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報復

白麪黑廝

  

張狂的日本人很久沒有嚐到這樣的失敗了,至少在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前,日本人雖然吃到了平型關的失敗、臺兒莊的失敗,甚或是諾門罕的失敗,但是這些都不被日本所多麼重視。====平型關上,八路軍以數倍的力量攻擊日軍的二流輜重部隊,結果實際損失與日軍相當,倒是好歹繳獲了不少的東西。至少在心理優勢上,日軍可以確鑿地對土八路不屑一顧。至於臺兒莊,雖然號稱大捷,但同樣是拼著比日軍多數倍的規模,還有高於日軍數倍的傷亡,爭到了戰術戰場上片刻的優勢,不過最終臺兒莊還是失守,日軍方面也只不過將臺兒莊大捷當做自己的短暫不利,並不放在心上。

無論是平型關還是臺兒莊,大捷的宣傳其實更多還是為了鼓舞民族士氣,證實日軍並非不可戰勝,但從稍微大一點的全域性來看,不能算是真正的大捷。就如臺兒莊戰役所屬的徐州會戰,國府軍敗得徹底,後世的史學家還不得不說打擊了日軍的囂張氣焰,為之後的武漢會戰部署做了準備。當然,武漢會戰的結局是什麼,還不是一如徐州會戰,也是敗得徹底。

以整個抗日戰爭發生階段來看,中**隊守成尚不足,更別提進去收復失地的事情,所取得的若干勝利,要麼是珙軍式的打擊敵後,騷擾敵軍,要麼是成功的守住了一些比較重要的戰略據點,如幾次長沙戰役。有人說,斯大林格勒戰役這麼出名的戰役,蘇聯人打得也是防禦作戰。可是,在這場轉折性明顯的戰役之後,蘇聯人發動了“十次斯大林突擊”,收復了全部的領土,而整個中國抗日戰爭中,真正收復失土的戰役卻極少,而且高度集中在1945年日軍末路的時期。

這個現實也是後世日本人長期對華保持俯視的重要根據,也是日本人始終不承認自己曾經被中國人擊敗的重要根據。雖然聽上去讓人很光火,但從某種角度上也算是事實。

可如今,日本兩大主力陸軍師團,戰前保持的17個常備師團之二,居然在安徽被日軍一向看不起的新四軍全殲,全軍上下居然一個活口都沒有跑出來,還是通過一些當地人的傳言才確認,第6和13師團全軍覆沒了。

日本大本營寧願相信這兩個主力師團是被外星人綁架了,或者群體性玩忽職守,找地方去解決生理問題了,也不能相信他們是被中國的軍隊全殲了。因為這個下場實在是太折磨日本人“高貴的自尊”了,而且日本大本營也覺得太過“超現實”。

這個時候能夠幸災樂禍的也只有海軍大臣及川古志郎了,陸軍馬糞栽了個大跟頭,讓海軍上下都有了說辭,紛紛跳出來開始遊說近衛內閣以及天皇。

“什麼時候皇國的陸軍已經羸弱到了這種地步,這已經不是受點挫折的問題了啊,居然兩個規模鼎盛的師團,被中國連裝備都湊不齊的游擊隊給全殲了,難道是他們在南京養尊處優太久,享受慣了,乃至已經不知道該怎麼戰鬥了嗎?”

“恥辱啊,簡直就是帝國的恥辱,更是對天皇陛下武功的褻瀆,陸軍必須有人為此負責,恐怕切腹都是輕的呢!兩萬多帝國男兒的玉碎,還有連帶著帝國威儀的受損,必然會激勵和鼓動一批不知天高地厚的支那人增強對我帝國的反抗,這顯然是不能容忍的!”

“我看呢,將帝國辛辛苦苦積攢出的財富,浪費在陸軍的身上實在是一種犯罪啊!陸軍正在辜負天皇陛下和帝國臣民的期待,他們甚至已經無法維持自己在支那的統治力了,現在正是帝國轉變戰略重心,將目標放到東南亞和太平洋那邊的時候了。婆羅洲那邊有充足的石油,能夠使乾涸的帝國戰艦和飛機開動起來,馬來西亞、菲律賓有著銅礦、金礦、鎳礦等一系列重要的金屬資源,這裡還都是重要的糧食產區,能夠供給更多的帝國子民,得到這裡,才是帝國未來之所繫啊!”

海軍的一應將領開始不斷地在推銷他們的想法和計劃,實際上自從諾門罕之後,日本的南進政策已經完全地提上了日程,他們在去年秋天也已經擊敗了越南的法軍,佔據了越南的大部分地區。隨著英國、荷蘭等國已經在歐洲泥足深陷,他們在東南亞的殖民地也陷入了防禦空窗期,飢餓而且根本不管自己能消化多少的日本,正貪婪地覬覦著那裡的土地和資源。

近衛文磨當然知道海軍內部打的是什麼主意,雖然他也打算藉著這個機會敲打一下陸軍,因為東條英機為首的陸軍表現的並不恭順,而且隨時可能對他的權力形成威脅。近衛不是軍方出身的政客,他有著尊貴的五攝家血脈,屬於貴族院的勢力,當初也被用來調和陸海矛盾和壓制日益變得驕狂的軍部。不過也正是因為與軍部的矛盾,近衛的第一次內閣經歷最終是以辭職告終,在他推出了符合軍部意志的“舉國一致原則”之後,才眾望所歸的第二次組閣。

但是嚴重打擊陸軍很有可能造成局勢不穩,甚至他還懷疑,自己可能會被那些激進的傢伙們像是二二六政變一樣被槍殺。軍部的力量,尤其是陸軍的力量在飛速地增加,近衛對此深深憂慮。

“帝國的南進政策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不宜提前過早,一切應有序地、按部就班地執行。倒是支那的事態已經出現超出我們掌控的現象,對此我們不應該有任何的放縱和容忍。對於兩大師團玉碎的悲劇,必須進行徹底性的調查。傳聞支那赤色分子得到了什麼厲害的兵器,是這次兩大師團不幸的原因,這應該是我們瞭解的重點。”近衛文磨說道。

東條英機立即跟著道:“對於支那人,我們絕不可以姑息,我提議應當進行一場懲戒性的作戰,使得支那人知道我皇國的厲害。根據現有情報,應該是南方的新四軍戰力有了一個無法理解的提升,但是北方的八路軍似乎並沒有什麼變化。我們可以通過對八路軍發動大規模掃蕩,對支那人進行報復性殺戮,來回敬新四軍的動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