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新攻略和間諜

白麪黑廝

  

“五十萬國府軍,說敗就敗了?”新四軍政委江萬鈞還是不由咋舌。

鐵詢倒是認為理所當然,他道:“第一次武漢會戰的時候,一百多萬國府軍,該敗還是得敗,這一次常凱申是覺得自己挑到軟柿子了,可是他沒成想,自己還是挑了一顆硬核桃,把自己的牙給崩了。”

邵醉寒嘆道:“傳言稱,這次會戰失敗之後,國民政府內部也是人心思動啊,老蔣好不容易穩住的人心這次又是要亂了,聽說桂系、何應欽等人都已經是蠢蠢欲動啊,老蔣的嫡系人馬這次損失不小,怕是有人不想他在這個委員長的位置上繼續呆下去了。”

鐵詢道:“重慶是誰坐鎮,對咱們來說並無區別。我們現在是打鐵還需自身硬,靠kmt,或者靠帝國主義勢力,都不能換來抗戰的成功和革命的成功,我們現在只有靠自己。”

他點了一支菸,說道:“其實照我們的計劃,武漢現在還不是碰的時候,華中日軍雖然已經被我們困在內地,進退不得,但是兵精糧足,而且銳氣未喪,現在打他們,並不是最好的時機。等我們打了華東日軍,滅了華南日軍,把華北日軍也殲了,那時候華中日軍將是徹底的一支孤軍了,咱們再出手,肯定相對容易的多。”

作為齊願傳聲筒的劉雨卿此時發言道:“武漢日軍也不會坐以待斃的,他們還是有辦法突圍的,或者向北方經過河南與華北方面的日軍匯合,或者猛攻薛嶽湖南方向,在廣東與華南日軍匯合,當然如果他們有膽也可以往東對付我們。”

鐵詢道:“日軍的抉擇不會這麼容易的,這部分日軍統共也就是這麼十來萬人,要是發動這樣大規模的攻勢,必然是需要華北或者華南日軍的策應,而且武漢他們還要不要了?要進行所謂的突圍作戰,日軍需要進行長期的籌備。我們還不得不考慮國際戰場的方面,日本這架馬車已經在東南亞瘋狂地疾馳起來了,他們需要投入更多的力量到那裡,對付英國人、美國人和荷蘭人。這架馬車一旦啟動,就不是那麼容易停止的了,所以現在日本人面對的窘境也是要命了。他們無法在中國不穩定的情況下從中國戰場抽調力量去顧及東南亞,但是不去東南亞還不行,嘿,一個軍國主義法西斯國家,還是戰爭潛力不足的小國,挑了一個個頭比自己大幾十倍的對手,終於遇到了蛇吞象吞不下去的情況了。”

他站在大幅的地圖跟前,看著新四軍周遭的形勢,這副地圖還是轉輪王用衛星觀測繪成的,與這個時候的軍事地圖相比精確了不知凡幾。

“咱們在其他地區的同志,往蕪湖彙集的情況如何了?”鐵詢問道。

桂維和道:“這些天已經陸陸續續從蘇北、淮南、豫南等地來到蕪湖的同志,已經有一萬多人了。咱們對第七師和第八師的組建工作也快要接近尾聲了,雖說這兩個師還不能打什麼硬仗,但是跟在後面當做預備隊什麼的還是沒有問題。”

鐵詢一拍手道:“日軍最著緊的地區之一,就是江浙滬,而江浙滬就在我們身側,這些日子日本人就是擔心害怕江浙滬被我們所攻打,所以不斷地在增強江浙滬的兵力,也想通過這樣的方式,嚇阻咱們攻佔江浙滬的心思。可是,就算日軍在江浙滬屯兵百萬,咱們也得將這裡打下來。江浙滬一失,日本人在中國所取得成果就要毀掉一半,別提汪精衛這個大漢奸還呆在南京呢。”

江萬鈞還是有些擔心,道:“咱們現在滿打滿算也就是八萬多的兵力,可華東日軍有幾十萬人,這麼快就對那裡動手,是不是有些急切了?”

劉雨卿接話道:“不算急切,就算日軍是百萬人有怎樣,轉輪王一出動,他們終究還是炮灰。再者說,江浙滬是全國的錢袋子,更是常凱申的錢袋子,江浙滬入手之後,咱們的影響力必然大大地提升,而且江浙滬還是人口稠密之地,咱們也可以藉著這個機會繼續充實新四軍的力量,編練個四十萬新四軍,到時候將日本人徹底趕跑,不在話下。”

江萬鈞還是嘆道:“我覺得這事兒還是過於樂觀了些。”

鐵詢道:“飯一口一口吃,仗一場一場打,走到哪一步不好說,但是我們也不能因為猶豫而裹足不前,現在我們的力量比年初困在茂林時,提升何止十倍,而日軍卻是在不斷地衰落之中。我相信,這場仗最終的贏家,一定會是我們!”

