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章 二次武漢會戰的失敗

白麪黑廝

  

“決不能讓珙軍專美於前,華北日軍和華東日軍接連受挫,尤其是長江已被****攔腰截斷,處於武漢的日本陸軍已是孤立無援,此際正是我中央軍英雄用武之地!我決意,集結第五、第九戰區,發動二次武漢會戰,予日軍嚴重之打擊,弘我軍威,壯我聲勢!”

到了這個時候,常凱申也終於按捺不住了,雖然他也很想搞明白cpc到底搞到了什麼樣的厲害武器,但接連cpc在安徽和華北的軍事行動重創日軍,使得舉國上下都在熱議,cpc軍隊會不會成為挽救危局的中國大救星。[當然也有那些願意出來踩光頭一腳的人士,跟著cpc說一些kmt不抗戰,或者抗戰不利,再加上曲線救國之類的東西被抖露出來,使得常凱申更顯被動。

在日軍遭受重挫的時候,選擇對日本人落井下石明顯是最棒的選擇了。屯駐武漢的日軍雖說也有數個師團的軍力,更有一部分偽軍為虎作倀,但顯然新四軍已經截斷了長江航線,日軍的支援難以從長江下游到達,而華南日軍想要支援武漢,得突破薛嶽把守的湖南,而長沙日軍屢攻不下,也不足以支援湖北日軍。再說中原行動的日軍,同樣也被珙軍牽制了,八路軍發動了大規模的反擊作戰,已經在晉冀魯豫邊區掀起了一場風暴,而華北日軍連總部都被毀了,日軍中原力量必定會加緊對華北進行支援,以防八路軍形成對淪陷區更大的破壞。

這樣的局面下,武漢日軍根本得不到任何外界援助了,成了內陸的孤軍。沒有比這更好的機會了!常凱申決心要趁這樣的機會,拿下武漢,這座曾經是國民政府都城的重要城市,民國革命的起始之地。

對於常凱申的想法,中央軍內部的大佬們都表示了支援,不過這時候張治中又提了一個建議:“新四軍和八路軍能夠屢次擊敗日軍,取得好大的戰果,全是倚仗那神祕兵器,為求我中央軍可一戰而勝,是否也下令新四軍,將那強大兵器調往,武漢,協助我中央軍對抗日軍?”

張治中提的這個建議其實純粹好心,但是卻引起了在座中央軍大佬的各種白眼。陳誠甚至直截了當地說:“請新四軍的那什麼‘轉輪王’來助戰?到時候打下武漢,究竟是歸咱們中央軍,還是歸它新四軍?”

這話說得極為誅心,張治中也立馬不敢多說了。要不是因為他是常凱申的心腹宿將,他提的很多建議恐怕都可以被常凱申拿來治罪槍斃了。在張治中看來,不論是新四軍拿下武漢還是中央軍拿下武漢,都是中國人光復了武漢。有轉輪王之助,攻略武漢的戰鬥肯定會輕鬆許多,那就代表著中央軍可以少付出代價,少犧牲士兵,這無疑是好事。

但kc之間的矛盾也是根深蒂固的,張治中也不希望cpc最終把kmt拉下馬來,該對付cpc的時候他也不會猶豫,但此時正是外敵當前,內部的各種齟齬紛爭造成徒勞的消耗,對於國家和民族來說都是災難。

常凱申的軍事會議開完之後,中央軍這個並不怎麼靈便的戰爭機器還是轟隆隆地旋轉起來,第一次武漢會戰的時候,常凱申調集了110萬大軍,對陣日軍9個師團等共25萬人。當然計算國府軍的規模並不能直接得出戰鬥力,在四倍於日軍還多的情況下,這場會戰還是打輸了,也使得國民政府不得不把陪都遷到了重慶。

這一次新的武漢會戰,也是國府軍少有主動攻擊性的作戰,常凱申考慮到現在日軍的情況和重慶方面自己的情況,並沒有再度派出120個師的龐大陣容,而是調集了數個集團軍共50萬人的兵力。為了謀求這場戰役的勝利,常凱申可謂是精銳盡出,絲毫沒有留一手,與此同時,他還催促桂系等內部軍閥也拿出最大的力量支援他進行這場戰役。

這場戰役經過了中央軍長達兩個月的準備,終於在入夏的時候發動了,常凱申調動中央軍兵力從長江上游、湖南等兩個方向,雙拳出擊,想要憑藉本身國府軍的兵力優勢,直搗黃龍,造成日軍難以防備。

但實際上,作為一個著名的“地圖軍事家”,被白崇禧評價為“只能帶一個排士兵”的常凱申,在戰略上確實分析清楚了日軍的劣勢,但是根本沒有把國府軍的劣勢考慮進去。再加上他的胡來,讓本身就不怎麼強的國府軍還分頭進擊,各軍閥的軍隊還各有異心,最終體現在戰場上,就是一個相當大的麻煩了。

在會戰的一開始,國府軍的進展還比較順利,從重慶出擊的中央軍主力一路高歌猛進,而日軍也為了暫避鋒芒,主動地退出了一些外圍的地區,讓國府軍順利接收。也就是這麼一些不起眼的地區的收復,使得常凱申心花怒放,不斷地催促《中央日報》等媒體,大寫歌功頌德的文章,並且介紹國府軍動向,做出武漢近在咫尺,隨時都可以被國府軍收回的模樣。

“國府軍不費一槍一彈,連復13縣,日軍驚慌失措,武漢在望!”在常凱申故意地催生下,到處都是颳得這樣的風,而這樣的風倒是沒有讓日軍望風而降,反而是讓戰線上的國府軍變得產生了驕躁和自滿的情緒,似乎新四軍能打鬼子,他們同樣也能打。

而最終國府軍打到武漢外圍時,日軍也終於不再向後退了。日軍第九師團和第106師團從側面殺出,直接截斷了陣線太長的國府軍,先頭進發的國府軍十萬多人被直接合圍,全軍覆沒,而後路一見受挫,居然沒有上級指示情況下掉頭便跑,日軍立馬追擊,不僅再度奪回了之前放棄的地盤,甚至還逼近重慶了。

從湖南方向過來的國府軍則一直沒有多少進展,反而更像是做做樣子,在嘗試性地與日軍打了幾場規模有限的戰鬥時,於西線中央軍潰敗之後,也無限期終止了對武漢的作戰行動。

就這樣,一場常凱申計劃的50萬人圍攻武漢的大會戰,以中央軍損兵折將而告終,在這次戰役之後,常凱申的聲望一落千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