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 蕪湖保衛戰(上)

白麪黑廝

  

蕪湖被新四軍奪去,日軍隨後派去的偵察機也被擊落,直到多日之後,日軍才通過收買的中國間諜,偽裝成商旅進入蕪湖,從普通蕪湖百姓那裡打探出來了一點訊息。

支那派遣軍的司令官西尾壽造在接到有關情報的時候後,對此表示無法接受。同時還對特高課的日本特務們好一番訓斥,認為他們對於情報沒有任何辨別能力,可是在多方面的情況彙總過來以後,西尾壽造又不得不相信,新四軍確實通過某種十分強大的武器擊敗了他認為戰無不勝的日軍,還奪取了蕪湖。

西尾壽造沒辦法,將詳細情況又轉了一份給大本營。面對這樣的情況,大本營方面也沒給出一個所以然來,只是要求西尾壽造想辦法克服一切困難,將蕪湖奪回來,而且要讓傷害了大日本皇軍尊嚴的新四軍,付出一個慘痛的代價才行。

最終,西尾壽造命令駐紮在華東地區的日本陸軍兩個師團,和駐守湖北的第11軍下屬的一個師團,再加上糾集起來零零散散的偽軍,共五萬多人從兩個不同的方向對蕪湖執行會攻。

日軍的舉動很快就引起了新四軍的注意,這還要多虧了轉輪王時時刻刻在地球軌道上對地面情況進行著有針對性的偵察。這個時代沒有人能夠想象得出間諜衛星會是怎樣一種東西,不過新四軍卻已經實實在在地體會到有一個間諜衛星的好處了。

鐵詢在戰前的動員會上說道:“根據我們掌握的情報,這次我們的敵人中有日軍的第6師團和第13師團,這兩個師團都是沾滿了我南京軍民鮮血,參與了南京大屠殺,就算是這次他們不來找我們的麻煩,我們早晚也有一天要報這個血仇的!”

江萬鈞聽軍長提起南京大屠殺之事,也是滿心怒火,大聲道:“這一次,便要日軍這兩個師團有來無回,咱們一個俘虜都不要留,要他們做我們的祭品,通通去祭奠咱們南京死去的同胞的亡靈!”

鐵詢又道:“日偽軍五萬多人馬攻打蕪湖,雖然是來者不善,但是我們初期營建的防線已經初見成效了,我相信我軍的火力不弱於日軍,甚至更強於日軍,日軍想要突破我們的防線,將是極為困難的,屆時如果有必要我們也會請動轉輪王為我們助戰,劉兄?”

劉雨卿雖然投入了新四軍的高層之中,但是還是比較被邊緣化,平日裡也沒有人稱呼他為同志,最多稱呼一下他的字或者直接劉兄什麼的叫。

“轉輪王已是待戰狀態,隨時可以出動,必然可以再給日軍一個慘痛的教訓。”劉雨卿點頭表示轉輪王沒有問題,繼續做了齊願的傳聲筒。

戰前準備都沒有問題了,鐵詢便開始具體佈置防守的任務,這將是新四軍在重生強大之後第一次擔綱主角的戰鬥,他們也將在正面面對強勢的日軍,鐵詢不敢絲毫馬虎大意,他要用一場無可爭議的勝利,來證實新四軍是一支敢戰能戰和善戰之軍。

而齊願和他的青學班這邊原本進行著的徵兵工作也暫且告一段落,他們帶上自己的武器,被分配到了防線之中,參與之後的戰鬥裡。而那些剛剛被徵募起來的新兵,自然不可能走上戰場,不過他們也能夠進行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比如在後面運送炮彈和其他補給品之類。

袁紫山正了正自己的鋼盔,這東西以前他們是沒有的,不過在換新軍裝之後,新四軍都獲得了自己的新鋼盔。戰場上不少人都是被炮彈的破片和流彈傷到頭部死亡的,別看鋼盔這東西雖然沒法防住子彈的正面穿傷,但是卻能夠救很多士兵的命。新四軍的戰士們帶著這東西雖然有點沉甸甸,但是卻覺得踏實了不少。

“咱們蕪湖修建的防線雖然還比較簡易,不過修築水平還是很高的,互相之間都能夠支援,而且不會給日軍很大的突破面。日軍跟我們一樣是缺乏裝甲部隊的,想要突破我們的防線只有拿人命來填,以前咱們缺少武器和彈藥,可是現在咱們一個點兒上就是一門重機槍,還有數量這麼大的火炮,日軍想要攻過來,損失不可能小得了。”袁紫山分析著,他對著這次的防禦作戰還是十分樂觀的,反而十分躍躍欲試。

齊願檢查了一下自己手中sks半自動步槍的槍機,也說道:“就算拿人命堆,日軍也堆不過我們啊,算上偽軍他們也不過五萬來人,我們也是有三四萬人之多,不比日軍少多少,恐怕日軍還沒開始攻城,就已經被我們折損一半以上的人手了,到時候想要攻城也不過是笑話。”

王代糧嘿然一笑:“以前可沒見大傢伙的口氣這麼大,現在完全不把小日本放在眼裡了啊。”

焦慧則哼哼一聲,舉著自己手中的ak,道:“以前戰場上要是能繳獲日本人的三八大蓋,恐怕都要樂呵一個星期,現在就算是一堆三八大蓋擺在我們眼前,我們都不一定看得入眼了,咱們武器的水平早已經超過日本人好些了。”

魏晉比劃著大道:“我那日看了炮兵那邊弄了一些像是蜂巢一樣的炮,那炮彈都這麼長,這要打出去,肯定威力十足。”

齊願笑了,說道:“那應該是火箭炮了吧。”他也不怕露了底,反正火箭炮這東西已經裝備部隊,知道的人也是存在,他大可以推脫給聽誰說的。

“107mm的炮彈,一次發射能夠打出十幾發,這個攢射起來誰也守不住,到時候要是正面擺開四五十門,恐怕日本人別說衝鋒了,就算立足都是不可能的。”

袁紫山嘖嘖稱奇,道:“居然還有這樣的火炮,有了這樣的好傢伙,咱們打小日本更加順手了,我已經越來越迫不及待想要看看小日本是如何在咱們的炮火底下哭喊的了。”

焦慧則上次攻蕪湖的時候沒有斬獲,這次也是摩拳擦掌:“沒錯沒錯,我也得殺幾個小鬼子,不能讓你們把我給拉開距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