————分割線————

“樑大夫,我把東西放在這裡了啊,你不要忙到太晚,早休息啊!”如花似玉的小護士孟嬌小臉紅撲撲地對急診室辦公室裡的樑雪君大夫說道,她甚至不敢抬起頭正視這個英俊的男人,因為看久了可能做事情都不會了,話也說不出。

“好,多謝你了,孟護士。”樑雪君像是一個儒雅君子,跟誰說話都能夠讓人覺得如沐春風,這也是孟嬌不可自拔地喜歡上他的重要原因。

新四軍入主蕪湖之後,大家的生活節奏似乎慢了下來,也不存在什麼危險了。新四軍開設了蕪湖第一軍醫院,樑雪君和孟嬌都在這裡工作,平時基本就是料理一下訓練受傷的戰士,更多則是為普通百姓治病護理。

孟嬌很享受現在的生活,新四軍現在家大業大了,之後很可能一部分醫生護士會被繼續派到前線,到時候還能不能繼續與樑雪君共事,孟嬌都不知道了,所以對此她還是挺悵惘的。

小心地退出樑雪君的辦公室,孟嬌沒走幾步就瞧見一個人影蹲在那裡。她不由笑了,說:“出來吧,那麼高大一個人蹲在那裡,也忒沒形象。”

蹲著的人正是齊願,他也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雖然不如樑大夫那樣英俊,但是也是很有男性魅力。只是孟嬌心裡滿滿的都是樑雪君,就算覺得齊願很帥,而且人品也不錯,卻不會往別的方面想。

“我們出去巡邏的時候,在林子裡獵了一隻山雞,我就把這山雞做了叫花雞,班裡同志們吃了大半,我特意給你剩了兩隻雞腿,讓你來嚐嚐。”他手裡拿著油紙包,拆開了一點露出了雞腿的模樣,肉香開始飄蕩,讓小護士孟嬌不由吞了一口口水。

雖然現在新四軍條件好了很多,但是也絕不到頓頓有肉吃的地步,孟嬌在醫院工作很是勞累,而且她年紀也輕,正是嘴饞的時候,對於美食是沒有任何抵抗力。

可是孟嬌的一雙大眼雖然離不開那雞腿,但還是連忙擺手道:“阿願,我不能老拿你的東西了,你們本身也不是多寬鬆,訓練又那麼苦,有什麼好東西不要給我留的。我這樣會很不好意思。”

齊願又露出個憨憨的笑容,道:“我們班分到了特種大隊之後,伙食好了許多,而且總是有機會搞到點東西,平時大家嘴巴也叼了,這點東西不算什麼的,反而你那麼累,總歸用的上更多營養。”

這時候的姑娘可不會擔心發胖不發胖的事情,特別像是孟嬌這樣瘦的怕一陣風都被吹倒,能多吃肯定是要多吃的。

孟嬌推辭不過,還是拿了齊願一根雞腿,不過她道:“不要我自己一個人吃,你來陪我吃吧。”

齊願知道自己不吃,肯定孟嬌也吃不了,兩人就尋了一處沒有人的階梯坐了,開始大口大口的啃雞腿。當然孟嬌就算是饞嘴,卻也不會吃相難看,倒是她小口小口的吃,反而吃得比齊願還快,齊願都不曉得她那櫻桃小嘴是怎麼裝得下那麼多東西的。

就在孟嬌跟齊願坐在那裡吃東西的時候,辦公室裡的樑雪君卻四處張望,在看到沒有什麼人在窗外時,在抽屜裡翻出了一大堆的檔案,裝在了一個公文包中,放在了桌子底下。這時候急診來了一個病人,一個精瘦而且金魚眼的中年漢子,夾著一隻公文包,跟樑雪君剛才的那個一模一樣。

“大夫,我要看病。”

“哪裡不舒服?”

“心口,覺得太紅了。”

“哦,太紅可不好啊……”

一些奇奇怪怪的話從兩人的嘴裡說出,樑雪君低著頭也不看那中年漢子病人,在病歷上隨手寫了些東西,開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藥物。

“沒太大毛病,去抓藥吧。”

“好,謝謝大夫了。”中年漢子起身,可是當他抓公文包的時候,並沒有抓自己帶進來的那一隻,反而拿走了桌子旁樑雪君的那一隻。樑雪君低著頭好像寫什麼東西,但餘光卻看得見,他沒有制止,也沒有抬頭,直到這中年漢子離開急診室,他似乎才出了一口氣。

中年漢子帶著公文包走出好遠,直到去到一個旅店,進了房間,才打開那公文包,裡面檔案封皮上寫著——轉輪王歷次戰例詳述。

這是一個間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