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7章 京觀

白麪黑廝

  

日軍第13師團的行軍速度落後於第6師團,同時他們的進軍方向也與第6師團有一些出入,師團長內川英太郎變得有些緊張,因為13師團已經一天多沒有得到來自6師團的訊息了,似乎在第6師團進入當塗之後,他們就跟外界失去了聯絡。

“當塗到底發生了什麼?”這是內川英太郎迫切想要知道的,只不過就算他再高估新四軍的部隊,也是完全想不到一支戰前日本常設的17個師團之一的王牌部隊,以悍勇和善戰聞名、並且誕生了多位勇將的第6師團,居然一夜之間就被中國人給全殲了。

內川英太郎做出了加快行軍速度的決定,他想盡快了解情況,如果第6師團那裡發生了什麼事情,比如進攻受挫了,那麼他會把情況如實反映給支那派遣軍司令部和大本營,謀求調集更多的皇軍,對這夥還算厲害的敵人進行全面性的碾壓作戰。

至於,第6師團不在了的事情,內川英太郎根本就沒有想過這種事。

“師團長,師團長……偵察兵在前面的路邊發現了了不得的東西,哦不,是很可怕的東西。”傳令官已經完全錯亂了,他語無倫次,而且鼻孔中噴著粗氣,雙眼的焦距正在渙散,而且一種既害怕又憤怒的東西似乎充斥了他的全身。

內川英太郎罵道:“到底是什麼情況,直接說給我就好,幹什麼拐彎抹角,馬鹿野郎!”

傳令官大喘氣幾次,還是沒有說出來,他道:“還是請師團長自己去看吧。”

內川英太郎用帶鞘的指揮刀抽了傳令官一下,怒氣沖天的帶著自己的手下,順著傳令官和偵察兵所指的方向去了,當他真的看到他們所指的東西的時候,他才明白了為什麼之前的那些傢伙會有那樣的情緒。

這是一座巨大的京觀!準確地說是一座還新鮮的京觀。所謂京觀,也被稱作武軍,在中國歷史中也傳承了幾千年之久,這不僅僅是中原外的野蠻民族誇耀武功的風俗,在春秋戰國時期,甚至直到以後的歷朝歷代,這種用戰敗者的屍體或者人頭,築成金字塔形狀的建築,一直也被中原人使用著。

而對於近代人來說,築京觀是一種絕對挑戰正常人生理和感官的恐怖行為,幾乎可以說成對現代文明的挑戰。而被築京觀的一方,必然會被這種血腥的行為震懾,但同時也必然會被這種行為激怒。

當然,對比日本人在中國所犯下的諸多罪行,一座人頭京觀,貌似也算不上什麼太厲害的東西。只不過,這座京觀是用一萬名日本陸軍第六師團軍官和士兵的頭顱,幾乎在一夜之間築成的東西,想想單是殺死這一萬名士兵,將他們的頭顱割下來,進行一定的防腐處理,清潔一下,然後再跑到離當塗還有段距離的這裡,擺出一個京觀的造型,怎麼看都是一般的軍隊辦不到的事情。

這座京觀的頂端,一根幡子插在最頂人頭的最上面,幾個日本人也看得懂的漢字寫得明明白白——殺倭一萬,猶自未足!

內川英太郎是通過京觀上一些能夠證實這是第六師團的證物,判斷這一個巨大的京觀,是由自己已經失聯一天多的日軍第六師團的士兵人頭築成的了。雖然第六師團的師團旗幟並沒有留下,單是師團的一些重要材料和信物,甚至包括師團長的用印,都被留在了這座京觀上。它們就像是裝點一株聖誕樹的小禮品,讓這顆聖誕樹更加美妙。

同樣目睹這一幕的參謀長鈿勇三郎顫抖地說道:“這些一定不全是我大日本帝國的健兒,一定是支那人想要亂我們的心志,隨便殺戮了一些命賤的支那平民,當成皇國勇士放在這裡的,大家不要被陰險的支那人所欺騙啊!”

雖然鈿勇三郎這麼說,可是日本的軍官們不是傻瓜,日本人和中國人雖然同屬亞裔,但長相上還是能看出細微不同的,那些仁丹胡和其他日本化的面部特徵和髮型,更讓人確信這些人不是所謂的中國平民。另外,很多腦袋都是有些殘缺的,一看就知道是戰爭中被炸,被槍彈擊穿的,明顯這些人頭都是經歷過一番殘酷的戰鬥的。儘管這些日本人不願意相信,但這個京觀確實是由日本軍人的腦袋組成的。

“啊啊啊——萬惡的支那人,萬惡的蘇維埃魔鬼,我要讓他們付出代價!”內川英太郎已經狀若瘋狂,他根本沒有做好準備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種事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不過內川也比較快的冷靜了下來,他很快想到了一個問題,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全殲第六師團,這支新四軍部隊到底有著怎樣強悍的戰鬥力。而且,他們不擔心激怒日軍,就這樣將一個人頭京觀壘在前往當塗的路邊……

一念閃過,內川大叫一聲:“不好!”

