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8章 危巢之下的華東日軍

白麪黑廝

  

在積蓄力量小半年之後,新四軍終於開始了主動出擊。就在新四軍出擊之前,齊願再度為新四軍奉上了一份大禮——裝甲兵第一師。

僅半年時間裡,新四軍不僅把萬人編制的第七師和第八師給編制滿了,而且因為cpc的崢嶸表現,前來投軍的人絡繹不絕,甚至不少人都在蕪湖等著加入新四軍。可新四軍計劃中僅招募兩個師,最多從外地趕來的部隊還需要一些兵員補充,但消化力還是有限。

齊願最終決定,取應徵者中素質不錯的8000人,使用心靈司令塔控制,並且灌輸戰鬥技能,使之成為類似職業紅警戰士的部隊。而同時,隨著齊願搜刮日軍物資和資源的增多,再加上他為馬鞍山鐵礦提供了更新的開採裝置使得礦場所得增加,齊願積攢夠了資源,直接性為新四軍打造了一支裝甲師所需的武器裝備。

鐵詢雖然覺得利用大量的資源打造數百輛坦克、裝甲車十分肉痛,同樣的資源至少能夠打造十萬支步槍,但一支裝甲師的威力此時已經被世人所知,德軍在歐洲的閃電戰如此驚豔,就是主要靠縱橫捭闔的裝甲部隊。

當然,現在新四軍搞裝甲師還有一個相當讓人頭疼的問題,那就是缺少油料。齊願也是打劫了不少日軍的油料庫,才攢夠了能供部隊使用的燃油。

新四軍第一裝甲師成立前後僅花了三天,人員甄選後立即就是被齊願以司令塔控制提升,而武器裝備也是迅速劃撥,在第三天上就已經形成了基本的戰鬥力。鐵詢倒是想讓蘇志禹這一新四軍將領擔任裝甲師師長,但是奈何新四軍中現在懂裝甲兵的將領沒有,鐵詢也怕外行領導內行出差錯,最終還是接受了一個根本名不見經傳的、實質是被司令塔直接委任的傢伙,擔任新四軍第一裝甲師的臨時師長。不過,鐵詢還是指派江北過來的文勝之,跟隨裝甲師學習,其心昭然,無非就是等文勝之學懂了裝甲部隊裡面的道道,然後接替下來。

新四軍的頻頻調動,使得南京日軍和汪偽政權都十分驚恐。現在已經沒有人把新四軍當成游擊隊式的部隊了,新四軍連戰連捷,大破強虜,還有轉輪王助戰,日軍寢食難安。為了防備新四軍的攻勢,日偽軍在南京以南設定了三道防線,考慮到新四軍控制的當塗距離南京也不過百多公里,這種防禦密度也算是駭人聽聞了。

在被新四軍連吞兩個主力師團後,日本大本營接連向江浙滬派遣軍隊,使得江浙滬一帶日軍共屯駐了超過八個師團和七個獨立混成旅團,再加上汪偽政權的在經驚恐之下攛掇起來的十萬偽軍,日軍在江浙滬佈設了近40萬的軍隊,做出了罕見的要打防禦作戰的態勢。

美國紐約時報在上海記者記錄了這一事情:“……大約在四年前,上海以及整個華東地區上演著差不多的情景,只不過現在帶著驚恐而忙亂著的已經不再是中國政府軍了,而是日本人。我們無法理解這樣的變化是怎樣出現的,半年之前一個隨時可能被本國政府軍掐死的紅色軍隊,到底發生了什麼能夠這樣脫胎換骨?據瞭解,蕪湖新四軍主要作戰力量不足十萬人,而華東日軍和附從軍卻有四十萬之多,但這樣的人數優勢和規模優勢,再加上防守一方的地利,仍舊不能給日軍以安全感。從上週開始,已經陸續有日僑從上海撤回日本,他們中以商會子女和家眷居多,甚至還包括一部分軍人家屬,由此可見,日本人對這次的防禦作戰已經做好了最為悲觀的打算。日租界內海軍陸戰隊正在組織日本僑民軍事訓練,發放武器,一如一二八事變的時候,實力不足的上海日軍所做的那樣,但這一次是否能夠抵擋住已經超越常理能夠衡量的新四軍,我們拭目以待……”

而就在新四軍兵鋒之下的汪偽政權,絲毫不覺得日軍佈下的三道鐵壁防線有什麼安全性,如果新四軍真的想弄死他們,派出轉輪王奇襲總統府,汪逆總統和他的漢奸追隨者們絕對無法逃出生天。

於是,汪精衛不得不向日本人提出,他最近身體有恙,無法履行總統職務,希望能夠前往醫療技術先進的日本進行療養治療,暫離南京。而南京漢奸政權的大小漢奸們甚至提出,遷都廣州,暫避鋒芒,絲毫一點勇氣都沒有。當然,如果漢奸們有面對危機的勇氣,他們也不會當漢奸了。

