副武裝的日軍也對它完全沒有辦法。而且更加讓人失望的是,國府軍的情報機關甚至根本無法確定,訊息是否屬實。

常凱申喚來了幾名心腹,包括他的文旦陳布雷,軍中柱石陳誠、衛立煌、張治中等人,再加上情報方面的傳奇人物戴笠,共同來討論這一突發情況。

原本歷史中在皖南事變後力主kc兩黨繼續合作抗戰的張治中發言道:“此時尚不能判斷這個情況到底幾分真假,不過就算是真,那麼我國也多一利器對付日寇,當今戰爭比的重要一點就是兵器之快利,若有能壓倒一切的強大兵器助戰,我驅逐日寇,光復全國,指日可待。”

陳誠直接搖頭駁道:“怕就怕珙軍真的有這神奇兵器的助戰啊,日寇之患小,而****之患大,這才數年時間,珙軍已經打著抗戰的旗號壯大起來,而在西安事變之前,****已經快要被我中央軍碾了成泥,再加上cpc蠱惑之力甚大,愚民青年很容易就被洗腦,對我中華道統和黨國存續乃是心腹之患,不可不察也。日寇想亡我甚難,有盟軍之幫助,早晚我們都能取勝,可若是****壯大,顛覆孫大總統當年建立之三民主義國度,卻不是危言聳聽。”

陳誠的意思也基本上就是常凱申的意思,常凱申微微點頭,對陳誠的表態表示贊同。

陳誠頗受鼓勵,便又道:“很可能,新四軍是得到了來自蘇聯的援助。”

常凱申卻對此並不看好,“蘇聯新近已經準備跟日本簽訂中立條約,就連cpc內部也對此多有怨恨,若說蘇聯在這種關頭向珙軍提供大筆援助和這神祕兵器,未免有些說不過去。而且,顯然這兵器極端厲害,超乎世人想象,任何國家有之,必然守為重祕,不輕視與人,蘇聯雖同為cp,但若如此信任cpc,亦是不可能。況且如若此物真是蘇聯所有,諾門坎之時便應該拿出來痛擊日軍,而不是維持一個大體平衡之勢。”

常凱申的邏輯還是十分清楚,說的也都在理。

衛立煌又問道:“校長,現在蕪湖在新四軍手中這事實基本無疑,那麼我們又如何處理這事態?不如令新四軍將蕪湖讓出,由我中央軍前去接管。若是cpc拒絕,我們便有文章好做,說他們假抗日真內鬥,給他們造成輿論壓力,我們便可藉著大勢進一步抑制cpc。”

常凱申計議一番,說道:“蕪湖乃是長江沿岸重鎮,而且頗為富庶,儘管日本人已經劫掠過一茬,但是隻要守住這裡,還是會有相當的收入,如果珙軍真的如傳言所說,獲得了神祕支援,必然想要佔據蕪湖,以此為基礎,逐漸發展。而且珙軍對我國民政府的調令,多是陽奉陰違,決計是不可能白白將好處拱手讓出來的。而且,皖南部隊近乎全滅,再要抽調部隊前往皖南,又是一番手腳,若是將帥無能,士兵也不用命,再敗於****之手,那般卻又是我們的壓力了。”

張治中又道:“既然調動珙軍讓出蕪湖辦不到,那麼調動新四軍前去抗日不知行不行,這在大節上沒有絲毫問題,如果珙軍真的有那神奇兵器,這與日軍一戰,比可看出端倪,咱們也可趁機瞭解相應情況,再作判斷。”

常凱申對張治中這番話進行了肯定,道:“雖說新四軍抗命可能性比較大,但是若選定之對手並不是超出能力範圍之內,不是叫他們去送死,這新四軍執行命令也是有可能的。只是這裡面還有一個問題,若新四軍藉此機會大肆擴張地盤,我還不如叫日本人繼續幫咱們看著,日本人早晚會敗,那地盤還會是中央軍的,可一旦落入到了新四軍的手上,再吐出來那就難了。”

會議進行之時,又有人送來戰報,根據中央軍的情報人員傳回來的密電,日軍派出了偵察機對蕪湖進行偵察,居然被蕪湖起飛的新四軍戰機悉數擊落,無一生還。

常凱申這回更加憂慮,道:“居然連航空隊也有了,而且這飛機到底是從哪裡來,也是跟那神祕兵器一樣,送給珙軍的嗎?”此時常凱申滿腹猶疑和氣憤,想那不知從何而來的神祕勢力,全力支援珙軍居然不是這個國家法定而官方的主人,也就是他。

他立刻轉頭對戴笠說道:“當務之急,還是搞清楚新四軍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是如何能夠勸降我三萬大軍。那輕易擊敗日軍,又佔領蕪湖的東西,到底是怎麼回事。而背後,是否有什麼躲在暗處的勢力插手其中。軍統方面還是要多下一下功夫,將這個事情調查得水落石出才行。”

戴笠忙道:“委座放心,屬下必然全力以赴,將這事情調查清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