他的話音還未落,就被一陣猛烈的炮聲給淹沒了,正如內川剛才反應過來的一樣,齊願築成一座京觀可不單單為了誇耀勝利和震懾敵人那麼簡單,它同樣是一座讓日軍止步的目標塔,當日本人看到了這東西,絕對就會停下行軍,並且在此駐足,齊願需要做的,就是把新四軍的炮兵佈置在這附近隱蔽的地方,當日本人一上鉤,他就立刻發動大規模的炮擊,重創日軍。

齊願本人自然指使不動新四軍,不過新四軍第五師的師長正是他控制下的劉秉哲,顯然他是有權威這麼做的。為了發動這次的猛烈炮擊,齊願特地為第五師準備了二百多門中大口徑的火炮和火箭炮,其中122mm口徑的榴彈炮就有108門,107mm的火箭炮也有不少。這樣強度的炮擊一發動起來,頓時有山崩地裂之姿,而完全沒有預料到的日軍,遭到了慘痛的打擊。

特別是京觀周圍的那些日軍高階軍官,基本上都在這樣恐怖的炮擊中丟掉了自己的性命。後面跟進的那些日軍普通士兵也不怎麼幸運,因為是在行軍狀態中暫停,所以他們找不到什麼可靠的掩護,在道路中央的他們就是新四軍炮口下最為明顯的目標。就算有一些比較機智的,逃竄向道路兩旁的水田或者小林中,可是這伏擊並不是簡單的就打一輪炮就過去了。

新四軍第五師的步兵,還有數個小時前才趕過來新四軍第1師的兩個團戰士,都在日軍被炮擊打得大亂時,對日軍進行了奇襲。如果是雙方拉開陣勢,或者在陣地裡那樣拼,第13師團作為一支老牌勁旅,多少還是要強於現在的新四軍的。可是現在一方是早有預謀、埋伏已久,另一方是心神恍惚、陣腳大亂,日軍只有被新四軍恣意宰割的份兒了。

青學班也跟著第五師的同志,參與了對日軍第13師團的伏擊戰中。齊願也沒操縱轉輪王對日軍大殺特殺,越是這樣的戰鬥,其實越有助於新四軍成長,一方面不至於出現多麼大規模的損失,易於培養信心,另一方面技戰法能力也會隨著戰爭增長很快。

齊願將10發的橋夾壓入了手中sks半自動步槍的彈倉中,作為一名融合了娜塔莎這樣超級狙擊手的射擊技能,即便手裡握著的是一條普通的半自動步槍,他的射術也也已經不能單純以恐怖來形容了。

他大致掃了一眼自己的正面,手中步槍啪啪啪地連續射擊,所有的子彈像是有著自己的制導裝置一樣,毫無意外地擊中了三百多米外那些混亂的日軍士兵。而且,這些中間威力子彈,都擊中了這些日本兵致命的部位——他們的頸動脈。

日軍士兵只能在慌亂中,對有著自己的沙袋掩體的新四軍進行反擊對射。可日軍的火力根本壓不住新四軍,新四軍實現了半自動化後,火力勝過日軍三倍有餘,而且新四軍尚有不少突擊步槍,壓制力更是明顯。

這些日軍在短暫地與新四軍交火後,就放棄了突破新四軍的選項,而轉而在缺少上峰指揮的情況下,四散奔逃,打算自己逃出一條生路。在發覺日軍有崩潰跡象之後,新四軍各級指戰員,也在黨員、團員的帶領下,向日軍發動了最後的衝鋒。

相對來說,消滅第13師團的戰鬥要比消滅第6師團時容易了一些,畢竟第6師團身處當塗縣城,雖然被爆炸亂了陣腳,但是還是有一些有利的地形環境能夠利用,也給新四軍造成了一定麻煩。可13集團軍身處野外,不僅事先被炮擊打亂了隊伍,而且新四軍還佔據火力、人數上等優勢,平推日軍不在話下。

仍舊遵循了鐵軍長的最高指示,由於13師團同樣參與了南京大屠殺,所以與第6師團的待遇相同,整個師團中任何兩隻腳走路的,全部殺乾淨。不過這一次,齊願並不打算再壘一次京觀了,實際上他準備將轉輪王弄來,將這些日軍的殘屍,統統焚化,讓日軍暴行者的骨灰鋪在未來南京城的馬路上,由千人踩萬人踏,讓這群惡鬼永世不得超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