日本大本營也啟用了曾經在中國戰場立下赫赫戰功的畑俊六接替末期被cpc弄得一塌糊塗的西尾壽造,擔任支那派遣軍的總司令官,同時領導華東日軍對新四軍“異動”的防禦作戰。

畑俊六一上任,就採取了積極主動的防禦方式,他認為:“新四軍雖有轉輪王這樣強力的兵器,但是轉輪王只有一個,而我們的棋盤還很大,飛行師團應組織對新四軍控制地域的空襲作戰,削弱新四軍的戰鬥力。”

在畑俊六的指示下,日本陸軍航空兵從各華東機場起飛,飛向皖南地區,企圖對皖南各地進行轟炸,尤其是轟炸新四軍的軍事設施。雖然日軍近期偵察機很難進入新四軍空域進行偵察,但是藉助一些漢奸特務,日軍還是掌握了一定的新四軍軍事部署的情況,雖然不多但是也彌足珍貴了。

日軍主要出動了二百多架軍機,主要為爆擊機和戰鬥機,從不同方向轟炸新四軍的不同目標。而日軍雖然知道新四軍也有航空隊,但並不放在眼裡。可半年時間內,隨著齊願搜刮了大量的資源,已經為新四軍制造了超過一百架戰鬥機,清一色的是la-11戰鬥機,雖說在數量上新四軍戰機不佔優勢,但真的打起來可不一樣了。

齊願早就在蕪湖設立了一座防空警戒雷達,所以在日軍有所動向的時候,新四軍航空隊已經出動。這批la-11戰機不僅有齊願控制的飛行員,甚至一批新四軍自己培養起來的新手飛行員也參與了戰鬥。他們基本上都有50小時的飛行經驗了,算不上多麼出色,但是la-11比起日軍戰機的效能出色太多,所以兩項抵銷之下,其實中國飛行員也並不差。

更何況,轉輪王還來了。

能夠以數倍音速飛行的轉輪王主要乾的還是查缺補漏的活兒,新四軍航空隊照顧不上的日軍飛機,都是由轉輪王來清理。轉輪王沒有傳統飛機那樣好的氣動外形,但是轉輪王能通過操縱離子場給自己製造一個氣動外形,所以轉輪王這樣的人形機甲,仍舊能以最好的空氣動力學姿態在空中高速行進。

2馬赫飛行的轉輪王,不需發射任何導彈,直接就是用23mm機炮掃射,沒有日軍戰機能夠躲得開的,轉輪王消滅日機的效率相當驚人,日機往往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轉輪王打爆。

而新四軍航空隊這邊也是不含糊。雖然速度優勢沒有轉輪王那麼明顯,但la-11比起九七式等一些日軍戰機,還是有高達200公里每小時的速度差的,機動效能上,la-11也是更好。而且,九七式就算是發射了一串機槍子彈,打在la-11身上都不一定能夠洞穿它,但是la-11要是拿23mm的機炮射中九七式,那麼九七式絕沒有生路。

日軍飛行部隊在受挫之後,立即受命返回,但是悲催的是他們速度實在是不行,新四軍航空隊一路追殺,不斷將日軍飛機擊落,直到追到南京附近,開始有了日本高炮攻擊之後,新四軍航空隊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返航。日軍是役損失軍機61架,而新四軍則僅僅損失了4架戰機,還有一半是因為操作不當導致的。自然,出現這樣懸殊戰損比的另一個主要原因是轉輪王。

畑俊六在得知日軍陸軍航空兵鎩羽而歸之後,不由哀嘆:“到底還有什麼辦法能夠制住新四軍和轉輪王呢?”

可就在他哀嘆的同時,為了避免日軍再度對新四軍控制區進行轟炸,齊願又操作轉輪王對日軍華東機場進行了大規模的襲擊行動。轉輪王用電磁炮基本上十幾下就能毀掉大半個機場,毀掉機場後,齊願還有工夫讓轉輪王收斂一下日軍報廢戰機的殘骸,轉化成資源再度製造其他武器。

僅僅是一個下午的時間,日軍陸軍航空部隊遭受了重創,已經沒有一架戰機能夠正常起飛了,幾乎所有的軍用機場被毀壞,雖然這些都不是不能修復的,但畑俊六絲毫不懷疑,如果機場修復了,那麼轉輪王很可能發動新一輪的打擊。

“天照大神,請你助我,到底如何才能擊敗這囂張的支那兵器,皇國的鴻運難道已經走到盡頭了嗎?”畑俊六悲憤地想道。

“也許並不盡然呢,將軍閣下。”

畑俊六大驚,看到自己密閉的房間內居然進來了一個身穿狩衣的年輕男子,手中握著一柄扇子,看上去悠然自得。

“將軍閣下,在下蘆屋道滿,受天皇陛下所請,特地來幫助將軍閣下對抗支那轉輪王的。”

(.)